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武侠 » 正文

风雪飘落的江湖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678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风雪飘落的江湖>:风雪飘落的江湖
作者:尘玄风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第一章 江湖如梦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风呼啸,雪未停,一人一伞缓缓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沧桑的步伐踩碎了地上的冰雪,却踩不碎天地间的寂寞。
风雪中,那把小小的伞显得有几分孤单,几分寂寞。
伞下,是夜风轻轻的咳嗽声。
抬头,明亮的双眸看着酒楼门前飘摇的破旧灯笼,眼中带着莫名的沧桑与忧伤。
灯笼随风飘摇,散发着淡淡的光辉,门口的积雪被灯光抹上一层奇异的光晕,飘落的雪花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酒楼外风雪呼啸,酒楼内温和热闹,左边柜台上,一位满脸皱纹的老掌柜正在拨动着算盘,门帘被风吹动,撞在门板发出“笃笃”的声响,其中还带着几片雪花飘进,缓缓飘落在酒楼里面的地面上,不一会儿就变成水了,与地面原先的水迹融为一体。
随着雪花飘进,夜风缓缓走进,风声中还带着轻轻的咳嗽声,老掌柜抬头看了一眼走进的夜风,随即继续拨动着柜台上的算盘,显然来人是熟人!
夜风垂着头轻轻咳嗽着,清理油布伞上的积雪,待咳嗽渐停,缓缓抬头,一双明亮的双眸看了看掌柜的,又看了看大厅,把油布伞放置一旁,缓缓走进大厅。那双明亮的眼睛中带着无尽的悲凉与沧桑,消瘦的背影是那么的萧索,那么的凄凉。
大厅不大,只有六张桌子,中间一座火炉内,鲜红的火焰跳动着,为这昏暗的大厅添上光明与温暖,夜风坐在窗户边的桌子里,抬头看着窗外,可惜窗户紧闭,无法看到窗外的雪景。
一会儿,店小二端着一壶酒过来,笑道:“雨哥,又来了,过去坐吧,哪里有些冷。”
夜风为什么被人称呼“雨哥”呢?
夜风看了看火炉左右两桌坐着的五人,轻轻咳嗽道:“不用了!”接过店小二手中的酒喝了一大口,酒精进入喉咙使咳嗽变的剧烈起来。
店小二一脸担忧道:“雨哥,少喝点。”
夜风摆了摆手,咳嗽渐渐缓和,缓缓道:“没事,你去忙吧!”说着抬头看着紧闭的窗户,一脸黯然,昏暗的灯光下,一张俊逸的脸庞上没有常人的红润,却苍白如纸,一双明亮眼眸带着莫名的忧伤,看着紧闭的窗户。
店小二怔怔看着夜风,摇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心想:“雨哥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如此悲伤呢?”就在小二沉思中,一声大喝叫醒他。
“小二,快拿酒来!”火炉右边一张桌子上,一位三十上下的黑衣男子喝道。
店小二吓了一跳,急忙道:“马上来,马上来……”
大厅一共坐在五个人,火炉左边坐着两男一女,年纪都在二十上下,其中一位身穿灰白长衫书生年纪颇长,模样也颇为俊俏,左边坐着一位胖脸少年,细小的双眼盯着书生的左边胸口,右边坐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少女。
那灰白长衫书生左边胸口上绣着一柄长剑,长剑偏斜,隐隐闪着银色光芒,少年少女看着那银色的长剑,目光中带着无限的羡慕。
书生很享受这种羡慕,嘴角上扬,神色颇为骄傲。
另一张桌子坐着两位三十上下的黑衣男子,叫喊声便是其中一位黑脸男子,另一位男子的脸色与之截然相反,苍白如纸,与黑脸男子形成鲜明的对称,非常引人注目,两人目光扫过那书生胸口处的银色长剑,眼神中带着不屑的神色。
书生正在高声淡论着江湖轶事,脸色忽然一凛,正色道:“要说江湖近几年最富盛名的事件要属七年前,庐山瀑布上的大战。”
胖脸少年小眼眯成一条线,有些激动,有些神往,急忙问道:“什么大战?”
书生得意一笑,缓缓道:“那场决斗是武林学院与冥王殿的决斗,是正邪之间的决斗,也是当今武林的两大剑客的决斗!”
可爱少女,铃银般的声音响起,催促道:“剑客?那两大剑客?快说啊,师兄!”说着一脸撒娇看着书生。
书生得意一笑,看了看绿衣少女,缓缓道:“武林学院最出色的学生,剑圣之称的夜风,冥王殿第一高手,剑魔之称的残枫!”
两人听到剑圣夜风与剑魔残枫顿时肃然起敬,满脸崇拜与向往。
另一张桌子两位黑衣男子听到这两人的名字后,脸色也变了,眼中不屑的神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尊重,坐在窗边的夜风深深一叹,自嘲一笑。
可爱少女迷恋道:“那他们俩谁赢了。”
书生嘿嘿一笑道:“当然是正道赢了,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可惜……”脸色忽的一暗,叹道:“剑圣夜风胜了剑魔残枫一招,却被冥王暗算了一掌。”
胖脸少年顿时急了,急忙问道:“最后怎么样了?”
书生欣慰一笑道:“剑圣夜风不愧剑圣二字,手中的剑已经入神入圣,虽被冥王暗算一掌,他还是换了冥王一剑,一剑刺穿冥王胸口。”
胖脸少年眼睛顿时一亮,问道:“那冥王死了没?”
书生摇头叹气道:“可惜了,无恶不作的冥王没死,却害了医仙子的江烟雨身亡!”
可爱少女恨意大增,恨声道:“可恶卑鄙的冥王,医仙子死了,那、那剑圣夜风呢?”
书生长叹一声,黯然道:“传闻身中冥王殿诡异奇毒下落不明,据说、据说已经身亡了!”
两人同时摇头,坚定道:“我不信!”
书生缓缓摇头道:“我也不信!”
两人又同声道:“我相信他还活着!”
书生摇头一笑,迷茫道:“我其实也相信他还活着,毕竟他可是我们武林学院所以人的骄傲!”
三人沉默半响,胖脸少年突然哼声道:“都是那可恶的冥王,害我们都无缘见到剑圣夜风!”
可爱少女紧握着小拳头,作凶恶姿态,大声道:“对,没错,都是卑鄙无耻无恶不作的冥王殿害的!”
胖脸少年正气凛然道:“而且我们也要替剑圣、医仙子报仇!”
书生看着两人,附和道:“师妹、师弟,说的没错,我们一定好好练功,替他们报仇,也替整个武林报仇!”
忽听到一声冷哼,怒喝:“好大的口气,想报仇,白日做梦。”三人面色一变,寻声望去,说话之人是那黑脸男子。
书生脸色一沉,沉声道:“什么叫白日做梦,这难道不是每个武林学院学生的梦想么?”
黑脸男子一脸得意,不屑道:“这需要力量来说话!”说着又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冷笑道:“凭你们三人的资质,再努力三十年,帮冥王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书生脸色一暗,怒道:“你说什么?”
黑脸男子冷冷一笑,嘲讽道:“就你那资质,我劝你还是别练了,赶紧去找个坑,躺进去睡大觉算了!”说完哈哈大笑。
书生忍无可忍,被人嘲讽到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他好歹是云居山庄的少庄主啊,而且还是武林学院的学生。
寒光一闪,书生已经抽出腰间的长剑刺向黑脸男子的喉咙。
黑脸男子嘴角上扬,嘴唇蠕动着:不自量力。
剑光如电如风,眼见就要刺入黑衣男子的喉咙,黑衣男子头颈忽的向右转动,右掌在长剑脊上狠狠一拍,长剑嗡嗡直响。
长剑如碰到钢铁般,书生只觉手心发麻,长剑险些掉落,心中一惊,碰到高手了。
长剑抖了几个剑花,手腕扭动,又刺向黑衣男子胸口。
黑衣男子身形一偏,避开长剑,右掌犹如鬼魅般出击。
“嘭”的一声,拍中书生的胸口,书生只觉胸口被巨石砸中,气息翻腾不止,身子踉跄后退几步,险些倒地。
少年少女同时叫道:“师兄……”
书生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眼睛冷冷盯着黑脸男子,怒喝道:“一起上!”
寒光闪闪,少年少女纷纷拔剑相助,黑脸男子仰天哈哈一笑,道:“这就是所谓的正道,一个打不赢来两个,两个打不赢来三个,今日要你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白脸,一起上!”
白脸黑衣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书生三人,沙哑道:“随便教训几下就行了,别耽误上头的通知!”
黑脸男子阴深一笑,身如鬼魅欺近书生,右掌伸出,拍向书生的胸口。
书生只觉眼前黑影一晃,急忙横剑阻挡。
“铛”的一声,书生连同长剑被掌力震的向后退几步,看向黑脸男子的目光渐渐凝重。
黑脸男子阴笑不断,身如鬼魅欺近,继续出掌。
少年少女两人的剑根本无法碰到白脸男子的衣角,白脸男子一手成掌一手成爪与两人周旋着。
两人被缠住,无法脱身,却叫道:“师兄,小心……”两人长剑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攻击白脸男子,白脸男子一脸淡然,不慌不急闪躲着,爪与掌还同时进攻着。
书生避开黑脸男子凶猛的一掌,长剑瞬间抖了几个剑花,连刺三剑。
黑脸男子左闪右避,嘲讽道:“这等剑术也敢与人比试,看好咯,老子教你几招!”
书生只觉眼前黑影左右晃动无法看清,忽的右肩一麻,手臂再无半分力气,长剑“叮当”落地,被黑脸男子拍中右肩。
黑脸男子腿尖一点踢中剑身,长剑翻了个筋斗,稳稳落在他的手掌中,看着书生,嘲笑道:“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剑法!”
言毕,手腕一动,长剑如毒蛇般飞刺过来,书生一脸惶恐,急忙闪躲,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一剑,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一剑又至。
书生满脸急色,惶恐不已,因为这一剑比刚才那剑快了一倍,而且身后还是一跟柱子,已经避无可避,惶急之中,眼角瞥见店小二站在柱子旁边,心下一横,急忙伸手拉着小二,挡住自己身前。
长剑去势凶猛无比无法收住,长剑慢慢在店小二瞪大的眼睛中缓缓放大。

第二章 夜风

突然一人影如电如光般出现在店小二身边,长剑再也无法前进半分,就像刺进石头上了。店小二身边多了一个人,却是坐在窗户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夜风,修长的双指丝毫不差的夹住剑尖,一双明亮的眼睛缓缓抬起。
黑脸男子心头一跳,暗暗吃惊:好快的身法、好快的指法。就在黑脸男子吃惊之际。
“铛”利器断裂之声传来,低沉刚毅的声音响起:“别乱杀无辜之人,快点滚!”声音附带着无上的威严之力,接着又是一阵利器破风之声,夜风夹断的剑尖抛向白脸汉子。
“嗖”的一声,剑尖如长了眼睛似的飞向白脸男子,白脸男子瞳孔收缩,一脸惊愕,身形如鬼影般闪了三下才避开飞来的剑尖,却还是被剑尖划破脸庞,苍白的脸庞上出现一道亮丽的色彩。
剑尖去势未完,“咚”的一声稳稳插进柱子里面。
夜风低头轻咳了几声,说道:“幽冥鬼步火候不够!”
白脸男子额头已经沁出了汗,大吃一惊:好厉害的暗器手法。又听到夜风一口道出冥王殿的独门鬼步,又是一惊!
黑脸男子支支吾吾道:“你、你是何人,怎知道我们圣……”
白脸男子生怕黑脸说出圣教二字,急忙喝道:“黑脸!”
夜风低头咳嗽着,淡淡道:“不管我怎么知道啊,不想死快点滚!”说着缓缓抬起明亮的眼睛盯着他们两人,眼中的沧桑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凌厉无比的……杀气!
黑脸男子与白脸男子看着夜风的目光慢慢变得畏惧,后背与手心微微冒汗,两人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的畏惧,脚步移动,迅速离去。
书生三人站在一旁惊叹不已,两根手指竟然折下利剑,随手一抛,剑尖入木,这几下功夫令人佩服,就随便瞪了黑衣人一眼,黑衣人就走了,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啊。
书生向夜风一抱拳道:“多谢少侠相救!”
胖脸少年与可爱少女躬身道谢:“多谢少侠相救。”
夜风淡淡看了他一眼,轻轻咳嗽几声,道:“不必客气,你中了那人几掌?”
书生一滞,马上道:“一共两掌,胸口与肩头,怎么了,少侠!”
夜风继续道:“看看你的胸口!”
书生急忙摊开衣服,胸口处愕然是一个黑色的掌印,那胖脸少年与可爱少女啊了一声!
书生看到自己胸口处的黑掌印,怔怔出神,惊愕道:“这、这是什么呀?”
夜风淡然道:“幽冥鬼掌!”
此话一出,书生三人啊了一声,大吃一惊,幽冥鬼掌是冥王殿的独门掌法,只有冥王殿的人能够学习。
可爱少女怯生生的道:“那、那刚才他们两人,都、都是冥王殿的人。”轻声说完四周看了看,生怕再见到他们。
书生大吃一惊道:“不会吧,冥王殿不是早在七年就消失了吗?”
夜风没有再说什么,一脸淡然盯着酒楼熊熊燃烧的火炉,生动的火焰印在他明亮的眼睛中,驱除不掉他眼中的忧伤与沧桑!
胖脸少年啊了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惊道:“师、师兄,我、我听师傅说中了幽冥鬼掌后,伤口会在七七四十九天后腐烂直至身亡!”
可爱少女一听,睁大了眼睛,满脸焦急,不知所措道:“师、师兄,这是真的?”
书生脸色慢慢黯淡下来,慢慢低下头去,声音有些哽咽道:“是,爹是说过!”
就在三人陷入悲伤的时候,夜风低沉的声音又响起,问道:“你是武林学院的学生?”
书生低着头,无气无力道:“是。”
夜风继续问道:“云居山庄李青云是你什么人!”
书生无助的眼睛微微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黯然道:“不才,正是家父,在下李明辉,这是我小师弟王宝强与小师妹杨杉!”
夜风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李明辉接着道:“前段时间,威武镖局副总镖头在赶镖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父亲吩咐我与小师弟小师妹过来查看查看!”
夜风剑眉微微一皱,轻咳几下,问道:“消失,在哪里消失不见了。”
李明辉道:“番阳湖中!”
夜风道:“可查到什么?”
李明辉叹道:“只听湖中的渔民说,当天夜里湖中多了许多莫名黑衣人,第二天去打鱼的渔民说湖面上还飘着血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竟听到书生在哭泣:“可惜没有完成父亲的交代,却落的重伤,而且不久……”说着大声哭了起来!
王宝强与杨杉也轻声哭泣起来!
夜风微微摇头,喝道:“男子汉不丈夫,哭什么哭,不就是幽冥鬼掌,还是可以治的,至于吗?”
三人闻言一喜,李明辉止住哭声,抬头询问道:“少侠可有治愈幽冥鬼掌的法子!”眼中哀求之色大增。
杨杉哀求道:“少侠,求求你救救我师兄吧!”说着大眼睛直直看着夜风。
王宝强乞求道:“少侠,请你救救我师兄吧!”说着跪了下去!
夜风又是一阵咳嗽,连忙抬手,缓缓道:“快点起来,救他可以,不过你们要告诉我……”
三人眼睛顿时一亮,脸上浮出笑意,李明辉眼睛大亮,急忙道:“少侠要我们告诉你什么?”
待夜风咳嗽停住,明亮的眼睛扫了扫三人,淡淡道:“威武镖局这趟镖是什么东西?”
三人一滞,出门被李青云交代过不能告诉任何人,火炉中的火焰跳动着,三人的脸色在火光下忽明忽暗!
杨杉拉了拉李明辉的衣角,轻声道:“说啊!”
李明辉摇头一叹,缓缓道:“听家父说,好像是一株植物,好像、好像叫什么七心草什么的。”
胖脸少年连忙点头道:“对,对,我也听师傅说过,好像叫做七心棠…花…什么的!”说着说着忽看到李明辉怒瞪着自己,忙住口不说了。
夜风一脸淡然,虽没正面看着几人,可几人的小动作难逃他那明亮的双眼,再听到他们二人说出七心草、七心棠花,心下沉吟:“哪有什么七心草、七心棠花,难道、难道江湖传闻中的毒物----七心海棠。
夜风淡然的脸色变了变,忧伤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与渴望,双手不知不觉紧握起来,这可是他七年梦寐以求的东西之一啊!
李明辉轻声呼唤着:“少侠,少侠,我都跟你说,你是不是该说了!”
夜风咳嗽几声,缓缓道:“回家躺在清水中用你家独门心法运功七天就可痊愈!”
李明辉一愣,随即连忙道谢。
夜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去!
待三人离去,夜风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噗嗤一声吐了一口大鲜血,鲜血中夹杂着一丝紫色,暗道:“果然还是用不上半点内力!如果得到传说中的七心海棠,那就可以压制毒性了……”
店小二迷茫看着前后的五人离去,忽看见夜风吐了一口鲜血,大惊道:“雨哥,你怎么了?”
夜风微微一笑,咳嗽几声,缓缓道:“别担心,还死不了!”
店小二一副打死都不相信的样子,道:“真的没事!”
夜风点头道:“嗯,没事,真的没有,你收拾一下吧,我回去了!”说完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咳嗽声渐渐变大。
店小二看着夜风那恍如与世隔绝的孤独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
夜风走出酒楼,单手撑伞,站在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街道上,衣块头发被风吹的向后飘扬,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看着李明辉三人留在雪花铺垫的街道上的脚印,叹道:“想当年李青云手中的青云剑可是名震江南,他的子孙却如此不济,连他三分都不到,哎,看到强盛一时的云居山庄不行了。”淡淡的咳嗽声回荡在风雪飘摇的伞下,又看了看那两位黑衣男子离去的匆忙脚印,喃喃道:“小小的镇中都出现了冥王殿的人,看来威武镖局这事跟冥王殿脱不了关系。”说着仰天看着漆黑夜空散落的雪花,深深一叹道:“不平静的江湖即将结束了。”一想起刚才李明辉说的七心植物,心中一阵莫名激动,随即又是一声长叹,轻轻的咳嗽声很快湮没在北风呼啸的大雪中。
李明辉三人各自撑着雨伞向云居山庄快速行走着,积雪上只留下一些匆忙的脚印。
王宝强突然问道:“师兄,那人好厉害啊,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李明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杨杉眼珠子一转,笑道:“那人会不会就是剑圣夜风啊!”
李明辉继续摇头,肯定道:“那人绝不会是剑圣夜风,学院有两座栩栩如生的巨大雕像,一个是名满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玉僧无尘,另一个就是剑圣夜风,夜风的模样可是潇洒飘逸啊,哪有那人的忧伤与沧桑!”
李明辉眉头一皱道:“不明白他为何要问威武镖局所保的东西!”
杨杉呵呵一笑道:“这还不简单,因为他想得到那东西。”
李明辉道:“那东西现在下落不明,告诉他也无妨,可是我爹说过这东西关系重大,吩咐我们不要告诉任何人,今天我们却告诉了那青衫人,爹会不会责怪我们!”
王宝强忙道:“师兄,不要担心,忘记你中了幽冥鬼掌,此事要是跟师父说了,师父不会怪罪于你的!”
李明辉一笑,招呼两人很快就消失在风雪中。
于此同时两名黑衣男子也在淡论着夜风,两人在一座山间破庙里躲避风雪。
黑脸男子看着火堆,忽问道:“那人是谁,好生厉害!”
白脸男子没好气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黑脸男子又接着道:“那人年纪也不大,身手却那么厉害,不像是泛泛之辈,近年江湖一些新起之秀我们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就像刚才那书生,是云居山庄的的少庄主,可那青衫人我们却毫无头绪啊!”
白脸男子沙哑的声音响起:“毫无头绪就毫无头绪,别管那么多,完成上面交代就行了!”
黑脸男子瞪了他一眼,幽幽道:“那可不行,冥王殿不是那么好惹!”
白脸男子苍白的脸色泛起了诡异的笑意,在火光照射下有些狰狞。

第三章 风雪纷纷

怒雪威寒,天地肃杀,千里内一片银白,几无杂色。雾雪缭绕的大山,漫天雪花中,堆满积雪蜿蜒的山道上缓缓驰走来一匹黑色骏马,马上坐着一位身披单薄披风的夜风。
马极为神骏,人极为沧桑,单薄的披风帽被雪花压的低低的。
一人一马在风雪中缓缓前行着,不一会儿走到山道的尽头了,风雪中,黑马低声嘶鸣着,像是在叹息这天气的寒冷。
而夜风却一动不动,像是感觉不到寒冷,眼睛专注看着怀中的白色花朵,似乎白色花朵才是他的一切。
前方山坳缓缓传来流水淙淙的声音,夜风微微抬头,眼神忧伤、眼神沧桑,看着前方的山坳,似乎回想起往事。
半响,轻轻咳嗽几声,翻身下马,双脚落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抖了抖披风上的雪花,又清理了马背上残留的积雪,轻轻抚着马的鬃毛,叹道:“辛苦你了。”黑马似乎得到主人的关心,发出嘹亮嘶鸣声。
夜风解开身上单薄的披风,为黑马披上,黑马嘶鸣喊叫,似是反抗,一直摇摆着马头,似乎想表达什么。
夜风微微一笑,有些欣慰,把马牵到一处避雪的石缝中,抚摸着马的鬃毛,轻咳几声道:“你在这里休息会儿,马上回来!”
黑马疯狂摇摆着马头嘶叫,夜风拍了拍马头,转身缓缓向山坳行去,还不时低头看着怀中的白色花朵,看到花儿时的表情好像是看到了初恋爱人,根本不在意四周风雪呼啸,云雾清冷的环境。
一身青衫衣裳已经有些破旧了,却洗的非常干净,身材修长消瘦,长发束着青色丝带,披散在身后,北风呼啸过,衣块猎猎作响,长发随风飞扬,甚是潇洒。相貌英俊,剑眉星目,一双明亮深邃的双眼沧桑和忧伤,长的挺像古天乐饰演的杨过(这是主要人物的光环)。薄薄的嘴唇透露着坚强,看起来也几分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清凉的微风吹过炎热的夏日。
夜风双眼尽是沧桑,似乎对世间所有事情都没有任何眷恋了,一张俊逸的脸上没有常人的红润,苍白如纸,想必是久病之身,身子比平常人瘦上几分。
不时的咳嗽着,在北风呼啸的大山中显的异常孤单和凄凉,抱着白色花朵冒着风雪缓缓前行,没走多久流水淙淙声音越来越清晰,但山路也越来越崎岖,古松荆棘,怪石树立,全部埋没在积雪下。
他没有任何退却之心,艰难的前行中,左手轻轻搂着白色花朵,就像搂着自己的恋人,不让花朵受到一点伤害,右手不顾冰冷的岩石毅然攀扶着。爬一块较平的巨石上,来不及清理上面的积雪,坐在上面大口的呼吸着清冷的空气,呼出的白气顿时与云雾结合在一起,随风飘逝。清冷的空气进入肺部,咳嗽渐渐加大,咳嗽中不忘看着怀中的白色花朵,忽站起来脸带笑容继续爬行,似是白色花朵给了他很大的力气和希望。
冒着风雪艰难前进着,经过很长崎岖的山路终于来到一处山谷里,两边都是入云的峭壁,前方是一道清泉从山上流下,就象是从银河落下来的,远远望去好似一道银白的丝巾镶在山间,一叠在云雾里直垂而下,远看似雨雪交加,近观似大雾弥漫;二叠跌宕奔涌,带起散珠细雾,凌虚而下;三叠又长又阔,洪流倾泻,如玉龙直闯潭中,激起滚滚波涛浪花,在风雪空蒙中,犹如一幅生趣盎然的水墨画。
夜风站在谷底仰天大口大口呼吸着清冷的空气,看着三起三落秀丽的瀑布,天空中纷飞的雪花落在瀑布的洪流上,为瀑布点缀一朵朵白色的花朵,低头看着白色花朵,毫发无损的躺着怀里,依旧还是那么美丽,那么纯洁,周围的雪花都无法及上它的美丽。
良久,缓缓抬头静静看着天空,雪花一片一片悠然飘落,落在他苍白的脸庞,落在山谷间,天空似乎被他看的有些歉意,风雪渐渐小了,他却思念百转。
雪花飘落在他那俊逸而苍白的脸,脸上的温度无法把雪花立刻融化,伸出冻的发紫的右手除掉脸上的雪花,看了看怀中的白色花朵,欣慰一笑,对着川流不息三起三落的瀑布,忧伤道:“几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七年了,我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你,可你…可你已然……不再,咳咳咳…留下的往往是最痛苦的,你知道吗?”缓缓转身望着与三叠瀑布相对的山崖顶端,哪里似乎有人在轻声呼唤着他。
夜风走到陡峭的山崖下,抬头向上看了看,山崖很高,崖壁凹凸不平,长满杂草荆棘,现在却堆满积雪,深吸几口清冷的空气,待咳嗽缓住,开始攀爬,两脚稳稳踩踏在崖壁凸出的岩石上,左手搂着那束白色花朵,右手抓着峭壁上的荆棘和杂草,丝毫不惧冰冷和刺手的荆棘。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雪住了,夜风右手很艰难的抓住崖顶一棵荆棘,荆棘上的倒刺划破他那冻着发紫的手,是冰冷让人无法知晓痛疼,还是感觉不到痛疼,还是根本不在乎,手中的鲜血把崖顶荆棘周围积雪染的通红,在茫茫天地中格外显眼。
他深呼吸着清冷空气,双脚在崖壁的凸出的石点上艰难踏着,一阵寒风吹过,手和双腿在崖壁上瑟瑟颤抖,这艰难的时刻,只要他抛弃左手的花朵,顿时就可以登上崖顶,但他左手却紧紧拿着那束白色花朵,不让它受到一点伤害。颤抖的双脚用尽全身力气一点,右手手肘同时用力,双脚在崖壁上跪着蠕动,右手紧紧抓着那颗让他流着鲜血的荆棘,崖顶边缘的积雪纷纷滑落,夜风身子缓缓向崖顶爬去,良久他才登上崖顶。
爬到崖顶后,他一动不动躺在崖顶堆满积雪的边缘上,胸口剧烈起伏,忽转头看着左手中的白色花朵,见花儿正鲜艳,欣慰一笑,全然不顾右手已经冻的发紫血迹凝固的右手,他只是静静看着白色花朵,还不时的咳嗽着。
崖顶崎岖不平,白茫茫堆满积雪,孤寂的崖顶中间却有一座坟墓,坟墓已经被积雪盖住了,只剩下一块不平整的墓碑孤独矗立着。
静静躺在崖顶边缘的积雪上,转头看着前方奔流不息,活泼生动,就像一个没有烦恼的小男孩的瀑布,听着水流声,闻着天地间的味道,肃清而静溢,口鼻一同呼吸着,快速跳动的心跳慢慢缓和下来,片刻,他咳嗽几声缓缓站起来,细心整理满是污垢和积雪的衣服,简单整理后,双手抱住白色花朵,面带笑容走向那崖顶上唯一的物件。
此时,天空中厚厚的云层不知在何时散开了,云缝中透露着温暖。崖顶上只有一个坟墓,坟墓的墓碑正好可以俯瞰山崖下面的瀑布和景色,他走近慢慢把墓碑上的积雪清理干净,呆呆的站在坟墓面前,不知在想什么。
只见墓碑上面刻着几个铿锵有力的大字“夜风亡妻江烟雨之墓!”几个大字似是什么粗糙的东西雕刻而成的,每个字都有一些鲜红色,像是血迹,墓碑前方的积雪不像其它地方那么平整,积雪坑洼不平,积雪下面似乎埋藏许久之前放在这里的花朵枯枝。
双手捧着那束鲜艳美丽的白色花朵轻轻的放在墓碑前方的洁白的积雪上,用那已经发紫而且血迹凝固的手抚摸着冰冷的石碑,哀声道:“烟雨,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来晚了,是我太没用了,咳……”咳嗽过后,忽然一笑道:“这是你最欢喜的花,百合花,白而纯洁又美丽,它就像是你,也是最能代表你的花。”说完良久,忽仰天长叹,黯然道:“如今的我只剩下不到一层的功力,以如废人,可你的死……”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右手已经凝固的鲜血又开流出,滴滴落在积雪上,鲜血的温度在雪地上留下一个小孔洞,眼神充满痛苦望着遥远的天际。
他痛苦道:“夜风啊、夜风啊你真是太没用了,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说什么剑圣…太没用了……”说着不停的咳嗽着,痛苦的眼睛看着修长的双手,不顾右手已经在流血,忽然双拳狠狠向堆满积雪的崖面锤去,双腿也随即跪了下去,坟前的积雪顿时被压扁,双拳下的积雪慢慢变成红,如同寒冬山间的梅花,眼泪滴滴的低落在积雪上,滴成一个个的小洞。
过了许久,夜风缓缓站起来,看着墓碑,坚定道:“烟雨,你放心,一定不会让你白白死去,一定会!!!”坚定振奋的声音回荡在崖顶,夜风的亡妻江烟雨,是如何死去的呢?
夜风坐在墓碑边,全然不管地下的冰冷和积雪,好像对冷已经没有知觉了,看着山崖对面的三起三落瀑布和雪景,听闻着空气中夹杂的瀑布的响声和梅花的幽香,嘴里充满着苦涩,自嘲一笑,咳嗽道:“烟雨,你看你到了吗,这一切是多么美妙、多么迷人!”淡淡的疑问,伴随着风轻轻的吹过。
自说自语了半响,忽的沉默起来,从怀中掏出七寸来长的蓝色玉笛,忧伤道:“你喜欢听我吹笛子,我吹你听听!”
一阵哀怨、凄凉的笛声回荡在崖顶上,笛声忧伤凄凉,如果有人听到一定会伤心落泪,如果有江湖中人听到一定会惊愕万分,这是江湖上传说中的“夜曲!”不过现在却一点威力都没有。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 标签:风雪飘落的江湖,武侠      上一篇:位面武神       下一篇:灵骨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