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五花八门 » 正文

宠妻为患:神君诱捕36计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1058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宠妻为患:神君诱捕36计>:
----------------------------------------------------------------------------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
宠妻为患:神君诱捕36计
作者:
云起VIP2015-03-22完结
总点击:23336 总人气:18450

文案
“ 一、内脏器官外露者,勿进;
二、四肢脑袋等有任何一部分不在原位者,勿进;
三、流血不止者,勿进。
我可不想每天做完生意,连饭都吃不下去。你以为谁都和司冥那变态一样,每天将十八层地狱巡逻一圈还能优哉游哉的喝两口小酒?”
本神君守着一座城,没事和司冥那小子抢抢生意,听听八卦,也挺悠哉的。
什么,你要来应聘?喂,男人,不要以为你笑的那么妖孽,我就会被你迷惑,老实说有什么企图?
小离儿,挣扎总是徒劳无功的,反抗总是被镇压的。你就从了我吧!
“前世今生,为你入魔,我甘之如饴。”

作品标签: 轻松、腹黑

==================

  ☆、1.第1章 永夜城主

  楔子
  传说,极渊之中,有城,名永夜,魂魄入之,可起死回生。
  第一章永夜城主
  我俯视着下方哭的泪流满面的女子,颇为无奈的捏了捏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真搞不懂,为了一个男人,至于么?哭哭啼啼的?不过送上门来的生意,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柳心妍,复活你可以,但是你想好要付出什么了吗?本君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和冥王那个老不羞抢生意,是件分外让人开心的事情。漫长的生命,总要找点消遣才不会无趣不是。我绝对不承认和那个老不羞作对是我平生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自从一万五千年前那场不是很愉快的聚会之后,我便在下界的极渊建了这座名为永夜的城,专门帮执念太深的生魂还阳,为期三年,让他们完成未了的心愿,当然我也会索取适当的报酬。
  从这女子哭哭啼啼中,我得知,她本是一个富庶人家的小姐,因家中独女的身份,十七岁的时候父亲给她招赘了一个夫婿,婚后两人夫妻情深,即便是成婚十年,不曾生养,丈夫始终对她温柔如一,百般的宠爱只对她一人。但是这女子也是个短命的,莫名的生了一场大病,就这么去了。本来死了就死了,人各有命。然而,她死后魂魄在府中游荡的这几日,看到的听到的确实是让鬼心寒,具体就是她的丈夫当真不是什么好鸟,原来她的不生养,她的病逝,还有两年前她父亲的死,统统都是这个男人一手策划的。自己尸骨未寒,这个男人就在她的灵堂和她的贴身丫鬟滚在了一起。但无奈她是魂魄,碰不到摸不到的魂魄,不能亲手解决这对狗男女,是她最大的遗憾,所以她执念太深的情况下,就来到了永夜城。
  我挥挥手,送走了这个被骗的女人,但愿三年后她能回来,履行对我的承诺。
  “小白,世人都道,痴心女子负心汉,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天生就是来负心薄幸的?”我懒洋洋的靠在榻上,饶有兴趣瞧着在案边磨墨的白衣男子,调戏这面瘫小白也算是我的爱好之一。
  他语气依旧淡淡的也听不出什么喜怒,“大人,你不是凡间的女子。”说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略微停顿后道“大人您不用担心这种情况。”话说我这种反被调戏了的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小白,你刚才的眼神如果我理解无误的话,是说你大人我没人要对吧?
  想当年,在昆仑山脚下的泥潭里我捡回小白来的时候,挺讨喜的一个小男孩来着,怎么才不到三千年的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模样,面瘫暂且不说,近来性格也有向阴暗方向发展的趋势。想到这里,我不禁唏嘘。改天带他去人界转转,晒晒太阳。看来这每天看不到阳光的永夜城确实对小孩的成长不好。
  “大人,冥界来使到。”这厢我正兀自思量着和小白一起去人间的事,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委实有点诧异。尤其是看到递过来的大红色请柬的时候,司冥这老不羞终于决定不祸害三界女子,找个人娶了?
  要说我平生最不屑的人,司冥绝对排名第一,明明已经几十万岁的老年纪,却喜欢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漂亮脸蛋,四处拈花惹草,没有一点身为上神的自觉,作为一起从大荒里诞生的同僚,我深以为耻。

  ☆、2.第2章 贺礼

  算了,似本神君这般品行高洁的,和他一般见识。太掉价了。
  下月初九,啧啧,这么着急?这老不羞是不是私下里拐了哪家的闺女,怕人家找上门来,所以来个速战速决?请原谅本神君这种不太美妙的猜测,作了二十万年的对头,对于他那一肚子坏水的分量,我颇有心得。坑蒙拐骗这是不用提了,他的高明之处,绝对是你被坑了骗了,还会觉得不过瘾,非得再找到他骗一次才甘心。
  “大人,贺礼可需要下官去准备?”一旁的谢白询问道。
  “不用,小白,你吩咐一下,把我后院那对不会叫的秃毛鸟拎出来梳洗梳洗,打扮的漂亮点。给上神送去。”
  “大人,那是灵鸟青鸾。”谢白纠正的语气略带了点无奈。
  “嗯,就是那两只,不知道是不是风水问题,唉,传说中能歌善舞的灵鸟,怎么来了我永夜城之后,就毛也脱了,嗓子也哑了呢?”想起这事来,我实在郁闷。听说当时我阿哥为了捉这两只可是在那冼梧林里蹲了三天的。
  对于此女的无耻健忘,谢白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可没忘记,她见到这对鸟后的那几天里都做了什么。他淡定的瞥了眼在椅子上兀自哀叹的某人。好吧,当时逼着那两只鸟连唱了七天七夜的人不是她,当着那两只鸟说人家毛漂亮要拔下来做枕头的也不是她……
  他十分怀疑,那鸟最近脱毛严重纯粹是得了焦虑症,被她吓得。
  人间四月。
  红色,蓝色,黄色,紫色……
  大片的花海,在风中摇曳,像海浪般起伏连绵。和小白分乘两骑,在这样一个漂亮的地方开始了我们的人间之旅。嗯,不错,这明亮的颜色,有多久没有看到了?
  永夜城,在那片被蜃珠照亮的土地上,因为不见阳光,是不会有除了白色的以外的花的,虽然三界都传说那白色的夜昙花极美,但是看了这些年,也有点审美疲劳了。
  “小白,你喜欢什么颜色?”我回过头笑着问了一句,作为一个体贴下属的好老板,了解下属的喜好,也是一项必修的功课。
  “一定是白色对吧。”我还未等他回答便抢先说道,“你看,你叫谢白,你的衣服也一直是白的。”
  “不,大人,下官喜好红色。”谢白的眼睛盯着前方,声音里有着些许莫名的执着。
  唔,这个答案有点意外,不过——
  “来,接着,”我凭空的指尖捏住了一朵嫣红的花朵,朝着他丢了过去,“送给你。”
  “小白,要不改天咱去冥界那挖几株彼岸花吧!”
  “……”
  “那花挺好养的,不需要阳光,永夜城一定可以……”
  此时的谢白看着前面喋喋不休的女子有点无语,“大人,前面不远是朱镇,那儿梨花糕最为有名。”
  “啊,你不早说,走,咱们快去,驾——。”

  ☆、3.第3章 狐狸精

  朱镇。
  傍晚时分,街上行人不是很多,且大多行色匆匆,想必是赶着回家吧。
  彼时,我正一脸餍足的坐在饭馆二楼临街的包间里。吃饱的日子,本神君表示很幸福,本神君一直是个食人间烟火的神,你们不懂,大荒时的苦日子,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想当年的动物多凶残啊,吃块烤肉至少要先大战几十回合,太不划算了。再加上我这厨艺废材,所以,对于天界那群不食人间烟火自诩清高的家伙们,我是相当不屑的,切,不懂生活……
  “大人,这位姑娘怎么办?”谢白很是不情愿的打断了某只女人吃饱喝足后的无限遐想。包间里多了陌生人的味道,他很不喜欢。
  “谢——谢谢大人,出手相救,如若——您不嫌弃,青媚.青媚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一直以为隐藏的很好的青媚,听到白衣男子的话后,很识趣的现了身,扑通一声跪在了女子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刚才可是亲眼看到这个姑娘素手轻轻一挥,就把那个打扰她吃饭的道士给挥的没影了。这功力,她都不够塞牙缝的,再者是她无端闯入,那个道士也算她引来的,她,她,怕啊,怕这女子挥挥手,她也没了。
  唉,真是不安生,吃个饭都不让人消停。
  我一手支着下巴,望向跪在桌旁的女子,嗯,长得挺漂亮,梨花帯雨的小脸蛋儿,上扬的丹凤眼里很是狐媚,颤巍巍的轻轻一瞟,当真叫人销魂。还有身上这股味道,果然,和青丘那老狐狸有点关系。哼,又是一只狐狸精。
  “嗯,确实,要不是我,你现在估计已经被小道士做成大补的药丸了。大恩,确实该报,不过做牛做马就算了?骑个狐狸出门又不拉风,不如——”我笑眯眯的朝她胸口扫了一眼,又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小白。
  谢白扶额,然后带着同情的目光朝那只狐狸走了过去。
  青媚走出门的时候脚步还是虚浮的,这,这两个,无耻的强盗。呜呜,外婆啊,我对不住你,我不孝……我不该离家出走,我不该顺手把你的宝贝镜子带出来,我错了,呜呜,我错了……
  “乾坤镜,名字倒挺拉风,哼,那老狐狸每次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死活不让我碰的宝贝,也不过如此,有什么稀奇的?也就是那爱臭美的狐狸,成天捧在手上。”从大荒活到现在,天灵地宝也见了不少,这刚拿到手的镜子,委实没什么稀奇。
  听到某女的话,谢白表示很胃疼,感情都是青丘狐主自找的。要是肯借给这个女人摸两下,早就没事了。这个女人也就不用每隔几十年,就寻个由头去青丘转转,而狐主也就不用每隔几十年就闭关一次了。
  此刻,他深深的体会了,前几天城门守卫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怎么说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对,就是这句话。

  ☆、4.第4章 一朵烂桃花

  “小末~末~~~~可想死我了~~~~”听到这一波三折的叫法,我本能的朝后一闪,不甚厚道的将小白推到了来人的八爪怀里。
  一冷面,一妖娆,一白袍,一粉衫,这两人抱一起的场景,意料之中的和谐。当然,如果,那个粉色的人影,头发不是这么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没有被撕开三道口的话会更加美妙。
  我有些后悔了,我不该凑热闹的,不知道现在回楼上喝茶还来得及不。而此时反应过来的谢白也已经将挂在自己肩膀乱蹭的某人拎了下来。只是看到来人是谁时,脸色似乎变得有点不大美妙。
  “吆,这么多年没见,小谢依然是这么的英俊潇洒,让人心动,这小脸蛋儿……,不如,就从了本君~~”暮潇水纤纤的食指挑起了小白的下巴,但是介于他略矮于小白的身高,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违和感。
  谢白此刻是满心的苦楚无处诉。他可以跑吗?可以跑吗?怎么会遇上这个大神。
  我看到一贯面瘫的小白露出这种苦哈哈的表情,想这暮潇水也委实没有辜负,“三界第一朵烂桃花”的盛名。暮潇水,元身是一株雌雄同体,活了三十八万年的桃花树。据他自己说他是男的,不过,因其时常一袭粉色桃花衫,长的又甚是漂亮,外界也有传言他是女子,但更多的则是说其性别不明,逢女变男,逢男变女。其实也怪不得众人八卦,只因这人确实是个男女通吃的主。换句话说,他喜欢美人,包括男美人,也包括女美人。见之必定上下其手调戏一番。
  和他相识,少说也有三十万了,彼时,我刚出大荒,也不过六万岁,算得上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毛丫头,现在回想起来,只想叹一句,交友不慎。
  “小末~末~~~~”
  这不,和小白纠缠无果的暮潇水很愉快的转换了对象。
  “暮潇水,你这是又被哪个姘头的老公或者老婆揍了?”我打量着他此时的造型。好歹也算个神君,在凡间还能这副模样,也实属不易。
  “唉,没办法,长的漂亮就是麻烦,走在街上都被人追,”他说着,抬起兰花状的中指和食指拈开了额前遮住眼的一缕头发,一脸的无奈状。“你看,一不小心,衣服都被扯烂了,小末末~~,你后悔当年没答应做我娘子吧?本君这么有魅力。”说完他自认为潇洒的朝我抛了个媚眼。
  嫁给他?除非我脑袋被临渊家那头白毛驴给踢了。
  “这地方的民风倒是蛮开放的。”我瞟了眼他头顶上,那一看就是被雷劈的发型。这厮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的强悍。看来他这位姘头的家属实力不错。
  “对啊,对啊,小末末你都不知道当时情况,还好,我跑的快。”
  “对了,你来这里是?”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上,遇上暮潇水这厮,我还是很好奇的,这小地方可没听说出过什么美人,选这里落脚,不符合他风格。
  “这个,”他的脑袋偏向了饭馆的门口,略迟疑了下,“小末末~,你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对你痴心不悔。追求了你这么多年,你都不应,所以,我就寻思着来人界散散心。顺便,缅怀一下,我对你情深不渝,海枯石烂的真情……没想到,此等情况下都能遇到小末末,缘分,真是缘分,刚才你的出现,就像一缕甘泉,瞬间滋润了我将要枯萎的爱情之花……”看着这厮一脸向往憧憬,仿若我是他此生挚爱的表情,我表示有种要踢死他的冲动。虽然对于一贯没皮没脸的人,我如此暴躁确实有失风范。更何况,此时大厅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鉴于这家伙扎眼的造型,我们三人此时也算是备受瞩目了。
  所以,正在我思索到底是该伸左脚踢他斯文点,还是右脚踢他比较好看一点的时候?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解决了我的难题。
  “暮哥哥——”

  ☆、5.第5章 桃花劫

  顺着声音瞧去,迎面走来了一群人,带头的是个嫩黄色衣衫的小姑娘,稍圆的小脸带点婴儿肥,水汪汪的一双眼睛,白嫩嫩的肤色,像极了一只小兔子,煞是可爱,目测也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是个小美人。
  “暮哥哥——”听到这亲昵又缠绵的语调,不用想,又是一个被这厮外表迷惑的。我很是怀疑,难道最近人间风水也不好了?美人稀缺?不然暮潇水怎么连这种青涩的小丫头都不放过?委实有点饥不择食了。
  “她是谁?”小姑娘看到我后质问的语气很是不善。想来刚才暮潇水那堆废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吧。
  暮潇水两眼发憷的看了眼面前的小姑娘。在其哀怨的目光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来,介绍下,云小姐,这是离末,我的未婚妻。”小姑娘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然后就咬着嘴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眼泪也慢慢的落了下来。
  我有点莫名,这暮潇水在搞什么鬼把戏。
  “呜—呜——她、暮哥哥,你怎么你、你、你不要容儿了么?呜——”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她啊,明明是她一直追着他不放的好不好。“云小姐,我一直只喜欢离末一个。”他很是无奈的对云花容说道,说着顺势揽上了我的腰。
  “我,我可以做小。我不介意和离姐姐一起服侍暮哥哥的。”云花容期望的说道。
  “我介意,云小姐,对不起,我今生今世只想娶离末一人。”瞥了暮潇水一眼,我极力的忽略了右边腰上那只爪子所带来的不适感。适可而止吧,再说下去,小姑娘的目光快喷火了。
  而且,看到大厅众人兴致勃勃看过来的目光,本神君表示,有点,丢人。
  不过,今天暮潇水这厮确实有点反常,倒不是说他以前有多正经,只是,自打上次他借机摸我的手,被我扒光丢进极渊的寒潭泡了三天三夜之后,他在我面前一向还是很收敛的。况且,他虽爱好调戏美人,但也自诩风流的讲求个你情我愿,好聚好散,至于这么狼狈,还要拿我当挡箭牌?本神君的直觉表示,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来因为我太久没有出极渊,错过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呢!我仔细瞧了眼对面的小姑娘,眉目间的神韵有点熟悉。
  不过——
  我转头看向暮潇水,甜甜的朝他笑了笑,顺便很自然的摸了一下垂到右耳畔的浅绿色发带。
  察觉到腰间松开的胳膊,本神君很满意他的识时务。
  其实,对于某女无声的威胁,暮潇水表示有点淡淡的忧伤,不就是摸下腰么?他可没忘记,当年就是被这条发带捆住,整整三天啊,要不是被恰好出现在寒潭边的离夜给拎上来,没准他现在还在潭里泡着呢!
  暮潇水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年这个女人面对他质问时那轻飘飘的一句,‘不好意思,忘了。’
  唉,这么美丽的小末末,怎么如此暴力呢。自从知道了美人带刺的真相,暮潇水一直很内伤,但好在他一向是个自愈能力十分顽强的主。拽秃了几枝桃花,忧郁了一阵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6.第6章 花容

  “我要和你决斗!!”似是看到我和暮潇水有点眉目传情的嫌疑,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爆发了。
  看着将将到我肩膀的小丫头,我很无语。不过触及一旁暮潇水祈求的眼神。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兮兮的份上,帮你一次。谁让今天本君心情甚好呢?
  “姑娘,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勉强不来。还是,你认为比试赢了之后,你的暮哥哥就会跟你走?”我毫不留情的戳出了事实。
  “你是怕了吧!想你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领。不要说什么勉强,你若是比不过我,暮哥哥自然是不会再要你这种一无是处的女子。”小姑娘一腔话,说的很是自信。
  “比什么?你有我漂亮吗?”我朝她一笑,十分不客气的言道。打击人这种事,我一直十分擅长。
  小姑娘在接触到我的目光后,脸瞬间涨红了。然后很不自然的转向了一边,很不服的说道,“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暮哥哥就会对你死心塌地的,我就是要让暮哥哥知道,似你这种空有长相的女子,是不值得喜欢的!”
  话音刚落,她便从一旁的家丁手里接过一条鞭子,朝着我的方向挥了过来。招式凌厉,带起了一阵破空之声。
  我一抬手握住了鞭子的尖端,唉,一大把年纪了,欺负个小丫头,本神君表示,很罪恶。
  “地方太小,还是不要比武了,以免伤及无辜。”说着我松开了鞭子,小丫头一时没站稳,跌坐到了地上。
  “你,你——”
  面对大厅众人异样的目光,小丫头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她仍然很不服气仰着小脸,“我们再比别的。”
  其实对于小丫头这种越挫越勇的精神我还是很欣赏的。但是想我活了也有三十六万多年了,就是无聊打发时间学的小玩意,也是她拍马不及的。故而,一个时辰之后,小丫头死心的认输了。
  对于这个结果,暮潇水很满意。
  不过,看到小丫头那亮晶晶盯着我一眨不眨的眼睛,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惹了个麻烦?
  从饭馆出来后,小白就委婉的表示,他放心不下城中的事务,想要回城。对于有此等尽心尽力的下属,作为城主的我表示很开心。欣然同意了。倒是暮潇水抱住他很是不舍的捏捏摸摸了一番才罢手。看到小白落荒而逃的背影,本神君对于他回城的理由,多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之后小丫头很是热情的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本来我是没打算同意的,不过,看到暮潇水一脸为难,也十分不乐意去的样子,我承认,我的恶趣味发作了。所以,我十分愉悦的拖着暮潇水来到了云府。
  对于云花容的真实身份,对于暮潇水的态度,我很好奇。
  而在我的武力胁迫之下,暮潇水终于支支吾吾的吐出了内情。套用他的原话则是,如果时间能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宁愿永远在寒潭里泡着,也不要认识花容这个小祖宗。
  我想,他果然还是对我家门外的那个水池子,情有独钟。早知如此,那天我便不会劳烦阿哥特意去池子边上晃一圈了。
  不过,也不怪暮潇水对这小丫头避之唯恐不及。这姑娘的身份确实是个麻烦,龙族唯一的公主。若论辈分她则是还需要喊我一声小姑姑的。她的爹爹和我阿哥算是多年的好友,是个简单粗暴武力值不菲的家伙。猜也猜的到,暮潇水招惹上他的宝贝女儿,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7.第7章 云府鬼事

  据暮潇水讲,是花容对他一见钟情,二见非他不嫁,他又没有娶亲的打算,更何况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所以对花容,自然是见一次躲一次。躲来躲去,也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小丫头了。后来还听说她定了亲,再后来就是这次的巧遇了。他真的只是来游玩散心的,至于好巧不巧,做了回英雄救美的好事,救的那美还刚好是这个小丫头。他表示出门前应该卜上一卦,测测吉凶的。当时他看到小丫头的第一眼反应就是逃跑,可惜没跑出多远就遇上了一条暴躁的黑龙,二话不说就揍了他一顿,所以,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出场那么狼狈的原因了。不过,被揍这一段他自然是没有说的,脑补这种事,我一向很擅长。
  他暮潇水讲的很是无辜,但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些不为人知的猫腻。就花容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个凡人,所以一定是封了仙根,入了轮回的。这其中究竟和暮潇水有多少的关系,我不好说。不过,既然他没被那条暴躁的黑龙揍成残花,想来也不是罪魁祸首。
  这花容也是个倔脾气的,都跳了轮回台,前尘尽消了,居然对这朵烂桃花还这般痴心不悔,委实不易。
  暮潇水讲的花容痴心于他,这点,我倒是信了十分。
  云府。显然是个十分热闹的地方。
  人很多,鬼也很多。跟着花容一行人进到云府的这一刻,我恍惚中以为到了司冥那厮的地盘。对此,暮潇水也认同的说道,还是永夜城里的鬼魂美观些。
  那是,永夜城城门口的牌子可不是用来玩的。
  “一、内脏器官外露者,勿进;
  二、四肢脑袋等有任何一部分不在原位者,勿进;
  三、流血不止者,勿进。”
  我可不想每天做完生意,连饭都吃不下去。你以为谁都和司冥那变态一样,每天将十八层地狱巡逻一圈还能优哉游哉的喝两口小酒?
  “哎吆,姑娘,姑娘,脚下留情,哎吆,留情——”我说老头你在路中间坐着我没意见,可是你没事把肠子拖那么长这不是找踩么。
  还有那边老槐树上挂着的红衣女人,这舌头也太迎风招展了点。
  最有趣的是那个端着铁锅的厨子,就算你生前太热爱你的工作了,可是你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脑袋放锅里颠来颠去吧。
  对了,池子边那个浑身上下,只看得到头发,正湿淋淋的向外爬的,你这是水底呆闷了?出来逛逛?
  其实每每见到这些带着鬼相四处乱跑的家伙,我都觉得很无语。做了鬼就不要形象了?做了鬼就可以这么堕落了?对于他们的审美观我不想过问,但他们影响本神君的心情就是他们的错了。
  不过,这么多生魂游荡,云府,想来也是个不太平的。
  花容这世的命格,委实糟心了点。这是我在云府住了两日后得到的结论。幼年丧母,唯一的亲姐姐也在两年前去了。除了个对她还算不错的爹爹,就剩下一个每天笑眯眯的想着置她于死地的后母了。这次暮潇水能英雄救美,起因也是因为她后母买通了车夫,想让花容的马受惊,来个意外身亡。

  ☆、8.第8章 谁都有点重口味

  说到暮潇水,这个家伙昨天突然一扫来到云府后阴霾,满脸粉红的跑来告诉我,说他遇到了等了三十八万年的缘分。就他这种三天两头遇上缘分,上个街都能牵回此生挚爱的人。
  对于这件事,本神君表示没什么太大兴趣。直到,看到了他的那个缘分————
  皓月当空,桃花纷飞,两个身影倚树而靠,两两相拥,红色的外衫和粉色的袖袍彼此交缠,整个画面甚是唯美。但是当我看清楚那两个人的时候,我直觉得嘴角有点抽搐。
  暮潇水肯定是受刺激了,不然口味怎么越来越诡异了。就这长舌飘飘的模样,他是怎么下的去手的?
  云霓裳,暮潇水口中的缘分,也是进府那日看到的红衣长舌女鬼,生前是云花容一母同胞的姐姐。至于长相,刚才只看到她脸上那条醒目的舌头了,没太留意。现在看来,舌头收回去,还算不错,蛮漂亮的。据她自己说,她是在树上吊死的。一直没有投胎,也是因为放心不下她的妹妹。两姐妹幼年丧母,相依为命,自是亲厚。不过当问及她既然放心不下妹妹,又为什么自杀的时候,这姑娘回答的很是无辜。
  “我是被别人吊上去的啊。”
  “……”
  “我姨母把我掐死后吊上去的。”
  “……”
  瞧多么纯良的一个姑娘啊!本神君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坦诚而豁达的面对自己死亡的魂魄。不知道可不可以拐回城中?就这么被暮潇水祸害了有点可惜。
  从霓裳的嘴里,我得知。这个掐死她的姨母,如今正是她们父亲的妻子。至于为什么要害死她。用她姨母的话说就是:你那假惺惺只会装好人的母亲抢了我的丈夫还不够,就连你这个小贱人也要挡我女儿的幸福,都该死!
  这其中牵扯了两代人的恩怨,霓裳也说不太清,不过她记忆中的母亲沈心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子,父亲对母亲也一直是温柔体贴的。当时姨母沈月被夫家休弃,沈家也不愿收留她,她带着女儿无家可归。还是母亲把她接来府上照顾的。而沈月对她们两姐妹也一直很疼爱。后来母亲去世后,她们两姐妹就极力撮合了父亲和沈月的婚事。就这样,沈月成了她们的后母,而沈月带来的女儿汤艳也成了她们的姐姐。可是,没想到,最后她却死在了沈月的手里。
  听了她的叙述,我还是有点疑问,“沈月说你挡了她女儿的幸福,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啊,姨母说汤艳姐喜欢我那个未婚夫。我死后,容儿年幼,婚事自然会落到她的头上。不过,我后来听说,她嫁给那男人的当天晚上,男人就喝醉酒不小心掉井里淹死了。那家人认定她克夫,想必如今她的日子可是十分精彩呢!”说着她的眼睛笑的弯弯的,一对半月牙似的,很是喜庆。不知是庆幸自己没嫁过去,还是觉得这个表姐有点罪有应得。“嫁出去的女儿,沈月再疼女儿也帮不上什么忙,更何况,那家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至于要害容儿,前不久她又生了个女孩,她大女儿没了个好前程,她自然把希望都寄托到了那孩子身上。除去花容,孩子便成了云府唯一的继承人。她想对容儿下手也不难猜测。”她略思索了下说道,皱在一起的眉头似乎很是无奈。
  这女子的心思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通透。
  这时,一阵粉色骚包的桃花飘过。
  “裳裳,你让我放的东西放好了。”暮潇水邀功似的出现了。“放在了沈月的枕头旁边,保证她醒来的第一眼就可以看到。肯定吓她个半死。”
  “潇潇,你真好!”说着霓裳就朝着暮潇水扑了过去,脚尖轻踮,捧住他的脸,在额头就重重的亲了一口。看着暮潇水瞬间变得粉红的脸,本神君表示很诧异。他这老脸自打我认识他那天起就没变过颜色吧,这,难道真的是缘分到了?
  “那当然,裳裳的吩咐,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义不容辞。”
  “潇潇——”
  “裳裳——”
  听着目中无人肉麻兮兮的一神一鬼,从放血书吓唬沈月谈到了怎么能让她受尽折磨,求死不能。嗯,我收回刚才那句话,这姑娘一点也不纯良。和暮潇水凑成一双简直是件造福三界的好事情,一点也不可惜。
  想来,这姑娘其实才是大智的,她不像其他冤死的鬼那般哭哭闹闹,想着报仇什么的,是因为知道那样做也没用,左右不过一缕什么也做不了的魂魄,还不如等着能反击的时候,再痛痛快快的了一了恩怨。
  比如——现在。
  她有了暮潇水这个帮手。沈月确实该自求多福。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