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外历史 » 正文

历史与登徒子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1293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1-05-02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历史与登徒子>:第一卷 浪荡前朝寄残身 第一章 第一卷 浪荡前朝寄残身 第一章

     
  话说南宋理宗淳祐年间,江南洪州城中,有一大户。家主姓王,进士出身,做过几任州官,因受权贵排挤,长年赋闲在家。他生来硬气,一怒之下索性再不理会朝廷中事,安心打理祖传家业,得闲时便大宴宾客,邀集文人雅士,吟风弄月,歌柳赋屋,远近颇有名望。   话说南宋理宗淳祐年间,江南洪州城中,有一大户。家主姓王,进士出身,做过几任州官,因受权贵排挤,长年赋闲在家。他生来硬气,一怒之下索性再不理会朝廷中事,安心打理祖传家业,得闲时便大宴宾客,邀集文人雅士,吟风弄月,歌柳赋屋,远近颇有名望。
  自号“二达居士”。何为二达?“修身”、“齐家”是也。至于“治国”、“平天下”嘛,不求也罢。   自号“二达居士”。何为二达?“修身”、“齐家”是也。至于“治国”、“平天下”嘛,不求也罢。
  浑家季氏,系出世家名门,端庄贤淑,知书达理,很有几分才气。相夫持家自不消说,镇日烧香念佛,行善积德,泽被一方,人称活菩萨。   浑家季氏,系出世家名门,端庄贤淑,知书达理,很有几分才气。相夫持家自不消说,镇日烧香念佛,行善积德,泽被一方,人称活菩萨。
  这王氏夫妇与人和善,感情恋笃,家业兴旺,看似团圆美满,内里却有一桩莫大心病。   这王氏夫妇与人和善,感情恋笃,家业兴旺,看似团圆美满,内里却有一桩莫大心病。
  俗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季氏十七岁嫁入王家,结亲十数年,至今仍无子息。夫人季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眼见光阴易过,二人年事渐高,终于一横心,巴巴地主动提出要老爷纳妾。   俗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季氏十七岁嫁入王家,结亲十数年,至今仍无子息。夫人季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眼见光阴易过,二人年事渐高,终于一横心,巴巴地主动提出要老爷纳妾。
  王老爷子饱学之士,素重声名,寻常涉足秦楼楚馆觅些风月韵事也即点到为止……当下严辞断拒,抵死不从。   王老爷子饱学之士,素重声名,寻常涉足秦楼楚馆觅些风月韵事也即点到为止……当下严辞断拒,抵死不从。
  夫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末了跪在列祖列宗牌位前啜涕失声,也不知涓到第几把泪水,老爷子被缠得不行,只得勉强应允。   夫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末了跪在列祖列宗牌位前啜涕失声,也不知涓到第几把泪水,老爷子被缠得不行,只得勉强应允。
  一时,夫正妻贤,传为一方美谈。至于“老色鬼爽翻了”“老色鬼得了便宜还卖乖”之类风言风语,在所难免。   一时,夫正妻贤,传为一方美谈。至于“老色鬼爽翻了”“老色鬼得了便宜还卖乖”之类风言风语,在所难免。
  季夫人亲自主持张罗,重金与老爷聘得两房花样年华的正经人家女儿。过堂时,夫人豁出去了,一发狠咬牙放出话来,说是谁先生得子嗣甘愿奉她为姊。那意思是说,你们加把劲,谁能为王家传续香火,便她作大,我作小。   季夫人亲自主持张罗,重金与老爷聘得两房花样年华的正经人家女儿。过堂时,夫人豁出去了,一发狠咬牙放出话来,说是谁先生得子嗣甘愿奉她为姊。那意思是说,你们加把劲,谁能为王家传续香火,便她作大,我作小。
  二位如夫人自是惊喜万分,私底下加倍儿卖力卯足了劲施展浑身解数不提。   二位如夫人自是惊喜万分,私底下加倍儿卖力卯足了劲施展浑身解数不提。
  都说这事儿怨天不怨人。谁料数载下来,连个蛋也不曾下得半个。二奶三奶相视苦笑,郁闷中更有几分幸灾乐祸:这事儿明摆了,不是我们三位夫人不争气,是老爷自个儿不顶用。得,只待他百年之后分家产吧!   都说这事儿怨天不怨人。谁料数载下来,连个蛋也不曾下得半个。二奶三奶相视苦笑,郁闷中更有几分幸灾乐祸:这事儿明摆了,不是我们三位夫人不争气,是老爷自个儿不顶用。得,只待他百年之后分家产吧!
  老爷子终日长吁短嗟,愁染黑发,早现银霜,念叨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断了也好……无人无是非”以自慰。   老爷子终日长吁短嗟,愁染黑发,早现银霜,念叨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断了也好……无人无是非”以自慰。
  季氏夫人看看丈夫年近半百,自身也三旬好几,得子的望头一年短似一年,自是散粥施麻善事做得更多,阴德善业积了不知几许,送子观音也拜得更勤。什么民间偏方都敢试,依旧不见喜讯。   季氏夫人看看丈夫年近半百,自身也三旬好几,得子的望头一年短似一年,自是散粥施麻善事做得更多,阴德善业积了不知几许,送子观音也拜得更勤。什么民间偏方都敢试,依旧不见喜讯。
  这一日,申时刚过,毫无预兆地下起大雨,将季氏夫人一行人困在城隍庙内归家不得。   这一日,申时刚过,毫无预兆地下起大雨,将季氏夫人一行人困在城隍庙内归家不得。
  季夫人痴痴望着顷刻间阴沉沉降着滂沱雨滴的天空,若有所思。   季夫人痴痴望着顷刻间阴沉沉降着滂沱雨滴的天空,若有所思。
  丫鬟婆子们吵开了,有人说使家丁买些伞来再雇一顶轿子估摸着就能回去,也有说何不干脆在寺后厢房内借宿一晚明早再走……   丫鬟婆子们吵开了,有人说使家丁买些伞来再雇一顶轿子估摸着就能回去,也有说何不干脆在寺后厢房内借宿一晚明早再走……
  夫人悠悠然收回目光,喃喃道:“天意,天意啊……”   夫人悠悠然收回目光,喃喃道:“天意,天意啊……”
  周围迅即安静下来,所有人望着她。   周围迅即安静下来,所有人望着她。
  夫人断然丹蔻玉指遥叩苍穹,眉头舒展,笑道:“今儿什么日子?”   夫人断然丹蔻玉指遥叩苍穹,眉头舒展,笑道:“今儿什么日子?”
  “腊月初六呀。”众人七嘴八舌道。   “腊月初六呀。”众人七嘴八舌道。
  夫人掩口失笑:“冬雷阵阵!叫我们撞上了……”   夫人掩口失笑:“冬雷阵阵!叫我们撞上了……”
  众人不解,“冬日雷电大雨自是少见,想来也未见多稀奇。”   众人不解,“冬日雷电大雨自是少见,想来也未见多稀奇。”
  “稀奇的是困住了咱们……”夫人更开心了,言语中透着浓浓暖意。   “稀奇的是困住了咱们……”夫人更开心了,言语中透着浓浓暖意。
  众人更不明白。   众人更不明白。
  “你们想啊,我等来时还是天青日明干燥得什么似的,偏偏待我们正要走时没来由下起雨来,岂非天意?莫非神明见我往日心诚,特地与我个机会……今晚我当顺应天心,独自在神像前烧香念经虔求一夜……兴许上天垂怜,赐我一子……”   “你们想啊,我等来时还是天青日明干燥得什么似的,偏偏待我们正要走时没来由下起雨来,岂非天意?莫非神明见我往日心诚,特地与我个机会……今晚我当顺应天心,独自在神像前烧香念经虔求一夜……兴许上天垂怜,赐我一子……”
  一片死寂,落针可闻,所有人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一片死寂,落针可闻,所有人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哇噢,夫人好有慧根喔!”   “哇噢,夫人好有慧根喔!”
  “是啊是啊,这回铁定没跑了……”   “是啊是啊,这回铁定没跑了……”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大伙素知她自来折腾惯了,无人蠢到这时触她霉头,立马没口子的凑趣。   大伙素知她自来折腾惯了,无人蠢到这时触她霉头,立马没口子的凑趣。
  刻下找小庙主持打商量,施舍过十几两香油钱,自是一切好说。   刻下找小庙主持打商量,施舍过十几两香油钱,自是一切好说。
  晚间,雨淅淅沥沥下得更大,闷雷轰隆隆一阵紧似一阵。   晚间,雨淅淅沥沥下得更大,闷雷轰隆隆一阵紧似一阵。
  季氏独自跪在蒲团上,对着送子观音,焚香默侍,消遣世虑。轻轻敲打木鱼,嘴里念念有词,心无旁骛,对纱窗外的疾风怒雨充耳不闻。   季氏独自跪在蒲团上,对着送子观音,焚香默侍,消遣世虑。轻轻敲打木鱼,嘴里念念有词,心无旁骛,对纱窗外的疾风怒雨充耳不闻。
  小堂内香烟氲氤,木鱼嗒嗒,几支蜡烛火光摇曳,颤悠悠散发着昏黄光华,晃抖得季氏脸上忽明忽暗,影子在地上飘飘荡荡游走不住。   小堂内香烟氲氤,木鱼嗒嗒,几支蜡烛火光摇曳,颤悠悠散发着昏黄光华,晃抖得季氏脸上忽明忽暗,影子在地上飘飘荡荡游走不住。
  倏忽几枝丫流电撕裂夜空,闪闪得四下瞬间明如白昼,而后又是一串巨雷于空中炸开。   倏忽几枝丫流电撕裂夜空,闪闪得四下瞬间明如白昼,而后又是一串巨雷于空中炸开。
  季氏骤然一惊,呆了一呆,似是又有所悟。   季氏骤然一惊,呆了一呆,似是又有所悟。
  当下,“咚”“咚”“咚”朝菩萨磕了三个响头,合十道:“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信女祈子,不求贵不求贤,不求聪不求忠,但凭菩萨任赐一子,痴呆愚傻,大奸大恶者矣可,所有的罪孽都由我这作娘的承担……”说着说着,不觉眼中泪光莹莹。   当下,“咚”“咚”“咚”朝菩萨磕了三个响头,合十道:“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信女祈子,不求贵不求贤,不求聪不求忠,但凭菩萨任赐一子,痴呆愚傻,大奸大恶者矣可,所有的罪孽都由我这作娘的承担……”说着说着,不觉眼中泪光莹莹。
  “唉……”一声悠长清细的叹息回荡在小堂中,绕梁不绝。   “唉……”一声悠长清细的叹息回荡在小堂中,绕梁不绝。
  季氏杏目圆睁,游目惊恐四顾,不知是否听错了。   季氏杏目圆睁,游目惊恐四顾,不知是否听错了。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那极细微的声音悠悠扬扬道。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那极细微的声音悠悠扬扬道。
  她这回听得真切,那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也听不出来自何处,便似在身旁附耳低诉一般。   她这回听得真切,那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也听不出来自何处,便似在身旁附耳低诉一般。
  房内再无他人,唯有面前观音神像映着烛光栩栩如生,依旧含着亘古不变的慈祥笑意。   房内再无他人,唯有面前观音神像映着烛光栩栩如生,依旧含着亘古不变的慈祥笑意。
  “菩萨!菩萨!是您显灵了吗?信女在此!信女……信女……”一时间竟自哽咽难言。   “菩萨!菩萨!是您显灵了吗?信女在此!信女……信女……”一时间竟自哽咽难言。
  一个小纸团自天而降掉在她身前,那声音道:“拆开。”   一个小纸团自天而降掉在她身前,那声音道:“拆开。”
  季氏连忙展开。只见里面包裹着一粒红色小药丸,异香扑鼻。外包的黄纸内面画满了弯弯曲曲的朱色符文。   季氏连忙展开。只见里面包裹着一粒红色小药丸,异香扑鼻。外包的黄纸内面画满了弯弯曲曲的朱色符文。
  “灵符,你自烧成灰和水服下;丹丸,让你相公服……尔愿可遂。”言毕,再无声息。   “灵符,你自烧成灰和水服下;丹丸,让你相公服……尔愿可遂。”言毕,再无声息。
  她把纸符烧了伴水喝下后,谢了一夜救苦救难的大神。   她把纸符烧了伴水喝下后,谢了一夜救苦救难的大神。
  她把纸符烧了伴水喝下后,谢了一夜救苦救难的大神。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dzxs.com@gmail.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