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玄幻穿越 » 正文

穿越之捡到包子当娘亲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2970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穿越之捡到包子当娘亲>:《穿越之捡到包子当娘亲》全集

作者:火焰中的天堂鸟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作者的话

这是多多的第三本书了,说实话多多也没想到能坚持这么久,写作是多多的兴趣,当初就是因为爱看小说所以才起了写作的念头,没想到居然坚持了这么久,虽然多多可能些的不是和好,但是也因为写作多多的写作水平直线提升,也交了不少的好朋友,多多希望大家都可以喜欢上多多的作品,也谢谢一直以来都在支持多多的读者们。

  ☆、第一章 睁眼见到小包子

  白风幽睁大了眼睛躺在将她的全身都遮盖的草地上发愣,耳边是婴儿一声声的啼哭,白风幽是被婴儿的啼哭声给吵醒的,躺在草丛里,身边还有一个哭得伤心的娃娃,醒来之后白风幽就觉得自己的脑袋疼得厉害,不知道发生了生什么事情,明明自己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现在自己还能见到这么碧蓝的天空?这么明媚的太阳?这样青翠的树木和小草?
  白风幽很清楚得记得,自己是在谈判桌上和竞争对手谈判来着,财团要收购天雷集团,天雷集团的掌舵人田毅来找自己求情,可是自己心中早就没有感情那种东西了,也就更加的没有同情心,当时看着田毅声泪俱下的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的时候自己还自嘲自己变成了冷血的动物了,也因为自己的拒绝和强势,田毅大概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向自己扑过来,这点小动作是不可能伤到自己的。
  记得当时自己听到后面的风声马上就向旁边移动,然后该死的高跟鞋就在这个时候添乱,明明是高品质的名牌高跟鞋,鞋跟却断掉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移动的时候再有动作,结果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到了会议桌的桌角上,自己当时就觉得后脑勺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濡湿的感觉让自己知道自己恐怕活不成了,脑袋一阵眩晕,眼睛也开始模糊起来,在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霎那,自己耳边还听到了自己那个妖娆的秘书的尖叫声,简直要穿破自己的耳膜,只是混乱的声音却离自己越来越远,眼前越来越黑暗。
  当时自己还自嘲的想到,没想到自己活了二十八个年头,斗了二十五个年头,自己都觉得已经不能称作人了,总算是打败了所有的人接管了白家的一切,自己还没有风光两年呢,每想到没有被那些人杀死,却被该死的高跟鞋给坑了,真是时也命也!自己死了,那些兄弟姐妹们一定很高兴吧,这样他们又有机会得到白家的金钱和权势了。
  不过听到自己的死因他们都会笑话自己吧,明明是那么强势,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打败了他们所有的人,却死在了一双高跟鞋上,一想到这里白风幽就觉得气愤。
  后脑勺一抽一抽的疼着,白风幽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疼痛的地方,却讶异的发现自己居然变小了,小手掌、小身子、小短腿,白风幽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孩子了,看样子都不超过三岁,一向只相信自己的白风幽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玄幻的事情,以前见到那些穿越小说自己还嗤之以鼻,没想到自己却来了这么一遭,自己在现代死亡了,却重生到这个脑袋受了伤死去的小女孩身上,这让白风幽觉得可笑,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坏人上天却对自己这么好,白风幽嘴角扯开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可是怎么看却怎么让人心疼。
  “哇哇哇!哇哇哇!”孩子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刚刚白风幽还沉浸在自己穿越的这一事实里,就没有理会,现在注意力一消散,孩子的哭声在耳边听着都觉得心疼。
  “唉!怎么还有一个小东西在呢?”白风幽看着哭得脸都红了的孩子,心里一阵触动,居然伸手将孩子给抱了起来,连白风幽自己抱着孩子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自己的心不早就是冷的了吗。
  小孩也很奇怪,刚刚还歇斯底里的哭着,听上去嗓子都快要哭哑了似的,可是白风幽一抱起来小孩却马上安静了下来,吮着自己的大拇指,滴溜着一双水晶葡萄似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白风幽,虽然小脸上还沾着几滴血迹,但是却可爱得紧。
  “我抱着你你就不哭了,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分,罢了,上一世没有我值得牵挂的亲人,你就来做我的亲人吧。”看着孩子和自己有缘,白风幽起了养活他的心思。
  在上一世,白风幽原本应该是叫柳漓的,白风幽的妈妈柳浅浅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柳浅浅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干净的就像是琉璃一样的清澈,大概也是这一份清澈惹的祸,白家的家主也就是白风幽的爸爸白清逸一眼就看中了柳浅浅。
  柳浅浅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白清逸却已经是个老奸巨猾的老油条了,白清逸和他的名字一点也不像,他冷血、无情却又帅气逼人,毫无防人之心的柳浅浅在白清逸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深深地被白清逸的吸引了,一颗少女的芳心全部都扑到了白清逸的身上,轰轰烈烈的和白清逸谈恋爱,甚至不顾父母的反对任性的和住到了白清逸为她准备的房子里。
  柳浅浅的父母知道,白清逸的家族是多么的庞大,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市井小民可以高攀的,柳浅浅和白清逸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柳浅浅哪里听得进去,以为爱情就是一切。
  所以当白清逸的那高贵的妻子,白风幽痛恨的林容瑄站在柳浅浅的面前告诉柳浅浅她是白清逸的老婆的时候柳浅浅崩溃了,林容瑄准备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给柳浅浅,告诉柳浅浅说她只是白清逸的第十五个情妇而已。
  可是柳浅浅质问白清逸的时候,白清逸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是你自愿的,白清逸的心里永远都没有爱情,柳浅浅这才知道为什么林容瑄站在自己面前那么冷静,不是不气,而是习惯了。
  柳浅浅拿了林容瑄的支票离开了,带着肚子里还没有出声的白风幽,没有任何人知道柳浅浅去了哪里,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柳浅浅怀孕了,柳浅浅没脸去见父母一个人离开了。
  白风幽从小就是在妈妈柳浅浅的呵护下长大的,托那五百万的福,白风幽和柳浅浅的生活也很好,虽然没有爸爸,只有妈妈,但是白风幽却过得很幸福,
  但是白风幽的快乐就在她三岁的时候没有了,疼爱她的妈妈被白清逸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给抓走了,柳漓就变成了白风幽,白风幽必须完成了每一年的任务才能见到妈妈一面,刚开始得知自己有爸爸而开心的白风幽落入了地狱,而那个将她打入地狱的人正是白风幽的爸爸。
  柳浅浅离开之后白清逸什么也没说,却在一次意外的重逢发现了白风幽,对于白清逸来说女人都不重要,但是孩子却不一样,白家的家规是谁打败了竞争者,谁才就能成为白家的家主,白风幽这才知道,和自己一样是白清逸的孩子的还有好十几个。
  每天魔鬼般的训练,学不完的知识,只要不达标就会受到可怕的摧残,被鞭子抽,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被电击,被注射药物,这一切都让白风幽恐惧,白风幽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情景,温热的血溅在自己的脸上,让白风幽恶心。
  面对着白清逸那个看戏一样看着他们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冷血的男人白风幽知道只有自己接管了白家才可能保护好妈妈,报复这个男人。
  白风幽一直从三岁训练到十六岁,各种各样血腥的折磨让白风幽从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只有妈妈才是白风幽心里唯一的温暖。
  只是白风幽没有想到,当自己打败所有的人以为自己成功了的时候,白清逸却将一把匕首扔给了白风幽,最后的考验居然是杀了紧见了十三面的妈妈。
  最后柳浅浅为了白风幽自己撞上了刀口,死在了刀下,白清逸杀死了白风幽的心。
  白风幽伪装出顺服的样子,用了整整十年才将白家从白清逸的手里拿到白家家主的位置,当匕首插进白清逸的心脏时,白清逸那死不瞑目的模样只让白风幽觉得快乐,白清逸到死也没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中意的继承人一直都在骗他,当自己将匕首插进他的心脏,他那不可思议的目光让白风幽心底涌出无限的快感。
  所以白风幽没有亲情,甚至没有感情,如今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却让白风幽生了怜惜之情,既然老天让我重新生活,那么一切都从头开始吧。
  吃力的抱着小家伙,白风幽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打结了,饿!很饿!非常饿!白风幽感觉像是十岁的时候被白清逸扔到原始森林里找不到吃的一样,饿得想吃了一切,就是一条蛇也能抓来生吃了。
  白风幽摸了摸干瘪的肚子,苦笑了一声,原以为换个身体能过得开心一点,没想到这个人身体也是个苦命的人儿。
  这个身体没有名字,大家都叫她苦儿,生活在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天养村里,可是天养村太偏僻了,偏僻得都快要让人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天养村,听这个村的名字就知道了,天养村,天生天养,穷得只剩下穷了。
  父母在这个身体三岁的时候饿得快活不下去了,就去山上找吃的,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只找到了一些带着血迹的碎布,长到五岁就靠着乡里乡亲的接济过活,可是天养村是在是太穷了,大家自己都饿肚子,哪里还有多余的吃的给一个毫无关系的孩子,所以苦儿实在是饿了就在山上找吃的,饿起来什么都吃,所以这次上山来找吃的却一脚踩塌了滚下了山坡撞到了脑袋一命呜呼了,这才换了白风幽回来。

  ☆、第二章 找吃的

  白风幽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感叹这个苦儿吃了这样多的乱系八糟的东西,没有被毒死而是被摔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实在是太饿了,得去找点吃的。”扯了根藤条将小家伙绑在自己的背上,小家伙也很配合的没有哭,只是含着大拇指吃得起劲,大概这孩子也饿了吧,白风幽艰难的站了起来,开始了寻找食物之旅。
  看了看秋意正浓的大山,白风幽在自己的心里给自己打气,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一定能找到吃的!
  果然,走了没多久,白风幽就发现了一大片的野生葡萄,真是天不绝我!白风幽欢呼一声快步跑了上去,也不管葡萄是不是脏摘了一把就往嘴里塞。
  “呸呸呸!”只是葡萄刚一入口就被白风幽给吐出来了。
  “真是太大意了,饿得脑子都糊涂了,野生的葡萄根本就是酸的,以自己现在这种饥饿的状态,吃下这些酸葡萄还不得胃穿孔啊!”白风幽吐掉了嘴里的葡萄,不舍的离开了,记住这里,虽然不能直接入口,但是可以用来作别的啊,也许以后会有用的。
  “哇啊!哇啊!哇啊!”只是这个时候小家伙却开口哭了起来,吮着手指根本就填补饱肚子,小家伙饿坏了。
  “乖乖的啊!娘这就去给你找吃的,别哭啊。”白风幽只得一只手拍着小家伙哄着,一边哄他,一边找吃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白风幽的耐心用完之前,白风幽终于找了一颗梨树,上面挂满了一颗颗水润饱满的黄澄澄的梨。
  “宝贝儿,我们找到吃的了!”白风幽也不管小家伙听不听得明白,高兴的喊道,找了一根树枝打了五个大大的梨下来,衣袖擦一擦,白风幽几口就吃完了一个梨。
  梨汁清甜可口,瞬间就让白风幽满足了,解下背上的小家伙,将梨给咬碎喂给小家伙吃,自己吃了个梨有点东西垫底,孩子可不能饿着。
  “先将就着吃吧,等我们回去了,我在给你弄好吃的。”看着下家伙吧唧吧唧的吃得香甜,白风幽笑了笑说道。
  一边喂小家伙吃东西,白风幽一边也趁机将剩下的几个梨给吃了,肚子终于饱了,小家伙也得到满足,不再苦恼,转溜着大眼睛好奇的四处看着。
  白风幽将吃饱的小家伙重新背上,拿起树枝打了十多个梨下来,当做晚餐的备用粮食,现在才上午呢,还有晚餐没找落呢。
  走之前白风幽还在山上挖了两个陷进,只有水桶大小,这也只不过有半米深,用草掩盖了一下,上面放了个梨子而已,白风幽都不知道这么简陋的陷进能不能抓到猎物,现在的季节正是动物养膘过冬的时候,现在的猎物可是最肥的,要是真能猎到动物,也可以煮汤给小家伙吃。
  下山的时候,白风幽又发现了十几颗的板栗树,白风幽高兴坏了,这可真正是填饱肚子的好东西啊!
  白风幽高兴的用破烂的衣服包了一兜,再多也拿不下了,不过有了这些板栗白风幽还是很高兴的。
  背着小家伙走在回家的路上,白风幽嘴里抱怨着,这具身体也太没有营养了,明明就已经是五岁了,可是看上去却还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一样,自己连小家伙也抱不起来,这对于将自己的实力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白风幽来说是不能接受的,白风幽在心里暗自想着,要给身体增加营养,重新锻炼身手,要不然自己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
  顺着这具身体的记忆下了山,回到了家里,白风幽看到那破烂的房子都要忍不住骂娘了,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篱笆破破烂烂的不说,屋子里除了四面的墙壁没有倒塌外,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天空,晚上还能欣赏星空呢,屋子里面就更不要说了,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连个破凳子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没人住的荒废了的屋子呢。
  看到这里,白风幽在记忆里翻找,虽然村子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十个人,有人好心的接济苦儿,也有人趁火打劫的,这个苦儿叔叔一家就是那趁火打劫的那个。
  在苦儿的记忆里,苦儿的叔叔和爹两个人都是从外面逃荒来的,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小,苦儿的爹白焱才十岁,苦儿的叔叔白磊才两岁,白磊是被白焱抱着来到天养村的,来的时候破破烂烂的,什么也没有。

  ☆、第三章 穷家

  村长刘万里见两个孩子可怜就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办了户籍分了田地,可以说白磊是白焱一手带大的,白焱对这个弟弟就像是对心头肉一样宝贝的不行,什么好东西都可着给白磊,而白磊也就是因为这样而被宠坏了,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只知道在家里做大爷,在外面鬼混,心疼弟弟的白焱累死累活的积攒了几年的钱,给白磊娶了一门媳妇儿,就是希望有了媳妇儿之后能让白磊收收心,但是却没想到娶进一个比白磊还要混账的还要闹腾的弟媳妇儿刘华,嫁来的第二天就撮蹿着白磊分家,白磊也是个养不活的白眼狼,在他的媳妇儿的教唆下腆着脸要走了三分之二的家产,连房子都要了去,把白焱赶出了家。
  白焱虽然心痛至极的弟弟这样对他,但还是宠着他,自己搭了个茅草屋过了两年,一直到有人将白焱苦儿的母亲廖萍介绍给他才在岳父岳母的帮助下建起了一座泥房,也算是有个家了。
  只是分家后的额白磊和刘华都不是会过日子的主,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他们日子还没有白焱和廖萍过得好,于是三两天的来白焱这里打秋风,白焱心疼弟弟,宁愿自家人饿着也要可着宝贝弟弟,刘华更是一直欺负廖萍,可是白焱只是默默的忍受,这不知道让廖萍流了多少的眼泪。
  于是终于饿得受不了的白焱和廖萍想去山上找点吃的,就算是他们能受得了,三岁的苦儿也受不了啊,只可惜这一去就不复返了,只剩下了三岁的苦儿。
  在得知哥哥嫂子死后,白磊就将苦儿家里给搬空了,别人来阻止,白磊和刘华却说这是照顾苦儿的生活费,大家还有什么好说得呢,只能听之任之。
  只是苦儿却从来都没有在白磊家吃过一粒米,白磊他们根本就不让苦儿进门,苦儿最后还是靠着村里的善良的村民的帮助才活了下来,这也导致了苦儿因为营养不良儿变得比同龄人瘦小得多,大家看苦儿这么苦,这才苦儿苦儿的叫了起来,村民们都在心里骂白磊夫妻,也生气白焱这么笨,为了弟弟连命都没有,剩下一个三岁的女儿却被那个让他一直疼宠的弟弟虐待。
  “唉!”白风幽长叹了一声,既为苦儿也为自己,这个苦儿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愚笨的爹妈呢,自己也是穿越到谁的身上不好,居然穿越到这么一个苦难的人的身上,连填饱肚子都是个问题。
  来到厨房,白风幽更加失望了,到处都是蜘蛛网,里面只有一个缺了半边的铁锅,一把豁口的刀和一个很旧了木盆子,白凤有记得以前厨房里的东西是很齐全的,廖萍是一个持家有道的女人,虽然家里穷,但是无论何时都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只可惜他们一死白磊夫妻俩就将所有能用的东西都给拿走了,只剩下一张床大概都是因为他们抬不动,厨房里能用的的东西也都拿走了,只剩下那些破破烂烂的了,只有那个完好的木盆子还是隔壁的绣花奶奶给的。
  看着这样的家,白风幽也只有失望的份了,将自己手里的几个梨都给放到木盆子里,在院子里的金边打水清洗,这口井还是让白风幽很满意的,有一个完整的物件也是不错的。
  将梨给用水洗好之后,白风幽又跑到房里,将已经是黑呼呼硬邦邦的被子给拆了,被套泡在水里,被子里面已经发霉发黑的棉絮搭在外面的衣架上晒太阳,然后拿起用几根细细的树枝扎成的扫把,将屋子里扫了一遍,仅剩下的床给擦干净了,窗户也擦干净了,厨房里也打扫了一遍,忙了一上午才将房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饿了就啃两个梨,喂饱了小家伙,白风幽就出门去了,虽然梨能填饱肚子,但是不能一天到晚都吃梨啊,这东西也不能一直吃啊。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天养村四面环山,山里能吃的数不胜数,村子里也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流过,白风幽在苦儿的记忆里知道水里是有鱼虾的,所以,白风幽这次的目的就是河边,现在小家伙还小,没有奶水给他喝,只能给他弄点鱼汤补充营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是中午的原因,白风幽在路上倒是遇到了不少的村民,村民们见到了苦儿,有的冷漠的离白风幽远远地,有的则是很不屑的看着白风幽,而对白风幽有同情心的人也没有多热情,只是象征性的夹了苦儿一声。

  ☆、第四章 小包子引发的争吵

  苦儿毫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人性的冷漠没有人比白风幽更加的了解,因此白风幽对这些人毫不在乎。
  “苦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不是饿了,走去良叔家吃饭。”让白风幽意外的是居然有人来叫自己,看着眼前这个被晒得黝黑,却笑得一脸憨厚的男人,白风幽心里有些微微的动容,虽然苦儿一直都是靠村里的人接济生活着,但是天养村太穷了,谁愿意家里多一张口呢,自己都还吃不饱呢,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同情很多人都愿意接济苦儿,但是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不愿意了,这也是苦儿为什么会饿到上山去找食物的一大原因呢。
  “你说什么呢,家里都快解不开锅了,哪里有东西给她吃,你是不是脑袋生锈了,咱家的黑子都吃不饱呢!”白风幽刚想拒绝,一个站女人冲上来大声的说道,那尖锐的声音让白风幽皱起了眉头,小家伙还在自己的背上呢,这么大声会吓到小家伙的。
  “哇!哇哇啊!哇哇哇!”果不其然,白风幽刚这样想着,小家伙就哭出声来了,大概因为吃饱了,中气十足,将所有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哦!宝宝别哭,怪!别哭!”白风幽无奈的拍着小家伙的背哄着,小家伙这才不再哭了。
  “哪来的孩子?你该不会是从别人家里抱来的吧?”刚刚的女人惊讶的看着白风幽背上的孩子,刚刚小家伙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家都没发现白风幽稚嫩的小肩膀上居然是背着一个孩子。
  “小声点,小家伙是我在山上捡来的。”白风幽不满的瞪了女人一眼。
  “你居然还往家里捡孩子,你自己都养不活了,要靠我们给你一口吃的,你现在嫌你自己一个人还不够是吧,还要再加一个,你真是心肠够歹毒的!不行,这个孩子不能留!要丢掉!”女人说着就要上前来抢小家伙,这可将白风幽给惹恼了,准备给女人一点颜色瞧瞧。
  “你干什么!你给我安分一点。”大良在女人上前的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女人,这也避免了女人被白风幽伸出的小脚给绊倒。
  “苦儿啊,你别怪你婶,你婶她是担心你一个人年纪这么小养不活这个娃娃,我们天养村穷,苦儿你还是把娃娃给大良叔吧,我给他去寻一个好人家去。”大良阻止了老婆叶香,也是一脸凝重的对白风幽说道。
  “我会养他,也会养我自己。”白风幽看了大良一眼,明明也真是二十的人,却还叔啊叔的,不过白风幽在苦儿的记忆里知道,这个大良的确是个憨厚的好人,以前经常的接济苦儿,只是有一个小气巴拉的媳妇儿,白风幽在心里感叹,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却娶了这么一个女人。
  “你听听!你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你还说我不安分,我不管,你给我听着,既然今天你说了你会养活他也会养活你自己,你就别再来我家吃饭,我一粒米也不会给你,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话。”叶香一听白风幽这话,顿时怒火涌上心头,想到自家男人时不时的接济白风幽就觉得心痛。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想让苦儿和这个孩子饿死啊!”大良瞪了叶香一眼呵斥道。
  “你!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啊!你居然吼我!想我叶香也是南村的一枝花,多少男人排着队来提亲,我就是眼睛瞎了才会看上你,你看我嫁给你之后我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没有,你现在还为一个小贱人来吼我,我!我不活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白风幽这算是见识了,对着哭喊的媳妇儿大良明显招架不住了。
  “我哪里有吼你,我这不是着急吗。”大良很无奈,媳妇儿一哭一闹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你着什么急!你着什么急!苦儿又不是你生的,你这么宝贝干什么!我们家黑子都吃不饱呢!就你善良,就你有能耐!你…”
  当大家还在闹腾的时候,白风幽冷眼看着,在大家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背着小家伙离开了,语气听他们在那里哭天喊地,还不如赶快去河边找吃的呢,填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
  以前的苦儿还是懵懵懂懂的五岁稚童,被大家接济也理所当然,但是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是我白风幽,自己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自己像个乞丐一样只能靠着别人的施舍而过活。
  来到河边,白风幽见到了那条小河,虽然是小河,但是也不知道这河有多深,在苦儿的记忆里,这条河可是淹死过人的。
  白风幽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还是决定在河边上抓鱼就好了。

  ☆、第五章 抢鱼风波

  大概是大家没有怎么抓河里的鱼吧,白风幽在清澈的河水里看到了好多条一两斤重的鱼,只是让白风幽失望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捉鱼的工具,白风幽纠结了,自己怎么这么笨,居然忘了捉鱼的工具了!
  难道要走回去拿盆子?白风幽立马否决了这一想法,自己要是现在回去,估计路上还在闹,还是算了。
  “哈哈!真是太幸运了!”突然眼尖的白风幽发现和床上有一个竹编制品,只是有一半已经坏了,看不出是什么来,但是用来抓鱼的话还是可以的。
  白风幽三步两步的跑过去将那个像是簸箕的竹编制品拿起来,洗干净上面的淤泥,在地里挖了几条蚯蚓放里面,然后再放到水里,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让白风幽高兴的是,没过多久,簸箕里面就有了一条三斤重的草鱼和一跳一斤多的鲫鱼,还有五只拇指大小的全身透明的河虾。
  白风幽高兴的在河边折了野草搓成绳子,将两条鱼给串上,五只河虾也用簸箕给兜着,高高兴兴的回家去。
  可是谁知道走在河边却被绊了一脚,整个人都给摔地上了,幸好白风幽反应快,让自己前面先着地,这才没有压背后已经睡着了的小家伙,不过却也让白风幽出了一身的冷汗。
  “真是倒霉透了!”白风幽捡起地上的鱼和虾,看着自己身湿乎乎的泥,无奈至极。
  只是当白风幽看了一眼脚下将自己变得狼狈无比的东西时,瞬间喜上心头,立刻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疯狂的挖了起来。
  “哈哈!幸运女神你真是眷顾我!居然让我找到了芋头!这下我的食物有保证了。”白风幽看了看河滩上一大片的芋苗,笑的开心极了,比起前世的白风幽,现在白风幽更加的真实,更加的鲜活。
  于是白风幽的战利品又多了几个圆滚滚的芋头,白风幽已经可以想象奶白色鲜美的鱼汤和煮的滑滑的芋头了。
  “小家伙你还真是挺幸运的,今天不仅有鱼汤喝,还有芋头吃。”白风幽提着鱼,拿着芋头高兴的往家里赶。
  这次倒是没有碰到什么人,大家都去干活去了,但是白风幽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出一趟门而已,却三番两次的遇到事情,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惹祸精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白风幽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背上的小家伙,逗得小家伙乐呵呵的,一个小身板,背着一个小娃娃,怎么看都怎么好笑,但是对于感情眼中缺乏的白风幽来说,这个捡来的小娃娃已经成为了白风幽的血肉,成为了白风幽生活的动力。
  只是很快白风幽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被一群小屁孩给包围了,要是以前白风幽一点都不会将这些还不及半米高的小娃娃,但是现在自己比这些还没有半米高的小娃娃更加的弱,更何况自己的背上还有一个脆弱得像琉璃一样的婴儿。
  “你们想要干什么?”白风幽眼睛幽幽的看着眼前的这群孩子,警惕的问道,将手中的鱼护在自己的怀里,现在就靠着这些东西活了,可不能被他们给抢走了。
  “小叫花子把你手里的鱼给我!”一个胖胖的男孩子走了过来对着白风幽盛气凌人的说道,在这么穷的天养村,能养出这么一个小胖子真是不容易。
  “这是我的!”白风幽紧抱着鱼不放,再也顾不得会弄脏自己的衣服,果然是来抢自己的鱼的,这个小胖子白风幽认识,是村子里二两的儿子大宝,其余的三个小孩一个是三两家的馒头、花寡妇家的儿子小勾和自己小叔家白磊的儿子白晨,是村里的四霸,经常欺负小孩子,加之他们的家人的极品,就算是别人家的孩子被欺负了,也和大人讨不到什么公道,所以这四个小霸王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欺负小孩,偷鸡摸狗是家常便饭,而无父无母的苦儿,更是他们欺负人的第一人选。
  “你这个小叫花子,你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我们给你吃的,现在你的吃的也是我们的。”小胖子鄙夷的看着白风幽。
  “我会还给你们的,现在这些是我的。”这可是现在自己的救命的食物,还是小家伙的食物,怎么也不能给抢了去。

  ☆、第六章 彪悍的妹纸

  “我爹娘说了,你家的东西都是我家的,你是个赔钱货,早就该死了,你家的东西都是我的,你的鱼也是我的。”白晨一张满是脏污的脸上毫不掩饰对白风幽的厌恶和鄙夷,听他的话也知道,这话自己那个婶婶没少在他的面前叨叨。
  白风幽冷笑,叔叔婶婶吗?还没有见面就被自己厌恶,真是不讨喜的两个人啊。
  “你不给我们就抢!”小胖子说着,就带着身边的三个人一起扑上去。
  白风幽眼里闪过杀意,现在自己背上背着小家伙,这些小孩有一拥而上,要是一个不小心自己背上的孩子就得折了,要不是看着些孩子什么都不懂,白风幽还真想杀了他们。
  不等白风幽多想,四个小孩就扑上来了,白风幽将怀里的芋头和鱼往地上一扔,像只小豹子一样的冲了上去,对着领头的白胖的小孩就是一顿暴打,因为身体太弱太无力,白风幽连嘴都用上了,咬住小宝白胖的都是肉的手死命的咬着,痛得小宝嗷嗷直叫,鲜血都从白风幽的小嘴边流出来了。
  “哇!啊啊!哇哇哇!好痛啊!娘!爹!”小宝毕竟也只是四五岁的孩子,被白风幽这样不留余地的咬着,像是要咬下自己的一块肉一样,又怕又痛的大哭起来。
  其他的三个人还没沾上白风幽的衣角呢,白风幽就已经咬上了小宝的手,那恶狠狠的拼命三郎的样子吓到了三个小孩子了,吓得一时呆愣了之后就忽的一下子跑了,留下了哇哇大哭的小宝,估计是被白风幽的样子给吓得不轻。
  见到三个人都跑了白风幽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以自己这样的小身板是根本不可能和他们打的,因此只能擒贼先擒王了,震慑住他们自己才能赢,还好赌对了,不过这样的计谋却用来对付这么个屁大点的小孩,还真是让人觉得掉价。
  看到小宝哭了,白风幽这才放过了小宝,一个深深的牙印在小宝那白胖的手上清晰可见,有些地方还流血了。
  “呜呜呜!”白风幽一放开小宝小宝就哭着跑走了,那肥胖的身体一颠一颠的,看得白风幽想笑。
  白风幽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沾满灰尘的鱼和芋头,全身酸痛,虽然自己打赢了小宝,但是身上也被他给打了,小宝那吨位打在自己这个小身板上,真疼!
  “唉!我什么时候沦落到要为了两条鱼几个芋头拼命了,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白风幽感叹着走在回家的路上。
  “呜啊!”突然感觉有脑袋上一疼,回头一看,小家伙正流着口水拉着自己的一撮头发笑呢。
  “乖!回去就给你煮鱼汤喝。”见到小家伙的笑容,白风幽的心里一暖,往事如风,重要的是现在,有一个这么暖心的小家伙在,还感叹什么呢。
  回到了家里,白风幽将破败的门草草的掩好,反正也没有小偷进来,自己这个家里穷得只剩下穷了。
  白风幽将玩得累了睡着了的小家伙放到家里唯一的床上,自己则抓紧时间做饭,要不小家伙醒了自己可就不能这么利落的做饭了。
  白风幽快速的打了水,将那个缺了一半勉强叫做锅的东西给清洗干净,长期没有使用,都生了铁锈了,这是要入口的东西,得把这个锅给洗干净了。
  拿了那把豁了口的刀在井边将两条鱼都给杀了,一条晚上煮了做鱼汤,还有一条抹上盐挂在悬梁上留着明天吃,幸好现在的天气不热,要不这鱼还真留不到明天,芋头就留着下次吃,这芋头是能储存的食物,等到明天自己要去把河边的芋头全部都挖回来储存起来当做冬天的食物。
  一想到冬天,白风幽就犯愁起来,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没几个月就是冬天了,现在自己还能在山上在水里找到吃的,可是冬天的话天气冷,山上也没有食物了,到时候不冷死就得饿死,所以现在这个家里破成这样,自己得尽早的储存过冬的食物,在苦儿的记忆里天养村的冬天过得很艰难,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柴火,冬天可是会冻死人的。
  白风幽想到这里,手里的动作更加的快了,只是等到白风幽要往鱼身上抹盐巴的时候才记起来家里别说是盐了,就是一只像样的碗都没了。
  “燕婶儿,你在家吗?”白风幽没有办法,只好来到了隔壁的青叔家里想要要点油盐还有碗筷,自己没有碗筷吃饭不要紧,关键是小家伙要是没有碗和勺子可就吃不了东西了。

  ☆、第七章 好心的邻居

  “苦儿你回来了!你到哪里去了?和你青叔还有彩蝶姐姐石头刚刚才从我娘家回来,不见了你他们都去找你了,担心死我们了。”白风幽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女声就想起来了,白风幽一看就认出来了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女人就是那个燕婶儿。
  白风幽很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自己前世的年龄都比她大,现在居然要叫这么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叫婶儿,白风幽还真有几分叫不出口。
  “燕婶儿,我在河里抓了两条鱼,家里一点油盐都没有了,我…我想向你借一点,还有一个碗和一个勺子,过几天我就会还你的。”白风幽知道要是一直都让别人无条件的帮助的话,总有一天那人会不愿意的,所以白风幽说得是借。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当初要不是你爹娘帮着,你青叔早就被山里的野狼给咬死了,我和你彩蝶姐姐现在也不知道会过得怎么样了,也就没有了石头,现在你爹娘没了,照顾你是应该的,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王燕看着一本正经的苦儿心里奇怪,今天的苦儿好像和平常的苦儿很不一样,平时的苦儿很自卑,根本就不敢大声的说话,跟何况是来像自己借油盐,不过苦儿现在这个样子倒是比以前那个样子好多了,王燕压根就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苦儿早就被白风幽这个现代的灵魂所取代了。
  “谢谢燕婶儿!”白风幽是真心的感谢王燕的,这个王燕看向自己的眼中没有轻视只有怜惜。
  “苦儿,这是油和盐,还有这些香蕉是我从娘家带出来的,我给你送过去吧。”王燕拿了半罐盐和半罐油,还有一大串香蕉给白风幽,又担心白风幽拿不动亲自送白风幽回去。
  白风幽没有拒绝,因为她真的拿不了那么多的东西,只好带着王燕回家了。
  “苦儿你以前还小,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做饭,没想到现在你会做饭了,等下次去镇上,我去给你买些调料和厨具回来。”王燕心里也是很高兴的,高兴苦儿可以开始照顾自己了,自己以后也不用再担心苦儿照顾不了自己了。
  “不用,我能挣到钱的,燕婶儿,你以后叫我白风幽吧,这是我的名字。”白风幽笑着说道,自己可不想被人苦儿苦儿的叫着的,自己的人生可不是苦的,必须是甜的。
  “白风幽?你爹娘取的名字吗?我还真的不知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幽儿吧。”王燕愣了愣,苦儿的爹娘去世之前一直都是宝贝宝贝的叫着,也没有个正经的名字,所以后来大家才会苦儿苦儿的叫着,原来幽儿是有名字的啊,白风幽,是个很美的名字。
  “嗯。”白风幽笑了笑。
  “幽…幽儿,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孩子哪里来的?”当看到小家伙的时候,王燕显然是愣住了,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来了。
  看着睡得正香,还吐着泡泡的小家伙,白风幽走过去亲了亲小家伙白嫩的小脸,眼神温柔的说道:“我在山上捡来的,是我的儿子。”
  听到白风幽说小家伙是她的儿子的时候,王燕很明显的嘴角抽搐了,可以想象一个五岁的小豆丁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更小的豆丁说要做娘的时候,这是多么诡异的一幕啊。
  “幽儿,不…不是,你听我说,你自己一个人生活都很困难,你怎么能再养活这么一个小家伙,更何况你才五岁,怎么能当小宝宝的娘呢。”王燕风中凌乱了,说话都舌头打结了。
  “我会养活他的。”白风幽淡漠的说道,说到底白风幽对王燕和颜悦色都是因为王燕对苦儿很好的缘故,可是要是想让小家伙离开自己,白风幽可是不会客气。
  “幽儿?”王燕看着一瞬间好变得好像疏远的白风幽有些疑惑。
  “燕婶儿你放心吧,我会将小家伙养得白白胖胖的。”白风幽不再看王燕,只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小家伙的睡颜,心都是满满的。
  “唉!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王燕见到白风幽这么执拗,只能叹口气说道。
  “娘!娘!出事了!出大事了!苦儿领了一个小孩子回家了!”这时白风幽听到一个声音传来,记忆中这应该是刘鑫宇也就是燕婶儿的儿子石头的声音。
  “娘,我们找不到苦儿。”刘彩蝶也来了。

  ☆、第八章 颠倒黑白

  “媳妇儿,不知道苦儿去哪里了。”刘青也回来了。
  “苦儿在家里呢,还有你们说的那个孩子。”看到丈夫和儿女回来了,王燕苦笑了一声说道。
  “啊!苦儿你在这里啊,你真的抱了一个小孩回来啊!”石头咋咋呼呼的,声音大得让熟睡中的小家伙都皱起了小眉头,就要被吵醒了的样子。
  “嘘!小声点,你要将小家伙吵醒了。”白风幽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小家伙都要被吵醒了。
  “哦!我小声点。”石头看着白风幽的床上白生生的小家伙,压低了声音。
  “好可爱的小家伙,长得真漂亮。”刘彩蝶凑近了看小家伙,瞬间就将刘彩蝶给俘虏了。
  “苦儿,你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有能力养孩子呢,要不你将这个孩子给我,我帮着给这孩子去寻一个好去处吧。”刘青看着一丁点儿大的白风幽和一丁点儿大的小家伙说道,两个都是孩子,在天养村恐怕会饿死的。
  “青叔,你别劝我了,我是不会将小家伙让给任何人的,从今天起小家伙就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亲人。”白风幽温柔的看着小家伙说道,亲人啊,这一世自己没有了任何亲人,这个小家伙就是唯一的亲人了。
  “可是…”刘青很不赞同。
  “青子,别说了,我刚刚劝了半天幽儿就是不肯,你就让她养着吧,等幽儿没办法了再把孩子送走吧。”王燕拉住了刘青的手说道,幽儿有时候太倔了,等到她过不下去了,自然会送走孩子的。
  白风幽没想到王燕是打得这样的主意,只不过他们恐怕是要失望了,自己不仅不会让小家伙离开,还要将小家伙养得白白胖胖的。
  “幽儿?谁是幽儿?”既然王燕这么说刘青也没辙了,只好听自己媳妇儿的,但是对于媳妇儿口中的幽儿,刘青觉得奇怪。
  “苦儿就是幽儿,原来苦儿有名字的,叫白风幽。”王燕笑了笑说道,这个名字虽然清冷了一些,但是比起苦儿来好多了。
  “是吗?”刘青也很吃惊,原来幽儿有名字啊。
  “娘我饿了!”石头摸着肚子喊道,刚刚从外公家里回来,又跑去找幽儿,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了。
  “哎呀!你们瞧我,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去,你们也跟我回去吧,孩子睡着了,别吵醒了他了。”石头这么一说王燕才记起来自己还没有做饭呢,一直都在忙着幽儿的事情。
  “那幽儿,我晚点再来看你和小宝宝。”石头有点舍不得离开。
  “走吧。”刘彩蝶也很舍不得小家伙,但是可不能让小家伙被吵醒了。
  “幽儿也一起吧,你也没吃饭吧,再让你燕婶儿给小孩煮点米汤。”刘青想要带着白风幽一起吃饭。
  “不用了青叔,谢谢你了,我自己正在做饭呢。”白风幽婉拒了,小家伙喝米汤是不行的,还是得有些营养的食物才行。
  “那你要是饿了就上青叔家来吃。”刘青看着媳妇儿点头也就离开了。
  刘青一家人一离开,白风幽就开始炖起了鱼汤,撒上一点点的盐巴,虽然没有别的调味料,但是对于现在只寻求果腹的白风幽来说已经很香了。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