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五花八门 » 正文

贱忘录

写作进程:完本小说...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519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4-11-07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贱忘录>:《贱忘录》作者:洛城〤東(晋江 VIP 10.7.23 完结)
  
  
文案:
  
  苏小感曰:
  淑女是什么职业?
  男人又是什么玩意儿?
  
  在我苏小感的人生剧本里
  泼狗血,种天雷,YY无罪,彪悍有理
  
  职场彪悍女遭遇千奇百怪的极品男人
  理智与欲望的擦枪走火
  
  过去未来的碰撞、两难的抉择
  怎么找到对等的平衡点

1.你们的婚礼,我们的终点
  Demo商务中心,第9层。
  办公室里,苏小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新买的红色框架,张扬的颜色在阳光下映着刚染的头发,格外耀眼。
  她仔细地看着新接手的案子,偶尔皱一皱眉,纤细的手指握着水笔时不时记录着什么。
  这个女人,工作的时候也那么性感。
  佐佐木拓实站在门外,透过半透明的玻璃门看着办公桌前的苏小感,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们不过才三个月不见而已,他竟然是这么地想念着她。
  只是这到底是身体的想念,还是心里的想念呢,他们之间不是只是身体上的彼此需要而已吗?
  “苏。”
  苏小感抬头,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佐佐木拓实,只有他会用那种奇怪的中文腔调搭配着有些暗哑的声音单独喊她的姓。
  不是她敏感,那声音的确让人听了就想入非非,像极了恋人之间的呢喃软语。可是,他们之间又怎么会是恋人关系呢。
  看了一眼面前立着的男人,苏小感突然觉得心烦,索性连嘴角礼貌的上扬都省去,低下头去继续工作。
  “这就是你的欢迎方式?”
  “佐佐木,我以为我们认识很久了。”
  佐佐木拓实无奈的一笑,他们的确是认识很久了,久到足够时间彼此了解,了解她根本不会给自己热烈的欢迎,了解她叫自己佐佐木的时候是绝对的公事公办。
  他却不了解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心,究竟有没有真的爱过谁。
  佐佐木拓实靠近苏小感的办公桌,双手撑在桌面上,看着阳光洒在她的面颊,他突然想亲吻那挺立的鼻尖。然后这样过于自然的欲望让他慌张,匆忙找了话题来遮掩掉眼里太过明显的情愫。
  “最近工作还好吗?”
  “对不起,现在还不是开会汇报工作的时间。”
  “我只是关心你……”
  “谢谢,我很忙。”
  佐佐木拓实有些生气了,她这样刻意的疏离是什么意思?
  知道她决定回国之后,他就不顾家里的意见,匆匆申调了中国区的负责人过来找她。连自己都诧异于这样的冲动的行为,她难道就没有半点察觉?
  他探过身去,两指捏起苏小感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苏,别这样,别惹我生气。”
  苏小感冷笑,一扭头脱离了他的控制,啪地摔下手中的笔,仰头望着拓实,声音里透着无尽的冷漠,“佐佐木拓实,该说这话的是我吧。”
  “什么意思?”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女人,一个念头闪过心底,言语顿时多了点不确定的喜悦,“是不是因为我比预计的晚过来了一周?”
  “你晚来无非是家族安排你相亲,我没身份也没资格管教你,同样的,你也没资格管我,所以侦探捉奸的游戏请你别放在我的身上。”
  “你……”
  佐佐木拓实哑然,有些无措地看着苏小感,却是再说不出一个字来。她回国之前自己鬼使神差地交代了随同的秘书定时把苏小感每天的行踪汇报给自己,到底还是被她知道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么做的原因,也许是他忘了他们之间仅仅是床伴关系。而现在,也是他忘了,忘了自己根本没有威胁她的资本。
  佐佐木拓实有些挫败地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伸手揉着太阳穴,气氛安静地有些异常。
  时钟静默地走着,当最后一缕阳光也快溜出办公室的时候,苏小感又听见那暗哑的呢喃。
  “苏,我很想你。”
  ----------------------
  深夜,苏小感的公寓里。
  双人大床上,天蓝色的床单上有两个身影,暧昧的声音在夜色里格外清晰。
  “苏……我好想你……”
  佐佐木拓实喃喃地说着自己的想念,却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到底有没有听见。
  他疲累地倒在她的身上,把头深深埋进她的肩窝,吸着她独有的芳香,之前心里所有的不安都仿佛消散。
  微微撑起上身,看着身下的女人,她的脸上还泛着潮红,呼吸热热地喷在他的胸膛,禁不住的意乱情迷,他拨开汗湿黏在她额上的发,一寸一寸轻吻着她的面颊。
  嘴唇贴合,她伸手环上他的脖子,给他最热切的回应。
  “唔……”
  也许只有这个时候的她才会给他热烈的欢迎,才会让他察觉到丝毫的温度。只有在这时的他们,才是最契合的伴侣,除此之外,他们只是工作搭档。
  又是一场激烈的温存,搅乱了一夜凉风似水。
  “苏,我恐怕要订婚了。”
  佐佐木拓实靠在床头,悠悠地说出这句话,心跳的起伏却开始变化。他察觉到身旁的人有轻微的颤动,又很快平静,短暂的沉默后,他听见刚才还在自己身下辗转求欢的熟悉声音。
  “很好啊,恭喜你。”
  他苦笑,也不去看她的表情,转过身躺下背对着她闭了眼。他明知道她的性子,怎么还奢望能从她嘴里说出什么挽留不舍的言语呢。
  细微的声响后,房间里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佐佐木拓实轻轻地转身,看着苏小感光洁的后背和黑发相映成的画面,还是忍不住开了口,“结婚之前我会一直留在中国陪着你。”
  可是面前的人并没有任何回应,夜色里只有荷尔蒙的味道还在弥漫,佐佐木拓实自嘲地笑笑,再一次背过身去睡了。
  你们的婚礼,就是我们的终点。
  这一句没说出口的话在共枕的两个人心里清楚浮现,这是当初约定好的事情,却不知道现在是否都还能轻松地说出ok了呢?
  其实不用怀疑,苏小感可以,习惯的是身体,健忘的是脑子,她苏小感一向随便于身体,却忠于自己的脑子。
  对,苏小感就是一个彪悍的放□,有时候你甚至怀疑她这种女人怎么还没有被一道惊天雷给当头劈死。
  她这种女人,到底值不值得爱呢?
2.贤妻良母不是我的未来
  遥想当年,苏小感刚出生的时候,那着实是把自家爸妈吓了一跳,一张小脸显然是遗传了父母各自最优良的基因,还是进行了优化组合搭配的。
  “这孩子太可爱了。”
  见过幼儿版苏小感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叹这么一句,除了两个人,苏家爸爸和苏家大姐。
  “这孩子以后必是祸水。”
  苏家妈妈当时听到这话狠狠K了自家老公的头,继而又满脸忧心地看着他。
  “你真要叫女儿小感?”
  苏家爸爸点点头,也是满脸无奈。那日他给女儿取名,翻遍了康熙辞典都没找到合适的字儿,一时郁卒便挥笔写下酱油诗一首,取名小感。后来苏家爷爷进来看见这一首小诗,连叫三声好,大感自家儿子终于练成了些许文豪气质,遂用诗名为孙女命名。
  “小感,小感,总觉得这名字很是感伤啊。”
  苏家妈妈自己就已经因为那多愁善感的温顺性子吃了不少苦头了,可不想女儿也走上同样曲折的道路。
  “这……”
  苏家爸爸想着苏家爷爷那日眼中熠熠夺目的精光,也恼火了,也许他没有在儿子身上培养成的文豪气质会转移到孙女身上来?那苦难他可是最清楚的,断不想自家女儿也有个诡异的童年。这年头,童年还是用五彩蜡笔来涂画比较好吧,至于水墨宣纸还是改年再说吧。
  “不如等几年小感长大些了,叫姐姐带她出国去念书?”
  苏家爸爸想到这一出,突然笑得有些阴谋的味道。苏家大姐--苏惠,计算机学家,在美国上班,嫁了个老外,拿了张绿卡,思想开放,是家里唯一敢和苏家爷爷叫板的人,对自己这个独苗弟弟也是格外照顾,对刚出生一个月的侄女更是宠爱有加。
  “正好姐姐也没孩子,咱们还可以跟爸爸说这是让咱们小感培养英语语感。”
  “可是小感迟早要回来啊。”
  “从小给她植入开放的观念,难道老爷子真那么强悍还能给她彻底扳回来?大不了回来之后送她去读市里最好的中学,那儿可是住读的。”
  苏家妈妈顿悟,苏家爷爷再大也大不过宝贝孙女的大好前程,苏家爷爷再强也不能颠倒已经形成的两级。
  “可是孩子这么小就离开父母好么?”
  “这个……要不,咱们一起去?”
  于是等苏小感有了基本认知能力的时候,她已经身处美国了,和父母一起住在自家姑妈的大房子里,每日每日和那些蓝眼睛黄头发的人一起上课。
  苏小感刚满六周岁就在父母的带领下来到了美国,按照父母的计划开始了建立新新人生观的树人活动。
  在苏小感呆在美国的八年里,父母似乎总是不在身边,反而是姑妈时常带她去游乐园,也时常看看她的功课。于是苏惠发现自己侄女的智商实在非同常人,赶紧打电话给正在夏威夷度假的弟弟弟妹,三个人在进行了短暂地商讨后决定把对苏小感的教育提升了一个层次。
  就这样,咱们智商128的苏小感同学在那个疑似彪悍的国度开启了她彪悍人生的第一道大门。
  可惜,可惜,人生总是需要打击的,无打击不成人生啊。没有谁会是顺风顺水的,包括我们看似万能无敌的女主角。
  苏小感十四岁那年,就是他们一家人准备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的那年,苏家爸妈在最后一次旅行时遇上了飞机失事如此狗血的剧情,自然是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于是回国定居变成了回国办丧事,我们的苏小感大哭大闹一场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呆了一天,再出来时已经没了表情,淡然地很不真实,开始了为期三天的丧葬仪式。
  虽然自己老是抱怨父母跟自己聚少离多,而且比起女儿他们似乎更热衷于做空中飞人到处旅行,可是父母还是很爱自己的吧,每次旅行归来都会给自己带大包的礼物,而他们自己却甚少买什么东西。
  姑妈说爸妈当年很不容易才在一起,而且最开始几年也因为种种原因一直相隔两地,自然特别珍惜相守的时间。
  也许,上天就是嫉妒幸福的人。
  苏小感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冷淡,眼神疏离,许久不见孙女的苏家爷爷吓了一跳,以为孙女无法承受打击,失心疯了。
  苏惠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子,很小开始就不会胡乱哭闹了,还没学会说话就知道察言观色了,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天生聪敏还是天生凉薄。
  总之,苏家大姐还记得弟弟弟妹生前对自家女儿的期许,三下五除二摆平了顽固的苏家爷爷,为侄女订好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苏小感休息了两个月之后,混入市里的最好的中学开始了与祖国教育的链接。
  半年后,苏惠离婚归来,气得老父将她逐出家门以示惩戒。苏家奶奶担忧地叫苏小感去劝劝最宠爱她的爷爷,苏小感却是一脸木然。
  “爷爷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他怎么会真舍得。”苏小感也不管奶奶脸上疑惑不已的表情,继续陈述事实,“况且姑妈也不会露宿街头。”
  果然,苏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并且入股了一家新兴的网络传媒公司,开始在祖国母亲的怀抱大展拳脚。而苏家爷爷在面部表情僵硬了一个月后指挥苏小感给她姑妈打电话,宣她周末回家吃饭。
  饭桌上免不了一顿谆谆教诲,但是气氛早已和睦不少。教育终了,苏家爷爷慈爱地转过头对宝贝孙女道,“小感啊,以后可别学你姑妈那样。你要做个温柔娴淑的好女人,以后找个好丈夫,生个好儿子,好好在家相夫教子。”
  苏惠闻言差点噎着,半晌没说出话来。
  苏小感却是极为冷静地放下碗筷给姑妈盛了一碗热汤,然后眼神淡淡地对上苏家爷爷的老眼,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和贤妻良母四个字扯上任何关系的,您放心。”
  说罢,起身离开。
  屋外月色迷人,屋内苏家爷爷气得吹胡子瞪眼无话可说,苏家奶奶在一旁急急地安抚。
  苏惠缓过了气来,看着侄女的背影,忍不住叹道,“尤物啊。”
  就在那一声感叹中,苏小感的彪悍人生开启了另一道崭新的大门。
  ~﹡~﹡~﹡~﹡~﹡~﹡~﹡~﹡~﹡~﹡~﹡~﹡~﹡~﹡~﹡~﹡~
  苏小感,年方26,留日归来的经济学硕士,官方数据显示,智商128,情商与其成正比。
  长相是倾国倾城,风情万种,偶尔摆摆清高,偶尔骚媚入骨。
  外界传说,此女水性杨花,喜新厌旧。自称爱的人有很多,每个人都不是真爱。
  三个月前回国,现一家名叫佑河佐岸的公司上班,职务是危机处理部部长。
  别看公司名字听着很文艺,其实这是个相当暗黑的地儿。这间公司所经营的范围包括危机处理,形象包装,还有吞并拆分和挖墙脚,如果你付得起钱他们也会考虑下适当发展其他副业。总公司在日本,社长就是苏小感在日本读大学院生时候的那个奇怪导师。
  苏小感在总公司里磨练了两年,还是感念祖国母亲的呼唤回来了,呆在中国分公司,凭借着之前的经历开始了拿着高薪混迹在这个美好城市的小日子。
  对,苏小感就是一职场女性,还是很强悍的那种类型。公司的小女生总是对这个比她们大不了几岁的女上司充满了仰慕之情,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甚至还准备了一个小本子把苏小感的经典说辞都记了下来,短短的时间内,苏小感语录就成了公司内部极为畅销的连载书籍。
  苏小感听说之后,只是极为妩媚地一笑,道,“正确的迷恋是可以提倡的。”
3.客观规律请绕行
  “Boss,对方公司的负责人来了。”
  苏小感对着秘书微微点点头,收拾了满桌的文件,拔下了U盘,又转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妆容。
  今早起来,下身就有一些不舒服,佐佐木拓实那只情兽,他难道不知道什么是节制吗,还是这三个月时间他真的守身如玉了?
  “怎么可能,那个下半身控制大脑的肌肉男。”
  苏小感被脑袋里陡然浮现的猜测吓到,自嘲地低声言语,像是要反驳刚才自己的想法。
  对着镜子,抹上玫瑰色的唇蜜,苏小感摆出一个笑容,走出了办公室。
  “带客户去A会议室。”
  “是。”
  秘书接到命令,慌乱地找了钥匙,跟在苏小感身后离开了危机处理部。剩下一群人呆立在原地,回味着苏小感离开前的那一笑。
  “Boss,客户已经等在里面了。”
  “嗯,好,麻烦给我一杯咖啡,要……”
  “速溶的,不加伴侣。”
  苏小感看看这个上任三个月的秘书,满意地点点头,附送一个赞许的微笑,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苏小感推开门,笑到一半的脸差点僵硬,望着里面的人呆住了。
  “是你!”
  及时抹平了脸色的不对劲,苏小感看着那个大呼小叫的女人,厌恶的表情闪过脸庞,走到会议桌前,放下手中的资料,默默地开始整理。
  她承认自己心里的惊讶一点也不亚于刚才那女人的声音高度,可是她还知道这里是公司,公事和私事还是分开来说比较好。
  可惜对面的人显然不能做到和她一样。
  “苏小感,你怎么在这里,你又想干什么。”
  “你认为我还能干什么。”
  “你不会又想纠缠叶柯吧。”
  苏小感一扫旁边一直沉默的男人,看见他的脸上也略过一丝不耐,凌厉的眼神看向那女人,还是老样子,胸大无脑,忍不住嘲讽地笑道,“关你什么事,还是说他现在又是你的男人了?”
  一句话,对面的两个人都黑了脸,却恰到好处地让人闭了嘴。
  看着叶柯脸上的尴尬,苏小感突然有些憎恨自己的嘴巴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事已至此,她的后悔没有任何用处。
  “现在是工作时间,两位还请分清主次,谢谢。”
  苏小感俯视坐着的两人,突然的严肃,刻意的疏远。
  空荡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压抑的气氛仿佛抢夺了空气的位置,隐隐让苏小感觉得有些胸闷。她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熟练地打开放映机,拿起遥控器,带上红色眼镜,关上了灯,完全是按程序办事的套路,哪还有半点记挂往日情分的影子。
  叶柯苦笑,左手下意识地伸进西服袖子里,摸着右手手腕上的绳子,微微晃了神。
  “关于贵公司的提案,我们已经分析过了,从产品的作用和和目前的市场构成来看,制定了以下几种方案……”
  半个小时的策划讲解很快就过去了,开灯之后,苏小感看见叶柯眼里熟悉的神情,可惜她却没有时间仔细回想那是怎样的一种神情,或者潜意识里她根本不想回想。
  那些过去,既然已经过去,又还有什么再提起的意义呢?
  “很精彩的策划,我们很期待和贵公司的合作。”
  叶柯起身,走向苏小感,礼貌地伸出了手。两手交握时,他手心的冰凉让苏小感打了个寒战,情不自禁地抬头却正好看见他同样冰凉的眼光。
  “曾兰,你先去他们部们那里拿刚才苏部长说的详细资料回公司,我们明天公司见。”
  曾兰有些不情愿,想说话却被叶柯冷冷一瞥看得瑟缩了一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苏小感轻蔑地笑笑,她现在才觉得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能长时间地掌控她的感情的,只是这种的感情的名字,叫做厌恶。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苏小感回过神来,才意识到离开的只是曾兰,而叶柯还留在自己这里。想起刚才他冰凉的眼神,这温情脉脉的声音让她有些不习惯,只是下意识地轻轻点了点头。
  “看见我,你还会胃痛吗?”
  ~﹡~﹡~﹡~﹡~﹡~﹡~﹡~﹡~﹡~﹡~﹡~﹡~﹡~﹡~﹡~﹡~
  餐厅里,灯光昏黄,大厅中央摆着一架白色钢琴,帅气的男生投入地弹奏着,浑然没有在意周遭的环境。苏小感坐在二楼,倾身微微倚在栏杆上,看着楼下弹琴的男孩,入了神。
  “怎么,你现在喜欢小弟弟?”
  苏小感一皱眉,坐直了身体,看着对面男人,仰头喝了一口红酒,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对面的叶柯却是握紧的拳头,极力地压抑着。他很想问问她刚才的皱眉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如果不想见他,刚才又为什么要答应他的邀请。
  “看见我,你还会胃痛吗?”
  “叶柯,你说笑了,我为什么看见你要胃痛。”
  “那既然这样,不如我请你吃饭。”
  “好啊。”
  苏小感又喝了一口红酒,依然觉得喉咙干涩,这样的坐立不安,是为了什么?这会儿她突然很想大骂自己一声“活该”,刚才为什么就那么轻易答应了和他一起吃饭呢。
  是因为他提到了胃痛么?
  原来她苏小感还尚有那么一点良知,还懂得什么叫做愧疚。恐怕也就这么一个叶柯会让苏小感至今都还记得那种刺痛的感觉吧。
  “在想什么?”
  “想我们……”
  下意识地回答,说出口的话却再也收不回了。只得僵硬着面部表情,看着对面的人渐渐笑开,那张脸还是一样好看,却不再是当年的青涩。
  他们有多少年没见了,六年,还是八年?
  “苏小感,如果我说我还爱你,你信么?”
  苏小感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男人,不相信耶稣,也不相信满脑壳包的释迦摩尼。她相信星座,并且仅限于自己写的那本星座书。书,还是自己写的最好,就像人生还是自己来掌握最好。
  其他的,都是别人的。
  苏小感曰:别以为你能够拥有很多,小心有一天连你自己都变成了别人的。
  佐佐木拓实第一次听苏小感这么说的时候,满是嘲讽地笑道,“难道你苏小感就不会有一天爱上谁,然后为人家双手奉上你的下半辈子?”
  “谁给得了我苏小感要的爱情,谁又受得起我苏小感给的爱情。”
  她笑得骄傲又轻浮,眼角眉梢全是风情,翕合的唇瓣那般诱人。那时候,佐佐木拓实就知道苏小感今天的话和表情会让他这辈子都记忆犹深的。
  苏小感有个属于自己的秘密小本子,她说那就是苏小感的星座备忘录,也是苏小感狗血人生的记事本。因为苏小感坚信,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人嘛,就是在伤害,伤害,伤害之后就变得坚不可摧了。可是这样的伤害绝对不要是同一种伤害,一直受同样伤害的人不是单纯,那是SB得很纯。
  你是不是好奇这苏小感是否曾经受过什么重大伤害?
  这话,林学扬也问过苏小感。
  可是人家苏大美女眉目一扬,浓妆大眼在夜色下忽闪,冷冷道,“谁规定狂放的女人就一定是受过什么不可磨灭的伤?难道那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士们就全都曾经被太监过?抱歉,那些属于人类的客观规律在我身上统统失效,请勿套用。”
  打开苏小感的星座书扉页,上用毛笔大书几行黑字。
  要搞清楚,我的人生剧本不是父母的续集,不是子女的前传,不是朋友的外篇,更不会是哪个男人的女配。我是独一无二的苏小感,无法复制,无从拷贝,无人破解。
  请丢开你所有的先入为主,抛下你所知的客观规律,不要怀疑,我就是个人类,也不要怀疑,我与客观规律无缘。
4.现在喊停合适吗?
  寰亚集团。
  “苏部长,这次的事情就全靠你们了啊。”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