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武侠 » 正文

捕快娇妻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641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捕快娇妻>:----------------------------------------------------------------------------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
捕快娇妻
作者:一寸橙念
魔铁VIP2015-03-22完结
总点击 11951 推荐票 1028


文案

她是汾城一传奇,也是汾城一禁忌。

他是汾城的心头好,也是汾城的瓷砖瓦。

克夫之命寂冷四年;错失所爱独身十余载。

两人的命运因绣球紧紧的维系在了一起。

“不管你信不信命,你就是我认定的夫君了。”她眉眼娇羞,坚定如是说。

他眉头紧皱,神情愕腕,“我喜欢的人,苦苦等待的人,是你娘亲。”

小娘子跻身衙门,艰难求爱试图冲破命格束缚;

捕头大叔坚守内心,能否被感动冲破旧爱?

六月汾城雨纷纷,捕快娇妻意绵绵。

标签: 言情 捕快

==================

  ☆、01章 柳快快

汾城的夏天比往年来的更晚了一些,可也比往年更热闹了许多。
抛绣球招亲原本是最稀疏平常的事,可今儿个这出却是将整个汾城闹的沸沸扬扬的。
但凡有人说起城南上柳村石婆婆家的孙女要在小城楼上丢绣球选婿,都觉得是件稀罕事儿,纷纷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前往。
外人都说汾城山明水秀是蕴养美人之乡,大家闺秀天上月,富家名门争相好逑,小家碧玉夜明珠,货郎店家积极求取。
传言虽是夸张其词,可偏偏这段佳话生生的套不进柳快快的头上,哪怕是一丁点也没有。
并不是她样貌粗鄙,招惹众嫌,而是她的身世让听者心悸,闻着叹息。
十八年前,因着她的出生,致此汾城第一美女柳玉琼失去芳踪,让多少追求者一夜心碎积满城。
随着时光荏苒,那时还在襁褓中的柳快快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惹人怜爱,招揽了许多的爱慕者,都说是遗传了柳玉琼的美貌。
可在她十四岁那年,门槛快要被求亲者踩烂的石婆婆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年逾而立之年的算命先生,对着天真烂漫的柳快快说了八个字,便消失于众人眼中。
克夫之命,孤寡终老。
这等无来由的批语被觊觎柳快快美貌之辈视为无稽之谈,非但没有退缩,求亲之人依旧前仆后继,可任谁也没曾想那八字竟会真的应验了。
但凡跟她有过婚约之人,非死即伤,不信命的夫家都已上门下聘,哪知隔天竟突然暴毙而亡。事实一桩一件的呈现于众人眼前,起初大家也只是望而却步,可时日久了便渐渐消了念想。
这四年来,再也没有人提及联姻之事,皆因无人敢再提。如今柳快快大张旗鼓的张罗此事,当中的由子不禁让全城人众说纷纭。
有人说,石婆婆年事已高不愿继续拖着累赘,想及早寻个不怕死的转手。
也有人说,柳快快门庭冷落数年,早已是耐不住寂寞,想出阁了。
可柳快快却是这么说的:“各位乡亲父老们,小女深知身负克夫之命,无人敢娶,奈何家奶卧床不起,唯一心愿就是想亲眼见我找个好归宿。”
一抹浅粉色上襦,梅花点缀的齐胸下裙用红色绸带系之,简单素雅,明眸泪眼蒙蒙,惹人心疼。
但也有几个不解风情的粗犷男子扯着嗓子吼道,“你如此命硬,谁人敢娶啊?”
当即下面喧闹一片,议论纷纷,陈年旧事悉数被翻倒而出。柳快快轻抹泪眼,轻启薄唇,“快快之命格既已天注定,那今日之事也全交由上天择选,若绣球落地,快快应命终生不嫁。”
从身侧的王媒婆手里接过绣球,低语,“王妈妈,动手吧。”
王媒婆叹息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红布,蒙住了她的眼睛,心疼道,“盲抛吧,看不见对你而言也算好事。”
柳快快微微抿笑,“快快知晓王妈妈心疼于我,四年了,早已习惯,听天由命吧。”

  ☆、02章 绣球点夫

这边人头躜动,有些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抖大了胆子想去接绣球的,不是被家里人给拽了回去,就是被有些怕死的给劝了回来。
须臾间,小城楼下被腾出了一大片的空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的王媒婆忍不住暗自叹息,虽似声如蚊蝇还是被柳快快听见了,暗生落寞之情。
忐忑的慢慢举起了绣球,正思量着该往何处抛去才是,哪知不远处传来了喊叫声,“让开,你们全部给老子让开。”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汾城最有名的市井地痞劳三儿,众人猜想定是又干了什么触犯小规小法的混事儿,又被侯爷追逮了。
关注柳快快绣球的视线被劳三儿那厮给勾了去,浑然不觉她被刚才那嗓子吓的手抖,悬在半空的绣球已经掉落了下来。
个别发现的忙慌张的叫喊道,“小心那,柳快快的绣球掉下来了,大家快闪开,快闪开。”
柳快快心下一紧,顿时现场乱成了一锅粥,大家四处乱窜,有些见躲闪不及的忙将绣球拍向了别处。
可好巧不巧的偏就飞到劳三儿那面去了,他可是一小道儿通,更何况这大肆宣扬的事儿,人虽未到但这出戏码他早就心知肚明了,看了看绣球,再望了望后面追赶而来的人。
顿时心生一计,捞起绣球就往一角落用尽全力掷去,大家顺着球飞去的方向探去,不觉倒抽一口气,一女娃儿正蹲在那儿玩石头呢。
绣球虽轻,可这么小的娃儿也经不起这猛烈的一击,何况还混了几个小石子,大家都忍不住为她捏汗。
千钧一发之际有一身影及时出现,身手灵活敏捷,不禁将绣球灵巧的接住,还将小石头悉数打回到劳三儿的身上,惹得他一阵吃痛尖叫。
赞喝的掌声轰然响起,可惋惜之声也夹杂其中,这一来侯爷的武艺汾城百姓都是有目共睹的,区区一个绣球自然不在话下,可这二来,柳快快的克夫命相汾城百姓也是深有感触的,今次侯爷无意间接下了绣球,恐性命堪忧啊。
王媒婆可不这么想,绷着的脸可算是软下了,乐呵呵的摘下了柳快快脸上的红布条,兴奋的说,“闺女,你的夫家总算是有着落了,说明上天并不负你啊。”
这边还没等柳快快转醒过来,王媒婆已然脚底抹油般的奔了下去,对着侯爷笑的谄媚,“恭喜侯爷,贺喜侯爷,从今儿起您就是柳快快的未婚夫婿了。”
他并没有理会王媒婆的话,眉心一皱,将手中的绣球随意的丢还给了她,快速上前利索的将劳三儿捆了个结实,啧道,“你个不学无术的劳三儿,瞧你今天干的这事儿,看我不关上你个把月。”
劳三儿倒是看着他笑得一脸的无赖,痞声痞气道,“侯爷,侯大爷,我劳三儿虽浑,可自己做的事儿都认下了,倒也没像你这样,接了人家姑娘的绣球就置之不理的,你这让人家小美人多难为情啊。”
侯爷一听这话才恍然大悟,有些茫然无措的看向殷切期盼的王媒婆,好半晌愣是没说出话来。

  ☆、03章 捕快侯年

围观的民众纷纷靠拢而来,屏气凝神静闻侯年回应。
王媒婆岂有这般好性子让他细细思量,抱着绣球迎上前,笑着复塞回他怀里说道:“侯捕爷,您做事可都是坦荡荡的,今这门亲事莫非想抵赖不成?”
侯年面露难色,本想抓捕劳三儿关押,怎料被他将了一军。
迟疑未决之际,柳快快已然行至他面前,内心也是杂陈五味,眉眼间透着几分的讶异。
这个男人在汾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众所周知侯年是衙门捕头,当职十余载破案无数,奈何从未提及成亲一事,但凡上门说亲者皆被拒之门外。
如今亲事砸头,恐怕也难逃遭拒的下场。
“柳姑娘,侯某投得绣球实属意外,作不得数,还望见谅。”候年先是一怔,而后叹息如是说。
当即柳快快心似入冰窖凉了一大片,有些心急失落道,“莫非侯爷也是怕快快克你?”
“柳快快你既是克天命就认了从此死心吧,可别把我们汾城的治安顶梁柱给害了呀!”
不知是谁道了这番话,惹得民众附合议论纷纷。
王媒婆见情形有些越发不对味便对着侯年说道,“侯爷,您的生辰八字早年前老身可是见过的,虽没有算命先生的那一身本领,但凭借从媒二十载的经验,老身愿以名声担保,你俩可谓是天作之合,绝无意外。”
话到此处候年更加窘迫,怎说他也是三十有五的人,且不说高她一辈,但委实对她无此心思。
王媒婆见他沉眉不语,又是开口道,“侯爷这命格之说你且作不得借口了吧,若非天定,为何偏巧您会追赶劳三儿打这儿经过,又为何偏巧绣球就落在你手呢?”
眼瞅着王媒婆把话都说绝了,侯年心里当下情急意乱了起来。
可见柳快快殷切等待的眼神又有些不忍说重话,一时间失了主意,无措间瞅见劳三儿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说辞涌上心来,“侯某当差期间可不敢因公就私,还望两位体谅,我还要回去交差,就此别过。望柳姑娘能觅得好姻缘。”
“大哥,您就认了吧,这厮交给我们便是。”伴着说话声有两个同样着灰蓝衣袍的捕快小哥迎上前来。
一个拽着劳三儿缚身的绳索,一个从候年手里接过绣球,眼神里皆是透露着玉成此事的意味。
侯年见唯一的托词也被人截断了,心里莫名的激动了几分。
可就在他走神失察之际,右手被王媒婆用红布条将柳快快的左手捆在了一起,系成了不解扣,眼下她正满意的点头。
柳快快虽明白王媒婆的用心,可不理解她的做法,心生疑问之词,“王妈妈,您这是何意啊?”
“正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我不帮你将未婚夫婿给拴在你身边,他岂不是要跑了。”柳快快听着王媒婆这番有些轻浮之言,脸颊不自觉的发红,微微垂首。
侯年拒婚心意已决,抖开手里的剑欲将红布割断,情急之下柳快快将自己的手抓住了红布条。
这突然的举动不禁让侯年心里一凛,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自己的行动。
而柳快快也是冷汗涔涔,惊魂未定的凝视着侯年。

  ☆、04章 孽缘?

“既然侯捕头无心迎娶快快,也不好强人所难。”侯年还没来得及松气,又听柳快快说道,“可今日之事能否全当快快有求于你,家奶卧病在床终日为我担忧,待她老人家康复时,再将事情原委告知于她。”
侯年眉心一沉,颇显为难,“你的意思是要我与你作戏,骗石婆婆专心养病?”
柳快快重重的点头。可侯年还是犹豫不定。
一旁的王媒婆着实为他们二人着急,耐不住性子,催促道,“好好,事情就这样定了,闺女快些领着侯捕爷回去看看石婆婆吧。”
一面推搡着他们,一面还不忘对着侯年劝说道,“侯爷也乘着这些时日多多了解一些我们快快姑娘,没准儿到时就愿意娶了。”
二人沉默着在王媒婆的说教之下,已然走到了自家门口,顿了顿脚步在门外站了许久,快快才阴郁说道,“有劳侯捕爷不要拆穿才是。”
“柳姑娘放心,侯某……”侯年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得王媒婆没来由的一阵咳嗽,莫名之际柳快快才发现早间还羸弱不适的石婆婆,如今精神抖擞的端着一筛子菜干笑盈盈的出来。
“婆婆,你怎么起来了?”柳快快焦急的迎了过去。
许是没有料到柳快快会这么快回来,不禁开始慌乱的不知所措,见实在隐瞒不过,尴尬的解释道,“丫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要不是婆婆闹上这一出,你还不乐意出去为自己谋幸福呢。”
“即便如此,石婆婆也不能耍这些小把戏啊,你可知柳姑娘多为您担心。”侯年虽明了老人家的用心,但也觉得她实在胡闹。
石婆婆这才发现柳快快身后的侯年,原先还挂在嘴角的笑瞬间僵住,当即冷着脸对王媒婆叫唤道,“王婆子,这就是你给我们家快快找的夫婿?”
王媒婆在石婆婆面前忽然变得怯懦了起来,支支吾吾道,“石婆婆,或许这是上天注定的,您也放宽心认了吧。”生怕她动怒般急急告辞,“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说完一溜烟儿的跑了。
这时柳快快更加的困惑了,甚是不解她们二人的态度,问道,“婆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
石婆婆气愤的将手中的菜干丢弃在地,冲过来解开捆住二人的绳索,驱赶道,“这门婚事我老婆子是坚决不同意的,这位爷赶紧走吧。”
柳快快当即就急了,“婆婆,你这是干什么啊?”本想借口拖着他,好让王媒婆继续帮忙劝着,可现在倒好家奶立马就给否决了。
“侯某就此告辞。”侯年并没有脱身的窃喜,反而神情更加的沉闷落寞。
“等等。”石婆婆抓住了要追他的柳快快,责令道,“丫头,我警告你,你们两个要是结合就是孽缘,你若想我多活几年就消了对他的念想。”
“可除了他,我还能嫁给谁?这门亲事若再不成我便是汾城最大的笑话了。”柳快快瞥了眼侯年渐渐远去的背影,哭丧着脸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就是不明白,心心念念要让自己找到夫家的人是婆婆,可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竟断然给否了。
难不成早些年的风言风语都是真的?

  ☆、05章 心有所属

柳快快嘤嘤着将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换了下来,折叠好放回箱子里,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生母柳玉琼留下的,一直以来她都视若珍宝。
这是她所有的衣服里最好的一件。
抹了抹残留在眼角的泪痕,转身时石婆婆正好端着饭菜从帘布后钻出来,忘却了之前的不愉快,宠溺道,“快快,饿了吧,这是婆婆特意为你留的。”
她瞅了眼习以为常的稀饭就菜干,赌气的说,“我没有胃口,眼看着糟蹋了一筛子的菜干,连夫婿也没了,日后我还如何在汾城过活?”
石婆婆叹息着将托盘放在了一边,“丫头,不是婆婆不让你嫁他,实在是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就算眼看着你孤寡终老,我也不会让你嫁给侯年的。”
“那好,这往后您就再也不要给我弄招亲的心思了,我就陪着你一起过日子。”柳快快顺势把话给说绝了。
这话可把石婆婆给听急了,几经退步才妥协道,“这样,如果他侯年是真心想要娶你的,我便同意了。”
虽然心里明白她这是为了迁就自己作出的无奈让步,但也算是得到了准许。柳快快顿时破涕为笑,端过饭菜满足的吃了起来,连说好吃。
翌日,柳快快收拾好前些天弄好的针线活,准备出门,“婆婆,我这就去换些碎银子来,今天我们加菜。”
“记得早点回来,别在那个地方待太久。”
“我知道了。”
石婆婆面露担忧的目送柳快快离开,不住的叹息,其实她是打心里真不愿促成这门亲事的,毕竟他的心早在十几年前就封闭了。
带着另外目的的柳快快,行动的脚步更加的轻快了,熟门熟路的从怡香院的后门进去,小侍女已经等候在那儿了,见她有些姗姗来迟,微抱怨道,“柳姑娘可别寻了夫婿就耽误了活计才是。”
并不与多作辩论,柳快快领了银子就离开了,一门心思想要找侯年把话说清楚。
刚到了衙门门口,但见侯年急匆匆的领着一队人马奔了出来,本想装作没看见的侯年,在洪斌一声‘头儿’的提醒下,唯有头疼的顿住脚步,朝他所指的方向移去。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不是说好我们的婚事就此作罢了吗?”侯年心系任务着急想打发柳快快离开,目光不时的看向离开的下属们。
可柳快快紧张的拉扯着些许灰旧袖子低头开口,“不管你信不信命,你就是我认定的夫君了。”她眉眼娇羞,坚定如是说。
侯年心里一怔,眉头紧皱,神情愕腕,“我喜欢的人,苦苦等待的人,是你娘亲。”这句话已经埋藏在他的心里十余载了,从未想过自己会这般说出来。
他更不愿伤害眼前的这个女孩,毕竟她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柳玉琼的女儿。
然而这样的回应柳快快其实早就料想到了,小的时候她时常听人说起,侯年和柳玉琼在汾城的那些事。
但是都十几年了,柳玉琼始终没有回来,难道她就不能争取上天赐给她的良缘,在没有爹没有娘的生活里,拥有一个叫做相公的依靠?

  ☆、06章 命案赌约

紧紧的尾随侯年来到张灯结彩,颇为喜庆的张宅,大门外围满了人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不时传来“太可怜了,真晦气”之类的惋惜。
刚踏进大门,洪斌脸色沉重的迎了过来,“头儿,你来得正好,仵作在初步验尸。”
快快一听这两个字,心里的寒意油然而生,曾经的经历涌上心头。
“柳姑娘,命案现场不容许外人入内,还是请回吧。”侯年吩咐后就奔向了伏尸的地方。
柳快快自然不会就此作罢,作势又要跟过去,洪斌为难的横刀拦住,“姑娘,还是回去吧。”
眼神直勾勾的望着侯年的背影,有些焦急的说,“这位大哥,那天招亲你也是在场的,难道不希望侯捕头早日成家吗?”
洪斌暗自叹息,细算他入公门也有六个年头了,如今也早已娶妻生子,唯独头儿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身为共事之伴自是希望侯年能早觅得姻缘。
如此一想,洪斌横拦的手给抽了回来,柳快快见他有让步之意,忙朝侯年之所在迎了过去。
本应欢天喜地的洞房花烛夜,转眼竟变成了一场悲剧,新娘子面无血色的躺倒在婚房里,已没有了气息,隐隐的抽泣声还在门边低徊。
侯年一踏进门槛就朝仵作行去,“何叔,什么情况?”视线不时的在女死者的身上逗留,塞在她手里的白手绢颇让他在意。
叹息着站立而起,何明带着几分的恭敬向侯年陈诉,“初步检验,系窒息而死,而且身上找不到任何的外伤和淤青,具体结果还要带回去细查。”
“窒息?”侯年眉头微皱,转而踱步到亲属的面前,对着张番询问,“死者已矣,望节哀顺变。敢问尊夫人生前可否有旧疾?”
张番抑不住脸上的哀伤,哽咽道,“内人一直以来都很康健,并无旧患,就这么暴毙而亡,侯爷定要为内人查明真相才是。”
侯年略一思索,再次问道,“尊夫人是哪里人,生前可曾与人结怨?”
“内人性情温和怯生,从不与人结怨,这整个青石村的人都可作证。”张番越说越是痛心,眼角泛着泪光。
此时,柳快快已然赶至,洪斌尾随其后,按捺不住好奇心,探向了新娘的尸首细细打量:纯金头饰,翡翠耳坠,珍珠挂件,大红绣金嫁衣,彩凤和鸣红鞋都颇为整齐,似乎并未挣扎过,看来不像是谋财害命,只不过为何手里会有白手绢?
侯年问完张番的话,转眼却发现了柳快快,不禁沉声劝道,“柳姑娘,衙门办案外人不该在场,还请速速离开。”
柳快快对着侯年忽然心生一计,脱口而出,“想来侯捕头对我俩的亲事并不认同,可快快也不愿否决,毕竟是当着汾城百姓的事儿。”略一停顿继续,“虽说不该以此作赌,可为了给彼此一个信服的结果,快快斗胆请侯捕头以此案为局,比限为具,做一个了解,如何?”
“怎个赌法?”侯年眉心一沉,思量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区区此等命案于他而言并不在话下,便欣然应允了。

  ☆、07章 一言为定

柳快快略一沉眸,讲诉道,“众所周知捕快所承担的侦破任务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一般五天为一比限。”
“不错。”侯年赞同回应。
“即是如此,如果侯捕头能够在比限内侦破此案,那么你我之亲事就此作废,倘若比限一过,无法破案,侯捕头便要履行绣球婚约,娶快快为妻,如何?”柳快快言毕,静待回复。
侯年虽诧异片刻,可见她信誓旦旦也就定心同意了,“侯某遵守赌约便是,到时还望柳姑娘莫要纠缠。”
柳快快见他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不禁暗自心里失了底,伸出左手举到他面前道,“那好,击掌为誓,一言为定。”
眼见一屋子的人还在等他的安排,侯年利索的与她击掌,催道,“赌约已定,柳姑娘请回静候结果吧。”
目的达到,柳快快也不便多做逗留,遂告辞离开了现场。侯年也紧随其后,处理完事情,带着尸首一行人匆匆的回了衙门。
天色渐渐昏暗,石婆婆焦心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视线眼巴巴的盯着外面。“婆婆,我回来了。”柳快快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屋,脸上挂着笑掏出碎银悉数交到了石婆婆的手里。
掂着手里有些甸甸的银子,有些气愤的全拍在了桌子上,这一下可把沉浸在窃喜中的柳快快惊住了。
“出门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石婆婆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她敛了情绪,先安抚了婆婆,而后把跟侯年约赌的事全讲了,“婆婆,成与不成全看这最后一次机会了,您可不许暗中阻挠。”
石婆婆嗔怪的睇了她一眼,叹息道,“真所谓女大不中留,十八年前如此,十八年后亦是如此,这女儿,孙女大了都是别人的人。”
“婆婆……”禁不住柳快快这一撒娇,石婆婆心软道,“姻缘天注定,若怀揣一身本事的侯年输了赌,只希望他莫要将你当作玉琼的替身看待才好。”
柳快快的心随之一沉,柳玉琼这个在心里念了无数遍的名字,却成了她心里最大的障碍。她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家,现在就连唯一可依靠的人也在无形中左右。
想着眉锁的更深了,“路是我自己选的,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积极争取的。”
“你这性子,真是像极了你娘。可惜……”石婆婆禁不住唉叹道,柳快快闻言拥住了她喃喃,“婆婆,我们可要一言为定,输则如你愿,赢则从我心。”
明月亮悠悠,喜忧各参半。
又是侯年当差时,夜寂无人,他正细心的擦拭着随身佩戴的铁尺,一方一寸都不遗漏错过。站在门外许久的洪斌,终是耐不住性子靠近。
“怎么?想好说辞了?”早已发觉的侯年,头也不抬的问道。
洪斌尴尬的笑着坐到了他对面,带着点诺诺的意味,“头儿,你当真要跟那柳快快比赌?”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