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武侠 » 正文

百里骨生花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730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百里骨生花>: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百里骨生花》
作者:风雨一霎

文案

——人死了,会去哪里?

白姬是琅嬛的亡国帝姬,皇兄递来的一碗毒酒,把她困在这世上近百年。

她在等,等一个让自己灰飞烟灭的机会,却等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袭白衣,在清风涤荡中款款而来,他的眼明澈如琉璃,却又深邃若湖,仿佛携带山雨欲来之色却又纷纷回归静谧。

后来,她才知道,当你有了牵挂,就不想死了,想活。

温馨小剧场:

百里青铘:只要跟了我,从此以后四海八荒深度游,天涯海角任你飞。

白姬:……我死得早你莫骗我。

扫雷指南:

PS1:本文主旋律——男女主相互扶持,有一定解密情节。
PS2:本文基调温和,腹黑笑面虎邪神男主VS先死后活女主,1V1,HE
PS3:又名《我与邪神二三事》、《亡国帝姬前世解密之旅》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洪荒 仙侠修真
主角:白姬(阿浔)、百里青铘


  ☆、第1章 楔子

  年轻的帝王歪身倒在地上,视线朦胧之际,隐约看见一道影子缓步走到面前。
  “唔……你……”
  毒药入喉不过须臾,腹内便似扎入千万把钢刀般绞痛无比。他忍痛张口,一股甜腥涌上喉头,话不成句,断断续续喷出几缕蜿蜒的血泉来。
  来人蹲下,一袭白衣纤毫未染,脸上噙着与修罗炼狱般的四周格格不入的温润微笑。
  “微臣在此,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此人绝非池中之物,若是他……皇帝艰难伸手,紧紧攥住男人的衣摆,支离破碎的句子从他惊颤的牙缝中一点点挤出,“……替、替朕复国!”
  他气息孱弱,显然已时日无多,凭借一口气才坚持到现在。
  “这恐怕要令陛下失望了。”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怜悯,一丝玩味,“琅嬛国气数将尽,就譬如溃堤蚁穴。即便是微臣,也难以力挽狂澜。”
  “咳咳!!”毒效很快发作,皇帝胸腔快速起伏,眼鼻之处皆渗出了血。他却还是不甘心,男人感觉他攥着自己的手猛地握紧,“只、只要你答应替朕复国,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答应你!!”
  男人双眸微眯,一个将死之人的承诺可信吗?
  “……朕、朕以国玺为诺!”
  这句话脱口,皇帝躺在地上已是只出气不进气。
  相传,在遥远的北冥极海盛产一种陨玉,色如紫金,有奇香可辟邪,是福佑祥瑞之物。多在悬崖峭壁地势险要之处,可遇不可求也。琅嬛开国皇帝曾驱船万里,方带回一块婴儿大小的原石,雕刻为玺,欲万代绵延。想来不过百余年,便已落到如斯地步。
  不过——男人抿唇,这玉倒是好玉。
  他微低下颔,居高临下地打量皇帝,双目圆睁,瞳孔放大,已是死相无疑。偏因执念在心,怎么也不看咽下这最后一口气。
  “……你究竟允不允?!”
  允、为何不允?只他向来不做赔本买卖,这笔账得精细着算。
  男人两手平举过眉,缓缓伏地身子,头低下,额贴金砖,一双流光氤氲霞雾生辉的眸子在黑暗中缓缓睁开,是贪、是妄、是无尽之欲。
  “陛下之命,臣莫敢不从。”
  许久未得到回应,抬头,皇帝却已两手交叠,安祥地咽了气。
  “嗤……”他轻笑出声。
  至于复国,无论采取何种形式,只要最终目的达成便不算违背诺言吧——
  孝元十年,西羌攻破皇城最后一道防线,一把大火将顺帝时期建有的皇城焚烧殆尽。琅嬛帝都被火海包围,肆虐火舌如地狱业火将这一切摧枯拉朽。整整三日,漆黑的浓烟笼罩整片天空,不分昼夜。
  早在沦陷前,城内亲贵多已撤离。而帝却固守皇城,誓与琅嬛朝共进退。城破之日,帝君服毒自尽于光明殿前,而其妹坠露,则踪迹成迷。
  世易时移,前朝旧事惘然如梦。光明殿铺金设银,重檐琉瓦,焕然一新。当年几经摧毁的皇城自废墟中拔地而起,一如往昔瑰丽宏伟。新朝成立,改原旧都为锦都,寓意繁华似锦,福祉绵延。

  ☆、第2章 入宫

  清明前后,雨水丰沛。
  连日来阴沉的天,今日终于透出一丝光来。小雨渐止,苍穹碧蓝,皇城天外一望无垠。宫墙下的水洼倒映出层层飞檐,玉宇琼楼更像是藏于云山雾罩之中,时隐时现。
  百里青铘行走于宫墙之间,他身形高大,肩宽腰窄腿长,一袭流云暗纹银袍衬得人丰神俊朗气度不凡。虽初次入宫,却似认路般脚步飞快,远远将侍监甩在后头。
  当今天子尚道,日前,扶鸾殿的荣妃被诊断出已怀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圣上龙颜大悦之下,当即册封其为贵妃,并广招名山方士为未出生的龙子祈福,其中便有这浮山居士百里青铘在内。
  浮山远在方外,须得乘船过海方能抵达。比起中原道士,那里人多豢养灵宠,百里青铘肩上也趴了一只,是只毛色光滑机灵可爱的花色狸猫。
  这时,花狸猫忽然奶声奶气道:“百里先生,好像有什么不洁之物跟着我们。”
  百里下颔微抬,视线穿透层层宫墙落在不远处金光下的大殿,眸色极透,天青云淡尽显其中。
  他淡淡道:“不必理会”
  “还是个女鬼。”
  百里不言,阳光下唇线笔直。
  一人一狸挨得及近,侍监听不到对话,还以为他们人宠关系和睦,走在道上都忍不住要亲亲我我。忽然,他看见百里停下步子,视线向侧旁转去。
  侍监不解:“大师在看什么?”
  百里青铘折身,明媚日光下看眉睫轮廓清隽若画。他头戴高冠,两绺发丝随意垂落颊边,凤眸微敛,眼角下方有一枚嫣红的痣,端的是面无表情,然下一秒他弯弯嘴角,这一笑,清冷孤高的脸上平白添了几分妖孽。尤其是那双眼,就像那琉璃映了光,流霞溢彩顾盼生辉,真真美如谪仙一般。
  他指着侧旁拐里的一间破败宫室问侍监,声音谦和。
  “敢问公公,不知这里住着哪位娘娘?”
  侍监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宫室琉瓦凋零红墙剥落,庭院里的榕树因无人修剪,枝枝蔓蔓尽数伸到了墙外,绿荫连片,明明暗暗,倒似许久不曾有人居住的样子。不过看规模构造,倒像是前朝哪位贵人的寝宫。
  这样的情景在宫里并不鲜见,侍监随口道:“似是前朝一白姓贵人所住,身故以后便再没住人罢。”
  百里不错眼,看见那色彩斑驳的匾额上依稀写有摇光二字,再一细瞧,却见一道白影飞快钻入那黝黑洞门里只探出一个头看向自己。
  百里收回眼,举步向前。
  肩头的花狸猫好奇道:“不说不管吗?”
  行不数里,见那暮云缭绕间,琉瓦生辉,亭台楼阁,画栋雕檐分布错落有致,巍峨雄伟,富丽堂皇,可见是那贵妃寝宫,扶鸾殿到了。
  荣贵妃家世显赫,其兄拜上将军,驻守边疆。她这些年虽无所出,但仍旧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月供岁贡向来都是比照皇后的份例来。而这扶鸾殿来头亦不小,相传是前朝皇后的寝宫,连屋顶的一片瓦都是镶金带银价值不菲。
  例行通报后,百里得以进入。
  沿着雕龙玉凤的长廊走,一路仆役避行。正殿外,西域进贡千金一匹的绢纱制成垂幔四处挂着,薄透蝉翼,隐约能看见一窈窕女子侧卧于轻纱内,以团扇遮脸,暴露在裙摆外的一双玉足,涂着豆蔻,竟比那白象牙簟还要白上几分。
  侍监垂头:“娘娘,浮山居士已至。”
  女子微正起身,挥了挥扇,示意余人退下。
  殿外,百里正拜道:“贫道百里,参见贵妃娘娘——”
  话音未落,绢纱乱舞,一道白影径直扑了过来。花狸猫一个哆嗦自他肩头跃下,所幸逃得及时,尚未殃及池鱼。
  “百里哥哥!”方才还端坐于帘后的贵妃如今毫无形象地挂在百里身上,动作牵连太大,金钗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百里将她从身上扯下来,笑容纹丝不变,只是道:“阿荣,注意形象。”
  “嘻嘻”贵妃随即笑开,这一颦一笑当真是丽质天成,美艳不可方物。一双狐耳自她青鸦鸦的鬓发间冒出来,“人家想你了嘛!”继而笑眯眯地朝向花狸猫:“仲源呐,我也想你了!”一旁狸猫来不及逃被抱了满怀,一脸悲愤。
  百里眯眼,没从她脸上看出半点思念之情来,“说吧,你借皇帝之口广招天下方士有何意图?”
  “讨厌!”贵妃兰花一指戳向他肩头,“不这样你如何会来?”
  “说重点。”
  “嘤嘤,有人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
  “哦?”百里一扬眉:“我以为全天下欺负你的人都已经被你吃了。”
  “胡说,我是那种随便乱吃不挑嘴儿的妖吗?!”贵妃一脸高贵冷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模样。
  她原身乃是九尾狐妖,与寻常妖类不同,九尾一族即出生便继承上代法力。而她情况更特殊一些,她是一只半妖。在妖界,半妖属于弱势群体,荣贵妃却逆行其道自小便是个凶悍的主,她性情乖张又天生神力,于是凡嘲笑自己身世之人统统被打得满地找牙哭爹喊娘。成年以后离开浮山闯荡江湖,在四海八荒更是结下梁子无数。
  荣贵妃自问仇家不少,如今她怀有身孕,九尾一族头胎甚艰,一尸两命的案例常有发生。她一边忙着养胎,一边也要提防着以往仇家来寻。她临走前从百里那儿偷来一根凤凰翎,以其为阵眼在扶鸾殿外制造出一个杀阵,于凡人无害,妖怪前来则有去无回。
  原以为此举万无一失,哪知某天一觉醒来,忽觉扶鸾殿外气息纷杂紊乱,有破阵之象。她惊疑之下查看结界,阵眼中哪还有什么凤凰翎,分明只剩下一团黑色灰烬。
  至今回想起来,她犹觉不可思议:“那是凤凰翎,哪怕只有上古神兽威力的千分之一亦十分蛮横,一旦自爆燃烧起涅槃之火连上千年道行的老妖亦得避而远之。究竟是谁那么大能耐,不但毁了我结界还破了我阵眼?!”如今想来亦忍不住拍胸万幸,若非她早作准备,此时早已下界去见阎罗了。
  想起那根珍贵的凤凰翎,百里蹙眉,面色有些不善。
  贵妃自觉有愧,忙引开话题:“后来我跑出殿外一瞧,才见那木摧树倒如狂风过境一般场面尤为惨烈,那厮走得匆忙拖了一地黏绿血液不说,我庭中所栽花木尽数枯萎,到现在还未长出分毫来。”
  百里问道:“对方可留下什么可验证其身份的证据?”
  贵妃摇头又点头,“有倒是有”她从袖中掏出一枚莹白透亮的薄片递给百里:“可我早用万妖图鉴查过,上面全无记载。”
  百里接过若有所思。
  “我平生虽树敌无数,但多半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宵小之辈。这几日翻肠刮肚想了许久,始终想不起在哪儿得罪了这号人物……我有预感,他上次未得手恐怕还会卷土重来。”她低头抚了抚微隆的小腹,曾经锋芒毕露的眉宇间透出几分初为人母的小心翼翼来,“你别笑话我胆小,换做从前我断然不怕,大不了如约赴死,绝不做那偷生之辈。可如今情况不同,我身为人母,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孩子考虑。”
  她陈恳地望向百里:“百里哥哥,现在只有能帮我。”
  “我承认,当年不告而别顺手盗走凤凰翎是我不对,怪就怪我年少不懂事耗费你一番苦心。哪怕你心中再有气,先帮我渡过这一难关,日后要杀要剐随你处置。”言罢,她从背后拿出一把藤条来:“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负荆请罪!”
  百里失笑:“你下山不足百年竟连凡间那套也都学会了,大字不识一个倒晓得负荆请罪?收起来罢,我人既来了就没想过袖手旁观。只是此事过于蹊跷,你须给我时间仔细梳理一番。”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贵妃眉开眼笑,发出一阵欢呼:“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她眼骨碌一转,又显得胆怯没底起来:“只是这凤凰翎毁了……哪怕我愿意将整座国库里的宝贝拿出相抵,也抵不过一个零头……”
  花狸猫在旁默默叹气,百里先生眼界甚高,区区凡俗之物肯定入不得他的法眼。
  哪知百里闻言竟思忖片刻,继而笑道:“经你这一提,我倒记起某件东西来。巧得很,如今它正收在国库中。”
  “什么?”
  百里看着她,嘴角弯出一恰到好处的弧度来。
  “前朝传国玉玺。”
  “我道是什么,原来你还喜欢收集玉玺。”贵妃眼也不眨:“成,那玩意儿国库里多得是回头我让人给拉一箱子回去。”二话不说便应承下来。
  “那便有劳了。”百里本已走出大殿,忽而折身回来,薄唇轻启,“至于凤凰翎的帐,我就暂时记在你头上。”他尾音带笑:“你可别忘了。”
  贵妃脸色瞬间发白,继而苦不堪言。
  花狸猫伏在他肩头欲言又止:“先生,我有个问题。”
  “问。”
  “这前朝玉玺既不能吃又不能用,你要它来做什么?还不如弄一件金缕玉衣来,水火不侵,好歹也能当灶台抹布。”
  历代皇帝若是听见他把金缕玉衣比作抹布的说辞,估计会气得从王陵中跳出来。
  百里微笑:“你有所不知,这前朝国玺作为玺或许不足为提,但作为玉却是绝无仅有。你可知北冥极海盛产一种陨玉,这种玉色如紫金,有奇香可辟邪,是福佑祥瑞之物。”
  “我有听表兄说起,不过这北冥极海不是在数百年前就消失了吗?”
  “不错,这琅嬛的传国玉玺正是用陨玉制成,世上仅剩一件。”
  狸猫似懂非懂地点头,却仍不懂百里青铘为何放着实用的宝贝不挑,偏要这块在他眼中和石头无两样的玉,又不能吃。
  “仲源,小心。”百里的声音顷刻间冷了下来,狸猫只觉脚下一空陡地落到地上,抬头一看,身旁哪还有百里的影子。
  好浓的鬼气!它大喊:“百里先生!”然叫喊却传不进百里双耳。
  时值落晖,扶鸾殿内外被暮色包围。百里独身一人站在小径中央,越往里走,荒烟蔓草,斑驳砖墙,转眼间仿佛与那繁华气盛的宫廷隔出千里之遥。黑暗如同滩滩墨迹很快晕染开来,风声渐起,前方突然出现一抹摇曳的背影,像是即将折断的花茎,死气蔓延。
  百里却不慌,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
  大约三两步的距离,那人回头,是个女人,两颊下陷,整张脸瘦得只剩下一双乌黑且大的眼,眉宇间灵气不再只余凄苦。
  前朝公主白姬,一个早该离世的人。
  百里望着她,并未做出任何意外的举动,似乎早就预见到她会来。
  “百里青铘见过帝姬。”
  白姬愣了一愣,脸依旧是死气沉沉的,嘴角一僵,似乎忘记该怎么笑。
  “好久不见,天师大人。”

  ☆、第3章 故人

  前朝贞帝乃孝元皇后所出,其胞妹便是大名鼎鼎的琅嬛明珠,坠露帝姬。白姬只是后宫一名不经传的后妃所生,其名不详,因母家姓白,故称白姬。其母早逝,自小养在皇后膝下。
  孝元皇后为人纯善,待白姬如己出,吃穿用度从不短缺。然而这一点,却引得大公主坠露的不悦。坠露秉性高傲,她嫉恨白姬平白分得母亲的宠爱,遂在言谈举止间多有碰撞,很是不把这个继妹放在眼中。
  三月韶光,御湖苑。
  一行人穿过栖霞水榭,绕至琼花林。为首一人容色出众,下颔尖尖,肤色白腻,光滑晶莹。她身着一袭水红色的宫装,是眼下最时新的流仙裙样式,步履翩跹,行走间裙摆如流云涛涛,仪态甚美。只见她在怀中捧着一只通体雪白模样娇憨的小狗,她似乎对那只狗格外宠爱,用凤仙花染得红红的葱尖十指轻轻抚摸着,眼露溺爱。站在她身后的宫婢牵着一条毛色黝黑,体型巨大,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猛犬。
  “公主,眼看就到晌午,奴婢看这日头毒辣得很……不如您先回去,歇个午觉再来遛千岁也不迟。”
  女子用团扇轻轻遮住脸,樱桃小口一张,当真齿如编贝,洁白小巧。她道:“阿音,本宫还没遛完呢。”那名牵犬的婢女出列,手指众人道:“天热又如何,难不成你们这群人都是吃白食儿的?!都给我仔细点,要是公主的玉肌有一点损害,小心你们的脑袋!”
  一群人唯唯诺诺,阿音折身扶住大公主坠露的手臂,殷勤道:“公主,前方有个小亭。不如我扶您去那边歇息,走了这一会儿千岁肯定也累了。”
  “唔……”坠露意兴阑珊地扫了凉亭一眼,忽然看见亭中有道白影一晃而过。她顿时来了精神,嫣红的唇边绽放出一枚顽劣的坏笑来。
  这背影好生熟悉,除却白姬还会有谁?
  不等婢女反应,她便解开拴住猛犬的皮绳,那狗一下得到解放,一顿狂吠,如离弦之箭般向凉亭冲去。
  待一行人赶至凉亭,坠露却没有看到臆想中白姬被狗扑倒哭得屁滚尿流的景象。反而见到一白衣男子坐于亭中,而她豢养的那只西域恶犬则温顺地趴在他膝头任凭蹂/躏,哪还有往昔的威风霸道,大有讨好卖乖之嫌。
  如此情景,她不由咋舌:“你……”
  宫中有令,外男不得出入内宫。奴婢阿音连忙用团扇挡住坠露的脸,连同几个宫婢一起挡住男子的视线,“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你难道不知这内宫之中是不许男子随意出入的吗?!”
  男子抬眸,几缕黑发从肩头落下。他眉睫轮廓如雪凝玉雕,眸下缀着一枚殷红泪痣,十分打眼。
  “……”
  宫婢们纷纷羞红了脸,便连隔着丝质扇面的坠露也看得眼睫微颤,一时无言。须臾后,有人低声惊呼:“是、是天师大人!”众人方才如梦初醒,原来眼前男子正是贞帝聘请来入主钦天监的天师,百里青铘。
  坠露定了定神,问道:“不知天师驾到,方才多有失仪,还请您见谅。”
  百里起身还礼道:“臣百里青铘,见过坠露帝姬。不知帝姬在此逗犬,冒昧闯入,臣罪该万死。”
  “天师客气,无妨无妨。”坠露环顾四周,狐疑问:“方才这亭中只有天师一人?没有他人经过?”
  百里微微一笑:“非也。”他弯腰捏起猛犬前爪,“还有它。”
  坠露:“……”
  她一向以美貌自持,可如今站在百里面前竟自惭形秽,既然白姬不在,她还是早早离开,省得看着堵心。
  “逛了一中午,本宫也有些乏了。天师您慢坐,本宫先回。”
  百里两手作揖高举过眉,曼声道:“恭送帝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
  坠露离开不久,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白姬从里面钻出来,满头草屑。她掸了掸衣上的尘土,折身朝百里行了一礼:“方才多谢天师了。”
  “小事一桩,能够替帝姬解忧乃是臣的荣幸。”百里折身,一袭白衣清俊温雅。
  这是他和白姬的初次见面。
  白姬望着百里青铘,神情复杂,若非一路跟踪他过来,自己又岂能相信眼前这人就是当初的百里天师呢?!他的相貌,说话的语气都与她印象中的一般无二。三百年光阴对他而言恍如昨日,岁月竟未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她压抑不住内心惊讶,颤声道:“这些年来,你竟一点变化也无……”
  “帝姬过誉了。”百里抚脸:“臣对驻颜之术略有研究,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不收费。”
  “……不必了。”白姬稍稍回神,其实她应该庆幸自己遇见的是百里青铘,若换做别的道士……她目光黯然,伸手直接穿透宫墙:“你看,我现在已经用不着了。”
  “那真是臣的憾事。”百里谈笑自如的寒暄令白姬有种自己还在人世的错觉。
  “言归正传,帝姬陡然出现还是令臣喜出望外。”他话锋一转,“毕竟,臣一直以为您随着当年那场大火一同离世了。”
  一场大火整整焚烧了近三日,别说是皇宫,就连整个旧都几乎被夷为平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白姬眼神一冷:“我是死了没错,但不是被火烧死的。”
  “哦?”百里眉头一动,却没深入下去,只问道:“那帝姬今日前来找我所为何事?”他微抬起下颔,毫不遮掩眸中那片索然无趣的光芒,语气客套疏离:“若是叙旧的话,请恕在下无法奉陪,帝姬若不介意的话不妨改日——”
  “我知道偷袭荣贵妃的是谁。”白姬蓦地打断他折身离开的步伐。
  “你知道?”脚步一顿,百里回头,嘴角缓缓挂起一丝笑,先不去追究她听墙角的背德行径。他是何等聪颖狡黠之人,自然听得出白姬话中有话,更何况她的一举一动根本就在自己掌握之中。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含笑:“帝姬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白姬想了想,冷道:“我可以引你去敌人的巢穴,前提是你必须帮我一个忙。”
  “听起来倒像是个公平的交易。”百里笑意加深,唇线拉出一条戏谑的弧度来:“但在下凭什么要相信你?万一深入敌穴后遭到埋伏,岂不是得不偿失?”
  “信不信由你,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惜命,那不来也罢。”话虽如此,白姬心里却捏了把汗。毕竟她手里只有这样一张牌,若百里青铘不吃这激将法,那她只能束手无策。
  “呵——”百里轻笑出声。
  白姬蹙眉:“你笑什么?”
  “臣笑帝姬你胆子真大。”谈笑间,他身子一晃瞬步站至白姬背后,温热的呼吸抵在她耳尖:“连保护自己的能力尚无就敢来谈条件。”
  白姬僵直着背,看见他两指间夹着一道黄符。
  “既、既然我在你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那你相信我又何妨?就凭你这份实力,还担心自己会吃亏?!”
  背后热度稍退,她却不敢放松,因为百里一直紧贴自己,他的呼吸若有似无地在头顶吹拂,冷一阵热一阵。良久,百里温文尔雅的声音再度响起。
  “既如此,我就破例相信帝姬一回,不过——”
  “不过什么?”
  一道饶有深意的目光掠向白姬,百里看着她,目光精明透骨,令她陡生几分寒意:“若我发现你有一句假话,下场会很惨。”
  “……”
  “谈谈你的条件吧。”
  白姬侧头,蹙眉道:“现在还不能说。”
  百里笑着打量她:“也罢,谅你也闹不出甚么幺蛾子来。”他越过白姬肩头朝前走,手中黄符不经意间触到她的脸颊。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