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玄幻穿越 » 正文

穿越之农妇有空间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473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穿越之农妇有空间>:----------------------------------------------------------------------------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全本校对》---------------------------------------

《穿越之农妇有空间》玉笙飞雪

晋江VIP2015-02-16完结
收藏数:980 文章积分:12,207,892

上一世被爱情抛弃、事业无成、人生失败
这一世要觅得良人,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带空间的种田经商文
写的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后的故事
有家长里短也有儿女情长……
对于爽文剧情流来说,洒狗血是必须的ヾ(づ ̄ 3 ̄)づ
阅读指南:
1、某些专业内容可能很不专业,so还请考据党慎入
2、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小苗,周东阳 ┃ 配角: ┃ 其它:重生,随身空间,种田经商
☆、第一章
罗小苗正梦着自己在做一锅三黄鸡呢,那三黄鸡在瓦煲里咕嘟咕嘟的,香气一阵阵往鼻孔里钻。她舔了舔嘴角的口水,伸筷子夹了块鸡腿肉正要往嘴里送,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大喝——“我看你是皮痒了!”
罗小苗吓得一哆嗦,鸡肉顿时掉在了地上。
她气得跺脚,却一脚跺在了一坨软肉上,那坨软肉“嗖”地一声就不见了,她瞬间就给惊醒了。
罗小苗挺尸一样坐起来,发现自己是跺在了自家的大花猫上,大花猫没想到不过是跳上炕取个暖还能遭来凌空一脚,蹲在炕边委屈地看着主人,喵呜喵呜地直叫。
她迷迷糊糊地摸了摸大花猫毛茸茸的脑袋,猛然发现耳边竟然还在延续梦中的呵斥声,那尖声利嗓跟梦里是一模一样!
她揉了揉眼睛,听清这大嗓门是隔壁的婶婶陈香芹,还有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在战战兢兢地抗议,不是她妈李凤莲又是谁!
罗小苗倏地钻出被子,爬起来就往外跑。
陈香芹的声音越骂越大,罗小苗跑到跟前的时候两个女人已经撕扯了起来,陈香芹扯着李凤莲的头发眼看就要往墙上撞去。
罗小苗冲上去一脚踹在陈香芹的膝盖窝上,陈香芹双膝跪了下去,手却还舍不得放开。
“陈香芹,你给我放手!”罗小苗见陈香芹仍不放手,又冲上去掐她的脖子。
“啊——杀人啦!”陈香琴丢开李凤莲的头发,去掰罗小苗的双手:“你个小贱/货!我是你婶婶啊!你要掐死我吗!”
“你还知道是我婶婶!你刚才不是想撞死我妈吗!”罗小苗在这农村干了十几年的农活,练就了一膀子的力气,陈香芹被她掐得直翻白眼。
罗小苗面露狠色,怒火把她小小的瓜子脸燃烧得通红。
李凤莲在一旁看得害怕,赶忙上前去拉罗小苗:“算了阿苗,她毕竟是你的婶婶……再掐下去她就活不了了!”
罗小苗一个激灵,赶忙放开了双手,意识到她刚才差点失手把陈香芹掐死,心里一阵后怕,她才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人去坐牢呢。
陈香芹爬起来往外跑,边咳边喊:“你等着,小贱/人……”
罗小苗朝陈香芹的背影丢去一个白眼,转头仔细查看母亲,见她没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
她替母亲整了整衣裳,问道:“妈,怎么回事?怎么一大早就打起来了?”
李凤莲生性软弱,刚才头皮都要被陈香芹扯下来了,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她眼泛泪花道:“你出去看,他们把砖头都堆到咱家门口了,这院门都被堵了一半,我不过是去理论几句,她就上来扯我头发……”
罗小苗看不得李凤莲掉眼泪,虽然她是在这幅躯体三岁的时候重生而来的,但朝夕相处了十几年,两人也早已有了亲母女般的感情。她这个母亲是村里有名的包子脾性,被陈香芹欺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都是被欺负得直抹泪。
罗小苗的父亲罗福贵一直体弱多病,跟李凤莲成亲多年就生了罗小苗这么个闺女,前几年罗福贵撒手西去之后,陈香芹就处处看她们母女俩不顺眼,总想着赶她们出去好占了她家房子。
罗小苗上前搂住李凤莲的肩膀,却不知说什么好,母亲的包子性格这辈子估计是难改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隔壁明显比自己家院子大两倍的房子,转头对李凤莲道:“妈,你先进屋去,我出去一趟,猪草等会儿我回来去割。”
李凤莲知道她要去哪,但自己闺女这脾性拦也是拦不住的,于是点点头往屋里走。走了几步又回头道:“阿苗你可悠着点啊,别又跟人打起来。”
“知道了!放心吧!”罗小苗边往外跑边敷衍地应了声。
刚到院门口,罗小苗就看见了堵在院门口小山似的红砖,院门果然被堵住了一大半,堪堪留下了一个人进出的空间,一看就是陈香芹故意使坏。红砖一直沿着他们家院墙将院子包了个严严实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家要盖房子呢。
罗小苗沿着红砖往叔叔罗喜贵家走去,发现红砖山的尽头有几袋未拆封的水泥,她嘴角勾起弧度,轻手轻脚地走回了家。
回到家,李凤莲已经下地干活去了,罗小苗到院子里把木梯子靠到院墙上,又舀了一大瓢水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
忙完后,罗小苗摸了摸脖子上红线挂着的一枚小小的白玉虎头,就进入了她的随身空间。
这枚白玉虎头呈扁方形,正面勾勒着虎面线条,一笔一划虽简洁却透着宗教式的威严。罗小苗前世从事的是文物鉴定工作,以她的专业水平不难判断,这枚虎头玉佩是新石器石家河文化的东西,她记得后世的国家博物馆内珍藏有石家河文化的虎头佩玉,这枚虎头少说也得值大几十万。
空间和小玉佩都是罗小苗重生的时候带上的,当时她惊诧地摸着自己变成幼童的身子,却摸到了脖子上的这枚玉虎佩,当她把玩玉佩想仔细看看的时候,忽然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这个空间奇怪在跟她于后世小说中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什么土地更没有什么果树。整个空间的地板都是羊脂玉铺成的,四周一望无垠根本看不到尽头,落入眼里的全是白莹莹的羊脂玉。
更奇葩的是这里除了一排排的书架和一池水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她好奇地蹲在水池边看了会儿,发现池水清澈无比,可水里也是什么都没有,只能看到水池底也是羊脂玉做成的。
罗小苗看了会儿那清澈的水面,鬼使神差地伸出小手捧了一捧送到嘴边,顿时“呀”地叫出声,那水入口只觉清甜无比,整个人似乎要清爽地飞起来。她忍不住欢快地喝起水来,直到小肚子喝得圆滚滚。
喝完水,她走到那些书架前,随手翻了翻其中一排书架上的书,发现竟然全是菜谱。她踮起脚想看得清楚些,没想到那书架竟然自动将书架脚收缩,刚好降到了适合她拿到的高度。
经历了那么多之后罗小苗早已见怪不怪,她淡定地看了一下书名,有什么私房菜、路菜、宫廷菜、鲁菜、粤菜、淮扬菜、东北菜、四川菜……每一种菜应有尽有。
罗小苗随手翻了几本菜谱,便又去看别的书架,发现每一排书架是一个门类,有什么养猪、养鸭、养鸡、养鱼等畜牧养殖类,还有经商、鉴宝、写作、物理、化学……甚至还有汽车维修制造等专业书籍,真是各门各科样样齐全。
罗小苗看得脑袋都大了,她前世勉强算得上是学霸,运气好还在国外留学过几年,见识过的国内外图书馆也是不少。但眼前忽然出现这样一个类别齐全、一眼望不到头的奇葩书海,还是看得她有些眼晕。
罗小苗进入空间后照例先喝了几口泉水,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之后她又跑去书架边上,打开放在地板上的几个布袋子,拿出里面的一些高古玉器和瓷器把玩起来。
这些古董是动荡的那十年里,她从村里几个地主家费尽心思弄出来的,还有一些甚至是她用几个白面馒头或者一只鸡腿换来的。在那个年代,古董不值钱,不是被红x兵砸坏就是当做白菜处理。
她拿起一个唐代的白釉三足盘放在手里,细细摩挲着那乳白细洁的釉面,回忆起自己前世鉴定古董的那些日子。
她自认专业学得还不错,可就是找不到一份好工作,在鉴定所打一份薪资微薄的工,不知猴年马月才看得到希望。
没想到她重生到了这个时代,还阴差阳错得到了这些稀世珍宝,一切都是命啊!
从空间出来,罗小苗到厨房盛了碗稀饭,就着桌上昨晚吃剩的萝卜干喝了起来。这萝卜干因为炒制的时候放了罗小苗秘制的肉酱,吃起来完全没了萝卜干的腌菜味,反而带着浓浓的肉香味,吃起来就像是一粒粒小肉丁。
罗小苗心满意足地喝完粥,便拿起竹耙子背着竹篓下水塘去了。
去水塘的路上,罗小苗甜甜地跟遇到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大叔大妈们都交口夸赞:“哎呀,这罗福贵两口子老实巴交的,怎么生了个这么标志伶俐的女儿。”
村东头的王婶老远就笑成了一朵菊花,花枝摇曳地跟上来神秘兮兮地问:“阿苗啊,你今年十几啦?”
“十六,咋啦?”
“哦,没咋,你妈给你说人家了吗?”
“没呢王婶,我还小,不着急。”罗小苗冲她笑笑。
“都十六了怎么还小呢,再晚好小伙子就被人挑走啦!”王婶表情夸张,就好像罗小苗马上就要变成剩女似的。
王婶是村里的媒婆,罗小苗看见她贴过来说话就知道她安的什么心,但她却不想在明面上得罪人,便笑道:“王婶啊,我还要去割猪草呢,家里猪饿得嗷嗷叫,我先走啦!”说完便撒丫子跑了。
“哎——这小妮子!”王婶气恼地咕哝:“小妮子主意这么大,等着吧,晚会儿我去跟你妈说。”


☆、第二章
罗小苗哼着歌往鱼塘走去,她家鱼塘小,但鱼却养得不少,而且条条又肥又大,这全都要归功于空间里的鱼类养殖技术书籍。空间里的那些书籍不但内容生动易懂,不像后世那些教科书那样教条化,而且方法极其有效,需要用到的材料也是这个年代随手可得的东西。
说来也奇怪,罗小苗发现这一世自己的智商比前一世高了好多,看什么都能过目不忘,理解能力也高了很多。
而且最幸运的是,罗小苗完全是挑好的长,罗福贵夫妇虽然长相平凡,但他们也有各自的优点,比如罗福贵眼睛很大,鼻子很挺;而李凤莲长着小巧的瓜子脸,唇形好看。罗小苗把两人的优点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刚重生到这身体时她皮肤和罗福贵夫妇一样,是一种像是洗不干净的黑,但不知怎的,随着她慢慢长大,那黑色不仅慢慢淡化了,而且变得越来越白。
她记得前世小说里描述空间里的水喝了能让人皮肤变好,莫非她这个空间不仅能让人变聪明,还能让人皮肤变好?
罗小苗用竹耙子把飘浮在水面上的水鳖草和荇菜勾过来,用手抓起装进竹篓里,很快就压满了一箩筐。
隔壁鱼塘的刘大爷在鱼塘边喂鱼,他好奇地看着罗小苗往竹篓里一层一层地装飘浮在水面上的野草,忍不住问道:“阿苗啊,你总把这些野草装回家干啥呢?”
罗小苗呵呵一笑,“我把这些草拿去给鸡鸭吃呢,吃不了的就沤菜地里。”
其实她是把这些野菜带回去给猪吃,这里的人认为这些是没用的野草,所有人都把它们捞上来扔掉,其实这些菜当做猪饲料是最好不过了,生喂的话不仅补充纤维还补充维生素呢。
但她不能照实说,因为这里的人没有拿这些东西喂猪的,如果知道她这样喂还不得把她当成神经病,到时候搞不好猪都没人敢买。
刘大爷听她这么一说频频点头:“怪不得你家鸡鸭长得好呢,看来以后我也要捞点回去喂鸡鸭。”
罗小苗微笑着点头,背上竹篓和刘大爷招呼了声:“刘大爷,我先走了啊!”
刘大爷在罗小苗身后赞叹不已:“这小女娃,人长得俊不说还聪明能干,我家大孙子要是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那就好了。”
一个人走路的时候罗小苗喜欢哼着歌,这年代没什么好听的歌曲,她只能自己唱来听自娱自乐了。经过一棵大榕树的时候,歌声戛然而止,随着一句“哎呦——”,罗小苗捂着脑门往树上看。
她龇牙咧嘴地抬头看是什么东西砸到了脑袋上,却看到了一张笑得合不拢嘴的脸。
“李世周!你找打啊!”
罗小苗对着那张脸怒目而视,李世周发现不对劲,刚刚咧得倭瓜瓢一样的嘴顿时皱成了菊花。
他迅速从三米高的树上爬下了来,苦着脸地跟在罗小苗身后道歉:“对不起啊阿苗,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逗逗你……”
“李世周你是不是脑袋有坑啊,有这么逗人的吗?小石子这么高砸下来不知道会疼啊,下次我这么逗你试试!”罗小苗没好气的摸着脑门上肿起来的一块,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智商这么缺,交流起来也是费劲。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阿苗你别生气了。”李世周吓得大气不敢出,屁颠屁颠地跟在罗小苗屁股后头。
罗小苗不想跟他废话,只想早点赶到家去喂猪,那猪圈里五头猪可是她的宝贝,她可不能让它们饿着了。
李世周只当她还在生气,跟在她身后一个劲地解释。
罗小苗实在受不了他了,无奈地转过头挤出一抹微笑:“我没生气,我赶着回家喂猪呢。”
李世周开心地笑了,可是刚笑几秒他又摇摇头:“不对,你肯定还在生气,你很少对我这么笑的。”
“老天啊!”罗小苗无语望天,心想我又不是卖笑的,平常老对你笑干嘛,这人还说不通了。她懒得再跟他多说,迈开大步往前走。
其实罗小苗知道李世周喜欢她,他也明里暗里向她表白好几次了,可她就是没办法安心接受一个男孩跟在屁股后头追逐。
她前世的长相比一般水平还要低一些,虽然身高有一米六七,但体重却有160斤,这样的长相和体型的她是有些自卑的。前世的李菁虽然是个学霸,但从未被人追求过,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有老外向她示好,可后来证明那老外只是想和她发生x关系。
尽管她这一世六岁以后是越长越好看,平时听到的恭维也不少,但前世的思维习惯还是在她的大脑中占主导的,而且李世周又是第一个追求她的男生,所以她对李世周的纠缠极为不习惯。
李世周一路跟她到了家门口的小路边,罗小苗正想回头让李世周别再跟着她了,却传来一阵鬼哭狼嚎打断了她的思路。
“天杀的啊!哪个杀千刀的浇了我的水泥啊!给我逮到非杀了你不可!我的妈呀!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罗小苗“噗嗤”一声笑了,她一下子心情大好,也不想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她转过身和颜悦色地对李世周道:“李世周,你回去吧,我到家了,你总不能跟着我回家吧?”
李世周看她笑意盈盈的,那笑容不像是假的,心道她应该是真的消气了,便唯唯诺诺道:“那,那你进屋去吧,我看着你进去。”
罗小苗转过身无奈地再次望了望天。
到了家门口,罗小苗刚推开栅栏门,身后就响起了堂姐罗水晶的声音:“我家水泥是你浇的吧?”
罗小苗转身关门,“你凭什么说是我浇的,有证据么?”
“哼,一定是你,除了你还有谁。”罗水晶上前一步摁住栅栏门。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要喂猪了。”罗小苗扯开她的手,一把将栅栏门关上。
罗水晶不依不饶,她伸手从栅栏门上穿进去打开门栓,径直走进了院子。
罗小苗把家里的猪潲水倒在院子里的大锅上煮,声音不大不小地道:“看来栅栏门得修高点了,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直接跑进来。”
罗水晶当做没听见,她一手掩着口鼻一手掖着裙角躲避着潲水桶,斜眼瞥着罗小苗忙里忙外:“你家潲水咋这么臭呢?我妈弄的潲水都没那么臭!”
罗小苗她知道这个堂姐在家虽然很少干活,但也不至于什么活都不干,总是装作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样子为哪般。这种矫情的装13渣她前世见多了,但她有独特的虐渣技巧。
她进厨房去装了一脸盆水,用瓢舀着往地下洒水,而且专门往罗水晶身边洒。罗水晶的裙摆很快就溅上了水滴,她跳着脚躲闪,嘴里骂骂咧咧:“罗小苗你故意的吧!好端端洒什么水!这可是我妈在镇上给我买的新裙子!”
罗小苗看得好笑,越发往她身上泼,嘴里还大声道:“你不是说我家潲水臭吗?我看不是潲水臭,是家里一大早就进了臭虫,我洒洒水去去味儿!”
罗水晶被阿苗逼得直往门外躲,又担心自己裙子被水洒到,气急败坏地骂:“好啊罗小苗,你刚才在路口勾引世周以为我没看到吗,你别以为长得好就可以到处勾引男人,你这小贱货……”
罗小苗充耳不闻,拿着瓢一路泼水泼到了门口,直到把罗水晶赶了出去,才从墙根下捡起一把小锁插到栅栏插销上,朝着罗水晶狼狈而去的背影喊:“这门啊不锁还真不行,要不然大白天的贼人乱进还得了!”
直到看不见罗水晶的人影,罗小苗才去把竹篓里的猪草倒出来添进猪食里,可不能让罗水晶看见她拿这些“野草”喂猪,否则就陈香芹母女俩那坏心眼还不得到处去广播这事儿,到时候就没人敢买她养的猪了。
看着猪圈里五头越来越肥的猪,罗小苗心满意足地笑了。再过几个月,这些猪就可以卖了,到时候她要把猪圈往后边的菜园扩建一倍,到时候就能养十头猪了;再把十头猪卖了就又能再扩大一倍,到时候就能养二十头猪了。如此循环,不久的将来她就能有一个大型养猪场了……

“阿苗!阿苗!你在干啥呢?”
罗小苗蓦地回神,她循声望去,原来是李凤莲下地回来了,正在外面喊她开门呢。
李凤莲站在门外看罗小苗拿着钥匙开锁,打量了一眼她的神情,好奇地问:“阿苗,啥事那么开心啊,你把门锁了干啥?”
“不干啥,进了只臭虫,我就把门锁了。”
“呵呵呵,我这丫头怎么变傻了,你把门锁住了臭虫就进不来啦?”李凤莲觉得自己一向聪明有头脑的女儿今天很奇怪,一脸好笑又不解地看她。
“嘿嘿”,罗小苗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看了看猪圈里欢快吃食的肥猪们,忽然问道:“妈,你想不想有个自己的养猪场?大的那种。”
“养猪场?”李凤莲瞪大眼睛,“我做梦都不敢想啊,那得要多少钱啊!”


☆、第三章
“妈,我养的猪膘肥肉厚,长得又快,很快就会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养猪场啦!”
李凤莲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歇息,闻言很高兴,她这个闺女向来说一不二,说了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将来她们真有个养猪场了,那可是全村独一份啊!就连村长李玉贵家也不过还是庄户人家散养的规模啊!
罗小苗将锄头靠在墙角,整理着农具道:“妈,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我正准备喂完鸡鸭下田帮你呢。”
李凤莲叹了口气道:“咱家田那么小,那点稻苗一会儿就收拾完了,我还去山脚的菜地里弄了会儿向日葵呢。”
“这么点地打出来的稻谷怎么够吃啊,人都不够吃,更不用说猪了。”李凤莲看着那几头猪,心中刚升腾起来的希望又跌落了,粮食是大问题啊!
罗小苗搂住李凤莲的肩膀,把脸凑到李凤莲脸上蹭了蹭,宽慰道:“放心吧妈,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母子两正说着话,忽然有人在“啪啪啪”地拍栅栏门。
阿苗回头去看,竟然又是罗水晶。阿苗心中厌恶,语气不善道:“啥事?”
李凤莲见阿苗对罗水晶态度不友好,有些责怪地小声道:“阿苗,怎么对你表姐这样说话,你表姐比你婶儿好,毕竟是读过书的人。”
阿苗撇嘴:“妈,你别被有的人表面迷住了,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外面的罗水晶见她俩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啥,早已万分不耐,但却仍对李凤莲乖巧地笑笑,“伯母啊,奶奶叫你们到我家去一趟。”
“哦,行啊,我们马上就过去。”李凤莲微笑着应承。
王四妹没事一般不找她们母女俩,确切地说基本上不怎么搭理她们,除非她们家炖鱼煮肉了,她就会闻着味儿过来窜门。
罗小苗想到王四妹就来气,家里那小块孬地就是当初分家的时候她分给她们家的,每年粮食都是不够吃。可到了她奶奶王四妹嘴里就是:“福贵是长兄,什么事都要让着弟弟点儿。”
到了罗喜贵家,罗喜贵一家四口都在王四妹屋里等着李凤莲母女。李香芹见到她们进屋嘴一歪:“有些人架子可真大啊,再等会儿就该吃晌午饭了。”
罗小苗冷着脸道:“家门口被人堵住了一半,出门都费劲,能麻溜过来就不错了!”
李香芹斜她一眼,笑道:“哎呦,我说阿苗啊,你可是我们罗家的人,难不成墙根借我们放点砖头都不行!”
罗小苗冷笑:“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当过罗家人,放砖头倒想到我们家了。再说了,我们家墙根还没你家的一半长,你怎么不堆你家墙根去?”
罗小苗扫了一眼众人,王四妹端着碗喝水,罗水晶和她弟弟罗建设表情嘲讽,一副看好戏的做态,而她的亲叔叔罗喜贵则悠然地卷着纸烟,全然事不关己。
罗小苗气极反笑,对于早上浇叔叔家水泥一事,她原本还有点愧疚,现在则完全释然了。
李香芹瞪她一眼:“我家墙根还要混水泥用呢!还要放挑子什么的……”说到水泥李香芹恍然大悟,指着罗小苗质问:“你不说水泥还好,一说我就来气,那几包水泥一定是你浇的!”
“呵呵”,罗小苗冷笑一声,施施然拉着李凤莲在门边坐下,“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没有证据不要乱冤枉人!”
“罗小苗!”李香芹站起来伸手指着罗小苗大喝:“你以为真能站到我头上拉屎了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这死丫头片子!”话音未落就冲上去抓罗小苗的头发。
罗小苗反应迅速,早料到她有这一手,上一世为了防身而练的跆拳道可不是白瞎的。等李香芹冲上来她早已闪到一边,一个反手勾住李香芹的肩膀,伸膝将她的背部死死压在凳子上。
李香芹被压制地动弹不得,大声嚎了起来:“救命啊!这个白眼狼啊,连自己亲婶婶都下狠手啊……”
整个过程也不过就是几秒,罗喜贵父子仨都看呆了,都忘了要上去帮忙。当然他们即便上去帮忙也是帮倒忙。
王四妹倒是镇定得很,瞥了眼李凤莲,见她在一边傻看也不去制止闺女,心里来气,便大声喝道:“干啥呢!来我这儿打架来了!都给我住手!”
罗小苗看着王四妹:“奶,我住手可以,但你得保证婶儿不再动手,否则拳脚无情,我可不保证控制得住。”
王四妹气得鼻子都歪了,冲陈香芹大骂:“整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做,打不过人家还到处挑事儿,老老实实给我坐到椅子上去!”
罗小苗嘴角笑容讽刺,松开手靠在了门框上,“奶,有什么事你就赶紧说吧,我还要和我妈回家煮饭呢。”
李凤莲是个没主意的,从进门开始不是“呵呵”赔笑就是附和女儿。此刻也不例外,她口中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晌午饭还没煮下去呢。”
陈香芹逃也似地坐回椅子上,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开始数落老公和孩子:“这么多人没一个有用的!眼见着我被人欺负也不知道上来帮忙!”
三人自知理亏,任由陈香芹数落,都不吭声。
王四妹端起碗抿了口水,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找你们过来啊,主要是你们爸爸去世的时候还留了些东西,今天我就都给你们分了吧。”
说完她起身打开了床边的一个大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花布包袱。打开包袱,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器具和一个脱了漆的小木盒。
那只黑乎乎的器具既像盘子又像碗,在房间内本就不亮的光线下呈现出一种灰暗的青绿色,外表似乎还裹着一层泥样的保护衣。
这东西看起来很不起眼,房间内的人除了罗小苗外所有人都对它不感兴趣,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那个旧盒子上。
罗小苗却被那个脏兮兮的盘子深深吸引,脚步不由自主地朝它挪去。王四妹以为她是想去拿那个木盒子,赶紧伸手搭在盒子上,重重咳了一声。
罗小苗如梦初醒,她握紧双拳想让自己镇定,却仍然控制不住兴奋地发抖。
王四妹拿起那个盘子,环视众人一眼,然后看向罗小苗:“你爷爷去世前特意叮嘱我,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完,王四妹把盘子伸过来递给她。
罗小苗的心随着王四妹的动作一上一下,提在嗓子眼随时都要蹦出来,生怕王四妹一个哆嗦把盘子给碎了。此时见王四妹递来盘子,她赶忙伸手接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
陈香芹和罗水晶看到小苗的紧张样,不约而同的嗤笑了一声。罗水晶还咕哝了一句:“穷酸样!”
罗小苗此时已经无暇顾及其他,耳朵里也再听不见其它声音。她用手指轻轻摩挲着盘子的釉面,对刚才第一眼的判断更加确定了。
她激动地眼眶都湿了,这个爷爷她虽然没有什么印象,但从李凤莲的口中得知他一直特别喜欢罗小苗,也一直都偏爱品性淳良的罗福贵。爷爷对她的爱护她虽然没有切身感受过,但这个瓷盘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她没有看错,这个瓷盘是一个珍贵的唐五代秘色瓷。那莹润的青绿釉和薄薄的瓷胎,无一不在证明这是个越窑顶峰时期的上等秘色瓷。可惜盘身上的纹路被一层风干的泥土掩盖,她急切地想进入空间把那层泥土洗净,看看瓷盘的花纹。
王四妹见罗小苗神思恍惚的样子,赶紧对李凤莲道:“行了,这两样东西你们两家一家一样,那个‘碗’是你们爸爸特意嘱咐我要给小苗的,我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那么剩下这个盒子就给喜贵,你们先回去吧。”
李凤莲有些不满,待在椅子上没动,过了一小会儿,她小声嘀咕道:“那盒子里有什么,好歹让我们也看一眼吧,福贵也是你的亲儿子,小苗也是你的亲孙女啊。分家时分给我们小房子和孬田,这些都算了,但这些是爸的遗物啊,您不能总、总这样……”
说起分家的事儿王四妹也是有些理亏,她干咳了几声道:“我已经看过了,盒子里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也就是一枚你爸生前戴的银戒指,那还是那年我用一块银元去镇上银铺给他打的呢,这个就算我拿走也不过分。好了,你们先回去做饭吧。”
李凤莲只得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回头看向门边罗小苗却早已没了踪影。
眼见李凤莲出门了,罗喜贵一家子赶忙凑到王四妹身旁,眼珠死死地盯着盒子问:“妈,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啊?”
王四妹嘴角浮起得意的笑容,边开盒子边道:“当然是好东西,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不比那个破碗,那玩意儿是你们爸爸当年去南方的时候用两碗米给人换的,不值钱。”
打开盒盖,盒子里装着一只银戒指和一个大金手镯。那个金手镯很厚重,目测有一两多重,罗喜贵一家都乐开了花。
罗建设眼巴巴地望着盒子里的首饰,心想要是把这两样东西拿去卖了,那就天天吃得上肉了呀!想到香喷喷的炖肉,他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罗水晶想的却是,这两样东西要拿去卖了的话,能去镇上买多少漂亮的裙子啊!
罗喜贵夫妇倒是颇有默契,两人都想卖了这两样东西,这几年就都不用干活了啊,呆在家白吃白喝都管够!
王四妹见四个人的眼珠都要掉进盒子里了,咳了一嗓子,把盒盖盖上,“这个金镯子是你爸从南方回来后用挣回来的银元打的,值老钱了。先放在我这里,以后家里万一有什么用场的,再另说。”


☆、第四章
李凤莲走回家,越想越不得劲,就想找阿苗出来说说话,谁知在院子里喊了几声也不见人影。
“阿苗,阿苗啊,你在干啥呢,陪妈说说话。”李凤莲手里拿着簸箕择菜,看完堂屋又去小苗房间,都没看到人影,嘴里嘀咕道:“这死丫头又跑哪儿去了。”话音刚落,就见小苗从厨房里走出来。
李凤莲很奇怪:“你咋从厨房里出来,我刚在厨房咋没见你?”
罗小苗随口应道:“哦,我刚回来,进厨房喝了口水。”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