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武侠 » 正文

冷后难御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588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冷后难御>:----------------------------------------------------------------------------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
《冷后难御/金契非谰》作者:临江初绽

【简介】
  人物诗:月临江:浮生一梦凝苍紫,月下伊人潋尘烟。 六月雪:白衫孤剑踏人寰,梨花一眼误终生。
  夜御魂:初见一语成金契,三生流转此非谰。 萧湛:临江夜遇亡国颂,寒夜无边落幽魂。
  千珞:孤龙凌空轻笑靥,痴爱一生恨流离。 慕野:昆仑山下相决绝,儿时之约永成牵。
  木狸:无忧玉佩缘是空,芳华不悔终生错。

第一章 第一节 明月临江

公元前十一世纪,那时仍是商国的天下。在商国附属国萧国境内的一个小村庄白云村内,村民们整齐地跪在一位缥衣女子的面前,大呼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永生永世无以为报。”
那女子的肩上蹲坐着一团圆滚滚的白色生物,身体大小堪比未成年的猫,黑溜溜的眼睛咕噜噜地转着。她戴着斗笠,覆着白纱,看不清她的面貌,只是从她清空缈远的音色里听出她的年轻。
“诸位不必客气,救死扶伤乃医者本分,何况萧公子也有帮忙。”说罢,她朝站在身旁穿着藏蓝华服的男子望去。
那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英挺的面目,只是印堂间隐约透着快尽的贵气。村民们听见缥衣女子这么说,又连忙转了个方向,朝男子跪拜道:“多谢萧公子救命之恩。”
男子上前一步俯身扶起跪在最前面的老者道:“村长快快请起,尔等均为萧国子民,吾作为萧国公子,自当护佑你们。”
“不过……”女子清远的声音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要想彻底根除体内的鬼气尚需一味药材方可。”
“不知是何药材?”男子问。
“萆荔”
被男子扶起的老者脸上先是露出惊喜的表情,继而又转成了为难。
“老人家何故如此?”男子问到。
“公子有所不知,这萆荔就长在不远处的小华山上,只是山中多精怪,平时无人敢进山。”(注:《山海经》曰:太华山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无妨,我略通玄门道法,这些精怪不足畏惧。”缥衣女子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悲喜恐惧。
村长正要出言阻拦,男子却先行一步,道:“在下也懂些武艺,就让我与这位姑娘同去,也好有个照应。”
村长又将视线转向缥衣女子,但她白纱覆面,也看不出个究竟。村长见二人去意已决,也不便再阻,遂叫人拿了些补血补气的药材给男子。
“二位此去还请一路小心,若是危险难避,还望恩人莫要强求,毕竟若是因为村中之事让恩人有所损伤,我们都会愧疚的。”
那男子接过药材,对村长道:“谢谢老人家了,我们自当小心。”
缥衣女子点头朝村长致谢,凌厉地转身离开,男子也立马跟了上去。好在小华山离村子并不远,两人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的脚程便来到了小华山下。缥衣女子突然停下来,对男子道:“公子可通法术?”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尴尬地笑道:“其实……对于玄门道法以前只在古书上看过,并未实践。”
女子顿顿,缓缓道:“我不负责保护你,若是没有自保能力,便不要跟来了。”留下冷冷的一句话,女子自顾自地先行进了山。
男子无力地耸耸双肩,自言自语道:“唉,真是不好相处啊……”无奈地笑笑之后,他操着小碎步追着女子的身影而去。
小华山上的树木大多是荆棘和枸杞,走在其中实无美景可言,男子一边走一边这么想的时候,却见走在前方的女子又一次没有预兆地停下了脚步。男子正纳闷间,倏地一下,有什么东西从眼前一闪而过。男子被吓得猛地停下脚步,有些紧张地向四周张望,在心里祈祷着不要有什么怪物出现。
猛地,一阵狂风肆掠而过,男子险些没有站稳脚,在风中摇摆不定,他伸手想拉住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可是风势过于猛烈,且风如刀割,让他睁不开眼。大概半晌之后,风突然停止。他这才睁开眼睛,将视线移向前方的女子,而此时的女子因为刚才大风的原因,戴着的斗笠已被风吹落。
男子定睛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她那双如天空一般湛蓝色的眼睛。他出身王室,自诩也算是阅女无数,那些女子的眼睛,要么温柔妩媚,要么平淡如水。可是她,她的眼里像有天山万年不化的冰冷,又似有西天如来万世的悲悯。眉间一竖鲜红的朱砂印或魅惑或出尘,脸上略施粉黛,长而直的青丝上插着一对赤血珊瑚钗,与缥色的广袖流仙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就这么站立在他的面前,彷佛遗世**的仙女,仙风道骨,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倾国倾城。
他怔怔的看着,直到女子清远的声音传来,“你可还好?”
“无、无事。”他被那一抹湛蓝深深地吸引,沉溺其中。
“那是妖风,进入山里,可得小心。”女子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
男子一板一眼地答道:“嗯。”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而那白色如猫的生物则紧紧跟在女子的身后。男子只觉二人间气氛有些尴尬,想说些什么来缓解,想了许久,才冒出一句:“姑娘刚才可有受伤?”
女子没有回头,用鼻子冷嗤一声,道:“我不需要人类多余的关心,你有那个心,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
男子对女子的回答感到愕然,不需要人类的关心?她的言下之意难道是说她不是人类?对了,来之前,村长曾言这山中多有精怪,怎的走了多时却不见一只?莫不是传说有误?亦或是眼前的姑娘的确是妖,她提前给山中的妖怪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出来?
男子正乱七八糟想着的时候,忽闻山中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吼叫,听声音似乎是一种野兽。紧接着,就听见厚重的脚步声传来。而一直蹲在女子肩上的白色生物突然窜到地上,摇身变成了虎般大小,额头上展现出一个红色的圆形图案,那圆是由九条龙盘旋而成,圆中印着不知名的星宿图。那白色生物朝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声吼叫,同样是威震山林。
哇!这家伙还会变身!男子在心中惊叹道。
“小团子莫急,静观其变。”
不知为什么,男子突然很想笑,可能是因为“小团子”这个随意的名字吧,但这笑意也只是维持了一瞬。因为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他看见面前出现了两只巨大的怪物。
“原来小华山上传说有祚(打不出来,实际上是牛字旁加作业的作的右半边,音:昨)牛和赤彆(实际上是上敝下鸟,音:憋)鸟作怪是真的。”男子惊呼道。
而女子并未理会他,神色淡然地从虚囊(修炼之人或是神仙储存法宝的异空间)里取出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剑,像是用冰做的一样,寒气逼人。
男子见这阵势,也连忙从腰间取出了自己的佩剑,剑都还没握紧,只见女子脚下轻点,羽衣瞬间被腾空的风吹起,如天空般纯净的湛蓝剑气直直向那两只妖怪奔去。
“冰魂雪魄!”女子轻喝一声,只见从那把晶莹的剑尖散发出的阵阵寒气,在瞬间凝结成了冰,尖尖的冰剑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那两只怪物,然后贯穿了它们的身体,只见体内的肠子内脏全都流了出来,看得男子一阵恶心。
没想到那些怪物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依旧朝着二人吼叫,声势不减。只听女子低啐一声道:“切,真是麻烦!”
于是,她又一次挥剑,纯净而湛蓝的剑气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网,慢慢张开,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妖怪的身体,快了,快接近了。但不过眨眼功夫,剑气突然减弱至消失,女子身形一软,从空中坠落下来,好在她功力深厚,张开双臂以保持平稳,缓缓落地。
男子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忙上前问道:“姑娘,你还好吧。”
女子闭着眼说道:“无碍,只是灵力流转突然中断,无法支撑我继续使用法术,休息片刻便好。”
那两只妖怪虽说被女子的剑气所伤,但似乎并无大碍,现在正迈着大步朝二人所在的方向跑来,男子紧紧握住剑,挡在女子前面,男子虽没有把握能胜过眼前这两只恶心的妖怪,但是总得试一试。她还没有恢复,现在就只能靠他保护了!而那白色的生物,也就是被女子称为“小团子”的那位,也抖擞着,发出低吼,似在为男子壮胆。
赤彆鸟见男子提剑朝它走来,对着男子一鸣,然后振翅凌空,在男子头上盘旋,体内的内脏滑落了下来,落在男子周围,他似乎被恶心着了,放下剑,用手捂着嘴干呕起来。这时,小团子大步跑上前横在男子面前,纵身也跳入空中,露出利齿尖爪与赤彆鸟斯斗起来。男子干呕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立刻收了心神,稍稍镇定,就朝在另一边看起来笨拙的祚牛跑去。
男子的剑在作牛身上狠狠一划,以为会有多大的伤,谁知不过轻盈一笔,男子又是一惊:这皮可真厚!
女子虽闭着眼,但对周遭的一切了如指掌,只待灵力恢复的刹那,猛地睁开双眼,眼锋如刀,露出湛蓝的眸子和冰冷坚毅的眼神。
她起身,提着剑朝祚牛走去。她知祚牛愚笨,认准目标便死攻,于是悄悄绕到祚牛身后,施发灵力,从剑尖催出一道道寒冰之气,而等祚牛反应过来时,全身已被冰冻。女子纵身一跃,飞到祚牛上方,狠狠将剑刺入祚牛的天灵盖,而祚牛就在瞬间化为飞灰。
在另一边,小团子早已将赤彆鸟斩于爪下,此时正昂首吼叫着,似为庆祝胜利。而男子拖着剑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像是被刚才的场景吓着。
其实也难怪,生为王室,自小养尊处优,哪里经历过这番风险,一时接受不了也是自然。
女子收了剑,朝男子淡淡道:“你受伤了。”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左臂隐隐作痛,原来不知何时被抓了几道口子,血液也还未凝固。女子走到他身边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开口道:“看来是被祚牛抓伤,好在无毒,包扎一下便可。”
男子看了看伤口,道:“既然无毒,那就无需担心了,我们先去找萆荔吧,我想应该就在前面了吧。”说着,用剑扒开道路两旁挡路的荆棘,朝前方而去。
而女子定睛望着他的背影,眼神里有看不懂的神情。
两人又走了不到半里路,眼前的路变得开阔起来,再也不像之前那般道路两旁都是荆棘和枸杞了,而是一片绿草地,草地上正长着他们所需要的萆荔。
男子一见,脸上惊喜不已,想来这一路的艰辛并未白费,立马动手采摘起来,女子静静伫立,也不动手帮忙,只是在一旁看着,直到男子满头大汗才心满意足地停下。
“这些业已足够,我们回吧。”女子道。
村民们正在为他们的安危心急如焚的时候,却见一缥一蓝两抹身影渐入视线。还是那老者眼尖,不禁大喊一声:“恩人们回来啦!”
于是整个村庄开始沸腾。
老者迎了上去,接过男子抱着的萆荔,脸上的神情用感恩戴德已不能形容,女子缓步走来,朝老者道:“把这些草药经三个时辰熬成汁喝下便可。”
老者先是言谢,又招手叫来几个年轻人将草药抱了下去。
“恩人,你们就是我们的再造父母,就是活神仙呐!”
“老者言重,无需如此。”女子淡淡道。
这时在人群中响起了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恩人,在小华山可有遇见传说中的怪物?”
“遇见了,很是厉害。”男子答道。
“恩人们能斩杀妖怪,取得草药,他们不是更厉害吗?”
“对啊对啊。”
听着人群中的欢呼声,又想起在山上的那一幕,男子不禁感到有些脱力,只得“呵呵”地干笑着。
老者见状,忙道:“恩人们想来是累了,老朽已让人打理好房间,请二位前去休息。”
男子早就累得不成人样了,忙点头叫好。众人这才散去,各自忙活。这一觉,男子直接睡到了半夜,直到听到外面传来悠扬悲伤的笛声,他起身,随意披了件单衣循着笛声而去。
村子虽闭塞,但好在风景很好,依江而建。今夜月正圆,繁星烁,天幕远。男子循着笛声来到江边,发现吹笛人正是女子。
好悲伤的音色,仿佛吹奏者被夺走了所有的东西,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寻找一片又一片遗失的碎片。如鱼儿失去了大海,似飞鸟失去了蓝天,像孩子失去了父母,所剩下的,只有悲伤与绝望。
笛声戛然止住,男子用手抹去了眼角的泪珠,心中久久不得平静。
“你也有什么悲伤的事吗?”女子向男子问道,却并未转过身,而是将视线投向了天际。“若不是历经过苦痛,断不能听出这曲中的悲意。”
男子先是叹气,嘴唇几张几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女子将笛子收入怀中,平视着男子淡淡道:“是么,不想说也罢。我要走了,村中剩下的善后之事就交与你吧。”
“姑娘请留步!”男子伸出手想挽留即将离去的女子,“如今夜半三更,姑娘一个人打算去哪?”
“心之所往。”
“夜晚上路不甚安全,何不等到天明?”
“不必。”
女子言罢,轻点玉足,脚下便立刻出现一圈云雾,男子见已挽留不住女子,只好急忙道:“姑娘请再稍等片刻。”
“又有何事?”
“在下萧湛,不知姑娘可否方便告知芳名,以待日后相见?”
女子凝视着平静的江面,玉盘一般的月亮倒映在水面上,只要那么一伸手,这幅美景就碎了,仿佛人类的生命一样。
“名字么?月临江。”

第一章 第二节 亡国颂

月临江,这个名字从昨晚开始一只回荡在脑海,果然是人如其名。在梦中,那缥色的身影一直挥之不去,她像一阵风,来无影踪,若是能够再见她一面,哪怕只有一面该有多好。
繁复的思绪直到被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所打破。
“萧公子,您醒了吗?”
萧湛起身,整理好衣衫,轻轻打开房门,迎面映着一张激动而欢乐的脸。
“怎么了?”他问道。
“萧公子,小的是特意来谢谢你的,你们昨日取的药我们都已服下,经过一个晚上,大伙儿体内的鬼气均已散尽,都恢复了正常。”
“那便好,那便好。”萧湛心中此时还在在意缥衣女子的事,心不在焉地答道。
这时,只听得从远处传来呼喊:“公子,公子!”萧湛凝目望去,正是自己的随从火急火燎地朝自己跑来,好不容易来到自己跟前,只听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公子!出、出大事了!快、快跟我回王都!”
萧湛心中一咯噔,道:“出了何事?”
那随从左顾右盼,随后向萧湛附耳了几句,只见他的脸色登时变得煞白,也来不及同村长道别,就与随从策马而去。
萧国,王都。
萧湛从白云村赶回来时已临近傍晚,一进入城中,顿时就感到一阵肃杀之气,城中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街上凌乱不堪,萧湛心中顿时升腾起一股不祥之感,他立即策马朝王宫方向奔去。
尸山,血海,火光。
这是萧湛见到王宫场景后的三个反应,他颤抖着握紧双拳,紧咬嘴唇努力保持镇定。这时,他发现大店圆柱的一角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宫女在缓缓爬动,他立即上前蹲下抱住了她,痛苦地问道:“这里发生了何事?我不过离开两个月,怎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宫女见到萧湛,脸上一惊,本来喘匀的气又开始紊乱,萧湛轻轻抚摸着她的背帮她顺气,那宫女调整了呼吸,缓缓道:“公子,你没有出事真是、是太好了,商国、商国说萧国存、存了谋反之心,派、派兵攻打,将、将王室子弟屠杀殆尽……”
“什么!谋反!这是哪里来的无稽之谈!”他愤怒地大吼着,完全忘了怀中还有个受伤的人。
“公子……快、快些离开吧……”似是为了交代后事一般,宫女在说完这句话后也断了气。萧湛将她轻轻放在地上,神情恍惚地站起来,朝大殿的最高处走去,那里,躺着他父王的尸身,在那具尸身的旁边,还有一具女人的尸身,那是他最恨的女人!突然,他笑了,仰天大笑。不知这样流着泪笑了多久,他抽出了自己的佩剑,缓缓地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砰!”
手中的剑被突然打落,萧湛猛地一惊。
“只有弱者才会主动选择死亡。”
这仿佛从天边传来的冰冷音色像一把冰剑直刺他的心,大殿的门外,正站着那遗世**的佳人。她缥色的羽衣,她如墨的长发,在月光里,在夜风里,翩翩。
而他却脱力地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没有自己当初想象般再见她的惊喜,他苦笑道:“我的国家,我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或者,向商国报复?商国强大,我自知不是对手。”
“懦弱。”缥衣女子吐出这冰冷的两个字,又看了一眼依旧颓唐的萧湛,道:“我的国家也在很久之前毁灭了,连同所有的族人一起,只有我活了下来。”
萧湛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突然放大,她的国家……
“可是我却活了下来。既然有活下来的机会,为何不好好把握?你可知道,你现在想要抛弃东西是一些人怎么都求不来的。”
“商国强大,我无力与之抗衡。”
“盛极而衰,越是繁盛便越是接近衰亡,商国虽盛,寿数却也将近了。”
萧湛叹息,此中规律,万古皆然。
“月姑娘!”萧湛突然振奋地喊道,“请你收我为徒吧,教我法术,我要向商国复仇!”
“你都不怀疑我是什么人?甚至不怀疑我这么巧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相互的猜疑并没有意义。就像我之前曾经怀疑你是妖怪,那时是有一些害怕,但是想想,就算你不是人类也没有关系,就算同为人类,也免不了会自相残杀,那不是很可怕的事吗?你曾经以为可以依附一生的亲人和朋友却在你毫无防备时对你捅上一刀,这种事情不是很可怕吗?其实人很多时候不过是自寻烦恼,你是人也好,是妖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你。”
若是萧湛此时回头的话,一定会发现那双湛蓝的眼眸里突然闪现了一丝惊讶地动容,只是缥衣女子的表情依旧冷淡,“你可以跟着我,但我不收徒弟。”
“这是为何?”
“因为……没有资格……”缥衣女子的眼里一下子闪现出了落寞,“总之我不会收你做徒弟的。”
“没关系,你肯收容无处容身的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无处容身……到底谁才是无处容身?四周零星的火焰配着火似的夕阳,像极了六百年前的那一夜。缥衣女子注视着不知何时跪在皇帝尸体旁的萧湛,轻声道:“旁边那位不是你的母后吗?”
萧湛嫌恶地冷笑一声,道:“这个贱女人也配?”说罢,他用手将那个女人的尸身推向另一边,“我二十年前出生在萧国的王室,只可惜母亲身份低贱,我虽然贵为王子,却不受宠。父王只是在一次醉酒后临幸母亲的。可即使这样,王后还是对我们母子怀恨在心,她派人在母亲的茶里下了催情散,然后把母亲和一个囚犯关在一间房内……后来王后以母亲**后宫之罪将母亲乱棍打死。父王明知母亲无罪,可是碍于王后娘家的势力,还是默许了王后的行为。三岁的我眼睁睁看着母亲含冤而去,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临终前哀怨的眼神。我曾经很想杀了他们,所有的萧姓后代,不为夺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只为将他们拖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所有萧姓的后代?包括你自己?”
“包括。”
“那么现在呢?”
“现在?呵呵呵,你知道我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吗?自己一直憎恨着,甚至想要亲手杀死的人终于死了,我看见王后的尸体时,心里竟有说不出的痛快,那个欺负我母亲的女人,害我母亲惨死的女人,看到她蓬头垢面地躺在地上,真是畅快极了。但又在一刹那觉得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存了谋反之心,这简直是污蔑。我虽然很他们,但是我也决不允许有外人栽赃他们,何况还是谋反罪名。”
缥衣女子静静地听着,眼神里依旧分辨不出悲喜,太深的痛苦会令人变得执着,哪怕面对死亡,也只能逆天而行,一步一步走下去……她与他都是背负着这样命运的人。
月光渐渐隐去,黑暗在侵蚀脆弱的人心。
嘶,嘶嘶,嘶——“月姑娘,你可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萧湛警觉地问道。
缥衣女子点头,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用冰冷的眼神看向大殿的深处,只见从大殿深处走出两个人。不,或许不该称为人,他们只是有着人的外形,嘴长尖牙,五官扭曲,嘴角处裂开一摸刀疤似的笑。
只听萧湛“啊”地一声大叫,待缥衣女子飞身至大殿高处时,萧湛已被那只怪物紧紧扼住咽喉。那怪物用沾满不明粘液的舌头舔了舔萧湛的脸,带着恶臭的气味立刻飘散,萧湛差一点就吐了出来。
“下等恶魔吗?”缥衣女子冷哼一声,“如果不想灰飞烟灭的话就放了他。”
“哟,真是好大的口气!”
缥衣女子和萧湛同时向这道略带邪魅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金发金瞳的俊美男子从黑暗中走出。
“上级恶魔吗?我倒是听说,恶魔的修为越高,所幻化的人形就越是美丽。”缥衣女子神色淡漠地朝来着说道。
“承蒙夸奖,不过,你的灵魂真是美味呢。”说着,便用手抚摸着缥衣女子的脸颊。
“放开你的脏手!”萧湛有些急切地吼道,但由于脖子被扼住,发出的声音有些诡异。
而小团子似乎感到主人的危机,从女子肩上跳下,摇身变成虎般大小,它抖动着身躯,朝金发金瞳的恶魔吼叫。
“嗯~,真是有趣,你不过区区的凡人,面对我竟不感到害怕。不感到害怕也就算了,竟不为我的美貌所折服。”恶魔有些惊讶于女子的冷静,嘲讽道。
“你的这番话真是让我作呕,你若是带着你的人滚了,我就放过你,不然,就教你灰飞烟灭!。”
“哼,好大的口气!”他的愤怒使他捏住了女子的脖子。
小团子大吼一声,声震山林,可能是由于愤怒,小团子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圆圈,那是由九条龙盘旋而成的一个圆,圆中刻着星宿图。
金发恶魔朝小团子看去,眼里闪现出一丝惊讶,“王族的使魔?”
女子用皱眉代替了心中的疑问。
“看来你摊上了不好的事嘛。”
“听你这么说,好像是的,不过——先解决了你再说!”
那恶魔似乎被女子的话激怒,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女子冷哼一声,道:“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是谁天真!”
说罢,从虚囊里拿出了自己的佩剑——一把浑身晶莹剔透的剑——用万年玄冰打造的剑,玄冰仙剑一出,寒气直逼而来。那恶魔眼见不好,也忙后退几步,周身开始散发着黑气。女子举着剑飞向空中,然后再从空中以离弦之势迅速俯冲,剑尖直指那恶魔的脑袋,他也不甘示弱,散发出了更浓烈的黑气扰乱女子的视线,接着周身运功,身旁的石木开始晃动,凝聚在一起,向女子攻来。女子迅速换了方向,改进攻为防守,巧妙地落在恶魔的身后,反手一剑又准备刺入恶魔的心脏。
女子俯视着他,面无表情。
“你们已经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言毕,只见女子张开双臂,说道:“神之光,将栖身于黑暗中的污秽毁灭吧!”话音一落,萧湛就感到在这漆黑如墨的夜里,突然有类似于太阳光的温暖与明亮投射了过来。很耀眼,耀眼得睁不开眼睛,很温暖,温暖得彷佛可以融化千年的寒冰。四周刺耳的悲鸣充斥着萧湛的耳膜,感觉那原本紧握着自己脖子的手抓慢慢消失,对,是消失,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射得睁不开眼,但萧湛还是感觉到了,那只手,甚至那个身体在化为灰烬,被风吹散在了这光线里。良久,光线终于减弱然后消失不见,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缥色羽衣的女子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凝视着远方。萧湛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若不是有一道鲜红的血痕提醒着他刚才真的有人捏着他的脖子,他还真的觉得这一切就如梦境般不真实。然后只听得那把剑“哐当”落地的声音。
女子用法力将剑捡起收入虚囊,而小团子则趁机跳上女子的肩膀。
“把这里烧了吧,尸体腐陈,会引来不干净的东西。”
萧湛还未平静下来,颤抖的声音说明他心中的害怕,“刚才那些就是恶魔吗?这个世上真的有这样邪恶的存在?”
“他们不过是靠吸食人类灵魂为生的低等魔族。想来是这里冤魂太多,他们把这里当成了猎食地。”
“冤魂?月姑娘看得见他们吗?”
“看得见,只是我的灵力太强,他们不敢靠近。”说到此处,缥衣女子特意看了萧湛一眼,“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想清楚,你若跟着我,遇见妖魔鬼怪算是平常的事。”
“不,我不会后悔。就算会看见地狱我也绝不退缩,何况……”说到这儿,萧湛止住了声。
何况,除了你的身边,我已无处可去。
女子淡然地转身,道:“赶快将这里烧了吧。”
后,史书记载:公元前十一世纪,古萧国亡。火烧王宫,三日不灭。

第一章 第三节 夜魔国(上)

传说在东方大陆之上,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国家,被强大的结界隐藏,那个国家的名字叫做“夜魔国”,而那里生活着一个强大的种族——魔族。
传说魔族是上古神族的后裔,因为祖先犯了错,才被逐出神族,沦为魔。
萤之森,传说是进入夜魔国的大门,但月临江也只是听说,并未真正来过。二人行至于此,都不禁叹道:实在是太美了。明明现在还是白天,可在萤之森里却是黑夜,但并不是漆黑一片,四周的灌木草丛上飞舞着发散着蓝色光芒的萤火虫,朵朵鲜花绚烂地绽放,有一条蜿蜒不知道通往何处的清澈小溪一直在发出悦耳的流水声,萤火虫的光芒和天上的星光相互辉映,将萤之森照得一片明亮。
月临江对此情此情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而萧湛早已是看得目瞪口呆。萤之森道路错综复杂,一不小心走错了路或许就会性命不保,只有一条路才是通往夜魔国的正确之路。好在,由小团子引路,在这方面倒也不用担心,在这如仙境般的森林里大概走了半个时辰之后,突然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景象,让不只是萧湛甚至是月临江都惊呆了。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大地,眼光所见的尽头是一片连绵的山,不算巍峨,但是在蓝色光芒的衬托下显得尤为壮观和神秘,那高悬于空中的绯色圆月更为这片神秘的土地增条了风采。
月临江驻足对萧湛道:“夜魔国内是个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你跟在我身后,须得小心。”
“嗯。不过前面似乎没有路了,我们该怎么走?”萧湛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月临江。
“看来真正的道路被结界所隐藏,如果小团子真如那金发恶魔所说是王族的使魔的话,它应该会知道如何打开结界之门。”言罢,月临江用手轻轻抚摸着蹲在自己肩上的小团子,小团子感受到月临江的意图,从她的肩上跳下,身形一晃变成虎般大小,额头上也出现了上次的那个红色图案,它朝那轮绯月吼叫一声,声震如雷,只见它额上的图案开始发出红色光,将图案映在前方的山上,顿时只听天地颤动,山体分开成两半,露出了广阔的大道。
萧湛愣在原地对这些鬼斧神工赞叹不已,等回过神来,却发现月临江早已悄无声息地向前走去,他急忙赶了上去,边跑边喊:“月姑娘,等等我,等等我啊!”
二人穿过结界,眼前所见又是另一番风景,如同一个普通国家一般井井有条的房屋和大道,如同人间一样正常的天空,这让萧湛开始产生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的幻觉。
“想来这里便是夜魔国境内了。”月临江向萧湛说道。
“奇怪,这里不是魔族的地方吗?我怎觉得此处与人间并无差别?”
月临江道:“这里并非魔界,本就是人间,只是魔族的人在这片土地上设下了强大的结界而已。”
萧湛又问道:“既然是魔族,为何不呆在魔界,而来到人界呢?而且,我观察了一下,发现魔族的这些人长得和那天我们见到的很不一样,看起来和人类并无差别。”
“他们是人魔的混血。”月临江答道。
萧湛低头沉思片刻,复又拍手道:“这里和我脑海中的映像太不同了,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说妖魔都住在洞里或者更为黑暗的地方,而且长相怪异,今日一见,却是大大颠覆了我的看法。”
“书?人类写的书,那就怪不得了。”月临江讽刺道,满脸不屑,“妖与魔是不同的。妖怪是由天地万物吸收日月精华妖化而成,大多数都住在洞里。而魔,是上古神族的后裔,越是血统高贵的魔外表就越是俊美,能力越是强大。”见萧湛听得入神,月临江又继续道:“魔族是统称,他们又分为许多种族,如夜叉,暗夜精灵,鬼族等等。对了,这里的鬼族指的并不是人死后进入阴曹地府的鬼,由于是不同的种族,所以会住在不同的地方,不过大多数是住在魔界。而我们今天所涉足的夜魔国传说就是上古神族的正统后裔,他们的祖先犯了错,被贬到魔界,不过,至于他们为何要来到人界,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会是为了灭亡人类吧?”萧湛有些担心地问道。
月临江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我们现在去哪?”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