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五花八门 » 正文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烽霜

写作进程:完本小说...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3653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4-11-26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烽霜>:《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全集

作者:烽霜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第一章一切都从被坑说起

夏季,广袤平原上,一阵小雨过后,稻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小泥路边的村庄上升起袅袅轻烟。

正是在这正午放下农活小憩时间,一座矗立在远方小坡的教堂响起了阵阵的钟声。

这是一个灵魂离别人世的最终告别,也把我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中。

就在对面,在那十字架投下的yīn影里面,一位老人安详地躺在棺材内,两撇八字胡依旧张扬。体面军服上琳琅满目的勋章向前来看他最后一眼的人们述说着这位老者过往的丰功伟绩。

荣誉高阶督军,普罗瓦达斯·塞巴拉斯,他不是一位普通的老人,更不是位简单的军人。其实,早在我瞧见这老家伙的第一眼,我就本能地感觉到他不简单。

事实上,任谁看到一个老头骑在马上露出满嘴晃眼的金牙都会有着类似的感触。只不过,更惨绝人寰还在后面,那就是这满嘴金牙的老货,当时正神情yín荡地勾搭着路边年龄足以做他曾孙女的放羊村姑,把人家小姑娘逗得满脸通红。关于那个小姑娘的后来怎样,我不大清楚。反正我只晓得,每那么几个月,被他sāo扰的看羊村姑们就会换上一批。

私生活混乱,品味低下粗俗,言语粗鲁,但不可否认的是老人渣很厉害。勇敢、无畏、是个一流的名将,这是外行人眼里对老头最普遍的评价;杰出的骑兵指挥官,在逆境中,镇定自若、坚韧无比,他对胜利的嗅觉,很少有人能同他匹敌,骑兵的指挥权在他手上,便是左右胜利的最后筹码,以上是跟老头同事多年的众多将军们的印象。总之这老人渣应该是一位难得的大将之才。可是,有时候我却觉得老头如果不是因为出身过于低下的问题,他其实更合适去做一个政客,而不是一个将军。

谁让这好sè的老不死脸皮那么厚。

我还记得,在我九岁的那年,老家伙张口就来的这一句。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

老家伙的思维就跟外海的风暴似的,变化莫测,想什么就是什么,但来上这么一出的时候,当时在场的人都瞪大双眼,愣住了,没办法,太意外了!

抓住所有人注意力的老家伙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你们也知道我现在这副样子。”看来老头对他自己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也有自知之明,“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过去怎么说也是一代纵横沙场的猛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就是一颗铁弹飞过来把我的牙齿全部砸光,我都能面不改sè地继续指挥作战,哪怕是屁股上那天痔疮发作,我都能带着骑兵发动冲锋。”

用门牙跟一颗从迎面飞来的炮弹两败俱伤和忍着痔疮痛骑马指挥骑兵冲锋,是老家伙这辈子最喜欢拿来吹牛的两件事。不过老家伙每次提起这两件事,我总能感觉到附近站着的几个老兵跟我一样,都是一脑袋黑线,眼角抽搐得厉害。你妹的,你当这是猫和老鼠,炮弹打到脸上,能忽视物理定律,也就只做到把牙齿都敲光的程度?

“可你们看看现在的我!这就是给女**害的下场!!!”老家伙吹胡子瞪眼,一副苦大仇深表情。

一群心惊胆战的未成年贵族少男一时间七嘴八舌地感慨女人的恐怖杀伤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蛋。这个时候,有个勇敢的小孩跳出想要戳穿老家伙的谎言!那不是我,他叫做君士坦斯,事后被特别针对了老长一段时间。

“既然你知道女人的恐怖,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喜欢朝女人那里凑?”

“这就是女人最厉害的地方啊!”老家伙当时的森然样子像极了专门挑在风雨交加午夜讲鬼故事的缺德货,“明明恐怖得要死,偏偏还有着让男人无法脱离的能力,越漂亮的女人便越是如此,一旦陷进去,从此便无法自拔!所以,小鬼们,千万不要靠近女人,这是一个来自被女**害的老人的忠告!”

从某种意义上,老家伙是对的,但他可能低估了他在大家的印象里到底有多差,以至于造成的影响不是能用言语能够说清的。据说第二天,我们那群倒霉鬼之中几个大龄少年在庄园外面跟那些与他们眉来眼去的农家女、放羊妹分手了,那些村姑,我看过,十一二岁,都挺可爱的。自从被他们勾搭上以后就很少搭理老家伙了。

似乎,我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不得不说,老家伙的脸皮之厚让我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至于那份捍卫**领土和绝不带绿帽的聪明机智和高瞻远瞩的战略目光令我多少感受到了那些曾经作为老家伙敌手的无奈和战栗。

作为一个学以致用的好学者,我果断地保守了这个惊人的发现,谁都没说。弄到现在,当年在老家伙那里一起混过的倒霉鬼一直把他的话奉为真理。女人很恐怖,千万不靠近,就算靠近也要保持随时的jǐng惕,特别是漂亮女人,那更是高危物品。大概女人在那些家伙心里已经跟核辐shè划上等号,如果他们知道有核辐shè这玩意。

钟声结束,一切归于寂静,只见四周的人,纷纷摘下头上的帽檐表示默哀。

关于老家伙的去世,接到通知的那一霎那,我们都感觉到很意外。在我们想来,就那祸害起码能再折腾好几年,谁曾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走了。不过,在这人均寿命不过五十岁的世界,老家伙能活到快八十多岁算是奇迹。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就长久远的缘故?

至于老家伙的去世原因,很令人唏嘘不已。因为导致他死亡的是一场手术。这场手术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大概在半年之前,我们曾经去过他家,有人透露出希望他再度出山的意思。说这话的人更多是出于恭维的心思,大家都知道老家伙最近身体越来越差,痔疮发作得严重到让他无法骑马的地步。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老家伙一听立马表示,没有问题,痔疮什么的,做个摘除手术就是了。

我们对这个手术略有耳闻,一个年轻力壮的人做完跟死了差不多,而且事后康复过程基本是个炼狱般的折磨,更重要的是,复发的几率很高,很多人基本上连死的心思都有了,就老家伙这年龄和体格,恐怕会连渣都不剩下。

“像我这样的帝国老兵会被一个手术吓退不成?!你们太小看一个老兵的意志和为国捐躯的理念了!再说了大爷我年轻的时候,什么大场面没见识过!!你们就回去,等着吧,看大爷到时候要好好教训你们这小鬼!”

然后,老家伙就带着为国捐躯的觉悟做了痔疮摘除手术。手术结束到去世前的这段大半年时光里,他一直都在这临海的小镇养伤。但是,在这场个人意志和物理条件较量的战场上,老家伙输了。在支撑了半年之久,他终于死于术后伤口的感染。

想来老家伙一定很不甘心,要知道,他的心愿可一直是想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用他自己的说法是,英勇的将军壮烈地死在战场上,成功的将军惨烈地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所以像他这样的人必须得死在漂亮女人的肚皮上。

很悲壮的理想,只不过这个死于痔疮摘除手术感染的情况算什么?嗯,大概,他并不是个成功的将军,只是个很有个xìng的老兵。直到临死前,发着高烧的老家伙还在做骑马纵横沙场和跟新兵蛋子吹嘘他顶着痔疮痛指挥骑兵冲锋的美梦。

“荣耀他!”

听到这声喊叫,我们向这位陪我们度过从七岁到十二岁这五年时间的乖张老头鞠躬。

随后,我跟其他几人抬着老家伙的棺材走向了外边的墓地,那里早已经掘开一个穴位用来安放他的棺材。尘土在神甫的最后祝福中彻底封上棺材,随老家伙一同埋葬的还有他那个时代的荣光。

老兵不会死去,只是慢慢凋零,那个美国大烟斗说的话此时显得异常有分量。

一块墓碑被摆放在老家伙的墓地前,上面的铭文大概是老家伙的遗愿,这或许是老家伙这辈子说过最正经的话。

“我是幸与不幸的。我有幸参加了几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却不幸地没能等到下一场大战的来临。是的,我又嗅到了那股熟悉的气味,但这次,很抱歉,我的祖国,请原谅我比战争更早走一步,先离开了你。”

第二章不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人

有人捅了捅我的腰背,我转头看去,是君士坦斯,他鬼鬼祟祟地看了眼四周就凑近压低声音说道:“为什么我总有种老头会从墓地跳出来的预感?”

“以那个老货的行事风格,我们得小心点。”我觉得以老人渣的xìng格,他确实能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原来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又多一个响应我们两个人的人,那个家伙叫做莫里斯。

我接话道:“比起老家伙从墓地里爬出来,我一直害怕在今天的葬礼上会突然出现一大堆哭爹喊娘的私生子和私生女。你们想想看,那帮家伙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面,一起出现肯定是为了抢老家伙的遗产,用老家伙的话来说就是夺我钱财犹如杀我父母jiān我全家,一个弄不好就会大打出手。我们总不能看着那帮混蛋扰乱老家伙的葬礼吧,可在人家的葬礼上打他儿子、女子,总感觉会过意不去啊!那时,我们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从一走进教堂的时候就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原来我一直担心的是这个!”君士坦斯大叫着,旁边除了他,有好几个人露出我也一样的神情。

瓦伦斯瞥眼左右扫视生怕墓地里跳出个老家伙的血脉,他忐忑地说道:“拦不拦不是严重的问题,要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怕老家伙的私生子女的人数比我们三十多个人加起来还多!我们小胳膊小腿的,只怕陷进去,不付出点代价是出不来的。”

包括我在内对瓦伦斯的话深以为然,看来附近的人觉得老头是个极品人不在少数。嗯,做人做到老家伙那个地步,还真是有建设xìng和充满了创意。

下一秒,我们三个人的脑袋全给一巴掌拍了。在这里能这么打我们的只有一个人,早我一步先出生的人,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一脑袋黑线地瞪着我们三个给老家伙挽尊:“虽然我很期待那老师从棺材起来露出气得嘴歪的脸大骂我们“混蛋,小王八羔子,你们怎么不会用手枪”的情景。但事实是,普罗瓦达斯老将军已经死了。我明白你们不能接受普罗瓦达斯老将军去世并期待着奇迹发生的心情。”

还有件事没说就是老家伙没有妻子,很有个xìng的老家伙在其他平民出身将领忙着娶贵族女子做老婆以增进家门的主流里,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也就是说今天给他送葬的除了他那群给他做jǐng卫的老兵们,也就几个照看他的仆人和几个关系还算亲近的亲戚,而他的遗产将一部分给这些人。

跟这些人道过别,我们牵出了拴在教堂马厩的马匹,一行三十多人翻身上马,望着刚刚走出来的墓地,确定老家伙真的没有从墓地爬出来,这才转身走上回家的黄泥路。

流云在天空上翻卷,阳光映照着大地,马蹄踩踏的泥路边,可以看到牧羊童在远方赶放着羊群,一副很令人舒心的画卷,总算舒缓不少一个亲近离开人世的悲伤。

莫里斯和君士坦斯策马走在左侧,右边跟着瓦伦斯,这三个人再加上大哥亚历山大是我最谈得来的家伙,可以说他们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好的朋友。没办法,这个世界变态比较少,十八岁以下的男xìng变态,我就找到了四个,至于其他人,很抱歉,他们的年龄就注定了我们会谈不来。

三十多个人里面有四个变态,老家伙的初步启蒙教育的变态启发率也算很高了。可他们这四个变态跟我和亚历山大的父亲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亚历山大,瓦伦斯,君士坦斯,莫里斯。或许有人已经注意到他们几个人的名字不同寻常,其实这些名字都是我和亚历山大的父亲给起的。

亚历山大大帝征服者的威名可以说是闻名世界,我父亲给亚历山大取名亚历山大,就是寄希望他能像后者那般征服世界。而瓦伦斯,君士坦斯,莫里斯,再加上其他二十几人,我们绝大部分虽然都冠着不同的姓氏,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流着相同的血脉,所以他们跟着也被祸害了。

瓦伦斯取自四世纪末期活跃在东罗马帝国东部战线的皇帝弗拉维斯·埃弗利乌斯·瓦伦斯,被同行的士兵拥立为罗马皇帝后,这人平定过叛乱,发动针对波斯萨珊王朝的战争,打得波斯求和。算是个战功卓越的皇帝。不过在针对西哥特人的哈德良堡战役里,这位哥们因为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一个人能用一群黄巾军差不多的农民大军干平人数不逊sè自己的西哥特野人,就不等待援军抢先发动了进攻,结果事实证明,农民在相同数量上是打不过野人地。这自大的老兄很可怜,不但弄得全军大败,还搭上了身家xìng命。

君士坦斯的姓名来源于七世纪中期活跃在抵抗阿拉伯第一线的皇帝君士坦斯二世。这个皇帝。击败过斯克拉文尼亚的斯拉夫人,顶住了阿拉伯人的侵袭,在西边的意大利也打过不少胜仗,更重要的是建立了军区制的雏形,也是位文武兼备的皇帝,不过最后被人刺杀死在浴室里面。

莫里斯的来头更大一些,在七世纪初期的东罗马帝国皇帝里面有那么一个能把波斯人打得屁滚尿流,割土赔金,求结盟,又能砍得野蛮人哭爹喊娘,成为两百多年里罗马皇帝又一次度过多瑙河的强人,但是,这货依然是给自己人给砍死了。

至于我,我也没有理由被那个有军功卓越皇帝姓名收集癖的变态佬给放过。我的名字叫做尼基弗鲁斯,在希腊文里面是“胜利者”意思,来源提供者在历史上是位军神般的存在,在叙利亚干趴了阿拉伯人,甚至被阿拉伯人称为“萨拉森人的白sè死神”!不过白sè死神又怎样,结局是睡觉的晚上,被侄子带人一刀剁死。悲剧程度跟张飞差不多,不晓得这哥们在下面有跨越语言的障碍跟张飞交流感想不。

从横扫世界却在归家中途病死的亚历山大,到纵横小亚细亚却在欧罗巴兵败被杀的瓦伦斯,又有个文治武功样样齐全却死在浴室杀人案的君士坦斯,再加上两个世间难逢敌手却被自己人坑死的蛋疼人士,我父亲可能觉得这样很彪悍,我却觉得我们五个完全可以构成霸业未半而中道崩五人组。

王八之气,不,怨念之气到处乱震….

有点残念,我实在不晓得那便宜老爹的寓意到底是要我们能像那前者那样拥有卓越的军功,还是像他们的结局那般正处人生无限美好还大有作为的年龄,然后被各种神展开给迅速挂掉。

可以想象,小时候的我在得知了我们的名字渊源之后会做什么。我问过我那取名都取得那么有个xìng的父亲,“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叫做凯撒,一个叫做屋大维或者奥古斯都?”

“我自己都才刚是个凯撒呢,你们俩个就想捡那么大的便宜?”那货就这样酸酸地回了我一句。

事实上,根据传统,凯撒和奥古斯都这两个神圣的词汇早就从起名的名单上划出去,这就跟在中国一样,你会给孩子们起名字叫做“啊猫”“阿狗”“狗剩”,但不会起名为“皇帝”“霸主”“天神”差不多,除非你想你孩子的下半生活得比普罗瓦达斯·塞巴拉斯这老人渣还要有创意和建设xìng。

说起来,古代的水土真不合适养育像毕加索这样具有丰富想象力的人才。中国古代那帮给秦始皇取号皇帝的那帮砖家和权威人士算是有创意的了,知道从三皇五帝里面各取两个字拼在一起,而不是直接拿黄帝、颛顼、帝喾、尧、舜这五人的名号一股脑地往嬴政这老人家脑门上扣,相比之下,国外很简陋,直接拿凯撒和屋大维两人的名号扣过去。

不晓得当年秦始皇被提议叫做“黄帝颛顼帝喾尧舜”有啥感想。幸好,亚历山大的接班人不像凯撒,他没有一个叫做屋大维的继承人,不然生活在天朝的皇帝会感觉压力很大,估计他会以为在西边那个做着相同业务的人叫做凯撒奥古斯都压力山大,但又有可能在知道了西边那个屁股坐在相同位置上的统治者叫做压力山大后诞生出一种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感慨。

而我现在这个老哥亚历山大,给人的压力比山大。

那帮在过去环绕于希腊大帝亚历山大四周的同时代人有多大的压力,我不晓得,但我知道,我现在肩膀上的压力不小。现在的这个亚历山大,也就是我老哥,他要成为一个凯撒和奥古斯都般的男人!言下之意就是他要通过建立一系列的丰功伟绩,让这个名字变得神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让迟来的迟早要来。

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他要征服世界,然后在以后的统治者的名头上再加一个名字。他当然不能自己一个人大杀四方,这里既不是西方奇幻,又不是东方玄幻,没有神格,没有斗气,没有魔法,亚历山大就算再武力拔群,也不可能一个打出个元气弹和来一招打破地球的龟太气功,最多就武力肉搏下狮子,再牛逼点就下水打打河马,还有就是经过我长达十四年的观察,亚历山大没有随身带着能够消耗点卷召唤千军万马的系统,也没有幸运到能够捡到什么武功秘籍和得到导致身体变异的基因修改。也就是说,我老哥想征服世界,还得靠我们身边这帮人。

嗯,跟世界为敌,多中二的口号,但我清楚亚历山大心目中的世界其实只是大到把地中海圈起来,以后跟人聊天的时候可以一脸牛逼地说道“去我家那个被我圈起来的浴盆洗澡不?”而已。多少得感到庆幸,幸好他没有眼光拓展到宇宙上,要不然哪天得到个任务是跟天顶星人之类的外星生物简直是要人命。事实上,如果亚历山大的野心达成,我也很蛋疼,因为我不敢想象未来的时代,一大群人向他们的统治者致以最高敬意时高呼的口号“海尔,亚历山大”会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觉得这个比较扯淡,不大可能?

切,连早该在十五世纪被土耳其火鸡一刀剁了的东罗马帝国还继续坚挺在这个世界上,对这个世界来说,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第三章神奇的国度,神奇的人

3.第三章神奇的国度,神奇的人

每天的清晨,我们都会在太阳浮出大海地平线之前起床。穿戴好衣服,用仅有的几分钟时间洗漱完毕,便是到教堂做早祈祷的时间。

十几分钟,刚好足够人们跪在长椅前,用冰冷的地砖清醒大脑顺便盘算今天的计划,最后向上帝祈祷保佑一切顺利。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晨曦光辉越过教堂的墙壁并穿过那扇巨大的玫瑰花窗。由用sè彩艳丽玻璃拼凑而成的玫瑰花窗每次都会将淡薄的晨光渲染成瑰丽的sè彩,给伫立在前方的十字架增添神圣的光辉。

十字架,虽然这玩意跟大脑里熟悉的叉烧架多了一个杠,可每一次看到这玩意的时候,我总有股怨念。因为是它凶残地告诉了我初来乍到之际认为自己有幸成为外星人,跟天顶星人同伴,脱离地球土鳖身份的错误判断。什么外星美女得兼顾,一个种族弄一个,魅魔、女神不放过,还有就是jīng灵小妞抱两个,一个白皮,一个黑肤等等,刚有所酝酿的chūn秋大梦如同泡沫般破碎。

得了,我没穿越到异界,我还是地球人,环境条件根本无法提供想要完成以上梦想的基础。想要jīng灵MM和女神魅魔什么的,除非这辈子具备了爱因斯坦的智慧和乌龟般的寿命。但就算造出了穿越机,还不一定能够成功,天晓得到时候被扔到的地方会是侏罗纪还是白垩纪?那里除了恐龙也就是一大群长相奇葩的哺rǔ动物。

做完早祈祷之后,就是集中在教堂的所有人集体到食堂进食。早餐通常是混杂了粗粮的麦面包、rǔ酪加橄榄,新鲜海鱼、rǔ酪加橄榄油,时令蔬果、rǔ酪再加橄榄油,小麦面包、rǔ酪加橄榄油,遇到过节的好rì子还会有,橄榄油小羊肉块、橄榄油猪肉块再配上茴香酒和rǔ酪等等。

有种要掀桌的冲动和有点残念的赶脚就是了,除了橄榄油还是橄榄油!

不过这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文化个xìng不是么,就跟中国人吃大米差不多。早上,大米再来点其他的东西,中午,大米再来其他什么的东西,晚上还是大米再来点其他的东西。所以说嘛,一天三餐都橄榄油,很正常!不过你把一老外一天三餐都扔大米试试,连续吃三个月,看他不哭着跑去米帝白宫信访办主任那里说你虐待人权才怪。

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有的,橄榄要不?

…….

今天上菜的是普通的混杂粗粮的面包外加rǔ酪、橄榄、坚果,很乏味的配餐。但听消息灵通的瓦伦斯说中午的午餐是橄榄油加蔬菜菜炖沙丁鱼和一小块全麦面包,每个人还有几个生扇贝、牡蛎,和350毫升的茴香酒或者150毫升的咖啡。挺丰富的午餐,谁让今天是一个月才有的一次回家的机会。

军事化的管理,这里便是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西点军校的生活方式,与此同时,这里也是我在老家伙的宅邸之外生活得最长的地方。从离开了老家伙那里,我便待在这里快五年多时间。事实上,有半数左右的十一岁到十六岁男xìng贵族少年都在君士坦丁堡西点军校度过他们这段时间的生活,接受军事化管理、接受这个年龄段的教育,做军人的训练,哪怕他们之中会有一部分人一旦离开这里,根本就不会参军。

至于平民,他们在军校墙另一边,有一大堆铁栏拦着。在那里生活的是一群在三十多岁以上的大叔,是受到推荐的平民,来到君士坦丁堡西点军校进修。

可以想象得到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知道自己身边上百个未成年人做着与自己基本相同事情的压力有多大。

那边的教官恰好也知道这点。

“身为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你们比墙那一边的连毛都没有长齐全的贵族孩童还要不如!”“莫非你们是xxx和XOXO?”“又或者说你们在女人的床上连才三两下就完事了?”“难怪人家的老子是贵族,**的老子才是个泥腿子!你连人家下的蛋都不如!”之类的质问是最有教养的亲切问候了,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把有很多刚从老家走出来的小屁孩弄得一脑袋黑线,然后叫嚣着要去告状,但最近几年,这种情况少了很多。因为那些老生通常都会对新生多嘴一句“你看,人家亚历山大都没说什么,你去吵什么。”

这里的亚历山大当然指的是我老哥。亚历山大算是我们这批学员里面身份最高的人。

吃过早餐,接下来的就是早读时间。军校教官教导的知识并不比外面贵族私人聘请的专家和大师有多少深度,但他们的教育胜在全面和专业。天文地理外加人文和历史全部包囊,只是绝大多数知识只适用于军事。嗯,教导儿童使用武器,使用童子军,要放到二十一世纪,准一个类基地组织的邪恶机构,绝对位列世界jǐng察的黑名单。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即将毕业的毕业生来说,早读课基本上就是吹牛聊天的时间。原因无他,教官没有东西可以教的了。所以我们的早读课也是最短的,绝大多数人在下面的马术训练和实弹shè击训练之前选择看看书,调整心情。

不过最近亚历山大的心情不怎么好。普罗瓦达斯去世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就是亚历山大跟我们快被踹出这个地方,为了满足不远的未来的愿望,我们手头上很缺钱。

一行人进入属于我们这个伙人的房间,按照过去的习惯找了个位置,莫里斯还是靠在窗边,瓦伦斯和君士坦斯坐在亚历山大四周,其他人也是按照习惯找了个位置就坐下。

亚历山大说道:“前几天请假出去参加葬礼,老家伙的管家在我临走前递了张纸条,今天早上,他又叫人从外面给我送了封信。现在我觉得有必要让你们知道下里面的内容。”

其实不用他说,我们几个都大致猜到了那两张纸的内容,不外乎是老家伙遗产的去留。

“一共多少钱?”有人着急地发问,更远的几个甚至伸了伸脖子,哪怕这并不能让他们看到纸上的内容。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