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恐怖侦探 » 正文

亡灵眼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2922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亡灵眼>:《亡灵眼》全集

作者:九怜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第一卷 阴灵配

第一章 一只眼

事情的起源是在二零零五年的春天,那年我十七岁,还只是个刚刚辍学在家,整天混日子的傻小子。

记得那天我和小伙伴带着他家的大黑狗到山上去玩,追着一只挺肥的兔子似乎是跑的远了些,一直追到了一座我们没去过的山沟,兔子不见了,大黑狗也找不到了,因为小伙伴怕回去之后被他老爸揍,所以我们只好向那山沟的更深处找了去。

然后悲剧发生了,我掉进了一个陷坑里……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县医院里,老爸和老妈就守在我身边,询问之下,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不过医生说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额头擦破了点皮。

但是掉进陷坑之后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开始我以为可能是自己当时摔晕了,但是我醒来的第二天,小伙伴来探望我时,却说出了另一番情况。

据小伙伴的描述,那天我掉进陷坑之后,他立刻趴在那黑漆漆的洞口喊我的名字,由于我一直没有回应,他也是快下尿了,就慌慌张张的跑回了陈家屯,叫来他爸和我爸还有好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拿着绳子,想要下去把我弄上来,但是当他们来到那个陷坑的时候,我已经昏迷着躺在那个陷坑外了。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当时家里人担心我的身体也就没有多做查看,便急急忙忙将我送到了县医院。

根据当时我掉进那陷坑的感觉来看,那个坑应该很深很深,但是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真的是我自己爬出来的?然后莫名其妙的忘记了?

小伙伴见我一直发呆,就抱怨的说,大黑狗一直没有回去,他也被他老爸胖揍了一顿,现在屁股还疼呢!

我却是没有心思调侃他了,满脑子都在回想着掉进陷坑之后的事,但是除了一片空白,我也确实什么都想不起来。

因为并没有太重的伤,那天下午我就出院了,回到家,父母再三叮嘱,以后不准我到山里疯跑。

没办法,我是家里的独苗,为了不让我们这支断了香火,从小到大父母都是把我当宝似的惯着,我也只能暂时老实一下了。

然后村子里开始发生怪事。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我出院的第二天村子里就死了人。

那天因为刚出院,父母不准我出去玩,我也因为那个陷坑的诡异没有心思再胡闹了,所以就一直闷在家里,大概快中午的时候,二叔突然急匆匆的跑来了我家,说是要找我爸。

农村的人,几乎每天都泡在田里,现在又是翻地的季节,父母自然是都不在,二叔看我爸不在家,转身就要走。

看他那么急,我心里觉得奇怪,就拉住他问了一嘴,怎么了?

二叔却是满头大汗的说道,屯子里死了人,村东头的陈三儿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咬死了,他下田干活的时候,眼看着上午的活都快干完了,却在田边的引水渠里看到了七零八落的陈三儿。

我看二叔面如土灰,光是想想都知道那画面有多吓人了,但是心里强烈的好奇还是让我跟着二叔去了。

二叔又到村子里找了几个人,大都是年长一些的老大爷,看我一直跟着,就让我回去,我也没说话,二叔忙的焦头烂额的,很快就把我忘了,我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

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二叔发现尸体的那块田离村子并不是很远,因为尸体是在引水渠里,所以我也是走到近前才看清的。

我只想说,当时我已经快吓尿了,一眼看过去便一个激灵躲开了,确实是陈三儿,他的眼睛睁的很大,眼白上布满了血丝,身体上更是布满了惨不忍睹伤口,二叔说这尸体七零八落的确实是夸张了点,但是这血腥的一幕还是让我紧张的开始战栗。

很明显,陈三儿的致命伤在脖子上,那里有一个狰狞的撕裂伤口,然后身上是数不清的撕咬痕迹,胳膊甚至已经被扯断扔在了一边,没错,是撕咬的痕迹,不是被利器所杀,是被咬死的。

虽然我们这里是偏僻的小山沟,国家也确实在实行封山育林的政策,但是却也不至于出现足以咬死人的猛兽,而且咬死陈三儿的东西并没有吃掉他的尸体,这样疯狂的撕咬痕迹,看上去反而更像是泄愤。

我战战兢兢的站在人群外,不敢再过去看,听着那些人对陈三儿尸体的惊诧,我突然觉得右手黏糊糊的,这感觉又不像是出汗。

莫名其妙的低头去看,在我张开手掌的一瞬间,我努力地压抑着惊叫出声的冲动,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家。

我看到了血,在我的手心,好多好多的血,刚刚我明明没有去碰陈三儿的尸体,但是我一直紧攥着的右手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鲜红色的血,新鲜的仿佛刚刚流出来一般。

回到家,也顾不得多想,我急忙弄了一大盆水,开始近乎疯狂的洗着右手上的鲜血,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一直用左手机械性的搓着右手的手心,直到那血迹全部消失,我却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东西。

在我的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类似眼睛的图案,那是一个用黑色线条勾勒出的奇怪图案只有三厘米长,就那样横在我的右手心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闭着的眼睛。

下意识的我又伸出自己的左手看了看,这只手心上却是什么都没有,顿时,我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下一秒,我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盆里的水也被我洒了一地。

偏偏这个时候我父母刚好从田里回来,看到我一脸惊恐的坐在院子里,地上还洒了好多的水,便问我又在作什么幺蛾子?

当时的我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孩子,自己身上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没瞬间吓尿就已经不错了。

记得当时我是哭哭咧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慌慌张张的跑到父母身边,开始语无伦次的说自己右手上长了个眼睛。

最初父母还不信,但是看我那副已经快吓没魂儿的样子,父亲还是皱眉看了看我的右手手心,然后狠狠的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问我是不是皮痒了?

母亲却是有些嗔怪的瞪了父亲一下,然后说我可能是之前掉进陷坑里吓到了,有时间找村里的老人给收收魂儿就好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然后收回右手,自己又看了看,手心上却是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

是我出现幻觉了?可是刚才的血是怎么回事?

不等我回过神,父亲就说回来的路上听说村里死了人,要和母亲去看看,回来之后再做饭,让我饿了将就着吃点儿凉的。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父母点了点头,待他们走远了,我这才回过神,跑到院子里去看,那洒在院子里的大片水渍早已经渗进了土里,哪里还看得出有没有血迹?

村里死了人,不管远近差不多都是姓陈的,而且死的如此诡异,大多数的村民也没了下田继续干活的心情,下午基本上都在忙活着丧事。

听父亲说,县里的派出所来人,只是确定了一下确实是受到野兽攻击死亡,也没做太多的现场勘查,就走了。

本就是偏僻的小农村,偶尔意外死个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只要确定不是凶杀案,也确实没有什么好查的了,只是,这山里有如此凶残的猛兽,真的不要紧么?

第二章 诡异的巧合

当时的我似乎是被那血腥的尸体吓到了,对这野兽的存在多多少少的产生了些恐惧,其实不止是我,自从出了这事,村里的大多数人都不敢再独自上山了,就连邻村的村民都是人心惶惶。

三四天的时间,忙忙碌碌的给陈三儿办完了丧事,村民的心情都还没有平复,村里又死人了……

而这次,我似乎发现了什么。

大概是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和父母正在看电视,还记得那年热播的仙剑奇侠传,男主是个各种牛逼的骚年,女主是个满嘴喊着逍遥哥哥的小丫头,只是后来悲剧了,我喜欢的女二也木有修成正果,那个时候的我可是一集一集的盯着看,尤其是什么御剑术之类的,大概都是那个年纪的孩子会幻想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这正看得起劲,右手心却是突然传来了微微的灼热感,很微妙的感觉,若是平时我一定不会察觉,但是,自从发生了手心出血的事以后,我总会下意识的注意着自己的右手,尤其是手心。

发现那微妙感觉的时候,我正满脑子都是电视剧,但是潜意识里我还是摊开手心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下一秒我差点从炕上直接摔到地上,手心那个微闭的黑色眼睛又出现了。

老爸和老妈正看电视看得起劲,也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不对劲,当时的我只觉得脊背发凉,但是为了防止这东西又突然消失,所以我并没有出声,而是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心。

那只由黑线勾勒出的眼睛立体感十足,但是却仿佛比上次看到时微睁了一些,也就一分钟的时间,那黑线勾勒出的奇怪眼睛图样消失了,或者说是隐进了我的手心,那种感觉就像是浮出水面的东西逐渐沉了下去。

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看电视了,不安的下了炕,到外屋喝了一大口的凉水,心中却是暗暗肯定,我,我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亮,院子里老爸的大嗓门儿就直接把我吓醒了。

老爸说昨晚隔壁的李阿伯死了,叫老妈和他过去看看。

又死人了?我瞬间就是心中一惊,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的看向了自己的右手,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变化。

昨晚我的手中才又出现了那个黑线勾勒出的古怪眼睛,然后村里就死人了?

心中一慌,我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就冲到了院子里,正好看到原本做饭的老妈刚走出院门,原本想喊她一声,让她带上我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行,万一她不让我去怎么办?

想到此处,我就直接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待老妈走远了,这才偷偷摸摸的出了家门。

李阿伯今年大概有七十多岁了,是村里的老好人,应该是四十多岁的时候入赘到陈家屯的,但是没过几年,老婆就死了。

听说李阿伯入赘到这里之前,有两个儿子,但是老爸说李阿伯的儿子不孝顺,从来没有看望过李阿伯,就连过节的时候也不联系一下,每当别人和李阿伯提起的时候,他也总是笑而不语,似乎并不在乎的样子。

李阿伯人很好,听到老爸说他死了,在莫大的震惊中,我也是小小的伤心了一把,李阿伯的家就在我们家的隔壁,但是李阿伯却不是死在了家中,不然独居的他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

在村子的一条小胡同里,七八个男男女女正在用一块木板搭抬李阿伯的尸体,我远远的尾随在母亲的身后,不敢走的太近,一眼看过去却是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那地面和木板上并没有大量的血迹,这样看来应该不会是被野兽所伤了,看着母亲走进人群跟着帮忙抬尸体,我也紧走几步到近前看了看。

李阿伯的脸色有些灰青,双目圆睁,嘴巴张的老大,这表情出现在这样一个总是笑眯眯的老好人脸上,顿时让我感到了一丝诡异。

是吓死的?这是我大脑的第一反应,随即便是看到死人之后本能的紧张和害怕,就算再好奇,毕竟也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我没有跟着他们一起送李阿伯的尸体回家,而是站在原地,很是自然的抬起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伴随着微微的灼热感,隐隐的一个黑色线条勾勒出的眼睛出现在了我的右手心,这眼睛立体感十足,待彻底浮现清楚之后,在那微睁的眼角,一道腥红的血泪瞬间流出,并没有溢满我的手心,而是只有一条血泪。

我静静的看着自己右手心里的奇怪变化,却是没有了半分的惊讶,心里更多的是疑惑,疑惑这图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手上,为何昨晚出现时没有流血?而且李阿伯昨晚就死了……

李阿伯的年纪大了,这个年纪的老人突然猝死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而且因为李阿伯在村里没有什么亲人,丧事也是办的不声不响,几乎就是草草了事。

我把自己闷在家里一直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什么超能力觉醒之类的……

但是他妈的这很明显嘛!那个山沟里的陷坑一定有问题,我应该是被诅咒了吧?哪里有这种克人性命的超能力?照这样发展下去,恐怕我的亲人,父母,甚至整个村子都完了,会毁在我的手里。

可是,我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又能怎么办?告诉老爸老妈?他们会信吗?还是我自己……

我没有承担一切的雄心壮志,甚至做不出为了村子自己去死的英雄事迹,更何况若是我就这么死了,大概也只会被认为是精神出了某种问题吧?

具体的日子我记不清了,大概是李阿伯死后的几天,我终于安奈不住内心的不甘和好奇,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我就背着几捆绳子进山了,我要去那个陷坑看看,我要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我手上的眼睛到底是什么,还有村里的人,为什么他们会死,为什么在看到尸体的时候这只眼睛会流血……

太多太多的东西让我害怕,但是也有了让我必须看清一切的理由,那就是与我有关,这一切都与我有关。

到达那个陷坑所在的山沟时,天已经大亮,我小心翼翼的走在没膝高的杂草从,仔细回忆着那天掉进陷坑前的事情。

并没有用多少时间,我就在少了一大片杂草的地方找到了那个黑漆漆的陷坑,记得那天这里是布满杂草的,正是因为我踩塌了这片土地,所以此时这里才会出现了一个如此之大的陷坑,目测直径大概有两米。

人类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恐惧,更何况是那样一个看上去黑暗压抑的地方,尽管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果然,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难。

经过片刻的思想斗争,我还是有些气馁的俯身趴在了洞口,拿着手电往那黑漆漆的陷坑里照了照,里面黑漆漆的,似乎很深的样子,手电光照进去也是没有了聚焦点,这次我是彻底的放弃了。

这第一次掉进去没有死已经是万幸了,要是这次自己跳进去摔死,那我不得怨的六月飞雪?

不过,反正来都来了,人不能下去,这绳子总可以吧?我不甘心的想着,拿出绳子,把这绳子的一头拴在了手电上,用绳子将手电顺着那黑漆漆的陷坑,缓缓的放了下去。

第三章 无底陷坑

当时我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窃喜,顿时觉得自己机智了,只是,那手电进入陷坑之后却并没能照出那黑漆漆陷坑里的情况,仿佛里面的黑暗会吸光一般,手电那点微不足道的光顷刻间就消散在了陷坑里,只有那发出光源的灯泡亮着,也只是亮着而已,却照不亮周围。

虽然心里诧异,我也没有多想,不过伴随着那手电逐渐的下放,我却是开始额头冒汗,手也止不住的抖了起来。

二十米?五十米?八十米?一百二十米……

直到我将大小不一的四捆绳子全部连在一起,那手电也已经变成单纯的亮点,还没有到达底部,仿佛是无底洞一般,漆黑的无底洞。

身体僵硬的趴在陷坑边,尽管是在大白天,炽热的阳光就照在我的身上,但是我还是浑身发冷,冷汗一直不住的冒,很显然这个陷坑的深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百多米都还没有到底?我这样瘦小的身体,哪怕是二十米的高度也足以让我脑浆迸裂了吧?但是掉进这样深的陷坑之后,我却活着回来了?而且是自己爬回来的?

从这里返回村子再回来,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掉进这样深的陷坑,两个小时就自己徒手爬了上来?又不是蜘蛛侠,怎么可能?

更何况,掉进这陷坑的人真的还能活着吗?我真的活着吗?

下一秒,我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慌忙的站起身,远离了那个陷坑,然后快速的将绳子拉了上来,解下绳子上的手电看了看,确定这手电没有什么事,我却是有些气馁了。

拿起地上盘好的绳子,我就打算回去了,但是,这时我的右手手心却是再次传来了那微微的灼热感,心中一惊,我立刻伸出右手看了看,果然,那黑线勾勒出的奇怪眼睛又出现了,隐隐的像是浮出水面一般,在我的手心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不一样了?我一脸惊诧的看着更加微睁的眼睛,心中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出现在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村里又死人了?

慌忙的离开这山沟,我急匆匆的回到了村子,还没有进村口就遇到了到处找我的老爸,想要转头跑,但是已经晚了,老爸一把揪住我的后领,几乎是把我提离了地面,一脸怒气的问我,去哪里了?

身上本就背着绳子,手里还拿着手电,而且一大早进山时我的衣服也早已经被露水打湿了,虽然已经干了,但是浑身是泥,又被老爸抓了个现行,我也不好抵赖,就把进山的事说了,但是我并没有告诉老爸那个陷坑仿佛没有底一般,而是很敷衍的说了几句。

就在老爸还想问什么的时候,村子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这声音离我们很近,大概也就是两个胡同的距离,当时老爸也顾不上管我了,只是凶巴巴的对我说了一句,回家,他就急匆匆的朝那发出尖叫声的方向跑了去。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