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五花八门 » 正文

娘子请多指教1

写作进程:完本小说...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153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4-11-07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娘子请多指教1>:  以她的才貌和身分,这天下间根本没有任何男人配得上她!
  哇哩咧~~听听这说的是什幺话呀?
  她好歹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大老婆耶!
  他这想来横刀夺爱的「第三者」居然敢明目张胆的看不起他这作相公的,
  还要求他主动「休妻」,放她自由?!
  虽然从成亲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明白他的妻子瞧不起他了,
  可是,他现在不是很努力要赢取她的认同吗?
  即使常常被拒于门外,害他喝了不少西北风,
  他仍无怨无悔、不怕死、不怕难的勇往直前,
  画画、写字、弹琴、下棋样样来,一心只想引起亲亲老婆的注意,
  突然,某年某月,天气晴朗,无风无雨的某一天──
  他那无缘的某居然开门迎接他,还贤慧的下厨作菜给他吃?!
  他又掐脸颊、又掐手臂、又掐大腿、又掐屁股、又掐腰肉,
  直到全身都被自己掐出一片乌青后,
  他才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作梦了!
  可是……怎幺会这样?难道亲亲老婆终于发现到他的好了吗?
  采芳人杳,
  顿觉游情少,
  客里看春多草草,
  总被诗愁分了!

  --张炎·清平乐

  在中国帝权历史上,无论是哪一朝哪一代,皇帝身边都会有个特别受宠信的人物,或者是后妃皇亲,抑或是将军宰相,甚至是宦官佞臣。

  直到这朝这代,皇帝所宠信的却不只一个人,而是四个人,四个内城里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他们的地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皇帝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他们下任何命令,即使是太后、太子、皇后,或任何宠妃都一样。

  他们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等于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他们做任何事都毋需先经过皇上的同意、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在皇上面前拔刀剑斩人、他们甚至不必向皇上行跪拜礼,他们就是--

  皇京四大禁卫。

  这四大禁卫各自配戴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禁卫牌以代表自己的身分,并在必要的时候凭此下命令,甚至调动军队,即使是太后,亦不能违背那四块禁卫牌的命令。

  他们不但是有史以来最受皇帝宠信的人物,也是最神秘的人物,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是男或女、是高或矮、是胖或瘦、是老或少,只知道他们四个每一位都足以代表皇上。

  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四大禁卫在表面上似乎是作为皇上的伴驾,保护皇上、协助皇上的,但实际上,四大禁卫的最终极任务却是--

  监视皇帝!

  因为当今这位躬行节俭、勤于政事的皇帝,其帝位却是从他优柔寡断的侄儿手中抢来的,而且是四大禁卫的两位师父顺应天命帮他抢来的,并在他即帝位后,便功成身退了。

  那两位异人知道这位智能绝伦、雄才大略的皇帝,将会把此朝代推向最颠峰的强盛时期。

  却没料到,那两位异人一离开,皇帝便开始大肆诛杀曾经为前帝出谋划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将,并祸及其宗亲九族,死者数万多人,而且刑罚极为残酷。

  于是,那两位又回到了皇帝身边,说好听点是要保护皇帝,事实上却是为了警告皇帝,并监视皇帝来的。

  若是你不好好作你的皇帝,就等着下台一鞠躬吧!

  五年后,他们再次离去,但这回他们留下了四个徒弟,四个接替他们工作的徒弟。

  所以说,要说是皇帝宠信四大禁卫,倒不如说他是畏惧那四大禁卫还更恰当,因为他很清楚,那两位异人留下来的四大禁卫的确也有能力把他踢下龙座,再换个皇帝坐坐看。

  那怎么行,他的宝座都还没坐热呢!

  因此,为了永保帝位,并传给他的子子孙孙,当今皇帝只好乖乖的作他的好皇帝罗!

  去年燕子天涯,
  今年燕子谁家?
  三月休听夜雨,
  如今不是催花。

  --张炎·清平乐

  这是一块木牌,一块拇指厚度,巴掌大小的黝黑木牌,一面镂刻着如血般鲜红欲滴的骷髅头,一面却浮雕着一锭金元宝,它黑得诡异、金得发亮、红得令人心惊胆跳。

  它有一个很正派的名称:判官檄。

  属于一个听起来也满正派的人:魔面判官。

  可是事实上,魔面判官却是全国一十三司一百四十府所有衙门缉榜单上排名第一的通缉要犯,身上背负着五百多条人命和近两百桩盗劫案,是官府衙门亟欲追捕落网的头号重犯。

  然而,将近四十年来,无论官府出动多少名捕、神捕、铁捕、大小捕头追踪缉捕,欲将魔面判官绳之于法,却始终是徒劳无功,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因为魔面判官出现的地点总是忽南忽北,又东又西,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使得那些追踪高手疲于奔命、次次扑空。

  就算布下了天罗和地网,也逮不着半只苍蝇蚊子,最多只能瞄见他那副魔鬼面具、听到他得意的笑声,然后自己气个半死而已;这还是必须在运气很好的情况下,才吃得到他的灰尘。

  官府甚至还曾数次丢下脸面的去请江湖中人帮忙,结果白忙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连他长得啥样子、多大年岁、姓啥名谁都一无所知,即使抓到了都不知道自己抓对了人没有。

  魔面判官可以说是武林中最神秘的人物了!

  不过,那面标示着要钱或要命的判官檄已经两年没有出现了,是魔面判官已经老得做不了案了?还是早就……

  死了?

 杨花点点是春心心,
  替风前,万花吹泪。
  遥岑寸碧,有谁识,朝来清气?
  自沉吟,甚流光轻掷,
  繁华如此!

  --张炎·西子妆慢

  南齐谢朓诗云:「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都。」

  这帝王都指的就是北濒长江,南拥群山,景色壮丽秀美,山水城林相映成趣的南京;春可游牛首烟岚、夏可赏锺阜晴云、秋可登栖霞胜景、冬可观石城霁雪,可见南京美景胜境之一斑。

  而秦淮十里、六朝金粉,文运昌盛、市肆繁华,悠久的历史文化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相互辉映,人文景观荟萃,更使南京的山山水水别具有一种独特的美,那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予人以遐思和警醒。

  三国时,蜀相诸葛亮曾临南京而赞叹曰:「钟山龙盘,石头虎踞,真乃帝王之都也。」可见南京地势之美善与险要。

  那东郊的钟山蜿蜒如龙,西侧则是清凉山雄踞似虎,气势磅砖的长江自西向东横穿城池,又有千顷后湖、百里秦淮之青秀,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种天工,钟毓一处,山环水绕,无怪乎诸葛亮拜见孙权时,会力谏孙权迁治于南京了。

  清凉山,又名石头山,俗称鬼脸城,亦称石城山。由于长江逼近山的西麓,江水不断冲刷,使山的西坡成为近乎直立的悬崖峭壁,因为形势险峻,历代帝王都把它当作为守卫南京的屏障。

  如今,在这虎踞之上,也就是临江的悬崖峭壁顶,却险险地伫立着一栋幽静小楼,在小楼四周,有几丛修葛,数株雅竹,最多的却是梅花数十株。

  每年冬末,经受了风雪严寒的考验,梅花含苞待放,到了早春二月,大地尚未完全复苏,群梅却已冲寒怒放,红蕾碧萼缀满枝头,风光旖旎、冷香扑鼻,沁人心脾。

  在梅树间,一条铺以信白石的花径蜿蜒通向楼前,小楼是以白石砌造的,从二楼阳台上垂下翠绿攀藤爬伏,底层的曲廊围栏伴着海棠碧桃,冰花格子窗的窗槛上漆着浅浅的蓝,糊窗的棉纸则如雪花般白,远远望去,真有如仙境般优雅。

  这会儿,夜已经很深了,淡淡的月光,稀疏的星辰,在这寂静的夜里,在早冬几许梅花香中,银灯荧荧地照着雪也似的白色窗纸,透出两条无限美好的黑影,一坐、一立。

  「三小姐,您真的要嫁?」清脆悦耳的嗓音,透着不甘心的语气。

  「爹娘为我许下的亲事,我怎能不嫁?」另一个无限甜美轻柔的语声,却是那么淡淡的无所谓。

  「可是……可是那家伙是个出了名的浪荡公子呀!」

  「是么?虎玉,」依然是淡淡的口气,好象讲的事与她完全无关似的。「饶公子可是金陵首富之子呢!」她微俯着螓首,似乎正在看书。

  「那又如何?小姐您才不希罕那些个俗物呢!」站立的黑影--虎玉不屑地说。「虎玉早打听过了,那家伙仗着家里有钱,成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每日不是吃喝,就是嫖赌,花钱如流水,散财童子也没他那么慷慨。而且身边女人一大堆,从城南排到城北都不够排,人家说他是风流,我说他是下流!」而且是下三流!

  「那也难怪,谁教饶公子是金陵第一美男,姑娘家当然是趋之若骛了,」坐着看书的黑影--三小姐轻拂了一下青丝。「他有那条件,人家也是心甘情愿,旁人也没话讲了。」

  「但是,小姐,您就要嫁给他了耶!」虎玉抗议。「您可知道,饶公子他爹原本是想赖掉小姐这件婚事的,因为他们以为老爷和夫人在靖难之役时去世了,所以小姐已变成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一个身无恒产的孤儿怎么配得上他们饶家?所以打算另外找个名门闺秀或富家千金作媳妇儿。

  「可没想到那家伙却说什么也不要,找了各种理由推托。结果拖拖拉拉地到了如今这会儿,他爹娘总算认输了,问他要娶谁作媳妇儿,谁知道他竟然说要怡翠院的花魁作老婆!」她的声音气呼呼的。

  「哦!是这样吗?」三小姐漫不经心地应道,同时轻轻翻了一页书。

  「是啊!三小姐,真是太过分了!」虎玉忿忿道。「他爹娘吓得差点病倒,说饶家怎么可能要个窑姐儿作媳妇儿呢!」

  「那倒是,饶家声大名大,是不太可能让个花魁进门。」

  「所以啊!他爹娘只好搬出您这位幼年时即订定下的未婚妻,说什么饶家不能毁婚啦!而且不能再拖下去啦等等之类的。」

  「所以他就答应了?」

  「才不呢!」虎玉似乎更火大了。「那家伙居然还是说不要,听说他们还吵了好几次呢!最后那家伙终于提出条件来了,说什么除非也让那个花魁进门,否则他谁也不娶!」

  三小姐轻笑。「饶伯父一定很作辣。」

  「三小姐,您怎么还笑得出来呀!」虎玉啼笑皆非。「他爹答应了耶!说只要那家伙肯把您娶进门,他就可以收了那个花魁作侍寝……」

  「真的?太好了!」

  「呃?」虎玉顿时愣住了。「太……太好了?」

  「是啊!这样他就不会来烦我了。」

  「嗄?」

  三小姐放下书。「其实我并不想嫁人,但是爹娘却一定要我嫁给他,幸好他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如此一来,岂不正好可以他过他的风流日子,我过我的平静生活,彼此不相干涉,这样不是很好吗?」

  「是吗?三小姐您是这么想的吗?」虎玉不以为然地说。「可要是他一瞧见了您……」

  「我会让他连看也不想再看我一眼了!」三小姐断然地道。

  虎玉不由得蹙眉,「可是,小姐,」并欲言又止地瞧她一眼。「虎玉实在不懂……」

  「说吧!」

  又犹豫了一会儿,虎玉才呐呐地道:「老爷夫人为什么要替小姐定下这门亲事?他们……他们不是那种人啊!」

  三小姐沉默片刻。「爹娘说这是他们欠人家的。」

  「欠饶家?」

  「不是。」

  「不是?那是欠谁?」

  「爹娘没说,只说等我嫁过去之后就会知道了。」

  「可是……」虎玉又獗起了小嘴。「就算是老爷夫人真欠了人家的好了,可也不能拿小姐的终身幸福当人情还呀!」

  「不,娘跟我说过,只要我愿意的话,饶公子会是个很好的丈夫。」

  虎玉立刻不屑地哼了一声。「才怪!」

  「无论如何,既然饶公子已有他爱,那么我嫁过去也是无所谓的,」三小姐平静地说:「只要能保有我原来的生活,这也未尝不是个拒绝其它人追求的好办法。」

  「也是啦!」虎玉无奈地道。「光是皇上三番两次劝说小姐委身作他的宠妃,虎玉都觉得很厌烦了,更别提宫里其它那些人……可是,小姐,这样真的好吗?」

  「一举两得、一劳永逸,为什么不好?」三小姐反问。

  虎玉无言了。

  好吧!就去得、去逸吧!

  于是,两个月后--

  金陵首富,亦是全国数一数二大富豪的饶大员外,在年过四十后就开始逼着儿子娶媳妇生孙子了,否则这偌大的家产要给谁继承?

  偏偏儿子桃花虽旺,却死也不肯娶老婆,于是,饶大员外绞尽脑汁、呕心沥血、艰苦备尝,历经了千折百难,好不容易终于让儿子娶进了媳妇儿,想着大概不用多久就可以抱到孙子了吧?

  不料新婚之夜里,饶公子甫一掀开新娘的盖头巾,就吃惊地连退三大步,顺便撞翻了桌上的酒壶和莲子汤,看他的样子,好象就快昏倒了。

  「你……你……你……」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