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五花八门 » 正文

风流花少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2157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1-04-29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风流花少>:  风流花少   风流花少
  作者:星雨寻找加入书架|推荐本书|返回书页【成长篇】【成长篇】序章家族成员【成长篇】第01章生日Party【成长篇】第02章男尊阳功【成长篇】第03章成人培训【成长篇】第04章勤学苦练【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上)【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中)【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下)【成长篇】第06章花氏总裁【成长篇】第07章情欲亲情(上)【成长篇】第07章情欲亲情(下)【成长篇】第08章全新一天【成长篇】第09章为了幸福【成长篇】第10章夹层秘录【成长篇】第11章清晨功课【成长篇】第12章另类街头【成长篇】第13章危机之感【成长篇】第14章摘花采蜜【成长篇】第15章如梦似幻【成长篇】第16章风流实践【成长篇】第17章再添风流【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上)【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中)【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下)【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下)【成长篇】第20章防人之备【成长篇】第21章登阶入境【成长篇】第22章智应勇对【成长篇】第23章温柔花乡【成长篇】第24章身轻如燕【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上)【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中)【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下)【成长篇】第26章杀人技艺【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一)【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二)【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三)【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四)【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五)【成长篇】第28章荒唐日子【成长篇】第29章力斗黑龙【成长篇】第30章脱胎换骨【成长篇】第31章以血还血【成长篇】第32章丧葬礼上【成长篇】第33章分别之日【成长篇】第34章深海修炼【成长篇】第35章怒沉倭寇【成长篇】第36章不伦之恋【成长篇】第37章闭门苦读【成长篇】第38章异奇惊险【成长篇】第39章艳福法师【成长篇】第40章黑夜世界【成长篇】第41章寻找线索【成长篇】第42章勇闯虎穴【成长篇】第43章出门准备【成长篇】第44章蛟龙出海【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上)【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中)【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下)【成长篇】第46章翔空猎艳【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一)【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二)【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三)【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四)【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五)【成长篇】第48章潜龙行动【成长篇】第49章大闹东京【成长篇】第50章勇捣魔窟【成长篇】第51章神秘飞棍【成长篇】第52章熟人亲人【成长篇】第53章京都风云【成长篇】第54章毒姬花颜【成长篇】第55章屠宰黑龙【成长篇】第56章剑宗遗秘【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上)【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中)【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下)【成长篇】第58章风流花丛2   作者:星雨寻找加入书架|推荐本书|返回书页【成长篇】【成长篇】序章家族成员【成长篇】第01章生日Party【成长篇】第02章男尊阳功【成长篇】第03章成人培训【成长篇】第04章勤学苦练【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上)【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中)【成长篇】第05章欢乐校园(下)【成长篇】第06章花氏总裁【成长篇】第07章情欲亲情(上)【成长篇】第07章情欲亲情(下)【成长篇】第08章全新一天【成长篇】第09章为了幸福【成长篇】第10章夹层秘录【成长篇】第11章清晨功课【成长篇】第12章另类街头【成长篇】第13章危机之感【成长篇】第14章摘花采蜜【成长篇】第15章如梦似幻【成长篇】第16章风流实践【成长篇】第17章再添风流【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上)【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中)【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下)【成长篇】第18章无边风月(下)【成长篇】第20章防人之备【成长篇】第21章登阶入境【成长篇】第22章智应勇对【成长篇】第23章温柔花乡【成长篇】第24章身轻如燕【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上)【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中)【成长篇】第25章十全十美(下)【成长篇】第26章杀人技艺【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一)【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二)【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三)【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四)【成长篇】第27章锦上添花(五)【成长篇】第28章荒唐日子【成长篇】第29章力斗黑龙【成长篇】第30章脱胎换骨【成长篇】第31章以血还血【成长篇】第32章丧葬礼上【成长篇】第33章分别之日【成长篇】第34章深海修炼【成长篇】第35章怒沉倭寇【成长篇】第36章不伦之恋【成长篇】第37章闭门苦读【成长篇】第38章异奇惊险【成长篇】第39章艳福法师【成长篇】第40章黑夜世界【成长篇】第41章寻找线索【成长篇】第42章勇闯虎穴【成长篇】第43章出门准备【成长篇】第44章蛟龙出海【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上)【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中)【成长篇】第45章东方之珠(下)【成长篇】第46章翔空猎艳【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一)【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二)【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三)【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四)【成长篇】第47章东方明珠(五)【成长篇】第48章潜龙行动【成长篇】第49章大闹东京【成长篇】第50章勇捣魔窟【成长篇】第51章神秘飞棍【成长篇】第52章熟人亲人【成长篇】第53章京都风云【成长篇】第54章毒姬花颜【成长篇】第55章屠宰黑龙【成长篇】第56章剑宗遗秘【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上)【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中)【成长篇】第57章一网全奸(下)【成长篇】第58章风流花丛2


  【成长篇】   【成长篇】

  【成长篇】序 章 家族成员   【成长篇】序 章 家族成员

     
  作者:星雨寻找   作者:星雨寻找
  我叫花睿龙,今年10岁,是花家八男四女中所出的唯一男孩。   我叫花睿龙,今年10岁,是花家八男四女中所出的唯一男孩。
  大伯花文财,今年50岁,娶了3个太太,生有6个女儿。大太太陈玉莲,41岁,只生一个女儿花金梅,今年24岁,未嫁,现在大伯公司基隆分公司任总经理,长住基隆,偶尔回台北,听说已有了个男朋友……二太太肖兰瑛,38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金菊,今年23岁,现在花家开办的阳明医院里做妇产科见习医师;二女儿花玉兰,21岁,在道明小学任教师,就是我所上的那所私立学校,不过她是教五年级的,我现在才上四年级。三太太梁佩玲,是个香港人,出自电子小说,今年36六岁,生了3个女儿,可都是才女。大女儿花金娣,17岁就上阳明大学一年级;二女儿花盼娣,15岁已上奎山中学四年级;三女儿花招娣,13岁,在奎山中学上二年级。虽然大伯盼子心切,但却无可奈何,唯一欣慰的是6个女儿个个都漂亮、聪明,这可能与遗传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她们的母亲都很出色。据说大伯还不死心,在外还金屋藏娇呢。   大伯花文财,今年50岁,娶了3个太太,生有6个女儿。大太太陈玉莲,41岁,只生一个女儿花金梅,今年24岁,未嫁,现在大伯公司基隆分公司任总经理,长住基隆,偶尔回台北,听说已有了个男朋友……二太太肖兰瑛,38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金菊,今年23岁,现在花家开办的阳明医院里做妇产科见习医师;二女儿花玉兰,21岁,在道明小学任教师,就是我所上的那所私立学校,不过她是教五年级的,我现在才上四年级。三太太梁佩玲,是个香港人,出自电子小说,今年36六岁,生了3个女儿,可都是才女。大女儿花金娣,17岁就上阳明大学一年级;二女儿花盼娣,15岁已上奎山中学四年级;三女儿花招娣,13岁,在奎山中学上二年级。虽然大伯盼子心切,但却无可奈何,唯一欣慰的是6个女儿个个都漂亮、聪明,这可能与遗传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她们的母亲都很出色。据说大伯还不死心,在外还金屋藏娇呢。
  二伯花有财,今年49岁,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林雪玉,40岁,只生一个女儿,叫花银月,21岁,现在美国哈佛留学。二老婆张心媚,36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银娣,18岁,在兴大法商学院上一年级;二女儿花来娣,16岁,在北投中学四年级。3个堂姐也继承了她们母亲的美貌与身材。   二伯花有财,今年49岁,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林雪玉,40岁,只生一个女儿,叫花银月,21岁,现在美国哈佛留学。二老婆张心媚,36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银娣,18岁,在兴大法商学院上一年级;二女儿花来娣,16岁,在北投中学四年级。3个堂姐也继承了她们母亲的美貌与身材。
  三伯花来财,今年47岁,对女人有很大的兴趣,娶了6个老婆:大太太林慧珍,40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玉慧,今年21岁,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二女儿花玉智,可不得了,人既漂亮,歌又唱得好,18岁就进入了演艺界,与另3个女孩组成了个青春演唱组合,叫“青鸟4人组”,现名气日隆,不过若不是我,三伯是不可能让她进入演艺界的,所以她对我感激、疼爱得不得了。“玉青鸟”是她艺名。二太太金贤姬,36岁,韩国人,也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玉姬,16岁,现在在韩国生活学习,放假才会回台湾来;二女儿花玉娣,12岁,在道明小学上六年级。三太太薛紫玫,32岁,是台南望族千金,也生有3个女儿,大女儿花玉玫,现14岁,在台南上学,与她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二女儿花玉蕊,12岁,在道明小学上六年级;三女儿花玉蕾,10岁,与我同一班。四太太黄欣月,30岁,只生1个女儿花玉月,今年11岁,上道小五年级。五太太伊琳贝尔•苏珊娜,澳大利亚人,27岁,生了2个混血儿女儿。大女儿花玉珊,10岁,比我大一个月,也在我班上;小女儿花玉琳,8岁,二年级。六太太欧阳凤柔,25岁,1个女儿,花玉致,3岁多了。我看三伯收集美女的兴趣远大于传宗接代,他恨不得把天下的美女尽收花家,若不是三位奶奶阻扰,三伯的老婆女儿肯定不止这些,因为他有吸引女人的三大法宝——英俊萧洒的外表、能说会道的甜嘴和雄厚的财力,不知道他在外面还有多少女人呢!   三伯花来财,今年47岁,对女人有很大的兴趣,娶了6个老婆:大太太林慧珍,40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玉慧,今年21岁,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二女儿花玉智,可不得了,人既漂亮,歌又唱得好,18岁就进入了演艺界,与另3个女孩组成了个青春演唱组合,叫“青鸟4人组”,现名气日隆,不过若不是我,三伯是不可能让她进入演艺界的,所以她对我感激、疼爱得不得了。“玉青鸟”是她艺名。二太太金贤姬,36岁,韩国人,也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玉姬,16岁,现在在韩国生活学习,放假才会回台湾来;二女儿花玉娣,12岁,在道明小学上六年级。三太太薛紫玫,32岁,是台南望族千金,也生有3个女儿,大女儿花玉玫,现14岁,在台南上学,与她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二女儿花玉蕊,12岁,在道明小学上六年级;三女儿花玉蕾,10岁,与我同一班。四太太黄欣月,30岁,只生1个女儿花玉月,今年11岁,上道小五年级。五太太伊琳贝尔•苏珊娜,澳大利亚人,27岁,生了2个混血儿女儿。大女儿花玉珊,10岁,比我大一个月,也在我班上;小女儿花玉琳,8岁,二年级。六太太欧阳凤柔,25岁,1个女儿,花玉致,3岁多了。我看三伯收集美女的兴趣远大于传宗接代,他恨不得把天下的美女尽收花家,若不是三位奶奶阻扰,三伯的老婆女儿肯定不止这些,因为他有吸引女人的三大法宝——英俊萧洒的外表、能说会道的甜嘴和雄厚的财力,不知道他在外面还有多少女人呢!
  四伯花聚财,今年46岁,娶了4个太太:大太太丁晓凤,38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瑷凤,20岁,台北护理学院二年级;二女儿花瑷娣,18岁,在阳明中学上六年级。二太太和三太太是对孪生姐妹花,姐姐楚美娟,妹妹楚美薇,都是二十九岁,分别各生了1个女儿,姐姐生的叫花瑷美,9岁,妹妹生的叫花瑷丽,也是9岁,都在道明小学上三年级同一个班。四太太松田圣子,日本京都人,二十五岁,生1个女儿叫花瑷雪,6岁,在幼儿园。当然四伯在外也有金屋藏娇,据他自己承认的就有四五个呢!   四伯花聚财,今年46岁,娶了4个太太:大太太丁晓凤,38岁,生有2个女儿。大女儿花瑷凤,20岁,台北护理学院二年级;二女儿花瑷娣,18岁,在阳明中学上六年级。二太太和三太太是对孪生姐妹花,姐姐楚美娟,妹妹楚美薇,都是二十九岁,分别各生了1个女儿,姐姐生的叫花瑷美,9岁,妹妹生的叫花瑷丽,也是9岁,都在道明小学上三年级同一个班。四太太松田圣子,日本京都人,二十五岁,生1个女儿叫花瑷雪,6岁,在幼儿园。当然四伯在外也有金屋藏娇,据他自己承认的就有四五个呢!
  我老爸花多财,排行第五,现45岁。18年前,娶了原配何香菁——我大妈,也是我的大姨——我亲妈的姐姐。可她一连生了4个都是女儿。大姐花玉娥,17岁;二姐花玉莹,15岁;三姐花玉欣和四姐花玉花是双胞胎,都是13岁。大妈怕失宠,一急便把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妹妹——我妈何香倩给老爸搞。想不到我妈可真争气,竟生了一对龙凤胎女,男的便是我——花睿龙了,我孪生妹妹何睿凤(从母姓),只比我小4个小时却差了一天,不过她现在与我妈住在外面(因为她知道花家要的是男孩),因为我妈生下我并不是她自愿的,据说是被大妈灌醉后怎么怎么的,详情就不知道了。   我老爸花多财,排行第五,现45岁。18年前,娶了原配何香菁——我大妈,也是我的大姨——我亲妈的姐姐。可她一连生了4个都是女儿。大姐花玉娥,17岁;二姐花玉莹,15岁;三姐花玉欣和四姐花玉花是双胞胎,都是13岁。大妈怕失宠,一急便把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妹妹——我妈何香倩给老爸搞。想不到我妈可真争气,竟生了一对龙凤胎女,男的便是我——花睿龙了,我孪生妹妹何睿凤(从母姓),只比我小4个小时却差了一天,不过她现在与我妈住在外面(因为她知道花家要的是男孩),因为我妈生下我并不是她自愿的,据说是被大妈灌醉后怎么怎么的,详情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我亲生的妈至今也不是花家合法的女人,不是花家不愿意承认她,而是她不喜欢花家。花家上下倒是很重视她的,可以说花家的大门随时地为她这个花家大功臣准媳妇敞开的,但她就是不愿意做花家的人,只是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才将错就错为花家生下了一双儿女。我想她可能是看不起花家,或者不愿意做我爸的小老婆吧。妈至今仍是独身,和妹妹相依为命,听说她自己开了几家小公司,还过得去。我很少见到她,只有在大妈的陪伴下在外面见过她几面。她年青漂亮,如果与花家众多的女人相比,她可排在前三位,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绝代佳人,难怪老爸对她至今仍是念念不怀呢。当然每次相见都能看到我那个可爱的孪生妹妹,可我在印象中从没到妈妈家住过,也不知道她们现在住在哪?我想一定有机会的,只要我再长大点。   我只知道我亲生的妈至今也不是花家合法的女人,不是花家不愿意承认她,而是她不喜欢花家。花家上下倒是很重视她的,可以说花家的大门随时地为她这个花家大功臣准媳妇敞开的,但她就是不愿意做花家的人,只是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才将错就错为花家生下了一双儿女。我想她可能是看不起花家,或者不愿意做我爸的小老婆吧。妈至今仍是独身,和妹妹相依为命,听说她自己开了几家小公司,还过得去。我很少见到她,只有在大妈的陪伴下在外面见过她几面。她年青漂亮,如果与花家众多的女人相比,她可排在前三位,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绝代佳人,难怪老爸对她至今仍是念念不怀呢。当然每次相见都能看到我那个可爱的孪生妹妹,可我在印象中从没到妈妈家住过,也不知道她们现在住在哪?我想一定有机会的,只要我再长大点。
  虽然亲妈不在身边,但我并不缺少母爱,相反还多的有点让人受不了。花家巨宅就象皇宫一样,而我被宠得就象小皇帝似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上上下下谁也不敢得罪、违逆我,就连我老爸也不例外,只要我跺跺脚,花家也要摇三摇(虽有点夸大,但也相去不远),贾宝玉根本没法跟我比。所以很多人讨好我以求方便。   虽然亲妈不在身边,但我并不缺少母爱,相反还多的有点让人受不了。花家巨宅就象皇宫一样,而我被宠得就象小皇帝似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上上下下谁也不敢得罪、违逆我,就连我老爸也不例外,只要我跺跺脚,花家也要摇三摇(虽有点夸大,但也相去不远),贾宝玉根本没法跟我比。所以很多人讨好我以求方便。
  老爸另外又娶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她们也是双胞胎姐妹花,大陆上海人。姐姐林玉娇,妹妹林玉芝,都是21岁,是老爸到上海投资时泡上的……她们至今也未生下一男半女,也未怀孕。老爸娶她们的借口一是多个人来照顾我,二是希望再为花家生下麟儿,过继给伯伯叔叔们。其实花家多的是女人,哪需要她们来照顾我,只是老爸垂涎她们的美色和身材罢了。但是她们在花家地位却是最低的,这不仅因为台湾人普遍歧视大陆人,还有政府对类似她们这些大陆新娘制定了不公正的政策,至今她们都不算是台湾公民,拿的只是旅行签证,每半年就要回大陆一趟,可谓命运悲惨。若不是我的维护,她们哪能坚持得不下来,因此她俩也懂得尽力地讨好、疼爱、关心我,一点也不敢惹我不高兴,我是她们的保护伞!   老爸另外又娶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她们也是双胞胎姐妹花,大陆上海人。姐姐林玉娇,妹妹林玉芝,都是21岁,是老爸到上海投资时泡上的……她们至今也未生下一男半女,也未怀孕。老爸娶她们的借口一是多个人来照顾我,二是希望再为花家生下麟儿,过继给伯伯叔叔们。其实花家多的是女人,哪需要她们来照顾我,只是老爸垂涎她们的美色和身材罢了。但是她们在花家地位却是最低的,这不仅因为台湾人普遍歧视大陆人,还有政府对类似她们这些大陆新娘制定了不公正的政策,至今她们都不算是台湾公民,拿的只是旅行签证,每半年就要回大陆一趟,可谓命运悲惨。若不是我的维护,她们哪能坚持得不下来,因此她俩也懂得尽力地讨好、疼爱、关心我,一点也不敢惹我不高兴,我是她们的保护伞!
  六姑姑花美龄,四十五岁,嫁到花莲胡姓家,已生了两个女儿,分别已有19岁和17岁。   六姑姑花美龄,四十五岁,嫁到花莲胡姓家,已生了两个女儿,分别已有19岁和17岁。
  七姑姑花玉龄,四十三岁,嫁到新加坡倪家,生了三个孩子,也都是女儿。   七姑姑花玉龄,四十三岁,嫁到新加坡倪家,生了三个孩子,也都是女儿。
  八叔花为财,43岁,也娶了3个太太,生了4个女儿,不过他们全家都住在高雄。倒是会经常会带着全家都到台北来团聚。   八叔花为财,43岁,也娶了3个太太,生了4个女儿,不过他们全家都住在高雄。倒是会经常会带着全家都到台北来团聚。
  九叔花经财,42岁,只娶一个太太,生了两个女儿,现在香港经营花家在香港的业务。经常携带太太来往于香港和台湾之间,世界各地也是经常跑,可算是花家最会享受的人,两个堂姐妹只有在过年才会到台湾来祭祖团聚,她们也是对小美人胚子。   九叔花经财,42岁,只娶一个太太,生了两个女儿,现在香港经营花家在香港的业务。经常携带太太来往于香港和台湾之间,世界各地也是经常跑,可算是花家最会享受的人,两个堂姐妹只有在过年才会到台湾来祭祖团聚,她们也是对小美人胚子。
  十叔花爱财,40岁,早年闯荡日本,娶了个日本太太,听说已改名为伊藤福刚,现是日本一黑社会组织的头目。他几乎不回台湾,在我印象中根本没见过他,所以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不让外界知道,电话也很少来,不过倒是经常给我寄礼物来,从玩具到车子到大型游戏机应有尽有!因此外界都不知道花家还有他的存在。   十叔花爱财,40岁,早年闯荡日本,娶了个日本太太,听说已改名为伊藤福刚,现是日本一黑社会组织的头目。他几乎不回台湾,在我印象中根本没见过他,所以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不让外界知道,电话也很少来,不过倒是经常给我寄礼物来,从玩具到车子到大型游戏机应有尽有!因此外界都不知道花家还有他的存在。
  十一姑花雪龄,三十六岁,嫁人生过三个女儿,现已离婚,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娘家来住了,离婚原因不明。   十一姑花雪龄,三十六岁,嫁人生过三个女儿,现已离婚,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娘家来住了,离婚原因不明。
  十二姑花丽龄,只有三十岁,未嫁人,听说她是因为讨厌男人。但她却是花家最能干的女强人,花家如今的声望和财富很大一部分得自她的奋斗拓展,发现她才华的是爷爷。现在,家人很为她的终身大事操心,可她满不在乎。   十二姑花丽龄,只有三十岁,未嫁人,听说她是因为讨厌男人。但她却是花家最能干的女强人,花家如今的声望和财富很大一部分得自她的奋斗拓展,发现她才华的是爷爷。现在,家人很为她的终身大事操心,可她满不在乎。
  在台湾商界,提及花家的“七龙一凤”,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们是同父异母,可都非常团结,兄弟姐妹的感情也是非常好的,从没吵闹过什么事,就我所知。大概想是爷爷教育的好吧!   在台湾商界,提及花家的“七龙一凤”,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们是同父异母,可都非常团结,兄弟姐妹的感情也是非常好的,从没吵闹过什么事,就我所知。大概想是爷爷教育的好吧!
  在上面还有三个奶奶。大奶奶二奶奶是当年随爷爷(国民党败退)从大陆迁来台湾的,三奶奶是爷爷到了台湾后才娶的。爷爷祖籍是河南开封,是个没落的小地主,当过兵。来台湾才做点小生意,由多年的勤劳持俭,花家财富逐渐累积,再到儿女这代奋斗,花家在台湾才有今日的地位。两年多前,爷爷就去世了,而爷爷的遗愿是落叶归根,他要我把他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   在上面还有三个奶奶。大奶奶二奶奶是当年随爷爷(国民党败退)从大陆迁来台湾的,三奶奶是爷爷到了台湾后才娶的。爷爷祖籍是河南开封,是个没落的小地主,当过兵。来台湾才做点小生意,由多年的勤劳持俭,花家财富逐渐累积,再到儿女这代奋斗,花家在台湾才有今日的地位。两年多前,爷爷就去世了,而爷爷的遗愿是落叶归根,他要我把他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
  传宗接代是深植中国人思想的大事,也因此在花家八兄弟之中,老爸能一举得男,一夜之间,老五的地位因我瞬间成了老大,而我也成了小霸王、小祖宗。虽然伯母婶婶姑妈们自己没能生出儿子心里很不是味道,但花家的伯伯叔叔、伯母婶婶、姑妈姑姑们个个都非常喜欢我,全都视我如己出,关注与宠爱自是无以论比的,比他们自己生的女儿们更加重视,因此大妈、伯母、婶婶、姑妈、姑姑们带我回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   传宗接代是深植中国人思想的大事,也因此在花家八兄弟之中,老爸能一举得男,一夜之间,老五的地位因我瞬间成了老大,而我也成了小霸王、小祖宗。虽然伯母婶婶姑妈们自己没能生出儿子心里很不是味道,但花家的伯伯叔叔、伯母婶婶、姑妈姑姑们个个都非常喜欢我,全都视我如己出,关注与宠爱自是无以论比的,比他们自己生的女儿们更加重视,因此大妈、伯母、婶婶、姑妈、姑姑们带我回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
  而另一个有功之臣,我大妈也水涨般高,变得神气不凡起来,但是见了十二姑还是惧让三分的。除了我之外。十二姑虽然讨厌每个男人,但对我却是例外,既爱又宠,还有一点点怕哦。大概是一物降一物吧,或者可能是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家族中的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在人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无法逾越的,在台湾更是是这样的。十二姑也不能例外吧!当然更多的是喜欢我。话说回来了,我也不是个无理取闹、蛮横不讲理的人,在这个阴盛阳衰的家族中我撒撒娇还是正常的,毕竟我们自小被灌输了“团结力量大、内讧大厦崩”的思想。   而另一个有功之臣,我大妈也水涨般高,变得神气不凡起来,但是见了十二姑还是惧让三分的。除了我之外。十二姑虽然讨厌每个男人,但对我却是例外,既爱又宠,还有一点点怕哦。大概是一物降一物吧,或者可能是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家族中的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在人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无法逾越的,在台湾更是是这样的。十二姑也不能例外吧!当然更多的是喜欢我。话说回来了,我也不是个无理取闹、蛮横不讲理的人,在这个阴盛阳衰的家族中我撒撒娇还是正常的,毕竟我们自小被灌输了“团结力量大、内讧大厦崩”的思想。
  我现在是只龙,而小时候却是一只猴。我天生好动,连睡觉也不安份,从小就不喜欢“妈妈们”穿衣服睡觉,主要是为了方便玩奶子、吸吮乳头。不过大部份时间还是睡在大妈的怀里。所以小小年纪的我便见识、玩弄过众多各式各样不同大小的奶子,可以这么说花家的伯母、婶婶、姑姑们甚至奶奶的乳房几乎都让我摸玩遍了,除了十叔的日本太太,就连外居高雄、香港的婶婶们也不例外,而且至今还在这么玩。也许年纪尚幼,还不懂玩弄她们的下体,但也都摸过、掏过,甚至还整只手探入过。当然她们也不例外,全都有摸我的“小鸡鸡”,还有亲吻,甚至含入吸吮,宝贝得不得了,视我的“小鸡鸡”如花家镇族之宝,如神物对待。就连我的那些姐姐、妹妹们也摸弄过“花家之宝”   我现在是只龙,而小时候却是一只猴。我天生好动,连睡觉也不安份,从小就不喜欢“妈妈们”穿衣服睡觉,主要是为了方便玩奶子、吸吮乳头。不过大部份时间还是睡在大妈的怀里。所以小小年纪的我便见识、玩弄过众多各式各样不同大小的奶子,可以这么说花家的伯母、婶婶、姑姑们甚至奶奶的乳房几乎都让我摸玩遍了,除了十叔的日本太太,就连外居高雄、香港的婶婶们也不例外,而且至今还在这么玩。也许年纪尚幼,还不懂玩弄她们的下体,但也都摸过、掏过,甚至还整只手探入过。当然她们也不例外,全都有摸我的“小鸡鸡”,还有亲吻,甚至含入吸吮,宝贝得不得了,视我的“小鸡鸡”如花家镇族之宝,如神物对待。就连我的那些姐姐、妹妹们也摸弄过“花家之宝”
  她们对我的饮食、健康、穿戴……那更是关怀倍至,什么好吃的不在乎远和贵,什么漂亮舒适的应有尽有,什么对我有益的总是随时提供。我也不客气,总是非常能吃喝,看得大人非常满意和开心。   她们对我的饮食、健康、穿戴……那更是关怀倍至,什么好吃的不在乎远和贵,什么漂亮舒适的应有尽有,什么对我有益的总是随时提供。我也不客气,总是非常能吃喝,看得大人非常满意和开心。
  我爸是众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也是最相貌出众的,因此龙生龙,加上我能吃会喝,我也长得高大挺拔,已象12、13岁的少年郎,帅得也一塌糊涂。当然了,我的姐妹们也都很漂亮。   我爸是众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也是最相貌出众的,因此龙生龙,加上我能吃会喝,我也长得高大挺拔,已象12、13岁的少年郎,帅得也一塌糊涂。当然了,我的姐妹们也都很漂亮。
  虽然从小玩伴都是女孩子们,尽管好玩,但有小霸王习气的我也会常捉弄、欺负她们(当然不会太过分),摸弄她们身体是最常有的事,最近我更喜欢玩这游戏,特别感兴趣的是她们的小肉缝,而她们似乎不想让我玩。以前有一次堂姐招娣的肉缝被我抠疼了,跑地去向大伯母告了一状,反被她妈训了一顿:大概意思是说我年纪小还不懂事,我与她玩只是表示是喜欢她,我喜欢她有何大惊小怪的,小孩子动手动脚又没有什么。从此姐妹们再也不敢告我的状了,也知道我动不得惹不起,也只有任我为所欲为,不过我也不会太过分,毕竟是自家人嘛,哪有欺负自家人的道理,不能太过分。   虽然从小玩伴都是女孩子们,尽管好玩,但有小霸王习气的我也会常捉弄、欺负她们(当然不会太过分),摸弄她们身体是最常有的事,最近我更喜欢玩这游戏,特别感兴趣的是她们的小肉缝,而她们似乎不想让我玩。以前有一次堂姐招娣的肉缝被我抠疼了,跑地去向大伯母告了一状,反被她妈训了一顿:大概意思是说我年纪小还不懂事,我与她玩只是表示是喜欢她,我喜欢她有何大惊小怪的,小孩子动手动脚又没有什么。从此姐妹们再也不敢告我的状了,也知道我动不得惹不起,也只有任我为所欲为,不过我也不会太过分,毕竟是自家人嘛,哪有欺负自家人的道理,不能太过分。
  但我还是渐渐地养成了对女孩子身体感兴趣的习性,不过也只是尽尽口手之乐,毕竟我的“小宝贝”还不知道它的正真功用嘛。当然我慢慢地也学会了温柔,不会叫她们反感,有时她们还脸红红有很享受呢。   但我还是渐渐地养成了对女孩子身体感兴趣的习性,不过也只是尽尽口手之乐,毕竟我的“小宝贝”还不知道它的正真功用嘛。当然我慢慢地也学会了温柔,不会叫她们反感,有时她们还脸红红有很享受呢。
  当然我的魔手不止只局限家内,如到人家做客,遇到有女孩子的家庭便暗暗单独地对女孩子(当然是与我差不多年龄的)花言巧语、威逼利诱,只为逞一时口舌之快。同时还会拜这家主妇为干妈,以图方便。我聪明灵利,嘴巴更甜,加上花家的财力真是无往不利,她们多数人趋之若鹜还来不及呢!因此我的干妈到处都有,连我自己都不知有多少干妈了。这些干妈都对我疼爱有加,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对我好,总之都予以我极大的方便和机会,有时被撞破了也不责怪我,还极力掩饰、撮合我们,方便我们,恨不得把女儿们洗干净,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我床上我怀里来,无非是想我做她家的女婿。更有甚者,把自己都送给我了。   当然我的魔手不止只局限家内,如到人家做客,遇到有女孩子的家庭便暗暗单独地对女孩子(当然是与我差不多年龄的)花言巧语、威逼利诱,只为逞一时口舌之快。同时还会拜这家主妇为干妈,以图方便。我聪明灵利,嘴巴更甜,加上花家的财力真是无往不利,她们多数人趋之若鹜还来不及呢!因此我的干妈到处都有,连我自己都不知有多少干妈了。这些干妈都对我疼爱有加,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对我好,总之都予以我极大的方便和机会,有时被撞破了也不责怪我,还极力掩饰、撮合我们,方便我们,恨不得把女儿们洗干净,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我床上我怀里来,无非是想我做她家的女婿。更有甚者,把自己都送给我了。
  因此我想得到的女孩没有得不到的(轻狂少年的嚣张加夸张),也不知摸过多少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乳房和肉缝了。   因此我想得到的女孩没有得不到的(轻狂少年的嚣张加夸张),也不知摸过多少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乳房和肉缝了。
  其实在学校里是最有机会一展拳脚的。我上的道明小学,它是台湾首屈一指的私立贵族学校,因此里面聚集了最优秀基因遗传的男男女女(笑话,谁知道呢!不过说真的,女孩子多数都是些小美人胚子),他们的家庭非富既贵,或有钱有势,或外国侨民(世界各地的驻台北使馆、办事处的官员、代表),有的还是黑社会老大的子女呢,总之都是些有背景的人,不是一般的人轻易就能可以进得来的。因此学校的设备和师资力量是全台湾最先进最优秀的。当然了,在这样的学校,老师也不好当,谁都不能轻易得罪,每个学生(后面的家长)都不是好惹的,只看每天校门口接送孩子上学放学长长的豪华骄车就知道了。我当然也不好惹了。光接送我们花家子女在这所学校来上学的就一辆大巴专车,十多人,其中包括银兰堂姐!   其实在学校里是最有机会一展拳脚的。我上的道明小学,它是台湾首屈一指的私立贵族学校,因此里面聚集了最优秀基因遗传的男男女女(笑话,谁知道呢!不过说真的,女孩子多数都是些小美人胚子),他们的家庭非富既贵,或有钱有势,或外国侨民(世界各地的驻台北使馆、办事处的官员、代表),有的还是黑社会老大的子女呢,总之都是些有背景的人,不是一般的人轻易就能可以进得来的。因此学校的设备和师资力量是全台湾最先进最优秀的。当然了,在这样的学校,老师也不好当,谁都不能轻易得罪,每个学生(后面的家长)都不是好惹的,只看每天校门口接送孩子上学放学长长的豪华骄车就知道了。我当然也不好惹了。光接送我们花家子女在这所学校来上学的就一辆大巴专车,十多人,其中包括银兰堂姐!
  我在班上同龄里是最高大的,所以给班里的同学自然而然予以孩子头的感觉,人人均以我马首是瞻,不论他(她)是来自何种家庭,毕竟我们这也是个小社会嘛,有事一般都会自己解决,不轻易找家人来出头帮忙的!否则会给别的同学看不起的,被大家排斥所不容的。毕竟我们都已经十岁了嘛(其它年段的也是)!算是小大人了。当然我这老大也不是徒有虚名的,我的拳头、身手可不是好惹的,七岁时便跟一女师父(兼干妈)学拳,八岁时又得一气功大师指点,现在体内已有了股似有若无的内气。普通的成人挨我一拳也不会好受,因此在学校里的孩子没人敢挑战我的地位和拳头,就连比我高一两年级的也不行。于是我在学校里“行侠仗义”、“主持公道”起来,我出面或报我的名是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成了老大,当然收了许多小弟小妹来,可以说道明小学有一半的学生都是我的手下,那种风光确实叫人很是得意,因为他们中的许多家长有比我花家更显赫更惹不起的大人物,如现任李总统的孙女李睿婷,国防部长俞长佑的孙子俞忠强、孙女俞悦娟兄妹,行政院长宋楚佑的外孙女陈慧君、陈慧玲姐妹,连战的最小儿子连锋等等的,可他们现在都是我的手下哦。   我在班上同龄里是最高大的,所以给班里的同学自然而然予以孩子头的感觉,人人均以我马首是瞻,不论他(她)是来自何种家庭,毕竟我们这也是个小社会嘛,有事一般都会自己解决,不轻易找家人来出头帮忙的!否则会给别的同学看不起的,被大家排斥所不容的。毕竟我们都已经十岁了嘛(其它年段的也是)!算是小大人了。当然我这老大也不是徒有虚名的,我的拳头、身手可不是好惹的,七岁时便跟一女师父(兼干妈)学拳,八岁时又得一气功大师指点,现在体内已有了股似有若无的内气。普通的成人挨我一拳也不会好受,因此在学校里的孩子没人敢挑战我的地位和拳头,就连比我高一两年级的也不行。于是我在学校里“行侠仗义”、“主持公道”起来,我出面或报我的名是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成了老大,当然收了许多小弟小妹来,可以说道明小学有一半的学生都是我的手下,那种风光确实叫人很是得意,因为他们中的许多家长有比我花家更显赫更惹不起的大人物,如现任李总统的孙女李睿婷,国防部长俞长佑的孙子俞忠强、孙女俞悦娟兄妹,行政院长宋楚佑的外孙女陈慧君、陈慧玲姐妹,连战的最小儿子连锋等等的,可他们现在都是我的手下哦。
  我们事事模仿大人,玩起游戏来,也有玩“议员们扔鞋子、拽头发……”,或玩“黑社会悍匪街头火并警察”的打战游戏(这类多数是男生玩)。我这个老大只是个发起者倡议者,具体事务由手下去办。   我们事事模仿大人,玩起游戏来,也有玩“议员们扔鞋子、拽头发……”,或玩“黑社会悍匪街头火并警察”的打战游戏(这类多数是男生玩)。我这个老大只是个发起者倡议者,具体事务由手下去办。
  当然我这个老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是打出来的,想当初我刚上学时,一二三年级时就常受高年级学生的欺负,那时我还曾向家人求助,却遭到所有人的排斥,从那时起我就学乖了,也抛弃了在家娇生惯养的脾气,懂得了弱肉强食的道理,便请了武术老师,勤练打架武功,终于在三年级后半学期才打出了名气,慢慢的再无人敢挑战我的权威。到今年已做了一年多的老大了,花家的女孩子们也深受我所带来的好处,如即使做了老师的玉兰姐也因此没人敢欺负她,所以教师中有许多人也得看我的脸色。否则他们的日子可没那么好过。所以在学校里只有我欺负人,没人敢欺负我的。当然我也还算是个比较讲理的人,否则何以服众?   当然我这个老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是打出来的,想当初我刚上学时,一二三年级时就常受高年级学生的欺负,那时我还曾向家人求助,却遭到所有人的排斥,从那时起我就学乖了,也抛弃了在家娇生惯养的脾气,懂得了弱肉强食的道理,便请了武术老师,勤练打架武功,终于在三年级后半学期才打出了名气,慢慢的再无人敢挑战我的权威。到今年已做了一年多的老大了,花家的女孩子们也深受我所带来的好处,如即使做了老师的玉兰姐也因此没人敢欺负她,所以教师中有许多人也得看我的脸色。否则他们的日子可没那么好过。所以在学校里只有我欺负人,没人敢欺负我的。当然我也还算是个比较讲理的人,否则何以服众?
  但我较兴趣的是女同学们的娇嫩光滑的身体,我喜欢摸她们小肿块般的小乳房和可爱的小肉缝,因此在女同学、女手下中都知道了我的兴趣“爱好”,这在我看来不算是欺负,而是抬举她们!她们不论自愿或被动的,没人敢违背我的意思,在学校里漂亮的女生没一个逃出我的“魔手”,新来的的女生更是要经我手的洗礼才算正式加入到我们这个小社会来,否则我们会孤立她、讨厌她、欺负她。不用几天就自然而然地屈服了。当然,我也不是一味地硬来蛮干,我懂得恩威并施地驯服她们。如不听话给她几个巴掌,或用吓唬等方法,等到她屈服时再温言软语安慰,有时甚至投其所好地送个小礼物,因此在我的手段下没有不屈服的女生。可谁知事情发展到后来,我可成了她们争风吃醋的对象了(呵呵,小女生也会吃醋的哦,别不信),不仅她们自动送上门来让我亲热,不然就又哭又流眼泪的,害怕我不喜欢她们不要她们了,可以说她们都完全臣服在我脚下了(只是没动真格的而已)。   但我较兴趣的是女同学们的娇嫩光滑的身体,我喜欢摸她们小肿块般的小乳房和可爱的小肉缝,因此在女同学、女手下中都知道了我的兴趣“爱好”,这在我看来不算是欺负,而是抬举她们!她们不论自愿或被动的,没人敢违背我的意思,在学校里漂亮的女生没一个逃出我的“魔手”,新来的的女生更是要经我手的洗礼才算正式加入到我们这个小社会来,否则我们会孤立她、讨厌她、欺负她。不用几天就自然而然地屈服了。当然,我也不是一味地硬来蛮干,我懂得恩威并施地驯服她们。如不听话给她几个巴掌,或用吓唬等方法,等到她屈服时再温言软语安慰,有时甚至投其所好地送个小礼物,因此在我的手段下没有不屈服的女生。可谁知事情发展到后来,我可成了她们争风吃醋的对象了(呵呵,小女生也会吃醋的哦,别不信),不仅她们自动送上门来让我亲热,不然就又哭又流眼泪的,害怕我不喜欢她们不要她们了,可以说她们都完全臣服在我脚下了(只是没动真格的而已)。
  说我是她们崇拜偶像也毫不过分,因为我的体育、学习、模样、身手都是一级棒,说是她们心目中的英雄、帅哥、白花王子也非虚言。现在我每天都要应付那么多多情女生献过来的殷勤,也分身乏术、烦不胜烦,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结果,好惨哪(哈哈哈)!每天收到的小纸条、“情书”和小礼物多不可数。以至我开始时还拿些来转送给我的那些小弟们,可被她们知道后有的差点自杀(夸张),若不是我处理得当(陪礼道歉,更发誓以后不会不尊重她们的爱了,有的还哄了好几天),才消除事件,否则还真会闹出人命了,还好没让她家里人知道。后来我再也不敢乱丢弃或转送她们的“爱心蜜意”了,所以我四楼的一个房间里摆满了东西。   说我是她们崇拜偶像也毫不过分,因为我的体育、学习、模样、身手都是一级棒,说是她们心目中的英雄、帅哥、白花王子也非虚言。现在我每天都要应付那么多多情女生献过来的殷勤,也分身乏术、烦不胜烦,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结果,好惨哪(哈哈哈)!每天收到的小纸条、“情书”和小礼物多不可数。以至我开始时还拿些来转送给我的那些小弟们,可被她们知道后有的差点自杀(夸张),若不是我处理得当(陪礼道歉,更发誓以后不会不尊重她们的爱了,有的还哄了好几天),才消除事件,否则还真会闹出人命了,还好没让她家里人知道。后来我再也不敢乱丢弃或转送她们的“爱心蜜意”了,所以我四楼的一个房间里摆满了东西。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西方的情人节,也被她们学以致用,在那天我收到的巧克力和花快把我淹没了,而她们还要我亲口尝,天哪,我都不用吃饭了,那“幸福”的甜味实在不是人受的,若不是我想尽办法搞定她们,我一定会英年早逝、蒙主恩宠的,所以我特讨厌巧克力,恨发明巧克力的人,我恨情人节。可一年中象情人节的日子还真不少,神哪!救救我吧,请救救这个受折磨的小色狼吧!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西方的情人节,也被她们学以致用,在那天我收到的巧克力和花快把我淹没了,而她们还要我亲口尝,天哪,我都不用吃饭了,那“幸福”的甜味实在不是人受的,若不是我想尽办法搞定她们,我一定会英年早逝、蒙主恩宠的,所以我特讨厌巧克力,恨发明巧克力的人,我恨情人节。可一年中象情人节的日子还真不少,神哪!救救我吧,请救救这个受折磨的小色狼吧!
  今年我变得聪明多了,我已懂得了玩弄各种心机和技巧了,算是对他们应付自如。如一个小女生要我尝她做的便当,我就会要求她喂我,口对口的,如果她乐意服务,我再变花样,要她脱光衣服,用小肉缝挟着喂我,还有如果有女生要我吃她的巧克力,我就要先扣挖她的小肉缝,还把巧克力塞进去玩,总之是不把她们弄得面红耳赤转移她们的注意力,使她们忘了初衷,才逃过劫难,真是百试百爽啊!   今年我变得聪明多了,我已懂得了玩弄各种心机和技巧了,算是对他们应付自如。如一个小女生要我尝她做的便当,我就会要求她喂我,口对口的,如果她乐意服务,我再变花样,要她脱光衣服,用小肉缝挟着喂我,还有如果有女生要我吃她的巧克力,我就要先扣挖她的小肉缝,还把巧克力塞进去玩,总之是不把她们弄得面红耳赤转移她们的注意力,使她们忘了初衷,才逃过劫难,真是百试百爽啊!
  所以现在我这个老大基本上当得还是挺爽的,漂亮女生们都学会了含弄我的“小鸡鸡”了。   所以现在我这个老大基本上当得还是挺爽的,漂亮女生们都学会了含弄我的“小鸡鸡”了。
  (下一章生日Party)   (下一章生日Party)

  【成长篇】第01章 生日Party   【成长篇】第01章 生日Party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dzxs.com@gmail.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