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言情浪漫 » 正文

歪宠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604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歪宠>:《歪宠》全集

作者:伊晞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001.鱼汤引来外国人

我披着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昨晚忙了一夜的论文,忙完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浑身又酸又累。煲了个鱼汤去洗了个热水澡,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舒适极了。
正准备换衣服进餐的时候,忽然发现房间里有点儿怪怪的,好像多了点儿什么……
定睛一看,卧槽,歪在餐桌上那货是谁啊?奶奶的,是个男的,还是个外国人……
我当时脚下一滑,捡肥皂的心情都有了,赶紧溜进自己房间换了件衣服,才敢出来。
回到餐桌边,那个洋人崽子还躺着,似乎没有醒来。看了看他脚底下的那瓶空了的二锅头瓶子,还有我空了的汤锅和一桌的鱼刺骨头什么的,我就明白发生了什么,瞬间十万只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
我气得灭口的心情都有了,老娘昨晚通宵今天准备犒劳自己,煲了那么久的鱼汤,就特喵的被这洋鬼子给吃了!最无语的是,临时找来用来去鱼腥的二锅头,被这货给喝了,尼玛哪儿来的奇葩啊……
我打量着偷吃我午饭的洋鬼子,只见这货短短的金发微卷,双眼轻阖,能看见明显的秀气的双眼皮线,微微颤动的睫毛,鼻子高而挺拔,唇红齿白,偶尔还砸砸嘴。看这样子,颇有几分贵妃醉酒的姿态……啧啧,是个美男子!
哎哟我去,我是怎么了?不就是个偷吃的老外吗?哼,竟然敢偷吃我的午餐,看老娘不好好儿收拾你……
我撸了撸袖子,然后轻轻摇了摇这货的肩膀,“hey,guys,areyouokay?”
混蛋啊混蛋,果然这个看脸的世界,没得救了。
好吧,摇一摇……扭一扭……
这货貌似睡得更香了,尼玛呀!
得,鱼汤没了,我还是打电话叫外卖吧……拨着电话的功夫,忽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这货怎么进来的?
我急匆匆的跑到门口瞄了一眼,才发现门锁是缩进去的。十有*是我室友覃曼那个坑爹的猪队友,早上上课忘记放锁关门了。擦,小婊砸,你今天不要让我看见你回来,看见你我就分分钟打死你!
送外卖的小哥儿速度还是很快的,十来分钟就送过来了,匆匆忙忙吃了饭,我才带着昨天通宵赶出来的论文,往我导师的办公室去了。
我叫陈歌,女,今年20岁,生活在一个盛产超女和臭豆腐的城市,大三单身狗一只。高三毕业的时候曾经谈过一次短暂的恋爱,大学一直光棍,宅腐属性注定了我与男人无缘。
因为昨晚通宵,以至于我今天一直浑浑噩噩的,王西瓜跟我讲了什么,我都嗯嗯啊啊的答应着。
哦,王西瓜就是我的导师,因为中年秃顶留了个地中海下来,光溜溜的脑袋,被我们取了个外号,王西瓜。
完事儿,基本算是问题不大的,不过还要接着完善。
从导师办公室出来,默默的跑去图书馆查了一下午的资料,直到晚上七点才慢悠悠的回了租房。
打开门,房间已经没人了,我松了一口气,悠悠的跑去喝水。
只听见吱呀一声,我的卧室门打开,金发帅哥一脸醉眼朦胧的样子站在门口。
我虎躯一震,“卧槽,你怎么还没走?”

  ☆、002.胜利者公鸡

“嘿,泥怎么菜回来?我等了泥一瞎午,泥巴窝锁在泥家乐。”我还没开口,外国帅小伙儿就用他那蹩脚的中文说了一串。
“啊……”我一声惊叫,“卧槽,你是谁啊,你今天中午怎么来我房里的?卧槽,你怎么进我卧室的?说,你是小偷还是什么人?我会报警的……”
我吓得不轻,抄过厨房的菜刀就要跳脚了。
帅小伙儿一懵,显然也被我这架势唬住了,懵了一下,眼神慌乱的朝我摆手,“霉女,泥搞矬了,窝屎你楼上的……”(美女,你搞错了,我是你楼上的)
霉女你妹夫啊!能好好儿的叫美女吗?
呃,好吧,跳脚的金毛挺可爱的,我稍稍放下了戒备心。金发帅小伙着急起来,那一头金色卷发飘逸的样子,真的很像金毛巡回猎犬。
小伙子接着说道,“窝劲天中午问见你房间的香味儿,人补住就进来了……我就吃了一癫癫……”(我今天中午闻见你房间的香味儿,忍不住就进来了,我就吃了一点点)
我觉得如果有一种动物能形容我当时的表情的话,那一定是神兽草泥马。想想我炖了那么久的鱼汤就那样没了,我忍不住就开始河东狮发功,“你妹啊,忍不住进来喝了一点点,就把一锅汤都喝掉了,渣儿都没给老娘剩下。还把我做料酒用的二锅头直接喝了,你是奇葩吗?”
我正骂得得劲儿的时候,他来了一句让我吐血三升的话,“奇葩?是在夸窝吗?”(奇葩?是在夸我吗?)
我的额头默默的滑下三道黑线,然后无奈的回答道,“是啊,是夸你的话。”心里默默吐槽:嗯,你真的是奇葩,果然是奇葩!
接着金毛来了一句让我更抓狂的话,“窝饿了,泥能给窝做晚饭吗?”(我饿了,你能给我做晚饭吗)
万里晴天一声闷雷,我忽然很后悔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我应该去玩几天再回来的,这样就能够把他直接饿死在这儿了。不对,覃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也还是会放他出去的,而且指不定人家到时候会怎么认为我跟人家的关系。
想想我就觉得蛋疼,别问我哪儿的蛋,我一姑娘家,只有脸蛋。
我俩就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那金毛就一脸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儿看着我,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盯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用我坚定顽强的毅力,拼死抵抗了不到两分钟,然后我败阵了。果然这个看脸的世界,没得救了。没办法,谁叫人家长得帅呢。
“好吧……反正我也没吃晚饭。”我弱弱的说道,语气都瞬间都软了很多。
我话音还没落下,小伙子就屁颠屁颠的跟上来了。
“mynameisvictor·cock,what'syourname?”victor很开心的问道。
“carolchen.”我答。
等我慢悠悠的去冰箱找吃的,慢慢消化victorcock这个名字的时候,猛然反应过来:这个名字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胜利者,公鸡!!!

  ☆、003.蹭吃蹭喝的歪国人

很多人都喜欢给自己取个英文名,但是有的时候,不是所有的英文名都像听上去那么洋气的,比如最常见的jack,翻译过来其实是公驴的意思。至于jackson,就是公驴的儿子了。
这么看来,victor这个名字,还是算不那么别扭的。就像年少不懂事的我,自己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是“silver”,翻译的话就是银白色的。当初我一逗比同学看着我的英文名字,问我什么意思的时候,我回答“银色的”,然后这货二话不说笑到抽筋。
我满头雾水,不知道他几个意思,几番逼供之下,这货才告诉我说,“淫色的,你这名字,取得真是太像你本人的性格了。”
我像你大爷啊像!不过自此之后,我就改名了,查了意思之后再改的名字。carol意味歌唱,欢唱,倒是也和我名字符合了。
回忆得正欢,有点儿发呆的时候,歪国人拍了我一下,“其实我有中文名字的,我自己给自己取的,叫周维。你的中文名字叫什么?”说着,歪国人还拿出手机打出他的名字来给我看,样子还真是蠢萌蠢萌。【鉴于周公鸡讲话不清不白,我就给自动转换成我能理解的语言了。】
我白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回答道,“陈歌。耳东陈,唱歌的歌。”
我翻出菜篮子还剩下的两个鸡蛋和一个大西红柿,还有电饭锅里剩下的一些剩饭,决定晚饭就做蛋炒饭了。说起来,以前根本不会想自己下厨,如果不是因为有一次妈妈加班不在家,表姐给我做饭,做了一盘满是味精的蛋炒饭给我吃,弄得我当晚消灭了一茶壶的水,我想我大概不会9岁就开始下厨的。
到了大学,早期是叫外卖叫得比较多,但是到了大三大四,学校周围的外卖是吃腻了差不多了,而且课不多,就干脆自己下厨了。
我洗锅子的功夫,周维这只苍蝇就开始一直在我周围嗡嗡了,“陈歌,陈歌,你今天中午做的鱼好好吃,能告诉我是怎么做的吗?”
“下回再说。”
“陈歌,陈歌,中午那个酒好辣,劲好足……”
“那是我做鱼去腥味用的酒。”
“……,陈歌陈歌,你现在做的是什么?”
“蛋炒饭。”
“陈歌,陈歌……”
“你妈蛋,有完没完?”我觉得我快要疯了,从来没有一天之内被人呼唤过这么多次,整个儿都有一种“onlyyou”的感觉了。这一刻,我想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至尊宝的痛苦。
歪国人眨巴着水蓝蓝的大眼睛,一脸小委屈模样看着我,“你好凶……”
我瞪了他一眼,“谁叫你总像个苍蝇一样唧唧歪歪,烦死了!”
他马上露出不敢的模样,然后扁扁嘴,像是怕他再多说一句话就没有晚饭吃了一样。
之后,他就一直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等饭去了,好不容易做完了,这货开心得手舞足蹈的就过来帮忙端盘子了。
嗯,吃倒是挺积极的。
我吃了一饭碗之后,陈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干掉了自己的一碗,以及剩下的半锅。
外国人都是饿死鬼投胎吗?我觉得自从认识了这奇葩之后,我就刷新了对外国人、对美帝的三观了。好在我晚上为了减肥还是吃得少的,不然我得跟这饿死鬼拼命。
吃得差不多了,饿死鬼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说什么就说。”我大方的说道。
周维犹豫了一下,“你做饭好好吃,比学生食堂好吃多了……”
“废话!”我无语道,“有话快讲有屁快放,懒得听你阿谀奉承。”
“所以,我以后可不可以过来你这里吃饭?”周维眨巴着好看到欠揍的蓝色大眼睛道。

  ☆、004.见钱眼开

我当时想学红太狼拿着平底锅扔死这洋鬼子的心都有了,但是这货乖觉得很,见我眼色不对,立刻立马上马的说道,“我不会总是白吃饭的,我可以付钱……”
咦,洋鬼子还是很懂事的嘛!
见我脸色有所缓和,这货甚是欢喜的说道,“也不会天天来蹭,只是你做饭的时候,记得叫我就可以了。”
嗯,要求好像也不是很过分。
“一个月一百美金,可以吗?”洋鬼子眨着幽蓝的眼眸子,一脸祈求的模样。
哇哦,好像还很划算的样子。老娘一个月生活费也才一千二,这在大学基本是中等开销吧,一下子多了一半的生活费,就算是要经常带一个洋鬼子吃饭,也还是带得起的。除去这些不算,老子经常出去做兼职,也差不多就是五十到一百二一天不等,累死累活还经常看不见钱。因为嫌弃宿舍没空调,出来租房,和覃曼一起租房,三百一个月。这样算来,房租费轻而易举的赚回来了,我这笔买卖也就不算亏。
“你说的哦……不要后悔!”我贼眉鼠眼的笑着,乐呵呵的道。
周维乐得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还欢欢喜喜的说道,“不后悔,不后悔。”
看着他一脸欢喜的样子,我内心忽然闪过一丁点内疚:他这算不算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不过这一丁点的愧疚感,也在这二货把蛋炒饭盘子舔了一遍之后,烟消云散。
我起身洗杯子,准备泡茶喝,吃货周维见我似乎又要弄吃的,屁颠屁颠的就跟过来了。“陈歌,你是又准备弄什么吃的吗?”
我拿着一罐子花茶,立马飞了一个白眼过去,“吃完东西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你想得美!”
周维一下子就老实了,“我……我只是想看看你还要吃什么……”
看他一脸老实巴交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我准备泡茶,刚刚蛋炒饭吃得有点儿油腻,想泡杯茶解解腻。”
“我也要我也要!”周维一脸得瑟的说道。
“先去把碗洗了,否则一切免谈!”我黑着脸说道。
周维一脸斗败的公鸡模样,耷拉着脑袋就滚去厨房洗碗了。嗯,这种吃完饭不要洗碗的感觉,真是爽歪歪呀。尤其看着周公鸡去洗碗的样子,简直不能再爽!
我总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不过只要一想到这家伙,中午把我的鱼汤吃光了,我就觉得他不可原谅。嗯,想想,我觉得这家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被我欺负得不惨吧。
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不要得罪爱记仇的女人,这话还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整这家伙的好主意:他不是嘴馋么,那我明天就做一顿解馋的,好好儿伺候伺候他!
内心的小恶魔开始兴风作浪,想到那个变态辣的辣椒,做个辣椒炒肉应该会很棒。还有啊,妈妈以前经常做的夏日避暑佳肴苦瓜汤,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我还在无限意淫着,周公鸡已经洗好了碗,解开围裙凑了过来。

  ☆、005.请你吃变态辣

我泡的是金银花加苦丁茶,都是我自己乱搭配的,因为我喜欢吃一些上火的东西,又容易长痘,所以听了覃曼的建议,经常泡一泡金银花茶。
“我也要接你,接你……”周公鸡开心的说道。
“那个叫解腻!”我白了他一眼,“没文化,真可怕。”说着,拿手机打出这两个字给他看。
谁想到这家伙一把抓住我的手机,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小本子来,然后把那两个字誊写上去。又很是好学的问我,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嘴角抽了抽,呃,什么意思……
“就是你吃了很多油腻的食物之后,再吃点儿能让你不觉得那么油腻的东西,就是解腻……”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然后就开始半吊子英文半吊子中文给他解释了起来。
最终,在我逼着周公鸡喝了一口花生油,又喝茶嚼茶叶之后,他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我的英语啊……果然跟外国人沟通还是欠缺了一点点的。好吧,是欠缺很多。
看着周公鸡一脸要死不活的表情,我也是够乐呵的,笑得半死不活之后,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有的没的,留了电话号码,周维就带着我上去他的宿舍看了。
他是因为受不了大星城的酷热,所以出来租房的。这么看来,他和我也差不多。不过人家是土豪呀,人家一个人租一间呢,我则是*丝选择租房。不过好在覃曼和我是高中同学,我们两个一起倒是很合得来的。
在他房间溜达了一会儿,又顺带收下了他的一盒进口巧克力,还拿了他这个月的伙食费,我就开开心心的下楼了。
覃曼这个猪队友,和男朋友卿卿我我到十点多才回来,进门就被我打了一顿死的,说她以后一定记得关门,才放她回房间睡觉的。
临睡前,死八婆还不忘问我一句,“那外国欧巴帅不帅?回头来了记得叫给我看看。”
第二天是星期六,因为懒,所以我没去做兼职。再说前天熬夜我睡眠还没补回来,所以周末就决定懒到底了。
一觉睡到中午起,覃曼这个没良心的早就去图书馆了,而我则泡了一包泡面,马马虎虎的吃了,换衣服就去菜市场了。我知道附近的菜市场,有一个摊位的尖辣椒特别辣,能让你爽到难以言喻的地步。
买了点儿辣椒,又买了一对鸡翅,一把紫苏,一根苦瓜,还有两个土豆,我就乐颠颠的回租房了。
打电话告诉周公鸡,说晚饭下来吃,我就开始开电脑打撸啊撸了。差不多到了快五点的时候,房门就被敲响了,开门,只见周公鸡一脸兴奋的表情站在门口。
来得还真早,我笑了笑,“这么早就下来?”
“我想看看你是怎么做菜的。”周公鸡开心的说道,“顺便问一下,能不能和你学做菜。”
得,就我这半吊子功夫,还能开始收徒弟了。我无奈的笑了笑,还是放周公鸡进来了。
不过,我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五分钟后……
周公鸡霸占着我的电脑,开始玩lol,我则早早的开始准备晚饭!!!
我看着拿着我电脑在一旁热血沸腾的周公鸡,阴暗的笑了笑,然后抓了一大把辣椒,撒进了鸡肉里。
不过瘾,又拿了点儿辣椒切了,继续丢进鸡肉里……

  ☆、006.屌丝活该孤终生

我在厨房“叮叮当当”的捣鼓,又蒸了两杯米,想着应该差不多够吃的了。
做了一碗最拿手的醋溜土豆丝,还有一份变态辣鸡翅,以及一碗紫苏苦瓜汤,晚饭就这么做好了。饭差不多做好的时候,覃曼这儿猪队友也正好回来了。
“我就说怎么这么香,原来是你在做饭。我说,平时懒得跟猪一样,最近怎么这么勤快下厨了?”覃曼手里的包都没放下,就取笑起我来。
我白了她一眼,“有什么办法,收了人家饭桶的钱,总不能不尽心的给他做点儿什么吧。”
覃曼一听饭桶,一脸八卦状,“欸,他在啊?”
“嗯。”我有气无力的回答,“霸占了老娘的电脑,还在拿老娘的账号打撸啊撸。”我嘀咕道,“这小洋鬼子简直就是王八蛋!”
覃曼一脸憋笑,然后蹑手蹑脚的凑到我房间门口去瞄,不一会儿又兴奋的猫了回来,“唉唉唉,我说哥哥,那外国人长得还不错欸!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开桃花了,泡到这么帅的一小伙子。”
哥哥是覃曼给我取的外号,因为我性子太糙汉子,所以身边的朋友也拿我当汉子使。
覃曼呢,虽然不是校花级别的人物,但是人家也是女神级别的了。黑色的长发,卷了几个大波,长发及腰显得很淑女。身高一米六五,苗条得不得了,偏偏还胸大屁股翘,啧啧,真是小尤物一枚。
“曼曼,我又不是你,哪儿来的那么多桃花!”说着,我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大美妞儿,别取笑我了,吃晚饭没,要不要一起?”
覃曼撇撇嘴,“那么多辣椒啊,最近我忌口的,你们吃吧,我晚点儿自己出去觅食得了。”
说着,小妖精大摇大摆的回了自己的卧房。
不一会儿,饭熟了,我端着菜上桌,也喊周维过来吃饭了,“周公鸡,吃饭了。”
一不小心,就把人家的外号给直接喊出来了,顿时囧哒哒。不过周公鸡貌似没注意,只听见了我喊他吃饭的声音。游戏都没来得及玩完儿,就屁颠屁颠的来吃饭了。
我给他盛好饭,自己又装了一小碗,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
为了表示我作为东道主的礼仪,我拼命的给周公鸡夹菜,“吃鸡肉,吃鸡肉,这个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功夫做的。”我笑眯眯的给他夹菜,内心则在使劲儿呐喊:吃你同伴的肉吧,辣死你,辣死你!
我在给周公鸡夹菜的时候,周公鸡居然也给我夹了几块鸡肉,还笑得一脸猥琐样儿,“礼尚往来!”
我当时就拉不下脸了,但是为了不让周公鸡察觉到异常,只好硬着头皮笑眯眯的吃了。
辣椒这种东西,是一种很神奇的作物,吃的时候可能不会觉得很辣,但是过一会儿辣劲儿上来了,你就欲罢不能了,只能越吃越去盖住味儿,然后越辣得你想死。尤其这盘鸡翅,我用油抄过一遍大蒜,加了孜然等等香料进去,香气扑鼻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果然,吃第一口两口的时候,还只是觉得微辣。两块翅尖下肚之后,我就已经是满脸的汗了。
周公鸡也差不到哪儿去,鼻头都辣红了,额角鬓角渗出许多的汗来。
“oh,*!”周公鸡骂了一句。
我嗦了嗦舌头,说道,“骂什么呢?”
周公鸡随即喝了两口汤,“陈歌,辣椒,好辣!不过,好好吃!”然后周公鸡义无反顾的又夹了几块鸡肉到我碗里,自己也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十分钟后,我们俩人顶着《东成西就》里面那种夸张的鸭子嘴,开始满世界找甜食。
我去覃曼房里拿牛奶,覃曼看着我这作死的样子,忍不住笑着问我,“你不是知道那是变态辣吗?还那么使劲儿吃?”
我撇撇嘴,灌了一大口牛奶,“这不是为了报复周公鸡那天偷喝我鱼汤吗?”
覃曼忍不住在一旁捂着肚子笑,说,“哥哥,不是我说你,其实我觉得这个外国帅哥对你倒还不错,好好儿发展说不定能当对象处。你吧,也太不像话了,拿着辣椒作死的去辣人家。我看你是应了那句话:*丝活该孤独终生。”

  ☆、007.出门解辣

说实话,虽然我的确是很花痴,也很喜欢帅哥,不过我萌的都是一些二次元帅哥,最爱的就是《盗墓笔记》里的张起灵啦,还有一些什么《银魂》里面的坂田银时啊、土方十四郎啊、冲田总悟啊、神威啊等等……总之,我跟三次元的帅哥,是绝缘的。
不对,说起来,三次元还是有我喜欢的帅哥的,比如梦殿、王爷、小小白……得!说来说去还是二次元!
每次曼曼一说我,我就开始扒拉我的二次元大本命们,曼曼就会长叹一口气,“欸,宅腐属性没得救!”
所以对于周公鸡,说实话他颜值的确是还不错的,可是还真不是我心水的那一款。至少,比我身边很多*丝宅男们能看多了。吐槽别人的时候,我心里默默腹诽一句:老觉得人家宅男长得不好看,自己一个宅腐女,人丑还颜控,是不是不太好……
喝完曼曼的早餐奶,还是不怎么解辣,眼睛都热乎乎红通通的。我和覃曼都不是喜欢屯粮的人,所以屋里基本没有多少零食,这会儿周公鸡还在外面餐厅含着热泪吃软糖,根本不顶用,泡茶现泡又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冷。
“走,喝奶茶去吧。victor,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喝奶茶吗?我请客哦。”覃曼看着我俩辣得不行,实在是不忍心了,于是一向手松的她就决定请我们去喝奶茶了。
附近就有一家叫做奶熊的奶茶店,离我们的租房也不过三十米左右,三个人就跑去那儿坐下了,覃曼自己点了一杯忘情水,我点了一杯白桃乌龙烤奶,周公鸡点了一杯甜腻腻的招牌毒药。
三个人捧着奶茶慢悠悠的喝,相比之前在家里的时候,辣得不行的遍地找解辣的东西,舒服了很多。唯一可以看出辣椒余威的,就是我和周公鸡红肿的嘴巴,还有因为太辣导致嘴唇周遭都红了一圈儿,忒搞笑。
一边吸溜吸溜的喝奶茶,周公鸡问道,“陈歌,你今天放的什么辣椒,怎么那么辣?”
一听周公鸡开始发问了,做贼心虚的我,脸都有些发烫起来,支支吾吾道,“辣椒就是辣椒呗……”
周公鸡嘀咕了一句,“以前都没吃过这么辣的辣椒……”
我一听顿时更心虚了几分,遂死鸭子嘴硬,梗着脖子粗声粗气道,“我哪儿知道什么辣椒辣不辣啊,我买的时候又不会生吃一个,怎么,嫌辣啊,以后都不用来吃得了!”
一听我说这话,周公鸡瞬间就焉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覃曼一直在旁边忍着偷乐,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她立刻老老实实的喝奶茶、玩手机,还不忘偶尔偷偷的瞄我和周公鸡一眼。
手机震动了一下,我低头,才发现覃曼这个鬼机灵发了条微信给我:哥哥,说真的,这个小伙子还挺不错的,比我以前见过的几个外国人都老实可靠多了。该下手时就得下手啊!
我当时就满头黑线,谁晓得手机又震了一下,又是一条: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遇到好男人,一定要把握住啊,不然人家可就跟别人溜了!
我放下手机,一脸怨念的看着覃曼。

  ☆、008.黑色的奇怪方块

陈歌一直在劝我说,周维看着感觉还不错,我一脸黑线,坐在那里喝奶茶的时候尴尬极了。
奶茶喝完,我和周公鸡两个人也没那么辣了,正想说回去的时候,覃曼不知道脑子里面哪根线搭错了,“哥哥,我想吃老罗记的臭豆腐了……”
我一脸蛋疼状:“这么晚还要跑去太平街口啊?”
周公鸡立马接话,“太平间口?”
太平间你大爷啊,这大晚上的能不能说点儿吉利的东西啊!我白了周公鸡一眼,没好气儿道,“那个叫太平街口,是长沙的一条老街道,挺有古风古韵的味道。太平间是停尸体的地方,你丫能不能把发音好好儿说了?”
周公鸡一脸吃翔的表情,我也是一脸的无奈。
“臭豆腐,哥哥……臭豆腐……”覃曼开启撒娇模式,完了完了,身为汉子的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花姑娘撒娇了。
于是,禁不住覃曼的软磨硬泡,我只能装哑巴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这个时候周公鸡还特别开心的插了一句嘴,“陈歌,陈歌,臭豆腐好吃吗?”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 标签:歪宠,言情,浪漫,爱情      上一篇:误入官场       下一篇:侠医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