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恐怖侦探 » 正文

明花暗柳

写作进程:不确定...
类型: TXT 浏览:
大小: 789k字 下载:
作者: 更新: 2015-03-30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手机下载】
下载地址【较慢:普通下载】
下载地址【便捷:发到小说到邮箱】
推荐:下载地址【快速:快车专用下载】
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送朵鲜花  

    

  扔个鸡蛋  

电子小说介绍:

<明花暗柳>:----------------------------------------------------------------------------

【由www.dzxs.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全本校对》---------------------------------------

  ☆、生死命由天

  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不知添了多少伤口,四面八方的敌人如潮水般涌向自己,一刀一刀砍自己的身上,挡开了左边的大刀,挡不住右边的利剑,挡开了胸口的飞镖,挡不住背后的暗招。
  热血湿透了衣衫,染红了身上的铠甲,只感觉身体越来越沉,灵魂越来越轻。
  仿佛一觉醒来,我就来到了这个战场上,右臂不知何时已被齐肩削去,我不得不用仅剩的左手握紧手中一把锈钝的红剑,与潮水般无休止的敌人奋战,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杀自己……
  两耳嗡嗡作响,已听不到喊杀声,双腿麻木不听使唤,左腿拌右腿,再也支持不住沉重的身躯,握住宝剑的左手被砍断了,疲软的双腿被砍断了,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
  生命随着鲜血在一点点流逝,直到双腿被齐整砍断,头颅飞出了身体……
  我也沉入无边的黑暗……
  “蝎离,蝎离”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人的呼喊声从天际传来,清晰又飘渺。
  什么“蝎离”?话到了嘴边却张不开嘴,发不出声。
  “蝎离,对不起,我来晚了!”那声音深情、无奈里加了一丝苦楚。
  ““蝎离”?谁在说话?”很想问出口,但张不开口,发不出声音,身体轻的像一片羽毛,在无边的黑暗中盘旋,下落,一直往下落,这黑暗仿佛没有尽头,难道是因为自己刚刚杀了太多人,要下十八层地狱了吗?
  黑暗中的声音还在继续“蝎离,不管到哪里,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哦,陪着我……
  终于到达了黑暗的最下方,那是一汪清泉?不,暖暖的液体,腥咸的味道,这是最熟悉不过的血的味道,身体渐渐开始有了重量,但还是浑身无力。
  “啊……啊……”撕心裂肺的女人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快生了,看见头了,夫人,再加把劲!”
  “啊……我不行了……啊……”那女人还在喊叫。
  突然周身一阵挤压,光明瞬间透过眼皮到达眼底,刺得我不敢睁开眼睛。
  “头出来了,夫人,使劲呀,啊!出来了,太好了,夫人生了!是个女孩!”
  感觉有人抓着自己的双脚将我提起来,在我背上拍了两下,嘴里有黏糊糊的液体吐出来,外界的气压瞬间袭来,吸入肺中,很是难受,很想哭,但是咧开嘴又忍了下来,被砍了那么多刀都没哭,现在好好地哭什么。
  一双手又在我背上拍了两下,又拍了两下。
  还没完了!正要开口训斥那人,一张嘴就是“哇哇”的哭叫声,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难道自己没有下地狱,反而投胎转世了?
  “总算出声了,可别是个哑巴。”
  “你才是个哑巴,混蛋老尼姑!”依然是“哇哇”的哭闹声,算了,省点力气吧,所幸闭了嘴。
  我被放到软软的被子上,睁开眼睛看向四周,一大堆丫头婆子进进出出,几个人挡住了床上,我看不见那正在生产的妇人。
  “夫人,还有一个,快出来了!”
  “不能睡,再加把劲!”
  “啊……怎么……还不出来……”
  “用力呀,夫人!快出来了!”
  “啊!出来了,也是个女孩,恭喜夫人,是一对双胞胎!”
  “哇……哇……”
  她倒哭的痛快,等等,这就是说要陪着我的那个人吗?不是男人吗?不会投胎变女人了吧!这牺牲也太大了!
  瞄了一眼被放在身旁的弱小身躯,一团皱巴巴的红肉,实在没什么看头,慢慢合上双眼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身上渐渐的有了些力气,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只是腹中很是饥饿,张开大嘴索要吃的是正事,“哇哇哇……饿饿……”
  “哇……”旁边的小鬼头也开始叫起来,好样的!就是要这样配合!
  “哎呦,小家伙们睡醒!”
  “定是饿了,快去唤奶娘来!”这位大姐真知我心,加五分,水灵灵的小眼睛偷偷看去,入眼的是一位三十五岁左右的妇人,但是保养极好,皮肤依然光滑水嫩,穿一身简单的浅蓝丝绸衫子,不像主人打扮,应该是下人,见微知著,看来我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
  见我看着她,她笑眯眯的用柔软的双手将我抱起来,用指尖挑逗我的小手,满脸的慈爱,好像我是她生的孩子一样,旁边的小鬼还在闭着眼睛嚎啕大哭,样子丑死了。
  不一会我便被塞到一对硕大丰挺之间,自上次一战到现在应该过了很久了吧,该好好补充体力了,温暖、甘甜的奶水流入我的胃中,滋润了我的全身经脉,四肢百骸,我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真的活过来了。
  直到我喝饱了不再喝为止,转手又被那个女人抱在了怀里,将我抱到另一个房间中,淡黄素色印花的床帐中,斜靠着一个女人,面色苍白,唇无血色,微笑着将我接过,她一定就是我们的母亲了,随后我的双胞胎妹妹也被送了进来,产后虚弱的母亲一会抱抱我,一会抱抱妹妹,宠溺、慈爱的笑一直挂在她嘴边,不一会额头上便渗出了薄薄细汗。
  “夫人,您现在身体虚弱,当注意休养,可别累着了,还是我来抱着吧!”
  “没关系,秋姨,我当多看看她们,不知道还能看多久……”
  “夫人说什么胡话,夫人当然是能看着她们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到时候还要亲自教她们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还要亲自为她们选夫婿呢!”
  “呵呵,是呀,我的女儿自当我亲自来教。”
  过了一会,秋姨要将我们抱走,让我们的母亲好好歇息,母亲不依,便将我们放在旁边,自己躺下睡去了,床很大,躺下我们三个绰绰有余,母亲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散落在绸被上,很是美丽。
  日子在一天天的吃睡中度过,我们从未与母亲分开,她不许下人将我们抱走,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全靠上等的人参吊着一口气。
  三天后,我们的母亲在一次昏睡后再也没有醒来。
  她柔软的身体开始僵硬,苍白的面色开始发青,从此那双柔胰再也不能抱我了,那双温暖苍白的唇再也不能亲吻我了。
  我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妹妹也跟着哭起来,哭的撕心裂肺,比我还惨烈。
  哭声引来了下人……床下跪倒一片,发出呜呜嘤嘤的哭泣声……
  那天以后,我便再也没见过我的母亲,只有秋姨与两个奶娘、两个丫鬟在照顾我们。
  七天后我们被穿上白色的麻衣,抱到屋外参加母亲的葬礼,白色的挽幛挂满整个府邸,黑色棺椁摆在正厅,下人们也都身着白色孝服,头绑白布,跪在地上,伏身啜泣,秋姨红肿着眼睛,但是没有哭泣。
  突然,后面传来沉重略带慌乱的步伐,一个身着铠甲的男人匆匆赶来,铠甲上的划痕和凝固的血迹表明他刚从战场赶来,深陷的眼窝,通红的眼睛表明他已几天不眠不休。
  “老爷回来了!”
  “老爷,老爷……终于回来了!”
  这就是我的父亲了,他头盔上的红缨在风中飞舞,为这天地间的素白填了一抹讽刺的悲伤,高大的背影几乎是跌跌撞撞颓然跪倒在母亲的棺椁旁,他用颤抖的手掀开棺盖,轻抚棺内的容颜,最后竟是双肩颤抖,泣不成声。
  后面的将士和士兵也跪倒一片,有几个过来跪在他身后的位置也埋头痛苦起来。
  我很配合的咧嘴大哭,妹妹也跟着哭了起来,我已习惯了妹妹的配合,每次都是我一哭,她就哭,而且定要哭的比我大声,比我凄惨。
  我们两个就像两只讨厌的青蛙,哭声此起彼伏。
  父亲颤抖的双肩转向我们,坚毅、干涩的双唇紧闭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左手抱起我,右手抱起妹妹,对着棺椁艰难的说着:“灵儿,你放心,我定会将他们养大成人,给她们最好的一切!”
  紧贴着父亲坚硬、冰冷的铠甲,感受着他身体传来的微微颤抖……我感到很安心,止住了哭声,妹妹也渐渐安静下来。
  我们两个陪着父亲一起默默悲伤……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支持!求收藏!

  ☆、新人换旧人

  父亲来的第二天,我们的继母也来了,男人果然靠不住!昨天还信誓旦旦,深情款款,结果第二天就耐不住寂寞,找了女人。
  母亲尸骨未寒,家里就贴上了大红喜字,父亲在我心中伟岸的形象瞬间变得渺小。
  因为是续弦,婚礼办得并不热闹,当晚,父亲穿着大红喜袍来看过我们,喜庆的红袍上没有一丝绣线的痕迹,衣料也是下等的棉布,脸上的胡茬刮显得他清瘦了许多,脸庞却依然严肃坚毅,带着多年征战沙场的肃杀与果决,找不到一点新婚的欢喜。他像往常一样抱上我们片刻,在我和妹妹额头上一人印下一吻,我闻到他嘴里浓烈的酒气。
  父亲又到前厅吩咐了秋娘几句,再回来时,父亲厌恶的撕碎了身上的大红喜袍,秋娘拿来一套黑色锦衣为他换上。
  我很是不解,父亲娶了新娘子怎么不高兴?
  后来几天才从下人们哪里听来,父亲娶的是当朝公主凤飞飞,封号寿阳,从下人们口中得知,是皇上赐婚将寿阳公主嫁给了父亲。
  寿阳公主在父亲还是少年时就对父亲一见倾心,爱慕父亲多年,非父亲不嫁,奈何父亲与母亲段灵儿青梅竹马,如胶似漆,公主根本插不进脚去,她本来想要皇上赐婚,但父亲足智多谋,未卜先知,竟然在赐婚前娶了母亲,没有八抬大轿,没有十里红毯,只是几个交命的朋友一起见证了这场不为世人知道的婚礼,管它世人怎么想,第二天,他们已是夫妻了。
  公主气的哭了一整天,扬言要杀了母亲,的确,后来她趁父亲外出征战,总是宣母亲进宫陪伴,几次差点害死了母亲,如果不是她,母亲也许还能活的长久一些。
  因此,她是父亲以及旁人心目中公认的贱人以及毒妇,此生此世,再不得更改,今生今世,永不得翻身。
  公主进门第二天便被父亲软禁在芳草阁。让我对着个父亲有了新的认识,连公主都敢囚禁,权势不可谓不大,魄力不可谓不足也,父亲的形象瞬间又变得高大起来。
  由于我不哭不闹,妹妹也十分乖觉安静,父亲便经常在房间一边处理公事一边陪着我们,不到一个月,整个书房都快搬过来了,我俩的卧室渐渐成了军事重地,白天常有身披铠甲的将士出入,父亲很少夜不归宿,每天即使再忙也回来看上我们一眼。
  我和妹妹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的很是舒坦,我从来没照镜子,不知道自己长得什么样子,但是我看见妹妹一点一点撑开了身上的褶皱,越发白嫩可人,毛绒绒的胎发也渐渐长长,水灵灵的大眼睛黝黑见底,长长的睫毛浓密卷翘,我想我应该和她一样可爱,下人们也说,“小主子们越长越好看了,眼睛像夫人,鼻子想将军。”母亲眼睛大,父亲鼻梁挺,那应该是不错吧。
  一个月眨眼过去,迎来了我们的满月,父亲只将熟识的朋友请来见见我们。
  晚上,我们被抱到前厅与父亲的好友见面,这一众人大多都是男人,有两个女人长得倒是很美,只是面若冰霜,在看见我们的时候才展颜一笑,笑的还很僵硬,没过多久我就知道了,他们是父亲的手下,玉无瑕和玉纤尘。
  倒是有个年纪四五十岁的温婉夫人面相很慈善,一见到我们就要抱抱,还说我们是“奶奶的小宝贝、小乖乖”,接着有个自称“爷爷”的老头也来抱我们,只是我不懂,为何别人都称那老头“卫将军”,而父亲姓慕容,这样怎么能是我们的“爷爷”?
  像传沙包一样,我们被从头传到尾,再从尾传到头,被所的“叔叔”、“大伯”看了个遍。
  一圈传下来,大家开始觥筹交错,秋姨将我们接过,小心提醒父亲,还没给我们取名字呢,父亲笑了笑,取来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名字:“慕容莲”,“慕容芷”,两颗香草的名字,真是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啊!
  众人正嘻嘻哈哈喝到兴头上,外面传来通报,“皇上驾到!”场面立刻安静下来,大家跪地迎接。
  一位身着常服,精神矍铄的六旬老人径直走来,他负手而行,没有任何客套,撩袍坐在了主位上。
  “众爱卿不必多礼,平身吧!”
  “谢皇上!”
  “今日是慕容将军两个爱女的满月宴,既是家宴,大家随意,尽兴便是!”
  “是!”
  “朕听闻慕容将军的前夫人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很是惹人喜爱,且如今朕的的女儿寿阳嫁与慕容将军为妻,朕作为外公,早该来看看了,只是朝堂政务繁多,时至今日,才偷得片刻清闲,迟迟赶来,慕容将军,你不会怪朕吧?”
  “微臣不敢,皇上以国事为重,小女区区满月,实在微不足道,皇上能来探望是小女的荣幸。”
  “哈哈,如此,朕便安心了,快将朕的外孙女抱来与朕看看!”
  父亲向秋娘使了个颜色,秋娘与丫鬟抱了我和妹妹到皇上三步远的地方跪下。
  “再往前来!”
  秋娘与丫鬟有跪行一步。
  “再往前!”
  秋娘与丫鬟又跪行一步,只离皇上一步之遥。
  “再往前!”
  父亲眉头微皱,秋娘与丫鬟又跪行一步,只离皇上半臂不到,皇帝老头微微俯身,打量我俩,我也打量他,妹妹好像困了,闭着眼睛睡着了。
  皇帝老头俯身时灰白的胡子垂下来,我本着为父亲出气的,发扬父亲武将精神的原则,伸手扯了皇帝老头的胡子,扯得很用力,后面的公公着急了,急忙过来掰开我的手,秋娘和丫鬟也吓的面色惨白。
  皇帝老头不怒反笑,“好小子,哈哈,来让朕抱抱。”说着将我从秋姨怀里抱起,抱在他腿上,我手里抓着一白、一黑两根胡须向他耀武扬威,人家是女孩好不好,什么好小子。
  皇帝老头不理会我的咿咿呀呀,对父亲说:“将军好福气,刚刚满月的女儿便如此聪慧过人。”
  父亲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皇上赎罪,小女淘气,还是让下人照看吧,莫要再伤了皇上的龙须!”
  “无妨,朕老了,宫中许久不填新儿女,朕对这个外孙女很是喜爱,想必寿阳公主对这一双女儿也是宠爱有加,对了,为何不见寿阳?莫不是又偷懒耍滑,连女儿的满月礼都不来招待?”
  “回皇上,寿阳公主非常喜欢两个丫头,平日里照拂有加,只是近日多有操劳,身体不适,便早早在后院歇息了。”
  “身体不适?无非是为自己的懒惰找的借口,去把她叫过来,让我看看她嫁与人妇以后有什么长进!”
  “皇上,公主的玉体要紧,既然公主身体不适,还是让她多多歇息吧!”
  “哼,朕以花甲之年都能来参加外孙女的满月礼,寿阳双十大好年华难道比不上朕吗?莫要再为她说话,把她叫来便是!”
  “微臣遵命!”爹爹低声与下人吩咐了两句。
  想来公主也是憋狠了,不到一刻钟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跪到下首,“不知父皇嫁到,儿臣有失远迎,还望父皇恕罪。”
  “寿阳,你这个娘是怎么当的,女儿的满月礼怎的如此怠慢?”
  “父皇!儿臣,儿臣……”眼角偷偷的瞟了一眼将父亲,父亲也正向她看去,眼神交汇时,寿阳公主一个激灵,“儿臣近日照顾两个孩儿,日夜操劳,诸多辛苦,是以才过了二十几日就病倒在床,儿臣以后定努力持家,照顾孩儿,绝不怠慢,还请父皇宽心。”
  “嗯,如此,那朕便放心了,你和慕容将军也应多努力才是,这一双女儿虽好,但毕竟不能像男儿一般接管家业,况且,慕容将军一身本事总要有个传人才是。”
  话说的明白,寿阳公主登时红了脸,悄悄拿眼梢去看父亲。
  父亲也是个人才,立刻附和道:“臣定当尽力!”寿阳公主听了,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
  “好好好!时候不早了,朕也乏了,只是朕日后若想见朕的外孙女,自然不能常常赶来,寿阳,你作为孩子的母亲、朕的公主,自当尽孝,应时常带她们到宫中探望朕。”
  “儿臣遵命!”寿阳公主喜形于色!
作者有话要说:  寿阳的阳寿不是很长,本文非嫡女与继母宅内斗的戏码···无宫斗、宅斗、不要在她身上有太多期待,但她以后还有用处的。
  将军老爹很威武吧!!有老爹保护,长大还要慢一点啦!!
  大家的收藏是我的动力,我会加油的!!!
  

  ☆、莲芷多婀娜

  
  时招光如梭,就如我穿游在这时空的间隙,下一刻就有下一刻的样子,未来永远是未知,但未来,却不打呼,匆匆而来,转眼我和妹妹已经三岁了。
  我和妹妹长得一模一样,除了我左眼眼角下方一颗小巧的红痣。
  我与妹妹出生前后相差不到一刻钟,智商却相差甚远,有的时候我会好奇,妹妹不是和我一样带着前世的智商来到一个娘胎里的吗?中间那个环节出错了,导致妹妹智商真的如新生婴儿一般?
  自满月皇上来闹过一次以后,公主自由了,我们房里也多了两个保镖,正是玉无瑕和玉纤尘两姐妹,她们两人也是父亲的四大将领之一,号称“玉娇娃”。
  她们待我们有一种特殊的纠结的感情,几把我们看做己出,又对我们热情不起来。
  后来才知道,因为她们两姐妹幼时家里遭灭门之灾,只有她们两个被父母送进暗道,逃了出来,为报仇拜入玉女峰玄女派门下,玄女心法是极阴之功,习此心法者绝七情六欲,习成者,身体极寒,容颜不老,但从此不能再与男子交合,否则武功尽失,男子也会因中极阴寒之毒,三日内筋脉俱断,五脏衰竭而亡。
  两姐妹抛弃终身幸福,十年苦练,武功大成,下山寻仇,却不料得知消息,仇人已在两年前就被父亲杀死了,两姐妹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为不能手刃仇敌而痛苦不已,于是寻仇对象改为父亲,后败在父亲手里,甘愿追随父亲左右。如今,我们去哪儿,两姐妹都形影不离的跟着,包括公主带我们去皇宫。
  公主自知父亲对她提防的紧,不敢动我们分毫,也没起不该有的心思。
  今天是我和妹妹的三周岁生日。
  早上,我和妹妹醒来后吃过早餐,就被带到了前厅,与父亲的各路好友见面,桌之上摆着成堆的礼物,大多是珠玉宝器,灵丹妙药,只有贺兰生的礼物是亲手做的带机关的小孩玩具,甚是精妙可爱。
  我跌跌撞撞的跑到兰生跟前抓着他的手不放,因为我看到他手腕上的暗器,外形精致美观形似护腕的袖箭,还有腰带上隐藏的盘龙丝,这些机关设计的极为隐秘,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认出的,大概是前世带来的敏感吧!
  贺兰生蹲下牵着我的小手,笑着对我说,“呵呵,莲儿喜欢这些玩具吗?,那叔叔回去再多给你做些来。”说完刮了一下我的小鼻子。
  我开心的扑到他怀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贺兰生身体微微一僵,稍后微笑着轻轻将我抱起来,我看见父亲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不敢对上他审视的双眼,所幸将脑袋埋在贺兰生怀里。
  贺兰生今年也二十有五,长得也算清秀,性格温和如玉,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至今未娶,当然也没有孩子,抱着我还不是很顺手,有点僵硬,他衣服上占着檀木的香气,大概是最近在做什么机关用的是香檀木。
  今天的场面热闹极了,我想起了前年我和妹妹的抓周礼。
  那天我们被抱到一张准备好的大桌子上,上面铺着绛红的锦缎,锦缎上放着毛笔、书本、胭脂、丝带、宝剑、匕首、玉笛、古琴、玩具、骰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是想让我和兄弟抓周,令我想不到的是,里面竟然还有虎符和军印。
  老爹的心意可见一斑,他并不打算再生一个男孩继承家业,而是打算守着我们两个过一辈子,我不禁有些感动。
  公主在看到虎符和军印的时候面色苍白,最后竟是悲戚离场。
  我在桌边坐着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选什么好,我妹妹却爬来爬去,一会摸摸那个,一会看看这个,最终拿起了一把绿玉的匕首。
  我也爬过去选了一把玉笛,因为我记得这把笛子是母亲曾吹来逗我们玩的,那时候母亲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一支曲子没吹完就已满头大汗,再吹竟咳出血来,但她看我听得认真还要坚持吹,我赶忙大哭起来,引来秋姨将笛子夺走……
  至今这玉笛上仍留有母亲的血迹,那是怎么也冲洗不掉的,染在翠绿旳笛子上发着暗红的光。
  父亲看到我选了那把笛子眼睛尽然微微湿润,秋姨在一旁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说“大小姐怕是还记得夫人曾吹过这根笛子。”
  父亲没有说话,只是抱起了我,将这玉笛赠与我,匕首赠与妹妹。
  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当妹妹接过匕首那刻,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今日到了入席之时,我仍抓住桌边的贺兰生不放,贺兰生无奈,微笑着将我抱起,这次抱得没那么僵硬了,因为要抱着我,众人没法跟他敬酒,贺兰生本来也不胜酒力,正好落得清闲,更加将我抱得紧,好做挡酒牌。
  父亲依然狐疑地看着我,差秋姨将我抱走,“别耽误兄弟们喝酒!”他说。
  我赶紧抓住贺兰生的衣襟不放,贺兰生也连忙说:“无妨,无妨。”
  秋姨没办法,询问地看向父亲,没想到父亲竟然走了过来要伸手抱我,“莲儿,来,爹爹抱你。”
  我将埋在贺兰生怀里的小脸抬起来,大眼睛委屈的眨着,表示我不想离开这个怀抱。
  父亲的眼睛瞬间变得贼亮,好像能看穿我内心所想,我心虚的低下头,不去看他。
  僵持了半响只听“唉”的一声叹息,接着一句话差点没让我跳起来。只听老爹悠悠的来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贺兰生听到这句话也差点没把我甩出去,“将军,莲儿是喜欢我做的玩具,爱屋及乌,所以喜欢跟我亲近。”
  大家连忙也跟着劝,“莲儿还小。”
  我这老爹到底在搞什么!不管他,先按原计划行事。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大家也醉得七七八八了,有几个喝趴下的或是让下人扛回去了,或是在府里留宿了。
  贺兰生后来也喝了不少,毕竟醉着比清醒了好说话。
  温文如玉的贺兰生要走了,我却还抓着他的衣襟不放,秋姨和老爹没办法,贺兰生不敢发表言论,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父亲说话了,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说:“贺老弟,既然莲儿这么喜欢你,你就带她回你那吧!”并差了玉无瑕跟去保护我的安全,随后转身离开,再没说半句话。
  我惊讶的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都说知女莫如父,他大概是知道我想什么……
  因为现在身体还小,不能习武,而皇上和公主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父亲手握重兵,皇上早就想除之而后快。
  虽然皇帝现在看着身体硬朗,实则外实内虚,要不了多久就会退位,退位之前,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父亲。父亲虽有能力保护我们,但凡事都有个万一,皇家的百年基业也不是豆腐盖的,我不想将性命交到父亲手里,无论如何都要留一手后招,保护自己,也保护我妹妹。
  我成功入住了贺府,贺兰生成了我的第一个师父。
  这一别就又是二年,我和妹妹已是五岁,中间只偶尔见过父亲和妹妹几面,还有公主派来的刺客十几次。真不明白她打的什么主意来刺杀我。
  我在贺兰生家里如鱼得水,因为要研究他制作的机关,我将大部分都拆卸了看,至于重组嘛……贺兰生每每看着一地的残缺心痛不已,只得狠了心设了阵法把我丢到里面,还扔给我一本有关阵法的书,“出不来就饿死在里面,反正是少一个祸害。”
  当然,第二天又是满地狼藉……长此以往,我的机关学和阵法学都大有增长。
  这天,贺兰生终于将我打发走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却偏偏要亲自送我回府,演一出依依惜别的戏码,再三用衣袖拭着眼角莫须有的泪。
  虽然分开两年,妹妹对我却并不生分,她依然用糯糯的声音喊我姐姐,我却只喊他“兄弟”,导致她小小年纪在对于“姐妹”和“兄弟”的认知上出现误区,很长一段时间见了同年龄段的女人都叫兄弟,给人一种很江湖,很义气的感觉。
  回府第二天夜里,李广末与玉无瑕、玉纤尘两姐妹得父亲的命令连夜将我和妹妹护送出城。
  中途碰上公主携一千御林军拦截。葛东晓带领五百箭手及时赶到,他也是父亲手下的四大将领之一,人称“神箭手”。玉无瑕抱着我,玉纤尘抱着妹妹带我们先行逃脱。
  临走时我送了那贱人公主一支淬着玄女派独门剧毒的袖箭,以回敬她对母亲和我的‘照顾’,不待看到公主脸色发青,口吐黑血,我们就已经出了京城。
  城外停着三辆不起眼的马车,我们一同上了其中一辆,三辆马车沿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快速散去,我们走的是荒山小路,连着一个多月都没有进过一座城,马车里的存粮吃完了就去周围村子寻些吃的,中途,李广末赶来,堂堂李副将成了我们的车夫。
  后来我才从他们口中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离开那天正是皇上大限,最有威望的四皇子与太子上演了一场夺位大戏,四皇子欲征求父亲的帮助,父亲表面上同意,实则冷眼旁观。
  父亲怕四皇子和太子在我们身上做文章,便早早把我们送了出来,这场皇位之争无论谁输谁赢,父亲都能全身而退。
  马车一路向南,天色已近傍晚,细雨蒙蒙中我们进入了有鬼都之称的丰城,天空乌云密布,突然狂风大作,卷起了车帘,我看着车外朦胧细雨下,巍峨的府邸耸立在半山腰上,高耸的汉白玉的牌坊上龙飞凤舞的刻着 “慕容山庄”四个大字。
作者有话要说:  

  ☆、明花伴暗柳

  
  看来父亲早有准备,整个慕容山庄方圆几百里,地处西南,占了整整三个山头,四个村庄。
  这里要说一下,我所处的朝代是凤氏王朝,国号大元,国都上京,刚刚大限的皇帝为元高祖,凤斩,年号常胜,今年为常胜三十一年,大元国经多年征战,国土辽阔,东至东海,西至土番族与乌拉族,以泰坦大沙漠与长情河为界,南至南疆,以万仞峰为界,万仞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北至哒哒尔族,以千雪峰为界。
  慕容山庄所在的丰城就南面就靠近万仞山,万仞山上建有万仞山庄,是冷双的地盘,冷双是父亲的至交好友,在我的满月礼上,我还见过他。西面比邻瘴气林,过了瘴气林就是长情河,距上京约两千多公里,是大元国的西南角,所谓天高皇帝远,我们在这里就是王。
  丰都能被称为鬼都自有他的奇特之处,城内开满了曼陀罗和铃兰花,这两种花都有毒,住在这里的人们却从未中毒,而且,据说这两种花怎么也除不尽,只会越长越旺盛。
  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生日了,我和妹妹就要六了,妹妹趴在软榻上看着外面的细雨,口中喊着要爹爹,玉纤尘习惯性的冷着一张脸告诉她“什么时候蹲好马步,什么时候将军就来见你!”哈哈,原来冷美人也会说谎话。
  爹爹不在的日子由李广末教我们习武,玄女派的武功配以玄女心法才能发挥成效,是以爹爹不会让玉家两姐妹教我们武功。考虑到是自己的地盘,无需拙藏,我便放开了学,用心的练,加上前世带来的感知,我学的飞快,除了玉无瑕和不懂事的慕容芷外皆大吃了一惊。
  玉无瑕与贺兰生可以说是我的启蒙师父,贺兰生教我机关阵法,玉无瑕教我用毒和一些简单的剑招,他们二人早知我天赋凛然。
  李广末见我是个学武的料子,更加用心教我,我也专心学习,虚心求教,以便能学到更多。

感谢您在www.dzxs.com下载小说,电子小说网是一个专业的小说下载网站,致力于发展TXT格式为主的小说下载 由于TXT小说的广泛性,本站主要提供txt格式,而其它所有格式几乎都可以用工具把TXT转换成所需格式。 本站不以营利为目的,有问题或相关合作事项请发信通知我们(admin@dzxs.com),我们将尽快的进行处理!。

电子小说下载说明:

  • 1、推荐使用迅雷、flashget等下载工具下载本站电子小说,使用 WinRAR解压电子小说。
  • 2、如果该电子小说不能下载,请留言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 3、下载本站电子小说时,如果遇到服务器忙暂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 4、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给我们留言,我们将提供更多 、更好的电子小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本栏目最新下载