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世界军事 » 正文

混在大唐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2992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混在大唐>:【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混在大唐》
作者:纯洁人生
第一章 狗血式穿越
  财富,名望,爱情。
  当这三种东西对于**丝男武清来说相去甚远的时候,已到而立之年的他感到的只是无尽的迷茫。
  从三个月前的下岗到如今,武清奔波于人才市场各种招聘会,不是因为学历高怕他跳槽而不被录用,就是被高薪公司看不起,混了这么多年依然是**丝一个。受尽了冷暖,也把那酸苦尝了个遍。
  这还不算,这一天更可气的是在地铁上睡着后,皮包被无良者拿走了,里面的手机、钱包、银行卡、身份证、学历学位证书各种证件一概丢了。惊醒后的武清瞬间绝望!
  要知道重新办理这些手续该多么麻烦,更何况有的东西只能是一份证明,而且很现实的是下一顿竟然没了着落,向朋友同学借钱?说真的,平时也没怎么联系,如今突然借钱,谁会理你?
  丢人啊,悲哀!
  失魂落魄的武清忍受着腹中饥饿,如行尸走肉一般游荡在繁华的大都市街道上。高楼林立,置身其间,竟是如此孤单落寞,嘴中自言自语,“一切都完了,完了......”
  “没长眼睛啊!”
  一个黑丝美女发出了雌吼,而后甩了甩卷曲的长发扬长而去。
  武清没有理会,晃荡了下差点被撞到的身体,嘴中嗤笑一声“**!”继续游荡,无视一切人群,无视一切车流,可是无法无视一切障碍物。他像一个醉酒的汉子一般,偶尔嗤笑一声,跌跌撞撞,绕开那些水泥建筑,朝着霓虹游荡而去。
  “小伙子,没事吧?”
  一个老人家扶住了武清的差点摔倒的身体,仿似很关心。
  武清心中一动,但依旧无视,甩开老人的手,继续游荡。
  前面灯红酒绿,人群嘈杂,旁边豪车无数,这是一家高级中餐馆。
  武清推开阻挡的迎宾小姐和保安,服务员小妹无奈之下便把武清带到了一张小餐桌旁,递上菜单。武清此时虽心中悲愤绝望,但依旧被饥饿烧得不顾一切,要死也得饱餐一顿,临死前小小地报复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也不枉此生了。
  武清已经萌发了死志!
  打开菜单,武清也不出声,用手指专挑最贵的大菜点,一口气点了十八道,十八这个数字一直是武清比较喜欢的数字,因为谐音是“要发”。
  服务员小妹吃惊之后也不说话,快速记录后转身而去,也不管这**丝男一个人能不能吃完,也不提醒这是一种非常可耻的浪费行为。
  不过片刻,一道大菜就上了,红烧狮子头,这是武清非常喜欢的一道淮扬菜。此时武清没有那种往日愉悦的心情,也不管服务员小妹的白眼,抓起筷子就开吃,像一条饿极了的疯狗一样。
  “喂,要不要酒!”小妹问道。
  “来瓶茅台。”武清随口一说。
  当一瓶茅台放在武清眼前的时候,武清也不说话,示意让小妹打开,而后倒了一盅,饮下。
  原来茅台是个味道,酱香型的酒,还是喝不习惯啊。武清心中感叹一阵,一边狼吞虎咽。
  差不多上了十四道菜的时候,武清早已吃不下去了,当那一锅八百元的炖王八端上来的时候,正好是第十四道菜。武清冷眼盯着王八壳,思绪顿时涌了上来。
  那一年夏天的一个夜晚,领导请客吃饭,最后也是一道炖王八,也是那一夜他失去了纯贞,在酒精的麻醉下把自己交给了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人,早上起床后,那女人要了三百大元......
  “先生,由于你点菜比较多,我们经理想让你先结账了!”
  耳边传来那个服务员小妹不算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武清的思绪。
  “没钱!”武清感到有点晕,这好酒就是不一样,才这点时间就晕乎乎的了。平日里号称一斤的他,居然有点醉了。
  短暂的停顿后,服务员小妹立马变了脸,转身就走。片刻,大堂经理领着四个保安出现在了武清跟前。
  “年轻人,埋单!”
  “没钱!”
  “你tam的吃白食?”
  说着话,一个保安一下子揪住武清的衣领,其他人箍住住了武清手臂和后腰,防止武清反抗。很快,武清就被拖出了餐馆,走进旁边的小巷子。武清知道要发生什么,内心绝望的武清丝毫不在乎,大骂道:“我看你们这些孙子能把老子给弄死了!”
  “妈的,弄死他!”
  “吃了白食,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先找他手机,打电话给他家里!”
  搜索了半天,保安狠狠踹了一脚,说道:“经理,这家伙浑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根本没手机!”
  大堂经理闭了闭眼,恶狠狠地说道:“给我打,狠狠地打,别弄死了!”
  接下来,武清遭受了自长大以来最惨无人道的殴打,直到最后像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后,那大堂经理似乎不忍,取出钱包抽出一百元红色票子塞在了武清的裤兜里。而后带着人很快离开了。
  武清是被一个流浪汉叫醒的,鼻青脸肿地很难受,浑身更是疼地像是散架了一般。武清下意识地摸了摸裤兜,明知道空空如也,但依旧叹了口气。
  “你找这个?”
  乞丐伸出一只肮脏的手,手指间夹着一张红色票子。武清瞬间明白,看样子挨了打还得了一百元,不过这乞丐是什么意思?
  乞丐嘿嘿一笑,百元大钞在武清眼前一晃,拔腿就跑,在武清的注视中消失在了黑暗中。
  武清说不上有多悲哀,也说不上有多么绝望,此时的他没有了任何情绪,整个人仿佛空空的,空得让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存在。挣扎着站起身,也不理会那乞丐,也不去惦记那一百大钞,更不会拨打报警电话。他像一个幽灵一样,晃荡着走出了小巷子。
  忽然灯光刺目,一声尖锐的急刹车,武清感到自己飞了起来,那感觉真像是一个幽灵,轻飘飘的,在黑暗降临的那一瞬间,武清苦笑了一声,原来自己这么轻啊,他看到了大街上惊慌失措的人们,别了,我的人生;别了,我亲爱的父母;还有别了,那个已为人妻的女人。
  当武清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一张胡床上,嗯,姑且叫胡床吧,以前看过电视便知道这东西叫什么。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短了,大惊之下还以为是高位截瘫,仔细观察后,自己的身体居然是一个三岁小孩的身体,思前想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狗血地穿越了。




第二章 赤贫人家

  “我穿越到了哪儿呢?”
  武清正在为这事儿纠结的时候,终于走进来一个身着灰色布裙的妇人。
  妇人的布裙上缀满了补丁,这是一个生活简朴的妇人,看其脸面也不过三十岁左右,可双鬓已经有了白发,但却十分美丽。妇人面露忧愁,望着胡床上的孩子,眼眸中则是露出了慈爱。妇人伸出一只纤瘦的手轻轻抚摸着武清的脸庞。
  武清感受的到了一种怜爱,这就是母爱,温暖,让他仿佛不愿意再起来,就这样被包容。
  难道自己占据的身体是这妇人的孩子?于是武清眯着的眼睛睁开了。
  妇人见到,喜极而泣,“清儿呀,你可终于醒了,吓死为娘了,郎中说你熬不过去,娘去关二爷那里烧了香,没想到还真灵验了啊。”
  妇人的眼泪滴在武清的脖子上,湿漉漉的。武清至少确定自己穿越的不是战乱纷争的三国时代,因为关二爷供在了庙里面了。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的道理武清还是很明白的,虽然这对于穿越者来说有些不公平,可在和平时代做个富家翁不是更好吗,美女环绕,再也不是**丝一枚。可是这究竟是什么时代呢,三岁的他想问却不知道怎么问,一语惊人的事情,他还不想做。低调做人,埋头赚钱才是生存之道。
  妇人经过一番哭诉,武清也隐约知道自己原来是被村东头的一个卸甲归田的老兵的老马给丢下来摔死的。本来那老兵也是逗孩子玩儿,结果那老马突然受惊,便把武清给丢了下来摔死了,正好被武清给占据了身体。
  这是一种巧合吗?武清不禁陷入了沉思,两个不同的时空同名同姓的人,竟然有如此相似的事情,真的是不可思议?
  “武家娘子,我来看看清儿。”
  门外传来了一个妇人关切的声音。
  “武家娘子?可别是武大郎家啊,那就悲剧了!”不过想到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似乎没有生育,心中稍安,天下姓武的还是很多的。
  “徐大娘,清儿醒了,就是不叫娘,不知道是不是摔坏了。”武家娘子说道,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呸呸呸!”
  徐大娘道:“武家娘子,你可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清儿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那可机灵着呢。这是四个鸡蛋,回头给清儿弄两个荷包蛋,吃了后肯定会没事的。”
  “这怎么可以呢,徐大娘......”
  躺在胡床上的武清一阵感慨,“很久没吃过母亲的荷包蛋了,可这一去,却是一生啊。”想着想着,眼角不禁流下泪来。
  三日后,武清终于喊了声“娘”,并走下了床,单薄的身子,骨瘦如柴,虽然天气炎热,但身上的褂子补丁缀了一层又一层。“贫穷”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武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别人穿越好歹也是一个王爷级别,差点的也是豪门庶出,自己怎么就穿越到了赤贫人家呢?这小身板怎么能扛得起穿越者的伟大的梦想呢?可是三岁的孩童能做什么呢?背两首唐诗,一鸣惊人?他还不知道在什么朝代呢。
  作为一个搞了几年化工的时代精英人柴,他实在不知道三岁能做什么,而且真要搞化工,那也太不现实了,一时间坐在院中,不禁发起呆来。要在这个世界生存,还真是有问题。
  “武家哥哥!”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篱笆门外传来,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这是一个小女孩,似乎也就三岁,扎着两只小辫子,显得很可爱,伸手不禁摸了摸自己头顶那一撮毛,很无奈地笑了。
  “武家哥哥,我来看你了。”
  小女孩奔奔跳跳地到了跟前,从身后伸出手,一只脏兮兮的小手竟然握着一个鸟蛋,武清不知道这是什么鸟蛋,但肯定的是这不是鸡蛋。
  “这个给你!你吃了后好得快点。”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瞬间打动了武清,这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啊,如此童真,如此真挚,真的让人有些控制不住流泪的感觉啊。
  这个时候,武家娘子走进了院子,看到了这一幕,笑道:“原来是老三啊,你来看清儿了啊,真乖。”看到小女孩手中鸟蛋,不禁皱眉说道:“你又偷了你爹的鸟蛋呢?”
  “我没有,武家婶婶,我给我爹说过了,他答应我的。”小女孩稚嫩的童音辩驳,显得很急切。
  武大娘也只是顺便教育一下,放下背篓,武清看得清楚,里面全是野菜。武清心中感叹,这里的生活看来比想象中还要贫困啊,都吃野菜了。
  跟自己这个“娘”絮叨一番后,武大娘便提着背篓进屋做饭。武清则是好好的审视一番这个院子,篱笆围成的院子,里面是三间土坯茅草房,中间是母子俩的卧室,左边是厨房,右边一间堆着杂物,说是杂物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些收集来的破烂。
  赤贫如此,武清的心中非常黯然神伤。真想大骂老天,怎么会这样?
  看着这个叫老三的女孩,武清目中露出了不合年龄的怜爱,如果自己以前争气点估计孩子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
  拉着老三的手,问道:“老三,你名字叫什么?”
  这话问得很诧异,老三似乎不解,想了想,也想不明白哪儿不对,于是回答道:“武家哥哥,你忘记了吗,你可是叫人家小樱的。”
  “小淫?”武清一愣。
  “听娘说,我是生在一棵樱桃树下的,爹就给我取了个名叫小樱。”老三解释道,虽然口齿不清,但武清还是明白了,都怪自己心里作祟。可是,干嘛不叫树下樱子呢?
  忽然间,武清头脑中有了一个想法,不禁脱口而出,“我的team,我的团队!”
  这个想法也是一瞬间成型,他要打造自己的团队,从小培养的团队,他相信这样的团队忠诚度是很高的。
  也是这一瞬间,武清终于有了一个奋斗目标,那就是从小打造团队,他相信这个村子一定还有跟自己年纪差不多,不,跟这个时空年纪差不多的孩子,或许在这个时代他能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武家哥哥,题目是什么,团队是什么,武家哥哥不会发疯了吧。”
  “你家哥哥没疯!”
  武清抓住了那只往自己额头上放的脏兮兮的小手,虽然自己的身体很小,但实际年纪已经不小了,被个小屁孩这样摸,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的。
  午饭是野菜汤,老三很懂事地跑掉了,武清很艰难地咽下了肚,这一切都被武家娘子看在眼里。




第三章 这是大唐

  “清儿呀,你现在也好了,明天就去王先生那里学字去吧。”
  听到娘说话,武清答应一声,心中想到这里这么穷居然还有私塾,看来这个时代还是很注重教育的嘛。
  看到武清不是很乐意,武家娘子语气严厉起来,说道:“想我武家世代忠臣良将,虽然不是电子小说,那也算是官宦之家,你应该好生读书,如今朝廷科举选士,对寒门士子也是一视同仁,他日不说你中了进士,就是中了明经,我也脸上有光,也不枉为娘拉扯你一场,我死后也算是对得起祖宗了。”
  听到娘说这话,武清心中震撼莫名,原来自己家也曾经官宦之家啊,可惜看样子是败落了。不过科举之事还真的是难住他了,对于一个化工男来说,四书五经之类的真的是很头疼脑热的问题。
  只是看着母亲严肃的表情,武清便答应了下来,说道:“母亲让孩儿去学字,孩儿去便是了,只是孩儿看到母亲如此操劳,心中不忍,孩儿愿意随母亲进山挖野菜,下地干活。”
  武家娘子不禁一愣,难道这孩子摔出毛病呢,这样非常有道理的话是从她孩子口中说出的吗,不过武家娘子心中还是很欣慰,看来自己孩子真的长大了也懂事多了。只是却被武清的下面一句话给问住了。
  “娘,我爹呢?”
  “啊......你爹他......几年前逃荒的时候死了。”武家娘子很显然言不由心。
  武清虽然是一介**丝,但几年混社会的经验,也能看出自己这个娘可是没说实话。不过想来也是有一定的苦衷的,谁人能没点秘密呢。
  第二日,武清被武大娘送到了村中的私塾,说是私塾,也不过是三五间青瓦房,环境倒是幽静,古柏遮阴,鸟儿低鸣。教书先生王百诗倒是颇有学识,曾经参加过科举,多次落榜之后,便办起了徐北村的私塾,教授村中孩童启蒙。
  当然王百诗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主,村中一部分人是他家佃户。这家私塾也是王百诗一处产业,本着为乡亲做好事的原则,王百诗当了先生。
  武清想要知道这是朝代,他只能通过王百诗来知道,于是他很冷静,也很认真。虽然不知道王百诗摇头晃脑地讲些什么,但那种认真而又陶醉的表情,不得不让武清心中由衷敬佩,这是一个纯粹的老师,一个很典型的古代先生。
  上午王百诗教授了几个古字,武清基本都认识,这还要感谢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的严格要求学生们临摹唐代柳体和欧体。
  “忠、孝、仁、义”四个字,武清在瞅了一眼,然后回忆片刻,便已经记住了,而且他瞬间发觉,自己记忆东西竟然这么快,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王百诗解释四个字如何书写,而后讲解其含义,讲到酣畅处,总是一番引经据典。字里行间,武清终于知道了如今是什么朝代,文言文不曾学好的武清也很快进入了无限遐想中。
  麟德三年,唐高宗李治与皇后武则天封禅泰山,武则天威望达到了一个高点,家乡文水县也沾了些雨露,减免一年赋税。文水百姓对武则天更是感恩戴德。当然这个时候武则天还不叫武则天,而是叫武媚娘,如今母仪天下,是为武后。
  武清知道这个时候天下安定,百姓生活虽不富足,除了遇到旱灾洪涝,也没有多少性命之忧。只是在往后二十多年里,武后为了登上皇帝的宝座,用酷吏铲除异己,那是六亲不认。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各种栽赃陷害,各种诸如老虎凳、辣椒水、凌迟等等的酷刑层出不群。武后彻底瓦解了关陇门阀。世家子弟、李氏族人更是差点被屠灭,更狠的是也把娘家武氏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让后世史学家叹为观止。
  武后是一个狠人啊!
  武清长出了一口气,忽然间想起自己也姓武啊,而且在这文水县的徐北村,难道自己也是武则天的族亲?狠狠地摇了摇头,这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武清!”
  “到!”
  武清急切之间,脱口而出,声音洪亮,引来了正在学王百诗摇头晃脑的其他小朋友的注目礼。
  王百诗一下子愣住了,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沉吟片刻,而后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武清,为何摇头,而又为何起立答到?”
  武清这个时候也清醒过来,意识到刚才自己言行举止实在不符合这个时代的标准,他便立马坐下,说道:“先生引经据典,讲解甚妙,可学生愚笨而不甚解,故而思索摇头,忽闻先生呼唤,故而情不自禁高呼,还望先生莫怪学生鲁莽。”
  这一番答话,便引起了王百诗的注意,前前后后都让王百诗挑不出毛病,没想到自己教授的这一批学生里面竟然有这样知礼幼童。本来他那些引经据典地讲解,也没想让这些孩童懂得多少,只是灌输一种思维方式,潜移默化中让他们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也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认知万事万物。没想到还真有孩童去思考。看来这个孩童值得培育一番,说不定将来出个进士什么的,当然状头是最好的。
  思索片刻,王百诗便有了主意,问道:“武清,今日教授你们四字,可曾学会?”
  武清认真回答道:“只记住了形,意却不甚解。”
  武清心中对自己这样文白夹杂的话语感到一阵酸腐,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酸酸的,不过为了应付,不让人当成怪物,只好继续酸下去了。
  古代男子喜欢留胡子,认为是美的象征,关公都有美髯公之称,从某种审美学来说,王百诗是一个美男子,而且王百诗年纪也就四十的样子,这可是后世男人的黄金年纪。
  王百诗捋了捋胡子,像是发现了金子,目光炯炯,准备考校一下,便道:“嗯,武清,你且默写这四字,让为师看看。”
  武清一愣,也只好拿起了毛笔,回忆了下初中时候语文老师教过的执笔指法,再回忆了下欧体和柳体,而后很沉着地拿起了毛笔,不懂得研墨,看到砚台里没有墨汁,不禁愣住了。
  “我为兄长研墨!”




第四章 艰难生活

  一个稚嫩的童音出现在武清身后,武清扭身一看,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头上留着一撮毛的孩童,一看就是机灵之辈。
  王百诗笑道:“王修,好生跟武清学学!”
  “是的,父亲,孩儿知道了。”王修声音稚嫩,却礼数周全。
  武清心中感叹,这就是大唐啊,就连这小屁孩都有一股让人不得不赞叹的大气风范。武清微笑着谢道:“那就多谢王修兄了。”
  武清也不理会王修如何动作,脑中回忆那四个繁体字如何书写,看到砚台里墨已研好,便顺了顺笔,武清一试便知这是羊毫笔,适合初学者练字。只是纸张粗糙,相当劣质,武清心中感叹一下,虽然王百诗在这里办私塾,而且是免费的,终究不是十分富有,不过对王百诗心中也更是崇敬,这是为了唐朝的教育事业啊。
  当然武清不知道的是,唐朝不论富贵之家还是电子小说,都比较注重名望,王百诗免费办私塾又何尝不是在刷声望呢。
  武清在感叹中,认认真真地写下了“忠、孝、仁、义”四个字,虽然没有欧体和柳体的形,但确实是一笔一划写的,这对于一个三岁的孩童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当然那些超级天才就除外了。
  王百诗眼中没有多少惊艳,点了点头,而后说道:“孺子可教也,他日定有一番成就。”
  “多谢先生指点。”武清恭谨地道。
  随着这样一出,这一日的学业算是完成了。武清知道放学的路,肚中饥饿,也不理会其他同窗,便飞一般地向村西头的家跑去。
  跑到了家,看到柴门紧闭,上前一推,里面居然顶着,武清感到奇怪,难道武大娘不在?人小力气也小,推了几下也没推开,便沿着篱笆墙转悠,想先进去再说。本来想喊娘,可这样喊叫又觉得不好,还好很快便看到篱笆墙下有一个空档,武清很快便钻了进去,朝着厨房走去,想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可是在卧房里传来了男女争执的声音,武清大奇,武清以为自己走错门了,便悄悄朝着中间的卧房走去。
  “今日叫我来,是不是想通呢,要是想通了,这袋米你也不用留了,就跟我回家,你们娘俩也能过上好日子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姓郭的,你也算是个男人,当年要不是我夫君给了你做生意的本钱,哪有你今日,如今你不救济也算了,你还羞辱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这是武氏的声音。
  武清听到这里,冲进了卧房,只见一个男人正要拉扯武氏。武清大怒,“放开我娘!”
  武氏和那男人显然没注意到武清进了院子,错愕之下,武氏挣开男人的咸猪手,拉过武清搂在怀中,悲声说道:“我儿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武清则是盯着男人,这是一个不算强壮的男人,中等身材,脸上倒也俊秀,只是一双无神的眼眸就可以看出,这家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男人嘿嘿一笑,“当着儿子的面,说实话,这袋米,就是你们的了。”男人拍打了下米袋,眼中露出一抹狰狞。
  “说什么实话,姓郭的,清儿永远都是我的儿子,你这没良心的畜生,拿着你的米,快走吧!”武大娘愤怒地说道。
  男人眼中那抹狰狞更甚,看着武氏,狞笑道:“既然你说老子没良心,说老子是畜生,那老子今儿个便做回畜生!”
  说罢,男人一把扯过武清,直接把武清扔出了门外,瞬间,武清感到自己又要死了,砰一声,武清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或许是这疼痛让武清没有昏过去,他看到那男人扑向武氏,怒火中烧。
  武氏眼见武清被扔出去,不知生死,一时间愤怒异常,一脚踢向男人裆部。却被男人挡住,而后又扑上!
  武清怒火熊熊燃烧,他恨不得此刻便长大,他没想到一来大唐,就这么穷,如今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怒不可揭,他悲愤异常,于是他大声呼喊,“救命啊,杀人了!娘啊!”
  片刻,柴门被一脚踹开,来人大喝一声,“姓郭的,住手!”
  只见一个老者瘸着腿,却健步如飞,快速进入房中,只听得几声惨叫,那郭姓男人被打出了门外!
  武氏急忙跑到武清跟前,而后抱住武清,检查武清的伤势,好在只是蹭破了皮,武氏忙取了一块帕子给武清擦拭额头,哭泣道:“都是为娘的错,让清儿如此受苦。”
  那老者瘸着腿走了出来,没管武氏娘俩,对着男人说道:“郭兴,你也一把年纪了,在村中也是有家有业的人,如此还欺负这苦命的娘俩,你于心何忍,况且你如今有这份家业,也是靠了武氏的亡夫的帮助,如今他们落难,你不救助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行猪狗不如之事。你滚吧,若让我再遇到,莫怪我不讲乡里情面。”
  郭兴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瘸着腿,二话不说,脸色阴沉地深深地看了眼正在哭泣的武氏和武清,转身离去。
  老者也不说话,瘸着腿,出了门,片刻,便扛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对着武氏说道:“武家娘子,你别哭了,世事艰难,你也要多坚强一点,这是我给你送来的粮食,也算是给武小子的,哎,造孽啊。要我说,你还是嫁人了吧,虽然受气,但也好过没吃没喝受人糟践啊。今日正好我来送粮食,若他日,哎!”
  武氏哭泣道:“张叔的好意,小妇人心领了,如今我儿已经三岁,若我再嫁,清儿便要受尽白眼,让我于心何忍。张叔的恩德,只有来世衔环结草报答了。”
  张叔一脸担忧,说道:“老叔我不图报恩,只是你孤儿寡母的,生活不易啊。好了,我这就走了,这袋米,也够你们吃上一阵子的了,如果没了,到我那里来取便是。”
  武清默默地注视着这个一脸倔强的老者,虽瘸着腿,但那缓缓离去的背影,武清感到这是多么伟大的人啊,他从来没有感到一个人的背影竟然能够变得如此高大。
  “娘,我想快点长大!”武清说道。
  武氏搂住武清,心疼地蹭着脸,“清儿受苦了,都是为娘的错啊。”
  于是娘俩哭成了一团,悲声足以惊天动地。




第五章 国公之后

  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也没法用语言去表达内心的悲凉。武清只知道,这活出来的第二世都将偿还武大娘这一份情。只是他才三岁,而且家里穷得叮当响。
  在唐朝高宗显庆二年北方大旱,特别是关陇地区,漕运不通,粮食危机严重,唐高宗李治听取皇后武后建议,定洛阳为东都,并首次临幸洛阳,以缓解朝廷中枢的粮食危机。但这并没有改变北方百姓的生存环境,十多年来旱灾蝗灾频发。
  并州文水一带是受灾严重的区域,均田制虽然让农民拥有土地,但每年收获除去田租后,便始终青黄不接,尽管文水是皇后武则天的故乡,减免了一年的田租,依旧没有多少改变。很多人逃难去了,走不了的,不是故土难离等死之辈,就是还有些盼头的人。
  这一日,武大娘带着武清来到了国公山,武清很奇怪,武大娘臂弯里挎着的竹篮里有香烛纸钱,在武清的意识中这应该是要祭拜谁。
  国公山是一座矮山,按照武清的看法,只能算是一个大点的土包,只是这土包上柏树参天,林木十分旺盛,拾级而上,终于来到了一座凉棚。在凉棚中略作休息,便继续前进。不远处,武清看到了一座大墓,武清心中一喜,这下可以当下摸金校尉,以后就不愁吃喝了。
  走到墓碑跟前,武清才清楚看到上面刻着“应国公武士彟之墓”。
  武大娘叫武清跪下,武清很奇怪,本想发问,却看到武大娘跪下并哭泣起来。
  武清不知道原因,却看到武大娘摆好了香烛,没有祭品,只有纸钱。
  等纸钱烧完,武大娘对武清说道:“清儿,给爷爷磕头,你爷爷是咱大唐朝的国公,是大唐朝的开国功臣,你长大了一定要像你爷爷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不枉为娘拉扯你一场。”
  武大娘面色肃穆,此时的武大娘更像一个严母一般,教育着自己的孩子。
  武清认真地答道:“请母亲放下,孩儿记住了。”
  武清很想说,我怎么能够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一个死了的国公爷爷有何用啊,现在连饭都吃不饱,现在总得先解决吃饭问题吧。看着这大气而坚固的墓地,武清不禁摇了摇头,即使里面有金银珠宝,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也拿不动铁锹啊。
  对于村中大户郭兴,武清很想报复,可如今三岁多点的他能做什么?他根本没有机会,但是他不会放弃任何可趁之机。
  徐北村东头,住着一户人家,正是那退伍老兵张兴,据村里头人讲,张兴追随太宗皇帝攻打过高丽,战场上负了伤,瘸了腿,便只好授了一个从七品的武骑尉的勋爵领了一百两银子便卸甲归田了,虽然家中已经没有亲人,但朝廷封赏了土地,因为有勋爵,各方面都有优待,生活还算过得去。张兴娶了媳妇生了娃,可惜十多年前的蝗灾,导致了饥荒,女人和孩子都饿死了。如今张兴也已到了迟暮之年,每日晒晒太阳之外,就是牵着一头老马出去溜溜。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